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十年前•李婷爱的场合(上)

八月闲云:

李婷爱,今年4岁,最喜欢的人是妈妈,最喜欢吃的是草莓,最喜欢的玩具是卡比兽,最讨厌吃青椒。


现在,她正在面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她迷路了。


小姑娘扎着两个牛尾辫,背着小书包,戴着黄色安全帽,穿着洛丽塔的漂亮小裙子,手里抱着小型号的卡比兽。在人潮拥挤的街头十字路口,迷茫的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街头的小姑娘很快的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有人开始上去询问需不需要帮助,得到的都是小姑娘的摇头,就坐在公交站附近的长椅上一副等着什么人的样子。


李艺彤今天右眼皮老是跳个不停,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前段时间中了十年后火箭炮的身上。


上一次交换结束后,李艺彤老感觉冯薪朵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头,是一种让她不太自在和别扭的眼神。手机里的留言更让她心慌慌,马上选了一个外务出去躲几天。


今天外务刚结束,工作人员开车开到一半,轮胎爆了,幸运的是离生活中心已经不远了,她只能下车独自走回去。


冬天的寒风让人瑟瑟发抖,她老远的就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长椅上,还奇怪哪家孩子这大冬天一个人坐在外面,家长实在太不负责了。


等走进一看,这小孩看起来越来越眼熟,心跳得越来越快,就好像……就好像她的孩子一样。


这是什么可怕的想法,李艺彤赶紧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了出去。


“妈妈。”


小女孩看到李艺彤走过来,眼睛一亮,蹭蹭蹭地跑过来抱住李艺彤大腿,动作十分熟练。


李艺彤僵硬了地不敢动弹,她觉得脸上的墨镜就要掉了下来,又不敢动,怕伤到腿上的小姑娘。


“等等小朋友,我不是你妈妈。”


李艺彤一脸慌乱的解释。


[妈妈果然说得没错,]


李婷爱小朋友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从身边的小包包里拿出一张报告单,上面写着李婷爱的身份信息,还有父母的信息。


李艺彤呆住了,她拿起一看,在父母栏那一写着“黄婷婷”和“李艺彤”。


尤其是李艺彤三个字这么飘逸的写法,是她本人没错了。


看到结尾的日期是2028年,李艺彤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这孩子不会是从未来回来的吧。】


李艺彤再看了看李婷爱的脸,三分像黄婷婷,七分像她,但是眼睛简直是个黄婷婷一个模板出来的。


紧张的吞咽了一下,李艺彤蹲下来,和李婷爱对视。


[那个,婷爱是嘛?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在这里呢?]


李婷爱的小脑袋一下子就低下来了,小声的嘟囔:


[我迷路了。]


李艺彤靠近了一些,这才知道李婷爱本来是在幼儿园放学的阶段,忍不住跑到周围的公园玩,然后不小心迷路了。


[对了,婷爱有没有见到一个粉红色的火箭筒?]


李艺彤比划了一下大小。


[有的,我坐在公园椅子上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个火箭筒飞可过来。然后就被一阵


烟雾带到了这里。妈妈知道那是什么嘛?]


得了,肯定是十年后火箭炮搞的鬼,这么说,李婷爱真的某个未来世界,自己的崽。


[没什么,妈妈先带你回宿舍吧。在外面实在太冷了。]


牵着李婷爱的小手,李艺彤有种奇妙的感觉,莫名安心而充实。


好在李艺彤是有伪装的,进中心宿舍也是从后门偷偷进去的,不然肯定又是引起一番轰动。


李艺彤的房间。


陆婷冯薪朵等人被李艺彤一通电话紧急召回到她的房间,却没有叫上黄婷婷。


[臭小子,怎么突然找我们过来了,是不是又惹事了?]


李艺彤一进门,就差点感受了陆婷爱的一击。


[陆婷阿姨好!]


清脆的童声让陆婷身体僵硬起来,她看到李艺彤身后的李婷爱,伸着颤抖的手指在李艺彤和李婷爱当中来来回回指着,最后一巴掌拍到自己脸上,才发现这是一个事实。


[发卡,你这是?]


冯薪朵忍不住问道,脸色不太好看,毕竟前两天向你告白的家伙,突然带了一个孩子回来,这不弄清楚她心里不舒服。


李艺彤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平复心情,牵着李婷爱,郑重的介绍:


[这是我的闺女,李婷爱。]


!这在N队的众人心中不亚于丢下一颗大炸弹。


赵粤震惊得从李艺彤的床上坐了起来,手机上的游戏输掉了也没注意。


张雨鑫一副对李婷爱很有兴趣的样子,非常想捏捏她的小脸蛋,吓得李婷爱躲到了李艺彤身后。


易嘉爱则扫视了一圈,发现没有黄婷婷的身影,不由担心的问道:


[发卡,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啊?]


