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嫉妒(一)

夏无义-Winnie:



9012.1.10.  Wed. 





我刚毕业就认识了她。



那时的我才刚参加工作就半路接下了一半的日语系大二生,一个钢铁死直男对着一帮没比自己小几岁的正是有主见的小姑娘们,每天都过着焦头烂额的日子,最可怕的是一旦有人来找我单独谈心,我就得烧死一批脑细胞仔细应对,生怕一个用词不当伤了这些花季少女的心。



而身为另外一半学生的辅导员,她工作经验更多,再加上学生们都很听话,除非学院有要紧的工作,其他时候都很清闲。



当时的我年纪太小,还不能藏好内心的抱怨,偶尔会打电话给朋友发泄,虽有意避开同办公室的她,可还是有那么一次被她听见。



挂断了电话之后,我下意识去看她,她并没有偷听到别人隐私的歉疚反应。



“那是因为夏老师很会在聊天的时候逗女孩子笑啊,不然你的学生们哪会抽出谈恋爱的时间来找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尾音也略微上扬,弄得我分不太清她到底是被我的电话逗笑的还是只是非常单纯的调侃我。

然而向来嘴贫的我立刻就接了一句。



“那黄老师要不要也和我聊聊天啊。”



话说到一半我就意识到语气中带着一种并非我本意的调戏意味,怕突然尴尬的我只能用真挚又爽朗的笑声来缓解气氛。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她认真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了我。



“那就要看夏老师还有没有什么新段子了,我可不想听你学生剩下的。”



我其实从其他同事那里了解过她的性格,知道她性格有些被动,所以更加诧异于她此时此刻的主动。可同样有些性格被动的我却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回答。



她也怔住了几秒钟,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下,锁好抽屉以后转过头来看我。



“晚饭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安排的话,我请你吃吧。”









一个月以后她搬来我家,我们开始正式交往。稍微了解一点她的人都无法理解我们之间关系的发展速度,以至于朋友聚会的时候总会有人问我如何把她追到手,这其中当然包括她许多的追求者。



说实话,我也不是能够十分理解。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的确是因为她出众的外貌有了那么一点动心,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也能直接感受到她的温柔,然而在学校听说过她拒绝追求者的伟大事迹之后我就退而求其次,只把她当女神看了。不为别的,单看性别,我就输给了那帮有钱烧的慌的富家子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同性之间的感情的,比如我大四出柜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的父母。



按道理来说,我们原本最多只能成为朋友的。



所以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经常说她就是我的命中注定,是我要一直守护下去的人。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总是会笑着点点头,然后轻轻抱着我,告诉我她很幸福,第一次说的时候她甚至还红了眼眶。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很少会泛出泪光,而带着晶莹的样子又添了一分我见犹怜的气韵,我竟然还因此特意考虑过要不要经常欺负她一下。



她就是这样有魅力的人,越是接触就越喜欢,越是想再进一步,更亲近一些。



于是我在交往的第20天第一次吻了她,也就是我们的初吻。其实原本是想忍到一个月以后的,毕竟我们之前的进展太快了,而且也总是她在主导的,所以我刻意放慢发展速度,希望可以让她彻彻底底的感受到我的喜欢,让她更好的接受我的感情。



我记得那天是个周末,我实在是无聊就循环我的歌单等她回来吃饭,她到家的时候正好在放《七里香》,我跟着哼了两句,她洗过手坐定的时候我正在哼那句“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我承认那句歌我是故意放大了声音的,因为很想她可以识破我这点遮都遮不住的幼稚心思。实际上她也的确是识破了的,从她在我额头上印下一吻就可以看得出来。那并不是她第一次主动亲我,却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亲我。脑子里乱得分不清是惊喜多一点还是激动多一点,除了想要吻她的冲动以外什么都抓不住。



然后我按住了她想要去夹菜的手,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她大概是感受到我的紧张,迟疑了一秒之后就抽出了被我按住的手环上了我的后颈,热情的回应着我。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初吻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我的初吻就像是漂浮在云层中一样轻盈,又像攀登在绝峭上一样深刻。




于是才会这么难忘吧。





评论

热度(18)

  1. 琮琮夏无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