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白茶的品格 19

化合物菌:

重度ooc


纯属脑洞


不要上升真人




“我出门啦,你自己解决一下吃饭问题。”李艺彤听从了鞠婧祎的建议,穿得简简单单出门的时候不忘叮嘱她。


“知道啦知道啦!,走吧走吧。”鞠婧祎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一关上门她就被抽空了力气。




她清早醒来的时候,冯薪朵睡得正香。躺在她身边,露出大半个肩膀,鞠婧祎才发现她比想象中要瘦弱太多。她给冯薪朵盖好了被子,坐在旁边看了她一会:自然的毛茸茸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重重的黑眼圈,眼角有细细的笑纹,可是鞠婧祎掰着手指算起来,她好像鲜少有笑得开怀的时候,更多的时候,都是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你,眼神温柔而无辜。


那只是因为我高度近视看不清罢了——冯薪朵这样为自己辩解过。


鞠婧祎轻信了这样的话,但她似乎没意识到,只有这一位的高度近视有这样的眼神。有些事,冯薪朵不说,她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冯薪朵说了,她倒收拾小包袱找地方躲。鞠婧祎盯着她脸颊的痣发着呆,心里涌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和想法,说不清楚、想不明白。


听见关门的声音,冯薪朵才缓缓睁开眼。鞠婧祎醒来之后没多久她就清醒了,但是左右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闭着眼睛装睡。


鞠婧祎那种近乎审视的眼神扫过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冯薪朵突然间生出了丝丝的凉意:认识这么久,这位怕是没看清过自己。


睡前那段记忆又清晰地翻涌上来,冯薪朵追溯这种毫无缘由的极端占有欲的根源无果,用力锁紧了身子,把自己蜷成了一团……






冯薪朵失联了——赵粤犹豫着把这个结果告诉给主任,对方的眼神凌厉,眼见着就要开口攻击的时候,她拎起包就往外冲。


“我肯定能把稿子按时带来!”她喊得铿锵有力,相当的虚张声势。


一出了编辑部,她开上车直奔冯薪朵家。自从收了冯薪朵的“谢礼”,赵粤再看她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而对方似乎毫无察觉,依然是清清冷冷的,仿佛不曾发生过这种恶作剧一样。赵粤的一路纠结,在车停好的时候化作了乌有——因为有了更纠结的事,偌大的小区,如何能精准找到冯薪朵的藏身之处呢?




李艺彤下了楼强压住自己的雀跃,黄婷婷倒是看到她上车先笑起来:“落枕了?”


“…啊,算是吧。”李艺彤躲躲闪闪的,实际上不止脖子疼,全身都不是很舒服。


“那…”黄婷婷忍着笑意,“不然泡温泉去吧?”


“嗯,啊???”李艺彤眼睛睁大了,退开身子看着黄婷婷,仿佛对面是什么奇怪的人。


“电影下次再看,行吗?”


“行!”李艺彤也不管黄婷婷为什么转变如此之快,她的原则就是不放弃任何可以亲密接触的机会。


于是两个人结伴上楼收拾一点简单的衣物和日用品,李艺彤钥匙已经插进锁孔里了,突然想起了什么,动作一滞。


“怎么了?”黄婷婷站在她身后一点,说话的气息正好拂过她耳朵。


“没…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家里特别乱,”李艺彤转过身盯着黄婷婷,“要不你还是去楼下等我吧。”


“我都跟你上来了,让我自己下去啊。”黄婷婷脸上小小的委屈特别明显。


李艺彤身子挡在门前,听到动静的鞠婧祎从猫眼里只到她的背影,她以为这位又没带钥匙,打开门就要吐槽:“小李总你……”


她素面朝天,发梢可能因为刚从床上起来还有些微卷,穿了套毛茸茸的卡通睡衣,对上黄婷婷的眼神默默咽了下口水。再转眼看看李艺彤,两个人面面相觑,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听我解释!”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这样的请求,黄婷婷眉一挑:“在门外解释吗?”


“您请进!”两个人像是排练过一样,闪到一侧,身板挺得笔直,又齐齐弯腰做了“请”的动作。


黄婷婷:“……”傻这种东西,确实会传染吧???