N队的众人都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却悄悄支起了耳朵。


[婷爱没有父亲。]


李婷爱在李艺彤身后小声的说。


[婷爱只有发卡妈妈和婷婷妈妈。]


又补充了一句。


李艺彤已经一副生无可恋的咸鱼样子,她扫视了一眼,看到偷笑的众人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N队的大家眼睛都亮了,为了某个不可说的cp有着这样重大的发展有着浓厚的兴趣。


李艺彤被那饱含欣慰还有祝福的眼神搞得十分的狼狈。


[李艺彤,你可行,不声不响居然和婷婷弄了和孩子出来,没看出了啊,你还真有本事呢?]


陆婷啪啪啪地拍着李艺彤的肩膀,手上的力度仿佛要把人给震碎了,脸上皮笑肉不笑,看得李艺彤一阵心慌慌,向冯薪朵投入了求助的目光。


冯薪朵双手抱胸,生气扭头不去看这个大猪蹄子,心想前两天就不应该为她的行为感动。


李艺彤无奈,只好慢慢和大哥说明白。


[不是,大哥,你听我解释解释。]


好说好歹的,才把陆婷安抚住了,李艺彤只是拿李婷爱书包里表格给她看,然后就安静地坐在一旁了。


张雨鑫跑去逗小祖宗去了,一个薯片一个玩偶的不亦乐乎。


赵粤霸占着李艺彤的床上的卡比兽,舒服的支起耳朵听家庭连续剧。


易嘉爱看着没有什么事情做,就搬了张小凳子给李婷爱,坐在一旁当吃瓜群众。


冯薪朵和陆婷还在审问(混合双打)某个一下子跨越好几步成为人生赢家的李艺彤。


[你说李婷爱是你捡回来的?]


陆婷发问。


[是,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她就突然跑过来抱住我的腿,管我叫妈妈,我也怕出事,就把她带回来了。]


李艺彤低着脑袋,老老实实的回答。


[会不会是认错了?]


冯薪朵出声,毕竟小孩子还小,认错父母是常有的。


[那张报告怎么说?还有那个日期是怎么回事?]


陆婷指的是2028年的日期。


李艺彤一脸犹豫,也不知知道怎么解释。十年后火箭筒这种不科学的东西。


[大哥,我也说不明白,你等一下,我做给你看就明白了。]


李艺彤一咬牙,跑到书桌上拿起了十年后火箭筒,往头上一套。


膨的一声,十年后的大波浪李艺彤总裁出现了。


[呦,大家都在啊!]


一身西装的李总裁悠然自得和大家打招呼。


屋子里的大家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你,你是李艺彤?]


陆婷快吓坏了。


[更准确的说,我是十年后某一条世界线上的李艺彤。]


冯薪朵认出来了,这货不就是前两天那家伙嘛,不过她没说话,只是眯了眯眼睛。


[十年后?]


冯薪朵语气不善。


[对啊,刚刚把我们交换的火箭筒叫做十年后火箭筒,可以让十年前的我和十年后的我进行交换。]


李•总裁解释到。


[某一个世界线是怎么回事?]


赵粤举手提问。


[就是每一次出来的不一定是我,还有可能是其他平行世界的李艺彤。比如说也有可能有我和你在一起的世界线呢?]


李艺彤挑起赵粤的下巴,眯着眼睛凑了过去,一副要亲过去的样子。吓得赵粤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


咳咳。


来自冯薪朵的咳嗽。


李艺彤马上放开了赵粤,整了整西装。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赵粤张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在冯薪朵目光的注视下,李•总裁也不敢在乱来了,她咳嗽了一下,问道:


[怎么突然叫我过来了?]


赵粤看向张雨鑫,张雨鑫看向冯薪朵,冯薪朵谁也不看,易嘉爱看向陆婷,大哥耸了耸肩,指了指李婷爱。


对上李婷爱的视线,李总裁的脸上有一丝龟裂。


[这是你闺女嘛?]


面对大伙的视线,李总裁紧张的问: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婷爱。]


李总裁抬头看了一眼冯薪朵,再看了一眼陆婷,摇了摇头。


陆婷眯眯眼,对她的反应有些不满意。


[你这摇头是怎么回事?]


[那个,大哥,虽然我很受欢迎,但是可没有孩子啊。]


[不是你的?]


