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特】李斯特公爵的烦恼

我不磕:

*特别特别特别喜欢exchange 就拿着卡特人设偷偷写了个平行世界的一千字纯脑洞小作文


 




“预计最后一支援军会在三天后到达,到时候北境的战事就差不多可以收尾了。”


“嗯。”


“国库目前储备充足,上次您要采购的那批小裙子已经吩咐下去了。”


“嗯。”


“最近新王那里好像有了些动作,监控的人也秘密部署好了。”


“嗯。”


 


“……”


“汇报完了?”


“是的。”


“好。”李斯特终于舍得把她那颗金贵的脑袋从落地窗外的花园方向转了回来,脸上一副“我刚刚完全没有在听哦”的玩味表情,偏着头,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位不苟言笑的侯爵大人,语气却是听得出来的咄咄逼人,“卡洛琳,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永远追随您,李斯特公爵。”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对面意料之内的没有了回音,李斯特也不着急,只是把目光久久地落在卡洛琳平静无波直直透向她的两潭死水之上,落在卡洛琳没有任何弧度的刻薄嘴角上。




她有时候真的很想不顾贵族形象抄起自家园丁惯用的那把铁铲,狠狠去撬开这个每天早上恭敬从容地向她汇报大小国事的普通下属的脑子和心脏,看看到底里面是藏着阿里巴巴哪处价值连城的宝藏,能引诱她即使头破血流也要一次一次地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直到剧院里的那位退休十年了的叉士比亚都坐不住要拿起笔了,这位冷静自持的侯爵还是一言不发。




李斯特突然倦了,她认输般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想要收回视线,连同收回自己放在这人身上吃力不讨好的精力时,侯爵曾无数次挠过自己心尖的睫毛突然颤了颤,羽扇一样乖顺地轻扫垂下,盖住闪着她读不懂情绪的双眼,唇线也被一点一点地抿成一个克制隐忍的线条,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努力地发出声音:




“我今晚、会洗干净,在……上等、您……”


 






声音只在第一个字发出了清晰的音节,越到后面越是低了下去,最后的尾音却是被无法察觉地掩回已经几乎没有任何形状的口型之间,但这些却阻止不了公爵把眼睛弯得像只海豹。




“我会帮你告诉道格尔的。”李斯特赞许地拍了拍卡洛琳瘦弱的肩膀,礼服里的肩垫一下子就被拍出了一个手掌形状的凹陷,低下头在对方羞耻到想死地用来捂住自己发烫脸颊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旋即心满意足地笑得像只诡计得逞的家养金钱豹,“大冒险就要愿赌服输嘛!”




卡洛琳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拉开一条缝,从里露出微微发红的桃花眼幽怨地盯着独自一人在那边不知道嘿嘿什么完全没有贵族气质的公爵,声音闷闷地从掌心传出:




“说是大冒险,可你还不是会当真……”






 


李斯特公爵的烦恼今天也顺利解决了。




烦恼就是,女朋友不够坦诚要怎么办?




热衷于调解邻里夫妻矛盾的道格尔刺客说:包在我身上。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