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白茶的品格 20

化合物菌:

重度ooc


纯属脑洞


不要上升真人




跟李艺彤想象中的泡温泉,有点差别。


说好的一起换衣服的娇羞啊,暧昧的气氛啊,逐渐地靠近啊……李艺彤捂住脸,现在这都是什么?


黄婷婷看到她这样子,刚刚停了一会儿的笑又要卷土重来。


“别笑了…”李艺彤的请求也是弱弱的,带着心虚。


她不说还好,说完黄婷婷眼睛又弯了:“我真的…闻所未闻。”


李艺彤脸红脖子粗的为自己辩解:“那我确实疼!真的超级疼!”


“所以一个按摩到底是有多么疼能让你发出杀猪叫啊!”


“我反正,反正就是全身都疼。”李艺彤想了一下昨晚喝的那个量,也实属自作孽,并不敢多言。


“现在呢?好一些了吗?”黄婷婷盘腿坐着,手肘撑在膝盖上,两手托着脸,笑眯眯的。


李艺彤刚才只顾着羞赧,这会儿才觉得身体轻松了很多。她神色复杂地看看黄婷婷,对方脸上的笑意堆叠,神情放松。


“谢谢啊…”李艺彤声音不能再小。


“嗯?”黄婷婷挑挑眉,“跟我这么客气啦?”


黄婷婷问出口,李艺彤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她,倒是说:“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去啊。”


两个人是简单洗了个澡就做了一会儿按摩,李艺彤胃里几乎都是在鞠婧祎胁迫下喝下的醒酒汤。看着黑暗料理,味道其实真的还可以,毕竟她动不得火,只是找了些水果混在一块榨汁了。


就这种程度,手还能伤着,李艺彤想到这儿,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笑什么?”黄婷婷走在她身侧,不晓得她突然高兴。


“没有,”李艺彤笑意不减,“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养猫啊。”


她这话没头没尾的,黄婷婷倒是一下子捕捉到了——猫。她脑海中晃过了一个人。








“鞠婧祎!你杵这儿干哈玩意儿?”赵粤的车开出小区,冯薪朵一回头,就看见了满脸幽怨的鞠婧祎,她一心急,东北话就跑出来了。


外面的天太冷,鞠婧祎感觉自己脸都要冻僵了。冯薪朵的拥抱太过温暖,她已经无暇顾及前面是为了避嫌才躲出来,这会儿只想钻进她衣服里取暖。


冯薪朵脱下羽绒服裹住她,手掌碰住她冷冰冰的脸颊,心疼坏了。


调高暖气,放洗澡水,烧开水煮姜汤,冯薪朵一进门就像个陀螺一样在房间里转。鞠婧祎一言不发,就缩在沙发上,裹着毛毯,抽着鼻子。


冯薪朵甩给她一盒纸巾,就要去给她端姜茶。糖姜水的味道熏的她拧起了眉头,刚才切姜带来的不适这会儿也回忆起来了。她把碗放到鞠婧祎面前,自己先打开厨房的油烟机,又跑去洗手间把手上仔仔细细洗了个干净。


绕了一个圈,终于回来坐下了,发现鞠婧祎依然维持着原先的姿势没动。


“喝两口暖一暖,不然一会儿该感冒了。”冯薪朵抬手想摸摸她的头发,被别扭地躲开了,她的手悬在空中,不尴不尬地放着,只好收回去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鞠婧祎没有要说话的迹象,而冯薪朵并不擅长冷战。往常鞠婧祎生气无非是想炸毛的猫一样,把毛捋顺了就好了,今天不一样,她也不生气也不吵闹,只是坐着不言不语的,冯薪朵没办法了。


“怎么突然回来了?我还以……”她没话找话,姜味儿冲的她说话有气无力的。


“你不是让我搬回来吗?”


冯薪朵被打断还是有些愣神,她以为鞠婧祎至少要再闹一会儿脾气。然而这位也不是个喜欢冷战的人,只是单纯的不讲道理罢了。


“是我是我,”冯薪朵端起姜茶,脾气特别好,“怪我怪我,先喝了它,我帮你收拾东西,不愿意搬回来咱就不回来了。”


鞠婧祎猛地把手一甩,冯薪朵毫无防备,装满了滚烫的姜茶的碗整个砸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现在就走,不妨碍你。”






黄婷婷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不再动筷子,无意地盯着正在吃乌冬面李艺彤看。今天的李艺彤话特别少,总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休的人一安静下来,黄婷婷就感觉到了微妙的疏离。


李艺彤感受到她的眼神,抬起头看她,眼睛睁得很圆。


黄婷婷脸上的探究还没来得及收回,李艺彤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扯了张纸巾一通乱擦:“我脸上有东西吗?”


