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倾听(3)

夏忆:

*很少写过马鹿,不知道写成什么样了




*我决定还是让发卡去追妻好了




「3」




李艺彤僵硬的转过身,黄婷婷就站在那里,虽然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起伏变化,但是隐隐约约中,李艺彤还是感觉的到她的不高兴。




“婷…婷婷桑,你怎么会来这?”




“你刚刚是不是看见我了。”




“嗯。”




李艺彤小声的回应着,她也不知道那一刻的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回避,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不能给黄婷婷看到,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状况。




“唉…算了,跟我走吧。”




黄婷婷又一次的主动牵起李艺彤,这次李艺彤没有躲开,只是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诶!要去哪?”




“学生会。”




我又不是学生会的人,我跟你去干啥?




李艺彤简直是被黄婷婷给拖着走的,一开始走的有点不稳,后来恢复正常状态的李艺彤和黄婷婷并肩走着。




其实只要避开「那件事」来说,自己和她根本没什么好尴尬,用着这样想法来舒缓心情的李艺彤确实是表现的正常一点了。




“书包给我吧!”




李艺彤向黄婷婷索取她那装满书本文件的书包,看起来鼓鼓的,重量应该不轻,黄婷婷起初犹豫了下,但是见到李艺彤那张充满善意的脸后便自动的把书包交给了她。




“很重吧?”




黄婷婷不好意思的问,可对方却对自己笑了笑,然后带着关心的语气说:以后别揹这么重了,对肩膀不好。




“嗯。”




李艺彤揹的是学生包,随手一提就可以了,而黄婷婷的书包则是被自己揹在身上,肩上的沉重感还挺明显的,但是李艺彤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自然的揹着,黄婷婷偷偷瞄了李艺彤一眼,随后是嘴角偷偷的上扬。




两个人就这么离开了篮球场。




场内瞬间仿佛有心碎的声音响起。




“她们不是不和吗?看起来不象啊!”




“我的卡哥哥和女神走了……”




“怎么有种她们俩很配的感觉,错觉?”




讨论声此起彼落,不过两位主角是听不到了。




说到学生会,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会长或副会长是谁?而是让大家闻风丧胆的风纪委员——陆婷,其实这个位子一开始是空着的,因为那会儿找不到适合的人选。




但是我们优秀的会长却一眼找到了。




那时的两人也不是说非常的熟,反而还一见面就杠了起来,但是人家说不打不相识,冯薪朵和陆婷就是这么热络起来的。




“二狗!你把我外套丢哪去了?”




“我没丢啊,再找找?”




“……”




陆婷在座位附近找了一遍,最后在她隔壁的椅子上看见了冯薪朵的外套……




好你个冯薪朵!




“冯薪朵,你现在穿的外套是谁的?”




“当然是朵朵的,不然还会是……”




冯薪朵说话的声音渐渐变小,她在转头去看外套上绣的名字时,上面工整的缝着陆婷两个字。




这下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是先落跑吧!




“你给我站住!”




朵朵才不听你的!我不是笨蛋!




下课间,走廊上忽然冒出一个像在逃命般的女同学,光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就足已让人认出她是学生会长了,冯薪朵靠着自己瘦小的身体在人群里穿梭,最后在楼梯间遇到了李艺彤。




“朵朵?”




冯薪朵灵机一动。




“发卡,帮个忙吧!”




待陆婷追到楼梯间时,已经不见冯薪朵的蹤影,只见李艺彤和某个不认识的女同学在聊天,陆婷想了想干脆假装不认识的走过,毕竟她知道李艺彤无处不浪,还是别打扰人家了。




李艺彤转头斜眼看了下,确认陆婷走后才往后退了几步,拉开自己和冯薪朵的距离,像这样近距离与女孩子靠着,李艺彤还是第一次,那时冯薪朵还套着自己的棒球外套来伪装,看起来又更娇小了些。




“你们又怎么了?”




李艺彤接过冯薪朵脱下来还给自己的外套。




“大哥她欺负我!”




“她为什么欺负你?”