“您好,请问您知道有个眼睛大大的,瘦瘦小小的,叫冯薪朵的住在哪儿吗?我是她妹妹……”


“……你这么问竟然没被保安抓走?”冯薪朵不顾赵粤的哭诉,毫不留情地打断她。


“抓我干什么!”赵粤在寒风里已经问了大半天,刚被下楼扔垃圾的冯薪朵捡回家,身子还是僵的。


“你哪里像我妹妹?”冯薪朵上下打量着她,眼神很精准的在某一处做了停顿。


赵粤感觉血一下子全涌到脸上了,下意识就拿手护住了胸前。


冯薪朵瞬间笑得不能自已。


两个人坐在书房的地毯上,难得冯薪朵拉开了窗帘,冬季的暖阳毫不吝啬的倾泻进来,在她的周身跳跃,她笑得开怀,赵粤看着她,眼神无奈而温柔。


鞠婧祎进了家门,就看到了这一幕,书房门开着,但是两个人周围好像创设了结界,丝毫没有受到她的干扰。她没有犹豫,转过身又退出了家门。




“她,啊,对,她最近……”遇上黄婷婷,巧舌如簧的小李总说话磕磕巴巴得让人心疼。


“我室友最近忙着创作,嫌我在家碍事,我就死皮赖脸来蹭几天,”鞠婧祎打断她,说话半真半假的,“我可没白住啊,你看看,这都是我收拾的。”


“对对对,正好家里阿姨要回家伺候儿媳妇,我这儿乱成一团了,所以就……”李艺彤也是半真半假掺着说。


黄婷婷坐在沙发上,从来她都是在辩论席的那位,现在突然间掌握了评判者的权力,角色还有些不适应。


李艺彤和鞠婧祎你一言我一语的做着解释,让她有些焦躁,她伸了伸手,两个人立刻闭紧了嘴,一脸期待地望着她。


“跟我没什么关系,”黄婷婷说出这话感觉房间里的气压明显低了很多,她微微拧着眉头,“不是说要收拾东西吗?”


“啊,对,我要收拾东西。”李艺彤站起身来,肢体动作十分僵硬。


“小鞠也一起去吧。”被黄婷婷点到名,鞠婧祎眼神立刻向李艺彤求助,对方专注地前进,听到她名字转过身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她就不去了吧,她说一会儿有事呢!”李艺彤笑得一脸讨好。


“对!我是来收拾东西的,那个,我室友已经不忙了,我可以回去住了!”鞠婧祎说完自己点点头,期待着黄婷婷能顺利地就着台阶下来。


“是吗?”黄婷婷很给面子,“那就好。”


李艺彤听到她这么说,不知道是真是假,总之还是配合地继续说:“你不说我都忘了,这几天多谢你帮忙了,那个,你等等我。”




她说完就跑进房间,拿了个信封出来:“你先拿着吧。”


鞠婧祎面对着黄婷婷,李艺彤给她钱的时候,她脸上那种尴尬与难堪掩饰不住,偏生塞钱的那个人没有发觉,把信封粗鲁地塞进她手里,自顾自地进房间收拾东西了。


客厅只剩下黄婷婷和鞠婧祎两个人。鞠婧祎手里的信封被她握在手里变得皱皱巴巴,黄婷婷看着她。两个人目光相接,鞠婧祎露出了一个不太灿烂笑脸,黄婷婷微笑,语气温柔残忍:“还不快看看里面有多少,不够我再给你加点。”


鞠婧祎怒目而视,抬手就要把信封扔向她,黄婷婷捏住她的手腕,居高临下望着她,笑吟吟地说:“这么焦躁不怕你金主不高兴啊?”




鞠婧祎在小区花园里晃荡着,李艺彤临别看她那一眼,歉意、怜惜、无奈还有一些看不懂的东西夹杂在里面,唯独没有她要的东西。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灰溜溜地从李艺彤那里回来,又要从家里灰溜溜地出来。


冯薪朵在她面前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笑了。鞠婧祎搓了搓手,捂住了快冻僵的耳朵。




“那个……”李艺彤已经用期盼的眼神盯了黄婷婷一路了,她终于打算开口了,“鞠…”


“不用解释了,”黄婷婷并不想谈论她的话题,“不是做清洁工作吗?”


“嗯,对…”李艺彤话被堵在嘴里。


“那就行了,”黄婷婷把车稳稳地停住,“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她下了车径直走着,李艺彤拎起包跟上去,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鞠婧祎心里的酸胀此起彼伏,不知道该介意那边多一点。耳朵暖了一点,她把手塞回口袋里,摸到了硬硬的信封,这会儿才掏出来——反正无处可去,不如去花钱寻个乐子。


鞠婧祎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反而轻松了一点。等她把信封打开,感觉太阳穴的血管突突地跳动——信封里厚厚的一叠泰铢和越南盾。之前李艺彤还跟她吐槽过这是去东南亚旅游的时候用剩的,这么厚一叠加起来还不够碗牛肉面的钱。


鞠婧祎突然就明白了李艺彤眼睛里看不懂的东西是什么,是奸计得逞的得意啊!是得意啊!!



评论

热度(66)

  1. 琮琮化合物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