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当我与对家互换身体(番外)

Squeezers:

一、


 


“李艺彤,李艺彤你人再往左一点,好嘞。”


 


“黄婷婷,你抬头,眼神往右边30度。”


 


还没换回去的李艺彤坐在椅子上,顶着黄婷婷的身体像是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人,任由马老师折腾。


 


黄婷婷倒是格外干活干的认真,不知道是这件奇怪的工作哪里戳到了她的兴奋点,她顶着李艺彤的马甲,在镜子中高傲的扬起了头:“是这样吗?”


 


“不对不对,你眼睛别瞪这么大,瞪大了没气势。”


 


像只生气的海豹。


 


“哦…………”


 


黄婷婷又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扯下了嘴角。


 


“唉?李艺彤,你那边也别笑了,眼睛别眯起来,往右看,往右看。”


 


马老师拿出排练舞蹈时的姿态,严厉指导李艺彤端正了角度。


 


“我没笑啊……”


 


李艺彤一边超小声嘟囔,一边乖乖的黑了脸。


 


那边严格的舞蹈老师终于拍了拍手:“完美。”


 


看看这两人互不搭理的模样,一个抬着头眼神不屑,一个冷着脸一言不发,简直是一副写满了演技,名为【不和】的世界名画。


 


在门口探了一排脑袋出来偷窥的小偶像们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嘻嘻哈哈的在走廊乐倒了一片。


 


赵粤擦拭着眼角笑出的泪,好半晌才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两人现在又在搞啥?”


 


“还不是马上春节公演,她俩说同台之后不知道怎么办,怕演不好会露馅。”


 


露馅什么?


 


是伟大的爱情还是没好的爱情还是粘粘腻腻的爱情?


 


明显想歪了的陆婷很社会的在心中吹了个口哨,而端着手机的林思意因为前方队友笑倒,不小心趔趄了一下,手机那头立刻传来了不满的嗔怪声:“哎呀林思意你抬高点,我都看不见了。”


 


是远在外地的吃瓜群众鞠婧祎发来的视频邀请。


 


对于两位同事还能搞出什么大新闻,队友们都已经心照不宣,个个都认为这两人应该是关系突然变好了一起上台不适应,只有李艺彤和黄婷婷本人哑巴吃黄连,实在是不方便说,她俩演不好对方黑脸的模样。


 


一个是靠眼神一个是看气势,这其中的不同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更何况两人按照以前的身高习惯来保持距离,结果正巧来了个眼神平行,马老师一边摆布两位小偶像一边在心中想:“在座的各位真的没有一位觉得,我们现在的举动很神经病吗?”


 


李艺彤僵个脸像座亘古不变的雕塑,黄婷婷扭着身子面朝门板死不回头。


 


 


一姐二姐吵架就算了,现在和好了还能整得整个公司的stf都鸡犬不宁。


 


是真的牛逼。


 


二、


 


在文字以外的意义来看待互换灵魂,其实是一场比起有趣,更让人无奈又痛苦的遭遇。


 


初遇的那几天,比起长久的郁足来说倒也算还好,惊慌和无措盖住了李艺彤大部分其余会滋生的情绪,急急忙忙地去适应新的身份,焦头烂额的应对着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也就失去了去思考的余裕。


 


直到有一天恍惚间发现,在适应了属于另一个人的人生之后,陌生的身体,不熟悉的人际关系,还有捉摸不透的日常,她躲藏在另一个人的躯壳里,斟酌着如果是这个人的话,这一句话该如何回应,这个动作又该怎么表现,靠着曾经多年相识的默契竟然没有露馅,但是属于自己的人生却又无论如何也找寻不到踪迹。


 


单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一想,无望的孤独便从黑暗中扑面而来,压的胸口喘不过气,李艺彤躺在属于黄婷婷的房间里想,这大抵便是她所经历过的最大的酷刑了吧。


 


一定要换回去。


 


她张了张口,也没能把这句话说出来,单人的宿舍只有她一个人入睡,被黄婷婷本人所适应的寂寞,似乎又完全不属于热爱着热闹的自己,人类的性格便是真的可以这样天差地别,她在漫长的沉默中几乎要发疯,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觉,只听得自己清浅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带来些许声响,而隔着一道墙板那边的房间里,在自己身体中的那个人又在想些什么呢?扮演着自己的人又是不是会有这般辗转反侧的时候呢?