“我…我不小心穿了她的外套。”




“……”




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陆婷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




上课钟声响了,李艺彤陪着冯薪朵回了教室,冯薪朵一踏进教室,一股杀气便冲着自己而来,陆婷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李艺彤进教室后自然是回了座位,接着坐在后方的人突然用手戳了戳自己。




“你怎么和朵朵一起回来?”




“啊…刚才在路上遇到的。”




“哦,那我的饮料买回来了吗?”




“当然啦!我那么听婷婷桑的话!”




李艺彤笑着把拿在手上的奶茶递给黄婷婷,话说自己怎么不知道婷婷桑喜欢喝奶茶?




自己这边倒是没什么不同,就是偶尔转头和婷婷桑说说话,然后让她盐自己几句,之后便听话的认真上课,但冯薪朵那边就不同了。




“刚才跑哪去了?”




陆婷的手绕过冯薪朵的脖子搭在另一边的肩膀上,冯薪朵被她的举动给惊吓到,整个人直起身子不敢乱动。




“没…没有啊!就到处晃了下。”




“那…我的外套能还给我了吗?”




陆婷咪了咪眼看着冯薪朵,虽然依旧带着杀气,但语气中感受不出来,冯薪朵这回倒是乖乖的脱下外套给陆婷,然后接下陆婷丢过来的外套。




“呐,穿你自己的。”




“哦。”




冯薪朵盯着手上的外套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拿错外套呢?而且还那么自然的穿上了,一点奇怪的感觉都没有,难不成自己……




忽然抬头去看隔壁的陆婷,她已经穿好外套了,或许是发现了自己的目光,陆婷也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怎么了?”




“……”




冯薪朵下意识的闪过陆婷的注视,心情有些复杂。




怎么突然觉得很热?




这两人的互动被李艺彤全程收揽,李艺彤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笔做做上课模样,其实根本没在听课,这情况倒是很快就被黄婷婷发现了。




腰际突然被戳了下,身体不自觉的缩了起来,以至于撑着下巴的手掉了下来,手肘还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微微的红了起来。




“婷婷桑?”




李艺彤知道是谁戳了自己,但是回头看向那人时,她却神情自若的写着笔记。




“专心上课。”




“哦。”




接着又一张纸条传了过来。




「别东张西望的。」




李艺彤立刻把心思收回来放在课堂上,然后把刚才没抄的重点写在课本上,一开始还觉得没多少,但是写完的时候却感觉到手开始酸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大家还真是不成熟,不过黄婷婷好象没什么变,依旧是那么的冷静理智,只不过是变的更漂亮了,然后追求者更多了……




一想到这里,李艺彤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李艺彤在想事情的时候会让自己停下来,好让脑袋专心的运转,而走在前面的黄婷婷好象也发现了异状,于是回过头来看看这家伙在搞什么。




黄婷婷已经走到了李艺彤面前,但是李艺彤因为想事情想的过于认真,导致她没发现黄婷婷,看着李艺彤想事情想到眉头都皱了起来,黄婷婷好玩的抬起手往她额头轻轻一拍。




“哎呦!”




李艺彤像突然惊醒似的回过神来,她一手摸着额头,然后讶异的看着黄婷婷。




“想什么呢?”




“嗯……刚才想起了以前的事。”




以前啊~我和你那时也才刚认识而已。




“走吧,我还有事要忙。”




“嗯!”




两个人再次朝着学生会前进,当她们打开办公处的门时,里面早已有另外两人比她们先到了。




“大哥!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了?我可是风纪委员欸!”




“好象有道理。”




李艺彤傻笑的挠挠头。




“你们在干嘛?”




黄婷婷走到冯薪朵旁边,她一脸聚精会神的盯着监视器的画面,里头播放着早上后门的影像。




“找个能找那群人麻烦的把柄。”




冯薪朵坏心的笑了笑,很难想象她私底下会有这么一面,明明平时看起来那么的无害。




“对了!发卡你的伤还好吧?”




