琮琮

发卡,你是我灵魂的安顿3

蒙奇•D•M:


想被盐仓看到又不想被盐仓看到的羞耻•日记本~:

卡黄还是暗戳戳,气气!今天五月一号,黄女士微博营业了!

我睁开眼就习惯性的看眼手机,没有想象中的联系。刷了刷微博,看到了黄婷婷的小学生日记博,毕业之后我就很勇敢的关注了她,然后,给她设了一个dt分组。

don't touch.

但还是忍不住会去看的,像之前取关的时候一样。那是一种小偷的心理,道德说不可以,理智说别管我,冲动说魔鬼就魔鬼。起初还是会有这些心理活动的,但之后纠结就少了。因为习惯了。习惯了存图上传云盘就把手机里的删除干净,习惯了不去评论,习惯了不去炫耀我的黄婷婷。

习惯,多美妙的一个词啊。就像小偷初犯时还有内心的挣扎谴责,要凭着一股劲去做。但得手后带来的快感,又是那么轻易地让人上瘾成习。我习惯了做你的小偷,把所有努力得来的消息藏进见不得光的地方,让它在那里萌芽、成长,最后再在无数个无宝可窃的夜晚反复咀嚼其养分。

今天的我,是个小偷,我偷了一个小学生的画作。做了一系列盗行后,才敢光明正大去品味原作。我才发现我们在的城市几乎都是乖乖的在季风带控制下,下着雨。

四月的你发博“下雨天了怎么办”。 我当时很想给你发消息:记得出门备把伞,不然淋成可达鸭刘海,我笑你哦。
但其实,我不敢发,也舍不得笑。人是唯一会笑的动物却很少笑,并不是这个表情很难做到,是心里笑不出来。人最多的表情就是笑了,但更多的笑是掩饰心里的无奈和无法抒发的..痛。
就像我很多很多年前,在台湾,你很多很多年前,在嘉兴路。我们隔着经纬度,隔着两颗心,唯一连着的是一如既往的屏幕,屏幕那头你摔得如何?那么疼,还微笑,是不是我不该告诉你笑颜一番啊?
人是爱笑的动物,你我都逃不开。你在生诞季七里摔,笑着安慰粉丝。我在台湾看着直播看到你手扶地才反应过来,你摔了,也深深的感到了我的心摔了。之后,我笑了如同当时我周围的人一样,我露出来笑容。因为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成功的小偷,是个正直的小偷,我偷了东西把心抵押给了你,你是知道的,因为你把它捧在手上,直到自己摔倒,它才被弄疼。

陈年往事,我可想的真多了。今天你又发博了,还是雨。

五月的你肯定买了伞吧?

「今天
天气很热
突然下雨了
先是小雨
'雨'雨'雨'雨'雨'
'雨'雨'雨'雨'雨'

后来下大了

/ 雨 / 雨 / 雨 /雨 雨 / 雨 雨/
/ 雨 /雨雨雨/雨雨 雨 雨雨/雨/
/ 雨 / 雨 雨 雨 / 雨 雨 /
/ 雨 雨 雨 雨 雨 伞 雨
/ / / / / / 人 /// 」


你看,果然是有伞的。只画了一个人呢,黄婷婷,你这是让我接着偷的意思啊。一个人,最好下手了。可你是个聪明人啊,我每次走进一点点,你都警惕的拉出一个人。我不断的应付,再去追寻时却发现,时间空间都远远隔开了我们。

我们的朋友圈有很大的重合度,但她们每一个都和我们一样过于小心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坏了?明明一直相信你的那句不是单恋,却又不断地跟人抱怨你不爱我。
我以为你懂的,我以为大家都懂的,我以为我的怂不仅仅是个玩笑,可这些我以为最后只能让我一个人暗自抱怨。我没有和你较劲,我只是怕了,不是怕你盐我,是怕你不理我,就想那天一样。

在你面前,我是自私的。连带着,对我们的老战友们也是藏着自私去进行一些聊天。我以为你们之间会谈起,我以为这算个交通要道。但我却后知后觉的发现,她们将我们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我们成了彼此那个不可说的人。交通闭塞了,但我知道你的心没有,甚至你也养着我的心,笨拙地给它投食。

我很想你,但我不能见你。不是我找不到你,是我害怕又一次让我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评论

热度(16)

  1. 琮琮蒙奇•D•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