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浮生尽第十七章

都是李艺彤的:

  “嘉敏,这件事赵伯伯现在是什么态度?”


  “哎,此事一出,大伯自然是想秉公办理,但是二伯就赵明一个独子且又冒出个不在场证明,所以除非拿出确切的证据出来,不然这案子估摸定不了罪,说起来,姐夫那如何了?”


  “别给我提那混蛋,榆木脑袋,顽固不化!”邱欣怡想起李艺彤就一肚子气。


  “皇姐…”


  “怎么了?”


  “你和姐夫…”


  “嘉敏…,其实…我和李艺彤也就是个夫妻之名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也不喜我,至今也是恭恭敬敬,没有什么逾越之举,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如今也没准备好要接受这样一个陌生人当我的驸马…”


  “驸马怎会不喜姐姐,以姐姐的容貌,身份,这普天之下,我看少有男子能抵得了,纵是女子我看都可拜倒在姐姐的裙摆之下~”


  “嘉敏,你又胡言乱语~”略带娇嗔的语气着实有些让人心动,但是赵嘉敏却依旧有些苦涩。


  “在姐姐面前,嘉敏怎会胡言乱语…”


  “是是是~对了嘉敏,粤哥哥最近在做什么,李艺彤今早出城了,说是去勘查案发现场,不如让粤哥哥一同前往”


  “兄长前些日子刚被父皇派去丰都找齐王殿下去了,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不如我过去吧。”


  “你?不行,你堂堂一个公主,若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皇姐,我的武功自保还是可以的,再说我身边还有暗卫在呢~主要这事是关赵家和睦,我亲自去放心些…”


  “好吧,那你千万小心些,去了就去找李艺彤,他可护着你”


  告别了邱欣怡,赵嘉敏就回宫换了男装,孤身一人前往城外。此刻已临近傍晚,还是要抓紧时间赶上李艺彤才行。


  


  “大人,兄弟们都找了一天了,还是没什么发现啊。”


  “辛苦大家了,这些银子分给兄弟们去买些酒吃吧……”李艺彤擦擦额头的汗水,看看快落山的太阳,满脸的愁容。


  打发了捕快,一人坐在路边的石块上,她需要重新梳理下案情。今日已经叫人又重新的找附近的民众问了,但是一无所获,大家似乎都挺怕这个案子的,想想也能理解,但不能就这样放弃啊,孙小姐被发现时衣裳破烂,身上多处擦伤,碰伤,但是发现尸体的地方确是少有人去且并很多痕迹的山洞里。山洞里也没有什么血迹,但是孙小姐的致命伤却是后脑的骨折导致大出血,表皮也有很明显的伤痕,所以由此可知孙小姐第一案发下场不是山洞而是死后被抛尸。至于山洞,以及案发时间,李艺彤又有了另一个猜想,很可能是赵明杀害了孙小姐后,找人抛尸,抛尸者找到这个山洞,但没料到这个山洞是有人来的。而李艺彤看过孙小姐的尸体,尸身已经不僵,且尸斑基本都出现了,尸体的气味也有些浓了,结合四周的气温湿度死亡时间基本可定为四日左右,而四天前…赵明好像是陪同祭祖去了,这很多人都看到了…难不成还会有两个赵明不成?问题究竟是出在那里…


  “大人,天色已晚,大人不如先回去歇息吧,兄弟们已经提大人收拾好了房间,今晚就委屈大人了”


  “哪里话,是易恫先要谢过大伙才是…”


  跟着捕头踱步回了住处,李艺彤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年轻男子在与自己的人说些什么,结果那人一看自己过来就叫住了自己。


  “李大人,在下柳鸣,是尚书大人派来协助李大人的!”


  “柳鸣?”李艺彤疑惑,自个不记得有这号人啊~但是对方说到了尚书大人也就不禁好奇了,结果凑近一看,好家伙,这哪是什么柳鸣,是大名鼎鼎的和乐公主来了啊……


  “让她过来吧,本官认得她。”


  将赵嘉敏带进屋子,遣走了人,李艺彤才对着赵嘉敏施礼。


  “微臣见过和乐公主。”


  “李大人不必多礼”


  “谢公主,恩…,公主怎会来此?”


  “李大人,本宫特来协助大人勘察案情。”


  “案情?公主,这是微臣的份内之事,公主乃千金之躯,这山里条件艰苦,怎可委屈了公主!”


  “李大人,人命关天,而且此案干系着赵家太平,本宫想李大人也想知道一个真相吧”


  “可是!”


  “本宫知道李大人担心什么,你放心,本宫必定秉公办理此案,绝不徇私。”


  “哎,要是陛下那知道了,这罪名本官可承担不起啊~”


  “李大人是执意不肯带本公主一起了?”赵嘉敏的语气一下子冷了起来。


  “公主…”


  “那好,那本宫就自己去,不叨扰大人了”


  李艺彤一看这公主大人居然真的要走只能马上去拦住她,毕竟赵嘉敏要真出什么事来,楚皇第一个要找的就是自己了。


  “既然公主执意如此,那就留下来吧!但是公主需与微臣约法三章”


  “哦?哪三章?”


  “其一,不得擅自行动;其二,不得暴露身份;其三,若没有我的允许,不得随意插手此案。”


  “好,本宫答应了,那…我们现在去做什么?”赵嘉敏听李艺彤提出来的三个条件也不怎么难就同意了。但李艺彤却是感到头疼不已,其实她明白为何赵嘉敏会来。


  赵家虽然如今对于结党之事置身事外,但是身在局中,哪能独善其身,所以此事已经引得赵家内部有了分歧,只是被赵将军一直强压着,但是如是此事处理不好,这赵二爷一怒之下说不定就会干出来什么事,加上现在李艺彤的长宁驸马身份,无异于是要将赵二爷逼向与赵家敌对的方向。而赵二爷一旦加入了储位之争,整个赵家哪还能稳如泰山,且无论站谁,那人赢了,赵将军难,输了,赵家也要难。


    不过这也是正中李艺彤下怀,只要赵家加入了这场纷争,这水才真正的够浑,所以这也是李艺彤一定要将赵明定罪的缘由。



评论

热度(17)

  1. 琮琮都是李艺彤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