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等你回来

『ssshuo_崽🍼』:

随意放个文吧……
其实是去年的存货😏
别太计较。
毕竟期末复习已经愁死人了😭
*****


1.


       TVB的剧里经常有这么句台词: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可李艺彤最近很不开心,尤其在杨冰怡那群人趁着外务间隙去探班之后。


       对,水灰很甜,九笨锁了,就她孤零零的,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一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平安夜,一个人的圣诞节,这都是什么事啊?!


       最过分的是赵粤还发了一条她跟何晓玉、张雨鑫还有那个人一起过圣诞的微博。


       哼。


2.


       广州之行取消了,李艺彤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谈不上高兴,但也不伤心,公司一日三变的行程她早就习惯了。


       其实不去也好。


       李艺彤看着赵粤微博里那个久违的面孔,轻轻叹了口气,心想。


       关了手机躺倒在床上,李艺彤随意地扯过被子蒙住脑袋——北京这一段时间是冷,好在房间里还算暖和,应该不至于感冒。


       一个人的夜晚着实无趣,倒不如早点去跟周公约会。


3.


       梦里什么都有。


       李艺彤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她看见不远处站着的黄婷婷了。


       笑颜一番黄婷婷。


       她笑,一如往年的美好。


       “还不快过来!”


       她说,带着那日的宠溺。


       既然是梦,那便放纵自己沉醉其中吧,也只有此刻,她能肆无忌惮地释放心中的想念。


       ——李艺彤跑向了黄婷婷。


4.


       是梦总会醒的。


       李艺彤看着枕头上浸湿的痕迹,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换好衣服化妆出门,临走前在门上挂了块立即清理的牌子——她不想晚上回来枕头上还有难言的泪水印记。


       其实李艺彤经常会梦到黄婷婷,然而不管美梦噩梦,最后她都是哭着醒来。


       婷婷桑,我好想你。


       这七个字李艺彤在梦里说过无数遍,只可惜现实生活中怕是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5.


       李艺彤到底是感冒了。


       浓重的鼻音和发炎的喉咙倒是让她最近安静了许多。


       【大冬天感冒真是要了命了。】


       这天拍摄间隙,实在难受得不行的李艺彤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助理拍的她候场时的一张照片——军大衣搭配大棉鞋,棉口罩遮盖了二分之一的脸,怀里还抱着个老式热水袋,整套装备毫无半点形象可言。


看着底下一条条让自己保重身体的评论,李艺彤叹了口气,收起了手机。


        ——是要保重身体,她们这一行,谁不得好好照顾自己呢?


6.


       冷风吹多了真会头疼。


       李艺彤躺在床上,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明明什么也没做,头疼欲裂的感觉却丝毫没有缓解。


       黄婷婷的语音电话?!


       手机突然响起,李艺彤闭着眼顺手捞过,却在睁眼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时慌了神。


       “……喂?”


       按下接听,李艺彤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


       没有人说话,却传来不算平稳的呼吸声。


       “黄婷婷?”


       李艺彤心里一紧,网上那些花季少女遇害的报道瞬间涌入脑海,让她不由担心地轻唤出声。


       “……卡卡……”


7.


       久违的称呼让李艺彤一个激灵,猛然坐直了身体,却也不由皱了皱眉——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不对劲,而且清醒状态下的黄婷婷绝对不可能给她打电话,更别说这样唤她。


       “你……喝酒了?”


       李艺彤用另一台手机登了微博小号,果然看到《小夜曲》国内部分杀青的消息,所以那人是喝多了吧?


       “林思意你……别抢我电话!还我……”


       黄婷婷的声音越来越远,不过李艺彤从只言片语中倒也猜到了些。


       “四儿,她喝了多少?”


       “就一杯,放心吧,我会看好她的。”


       通话很快被挂断了,结束前李艺彤隐约听到手机那头还传来了一声带着哭腔的“混蛋李发卡”……


8.


       李艺彤头更疼了,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额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明明都念着彼此的两个人,怎么就能搞成这样?李艺彤靠在床头,双手轻揉太阳穴,可惜越揉心绪越乱,头疼的症状竟半点没有好转。


       迷迷糊糊睡着,却又在半夜醒来。


       房间灯光有些昏暗,李艺彤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不过凌晨三点,然而心里总有些许不安,翻了翻通讯录,她到底是给林思意去了个电话。


       “……发卡?”


       “是我,打扰你休息了吧……”听着林思意迷蒙的声音,李艺彤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暗暗打算等下次见面好好请她吃一顿,不过那都是后话了,“那个……她没事吧?你知道我说谁的。”


       “阿黄啊,早就睡了,没大问题。”林思意懒懒地回应着,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里多了一丝调侃,“不过睡不踏实,不时念叨个人名,你猜是谁?”


       “……那与我关系不大,没事就好,那么晚就不再打扰你了,晚安。”


       爱谁谁,与她何关?


       李艺彤这样想着,可挂了电话却发现自己更睡不着了。


9.


       通话突然结束,林思意盯着手机怔愣片刻,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人还真是别扭。


       不过话又说回来,几小时前抱着她喊“发卡”的那个人也是这样啊,始终不肯直面两人之间的事。


       其实林思意不止一次在片场偷偷看到黄婷婷用微博小号关注李艺彤的动态,却又在别人无意间提起那人时,故作洒脱地别开头不搭不理。


       林思意有时会在聊天时把这些事跟鞠婧祎说上几句,不过也只是两人一起感慨一番罢了,若是早些年她们或许还会劝上一劝,时至今日,外人的话于那二人而言大概是派不上多大用处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李艺彤和黄婷婷的心结,大抵也只有她们自己能解开了。


       ——只是不知还需多久。


10.


       李艺彤是被电话吵醒的。


       又是黄婷婷。


       本就处在休眠状态的大脑一时间更是一片空白,李艺彤甚至来不及细想就已经接通了电话。


       “那个……昨晚我喝多了,没说什么胡话吧?”


       “没……没有。”如果除开那声许久没有听到的称呼的话。


       “那就好。嗯……你感冒怎么样了?”


       “啊?好多了……那什么……杀青快乐。”


       “谢谢……那……我就先挂了,有机会再聊。”


       “嗯……好。”


       一分四十三秒的通话,李艺彤却恍若隔世,待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握着手机的手竟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11.


       【可以的话帮我要个签名吧。】


       飞机刚落地澳门,黄婷婷的微信传来。


       【我尽量。】


       想起那人大手笔追星的事,李艺彤轻笑。


       【马上要跟剧组去布拉格了。】


       话题突然跳跃,黄婷婷果然是个难懂的女人。


       【Bon voyage!一路顺风。】


       倒也没什么不适应,李艺彤很快回了消息。


       【那……等我回来。】


       【好。】


       李艺彤看着车窗外的万家灯火,眉眼间竟是多了几分笑意——


       黄婷婷,我一直都在,只等你回来。

评论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