“啊,不,没有,”黄婷婷摆摆手,“我就是感觉好久没看过你了。”


许是李艺彤的眼神太过直白坦率,黄婷婷这话也是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因为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嘛,”李艺彤低下头去继续吃面,掩饰脸上的不自在,“不是…吵架了吗?”


“胡说,”黄婷婷横她一眼,“我什么时候跟你吵过架。”


黄婷婷这话说的是真,她从来不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所以每次都能成功的把各种两个人的矛盾变成李艺彤自己的无理取闹。


“可不是,”李艺彤放下筷子,“竟然连吵架都是单方面的,真是让人难过。”


对于这样的表述,黄婷婷的错愕表露的十分明显,致使李艺彤淡淡的自嘲一瞬间得到了巨大的发酵——如果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的话,黄婷婷现在这种主动邀约又算什么?






冯薪朵一只手还拿着汤勺,汤碗飞出去的时候,有滚烫的姜茶撒到她手臂,这会儿已经红了起来。


鞠婧祎的话音刚落,还没走出一步。她把手里那只汤勺狠狠甩出去,正砸中了电视机旁边的浴缸。




啪!


那只小鱼缸应声而破,几条金鱼得了解放一般随着水流冲出来,不想落在地毯山,水分被地毯吸干净,徒留它们艰难地甩动着尾鳍,张着嘴无声地呼救着。




鞠婧祎似乎从清醒了些,在小区里吹了大半天冷空气发酵出来的委屈和酸意消失殆尽,她有些呆愣地扭头去看冯薪朵。


“坐下,我再给你盛一碗。”冯薪朵没看她,挽起衣袖,直奔厨房。


鞠婧祎盯着客厅里的一片狼藉,重重地坐回到了沙发上。身边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单纯拿钱买乐子的黄婷婷不正常,爱而不得转而拿钱买乐子的李艺彤不正常,现在她身边这位也不正常了——这种不正常是她害的。


冯薪朵进了厨房,这才注意到胳膊上的水泡,痛觉也突然苏醒了似的。她拧开水龙头,用冷水在上面冲着,痛感混合着刺骨的冰凉让她清醒了许多,恨不得把自己的头也用冷水冲一冲。


不管怎么样,这种歇斯底里的状态是会吓到人的吧——尤其是鞠婧祎这种半分委屈受不得的人,说不好她一出了厨房人就再也不见了。




“住一晚再回去吧。”黄婷婷拉住大步流星,就要走出门的李艺彤,这样说。


李艺彤还陷在低落的情绪里,听到她突然这么说,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那个,不是说泡温泉吗?”黄婷婷挽着李艺彤的胳膊,跟她并肩走着,“咱们还没好好泡呢。”


这一天她像这样示好的次数可能比过去几年加起来都多,李艺彤狠狠地掐了自己的掌心,生怕这又是什么脆弱的梦境。


“不愿意吗?”黄婷婷见她不答话,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要抽回手。


李艺彤抓住她的手:“好啊,走!”




李艺彤掌心干燥温暖,这种陌生的触感让黄婷婷下意识地把手缩了一下。本来李艺彤也是虚虚的牵着,这样一来,轻轻松松就挣脱了。李艺彤摊摊手,做了个非常无奈的表情。


“我不习惯。”黄婷婷的解释有些无力。


李艺彤把手插回口袋,轻轻摇头:“没事。”




两个职场女性,还算是事业有成的职场女性,手牵手确实有些奇怪的违和感,李艺彤行为举止被鞠婧祎带的有些远,小孩子似的相处模式,并不适合她跟黄婷婷。


“我只是…我一下子…”黄婷婷的措辞对上李艺彤清透的眼神,瞬间被瓦解了。


“我说过了,”李艺彤的声音依然是带着干净的少年气,“我不是不能等啊。”






“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冯薪朵被人从背后环住,她身体僵了一下,鞠婧祎脸贴在她的背上,抱得很紧。


“好啊。”冯薪朵擦干手,去握住鞠婧祎。


两个人的手都是冷冰冰的,鞠婧祎用力的回握,话说的语气却不能再轻:“对不起。”


“我找时间去看医生,”冯薪朵眉头拧得很紧,尽可能平静地把话说出来,“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回来了,我怕…”


鞠婧祎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感觉到她细微的颤抖,松开手转过她的身子与她相对,冯薪朵脸上的挣扎清晰可见,她眼神坚定许多,说话掷地有声:“我不走,你别怕。”


“我……”


“我都知道,”鞠婧祎覆在她肩膀上的双手抓得十分用力,“我都知道,我不怕。”


“你知道什么啊,”冯薪朵笑起来,眼泪却猝不及防地砸在了地板上,“我杀过人啊……”





评论

热度(63)

  1. 琮琮化合物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