 


有那么一个瞬间,李艺彤觉得自己要发疯了,人总在深夜时被寂寞和恐慌打败,她在陷入会永远变不回去的梦魇中呜咽,无从倾诉的烦闷被黑暗放大,想要冲出去和全世界坦白的冲动正冲击着神经。


 


就算被抓去解剖都比现在要强。


 


这是埋藏在欢快的故事底下的不平静。


 


而在下一个瞬间。


 


她的房门缓慢的被推开,黄婷婷轻手轻脚地进来,带来了走廊上透入的光。


 


“我就是听见你这边有动静…………”


 


啊,是了,生活中心的隔音一向很糟糕。


 


李艺彤看着属于自己的脸上,露出的那副强自平静的表情。


 


有光粒在她的周身起舞,眸子里藏着的些许关心就像是被打上了舞台之上的聚光灯,明明白白的成了幕布之前的主角。


 


李艺彤在这一个刹那觉得自己藏着疲惫的脸也那么好看。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憧憬,究竟是源自于身体还是源自于灵魂,这似乎又是另一个形而上学的命题。


 


她终于张口:“我们一定要换回去。”


 


好在————、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可以无话不谈的人。


 


那些不安与寂寞被重新塞回心底。


 


对家温柔的弯了眉眼。


 


“好。”


 


那一年停电之后她跑到黄婷婷的房间之后也是这样的。


 


她说。


 


你不要怕。


 


我就在这里。


 


三、


 


8102的时候,二十代年轻人当中会用到日记本这件事物的,实在已经不多,追求潮流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没了写日记的习惯,剩余的也大多被快节奏的生活打败,偶尔有什么倾诉的事,微博微信都贴心的提供了仅自己可见功能。


 


黄婷婷年初买的日记本是黄色封皮,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黄色,行动倒是一直很老实,艺人生活的节奏自然不会很规律,她闲暇的时间不多,也不太爱玩手机,电子设备存在的唯三意义就是听歌追剧打电话,于是这个生活习惯都很像老古董的人,不符合年代的写日记的爱好也就那么断断续续的保留了下来,频率可能是几个月一篇,大多也就是生活中的琐事。


 


会写下日记本上的最后一句话纯属意外。


 


是某一天逛星座测试网站时突然弹出来的小广告,本身这些有关运势的东西就有些神神叨叨,黄婷婷本人是不太相信的,但是架不住队友们似乎一个两个都封建迷信的说太准了,冯薪朵非要把这个网站推送过来,黄婷婷也就在食堂有一茬没一茬的刷着。


 


结果没看到什么好话,说年末会遇到束手无策的事,又说桃花运倒是很旺,但是黄婷婷嗤笑了声,她单身二十多年靠的岂是运势?


 


是实力。


 


小广告的最后还贴心的写了破解的方法,只要在日记本上写下当时的愿望,便能让一切意外转向好的发展,甚至还能心想事成。


 


如果人生真有那么轻松的话还需要努力干嘛?


 


黄婷婷是半点都不信的关上了手机。


 


只是从光屏上移开视线的刹那,正好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冯薪朵搂着李艺彤的肩膀就坐去了对面那桌,与自己相隔不到一米的地方,在自己突然的抬头之后,看见了对方猝不及防躲避的视线。


 


隐藏的、小心的窥探一闪而过,视线又变成了互不相干的再无交错。


 


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氛围。


 


于是鬼使神差的,在从食堂回到了房间之后,黄婷婷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一刻所希望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说上话。】


 


她在寒冬腊月的北京惊醒,收到了来自李艺彤的微信。


 


【黄婷婷?】


 


【嗯……】


 


谈不上多么美好的故事,由那一天开启。


 


四、


 


李艺彤的那部旧索尼手机,黄婷婷是知道密码的。


 