陆婷像是突然想起似的问道




“他们主要都打在腹部上,脸上就是擦伤而已。”




“还好是这样,要不然我肯定找他们谈判去!敢动我们恩兔的人?搞不清楚状况。”




“还是大哥可靠啊!哈哈哈~”




“那当然!大哥可不是白叫的。”




两人的对话如老大与小弟才会有的内容。




“阿黄,你最近要小心点,我怕他们找你麻烦。”




“嗯,知道了。”




冯薪朵和黄婷婷一同看着监视画面,里面的那群坏学生在打人的时候是真的不手软,就连碰到黄婷婷这样好看的人也是。




四个人在学生会待了一段时间,李艺彤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一旁的陆婷也把手机拿在手上,似乎是在和陆战队吩咐着什么事,而冯薪朵和黄婷婷好象在讨论如何处置今天的麻烦人物。




“发卡,你今天陪阿黄回家吧。”




冯薪朵喊了李艺彤一声。




“嗯,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李艺彤把手机放到口袋,然后起身走到黄婷婷身旁。




“忙完了?”




“嗯。”




“那就走吧。”




黄婷婷先走了一步,本该是要追上去的李艺彤竟然停在原处,好象是有事情要和冯薪朵说。




“怎么这么突然?”




冯薪朵知道李艺彤在问什么。




“我想那群人应该不会罢休,虽然他们是找你麻烦,但是阿黄好歹也是校花级人物,他们可能会来找她,毕竟带头的那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了解,那我走了。”




李艺彤小跑步的跑了出去,深怕黄婷婷走远了找不到她,冯薪朵看着李艺彤的背影笑了笑。




果然还是个小朋友。




“我们也走吧。”




陆婷那边好象也处理好了,她揹着书包朝冯薪朵走了过来。




“嗯。”




路上冯薪朵还是在想着事情,看起来心不在焉的,这一点陆婷也很快就发现了,但也就随意的问了问而已。




“大哥,你觉得发卡和阿黄她们……”




“她们是对冤家,别担心。”




她们俩都知道李艺彤对黄婷婷抱有好感,只是还没到追求的阶段,像黄婷婷这样好看的人追求者多的是,冯薪朵怕李艺彤再不开始认真,怕是有一天黄婷婷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但是她们都不知道黄婷婷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光担心发卡,你怎么不先想想自己?”




“我?”




“对啊!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我不知道,也不确定。




两个人顿时都停了下来,这会儿陆婷盯着冯薪朵看,冯薪朵只觉得脸上一直发热,想说些什么话来舒缓一下气氛却卡在喉间,这下是真的慌了!




“看你这样是有了?”




“就…就算有也不告诉你!”




冯薪朵推开逐渐向自己靠近的陆婷往前跑了几步,被丢在身后的人却笑了起来,因为陆婷很喜欢逗冯薪朵这个人,总觉得她害羞的时候很可爱。




“喂!等我一下!”




前面的人好象不打算等自己了,跑了之后就一直往前走,叫她也不回头,真是任性的小孩。




冯薪朵和李艺彤在某方面还蛮像的。




陆婷干脆用跑的追了上去,前方是个铁路,栅栏疑似放了下来,火车飞快的经过,冯薪朵就站在那儿,但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另外一头看。




“在看什么?”




随着冯薪朵的视线往前看,火车的窗面一闪一闪的过去,当整条火车开过时,陆婷终于看清了另外一头的状况。




李艺彤和黄婷婷站在那儿,她们面对的是早上的那群人和他们的小弟,而且还变本加厉,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不一的器械,眼神凶神恶煞。




就算是坏学生,在学校也会礼让老师三分,说好听点是不想惹事,说难听点是没人想跟老古板计较,不要给脸不要脸,现在放学了在外面,没有老师也没有琐碎的校规管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能管……




“大哥……”




冯薪朵拉了拉陆婷的衣角,陆婷马上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说完挂断后又打了一通。




“赵粤,带人抄家伙过来,我们在铁路这边。”




“知道了,大哥。”




看来该来的还是躲不掉,本性难移,既然你们那么的明目张胆,那就别怪我们无情,反正现在是在校外,你们想斗狠我就陪你们斗,看看最后鹿死谁手。



评论

热度(36)

  1. 琮琮夏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