李总裁摆了摆手指,说


[应该说,是李艺彤的没错,但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你可以让十年前的我再用一次十年后火箭筒。]


说完,膨的一声,大波浪的李总裁不见了,十年前的李艺彤回来了。发现大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我回来了。呃,发生什么事了吗?]


冯薪朵把火箭筒递了过去,说:


[再来一次。]


[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小李同学又被换到十年后了。


粉红色烟雾弥漫,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白大褂的李艺彤。


[嗯?真是少见啊,这么大场面。大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那位看起来像是医生的李艺彤倒是很随和。


[嗯?婷爱,你怎么在这里?]


背着小小书包的李婷爱很快就被发现了,小步小步的跑到医生卡的面前。


[妈妈……]


感情这位是正主啊,陆婷她们终于可以松口气。


[发卡?婷爱是婷婷的孩子?]


赵粤的提问。


医生卡脸上露出原来你们知道了的表情,一脸无奈的说:


[是。虽然孩子是我们两个的,但是婷爱一般都在她那边。不过……]


[不过什么?]


[那位黄小姐还在和我闹别扭。]


医生卡摸了摸鼻头,语气有些悻悻,看来十年后的发卡过的也很惨呢。


抱着医生卡的婷爱有些不满的说:


[才不是闹别扭了,明明是婷婷妈妈看到发卡妈妈去找鞠阿姨才生气的。]


叮——沉默让空气寂静。


面对四双,不,五双眼睛的注视让医生卡压力山大,不由发出哀嚎:


[你们听我解释……]


陆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医生卡,这么多年她还不知道她的性子嘛,肯定是又干了蠢事被婷婷看见了。


[先不说你的事,婷爱怎么回去呢?]


[婷爱的话,可能会待久一些,大概会是4-5天吧?这几天可能麻烦你们要照顾一下了。]


医生卡摸摸婷爱的脑袋,一脸温柔的说。


[得了得了,肯定会照顾的。]


陆婷虽然一脸不耐烦,但是医生卡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不由放下心了。


膨,医生卡身上又被粉红色的烟雾笼罩,年轻的李艺彤回来了。


只见粉红色的烟雾中,李艺彤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只见她摸着脸蛋,有些发愣的傻站在原地。


[发卡,欢迎回来。]


[发卡,我们看到未来的你了!]


[发卡,你小子真能干啊。]


兴奋的大家不停的发表感想,只有婷爱有些担心的拉了拉李艺彤的衣角。


[发卡妈妈,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


李艺彤这才回过神来,凌乱的房间,N队的众人,都告诉她这里是属于她的时代,至于她刚刚在十年后的经历,就当作一场梦境好了。


得知婷爱还要在这里待个4-5天,李艺彤有些发愁,这要是被媒体拍到了就大发了,但是也总不能不出门。


[那个,不用通知婷婷姐嘛?]


易嘉爱弱弱的问出声。


屋子里一下子寂静了,大家都看向李艺彤,李艺彤有些慌了,抬头看天花板。


[发卡,你不打算告诉她嘛。]


冯薪朵捅了捅李艺彤,虽然明白她可能不太想提这个,但是总是得面对。


[我和她说,她也不一定回信啊。而且婷爱的事怎么说啊。]


李艺彤小声的嘟囔,脸上就差写个怂字了。


叮叮叮——


冯薪朵的手机响了。


署名——[婷婷]


冯薪朵看了一眼,按下了接通,又瞄了一眼李艺彤,按下了外放:


[喂?婷婷?]


[啊,朵朵,我回来了。]


这大概是李艺彤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黄婷婷回来了。


未完待续。


ps.对不起,我拖更了,我有罪,我说我和富坚老贼去麻将信不信,实际上是我考完试就马上坐火车,又是长途,在火车上脑袋晕成了浆糊,坐高铁的时候错过了时间,然后回到家的时候码了一篇,但是因为晚上睡觉的时候大拇指一直点着输入法的叉,就完全删掉了一篇(哭唧唧)。但是我还是悄咪咪的更新了(顶着锅盖逃走), @AKU_saltdog  @婷婷桑的发卡  @℡tvhgdgjhv  @赫尔克里波洛  @千家鸣沙  @Beta君  @坑底老菜皮阿菲  @AtiraKJ  @沉默寡言梦不醒  @khg_zjj  @楚公子  @夙子殁   @视奸小号  @你喜欢的  @海与风过境  @落梅如雪乱  @慕泽bonvoyage  @一只迷路的花生  @青山一发  @萧寒扬硕曦   @,  @白尧.  @nya  @。。。#  @梅子酒  @萌新野g  @堑涯  @硬核甜文鞠先生  @祁蓝  @吾上龙凰  @公爵古斯塔夫  @朝歌  @小汪翊

评论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