看起来很浪的小孩子在某些方面意外的又很长情,喜欢的音乐会听许久,爱好的小裙子也一直持之以恒的收集,动漫之类的爱好从来没有放弃,包括手机的锁屏密码,也总是用那一个。


 


但是多年以后的李艺彤自然不认为黄婷婷会记住这些小细节,黄婷婷便也不语,只出于礼貌的没有窥探李艺彤小小的而又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中藏有的秘密。


 


而后来她们在房间里交换了重要的事物,黄婷婷拿走了她见不得人的日记本,李艺彤也就顺道收起了她的旧索尼。


 


被双方心照不宣的维护着的属于成年人的秘密,直到换回来身体的那一刻画上了终止符。


 


李艺彤看见出没在自己房间里的日记本,黄色的封皮充满着那个人的特色,她突然有些心痒的拿在了手上。


 


大概是打开什么重要宝物的钥匙,潘多拉的魔盒就在眼前,始终沉默着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陆婷的那些话又是什么含义,日记本就像是蛊惑一般在那安静的宣示着存在感,李艺彤眨眨眼,在习惯了回到自己身体那一瞬间的不适之后,又难以控制的产生了比好奇更要强烈许多的情绪。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这份决心又是什么呢?


 


让李艺彤一直困惑着的所有问题的答案,似乎也变得触手可及了。


 


五、


 


 


有时候争吵与冷战更多的是出于惯性,像列没了手刹的列车,一旦开动就成了停不下来的一去无回。


 


而亲蜜也是。


 


黄婷婷从海底捞一路无言的回了宿舍,发现身边那位故意走前了几步的前队友也不见得有多高兴,垂着眉头不知在忧虑些什么。


 


不是她自己想变回来的吗?


 


小孩子在终于成长为了大人的那一天,也变得心思难测了起来。


 


关系戛然而止的太快,就那么突如其来的冲动,大抵有些可能被嫌恶的恼怒,黄婷婷倾身上去的时候也没想太多,直到真的换回来了,才有些恍惚的失了神。


 


还没有摆脱惯性的亲蜜,一瞬间又成了冷漠而又尴尬的对家,她回了无人的房间之后,才从充斥着属于李艺彤风格的气息里,寻找到了一丝她们曾经确实互换灵魂的证据。


 


哪怕是那么匪夷所思的事。


 


一部老旧的索尼手机摆在床头,年月在它的背后刻上了时光的痕迹,明明已经是淘汰的款式了也没有丢,黄婷婷还记得是那个丝芭一个月只发两千工资的年代买的,李艺彤故意问她借了点钱,借着每个月还一点点的机会在她面前撒娇,自己也就心照不宣的默许了女孩子的小心思。


 


现在按照当时的密码划开————


 


只剩下了系统自带的app。


 


还记得李艺彤那时候就说索尼大法好,用大法的手机拍摄的照片都会变得更加可爱。


 


她搂着李艺彤肩膀的照片,又或者是被调皮的年下偷拍了睡脸,也有些大家打打闹闹的做鬼脸的视频。


 


土气的打扮,没救的妆容,还有即使掩饰也遮盖不了的笑容。


 


那是后来无论怎么去寻找也找不回来的梦境。


 


相册里满满的都是,属于那些过去的、青涩的回忆。


 


美好的不可思议。


 


列车呜呜的向前开启。


 


黄婷婷听见了门口的敲门声,还有鞭炮声。


 


还没回家的阿姨们不知从哪搞来的电子鞭炮,李艺彤拿着遥控器按的正欢。


 


才想起结束了春节公演,已经快到新年。


 


而前对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想不开的事,风风火火的就敲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出来放鞭炮啊黄婷婷。”


 


她的眼神亮闪闪的,像只无辜的小海豹,剩下的队友也都一窝蜂的在她身后等着,就算是电子虚拟的炮竹也没能挡住爱热闹的队友们搞事的热情。


 


急不可耐的赵粤冲进来一把抓住黄婷婷就往外拉:“快点快点,放完还得赶着吃火锅呢。”


 


【希望可以说上话。】


 


属于2018的愿望实现了。


 


黄婷婷终是笑的弯了眉眼。


 


新的一年了。


 


 


End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