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当我和对家互换身体(下)

Squeezers:

之前几个无关紧要的梗解释下。




300人申请加入是某段时间统计snh48一共303位小偶像减去群主lt减去kh之外的所有人,也就是全员kh实锤。(x)


 


十五、


 


她的对家理应请她吃饭。


 


一顿不止,最少也得三百顿,还得顿顿是海底捞。


 


黄女士冷着张脸,抱着胳膊坐那生闷气。


 


任谁莫名其妙被领导喊去谈话两小时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更何况叶总的话又是出了名的多,唠唠叨叨没个正题,导致她打算拿来追星买专辑打投的时间全都搭了进去,而且最重要的是…………、还不是自己的错!


 


怎么会是自己的错呢,毕竟她顶着的脸可是李艺彤的。


 


那边叶总还在那苦口婆心。


 


“小李啊,如果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还是可以提出来的嘛。”


 


提归提,至于改不改那是公司的事,经费预算在五十元以内的,叶总都可以拍板批下来,至于再多点那就只能经费不足了事。


 


黄婷婷也没把领导的官话当个事,只装作乖巧的点点头,但是用李艺彤那张乖巧的脸,摆出一副静如鸡的姿态,又似乎实在是吓到了上司。


 


小李你是身体出了问题,还是心理出了问题?


 


小李你怎么了?


 


为什么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超过十个字?


 


少女偶像的工作真的残酷到可以让人性情大变吗?


 


都不是。


 


黄婷婷在心中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是脑子出了问题。


 


脑子里换了一个人住罢了。


 


这可不是一个应付领导的好答案。


 


在叶总把整个事件上升到为了公司的未来以及拯救丝芭之前,黄婷婷默默地抽出了被激动的领导一把抓紧的手。


 


“好的,好的,不就是直播吗?我会抽时间完成的。”


 


利落的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尘,准备赶回去把剩下一集剧追完,就收到了叶总略带哀怨的眼神。


 


“小李,你今天真的好盐……”


 


 


十六、


 


对家正开着空调,穿着自己的清凉睡衣,趴在自己的床上快乐的刷某站。


 


黄婷婷也没打招呼,拿出备用房卡推门就入。


 


这间房间成了两人碰头的最佳场所,总不能去李艺彤那间,被时不时听见动静就会睁大眼睛飞奔着赶回房的娜宝来个捉奸在床,不…………、突击检查。


 


听见动静的李艺彤一下子从视频里惊醒,猛的转头看见了来人,然后瞬间涨红脸抄起旁边的被子就裹上了身,盖住了隐约露出了个模糊的胸前。


 


不是,姑且不论我刚刚好像看见你在看不太文明的kiss场面,但是这可是我的房间和我的身体哎?


 


你在遮什么啊李发卡?


 


什么都没有这件事情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倒反而变得更害羞了才对。


 


纯情担当什么也没遮,她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就看对家在那边抑郁地叹着气:“直播这事到底怎么弄?”


 


婷婷很委屈。


 


婷婷很心累。


 


到底怎样才能对着镜头尴尬的一个人连说一个小时的话?


 


发卡也很委屈。


 


发卡也很心累。


 


在担负起拯救丝芭传媒的重任之前。


 


为了勉强维持人设不崩被人怀疑,她已经憋的四十八天没和人叨叨叨了。


 


这都叫个什么事啊。


 


十七、


 


“首先,要和听众朋友们打个招呼,比如,大家晚上好,吃了吗?”


 


“大家晚上好,吃了吗?今天也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聊一下。”


 


“不对不对,语速要再快一点。”


 


“好的,大家晚上好,都吃过了吗?今天随便聊个几分钟。”


 


“要再快一点,而且几分钟可不行,按照我平常直播时间来说的话,得一小时左右。”


 


李艺彤顶着黄婷婷的身体,急得抓耳牢骚,想把她不紧不慢的语调给加个二倍速。


 


黄婷婷尝试了两次之后,沉吟着说:“你觉得你来变个声电台的可能性呢?”


 


“不会被认出来是谁才有鬼吧!”


 


“可是我到底要聊什么啊,我对你的粉丝也不熟……”


 


“啊啊,我给你写个稿子。”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电台主播棒读风小卡,欢迎各位收听今晚的电台,大型探索类节目,揭秘李艺彤48天行踪之谜之——发卡去哪儿~】


 


队友们一脸姨母笑的看着练舞房的休息室里,两个脑袋在角落里凑到了一块, 她们以为自家队友是在甜甜蜜蜜地谈着恋爱,哦不,交流感情,实则两人火急火燎到直接放弃避嫌,事态残酷程度相当于一场恶战。


 


“…………这能行吗?”


 


李艺彤拍着黄婷婷并没有什么的胸脯大声保证:“有我在,没问题!”


 


十八、


 


“嘉爱,你已经是个队长了,有些事情也该自己承担了。”


 


易嘉爱抱着自己的狗生,委委屈屈地站在320。


 


至于为什么是狗生,那是因为大哥怕青蛙。


 


可是大哥,明明只是派我去听个墙角而已,为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显得这么高大上。


 


新晋队长听着大家一字一顿的齐声起哄:“嘉爱,要带个有爆点的repo回来哦,引爆全场的那种!”


 


仿佛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一年的mc。


 


请问我可以编repo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李艺彤和黄婷婷已经在黄婷婷的房间里呆了三小时了,这个事由不得大家不震惊,万丽娜像个苦情的怨妇遇到负心男一样飚演技,扯着手上的卫生纸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自从和那个女人和好之后,她现在家也不呆了,天天往隔壁房间跑,对我也冷淡了,有话也不和我说,每天就坐那玩手机,和那个女人发微信打电话,对人家盐的不得了。”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说好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李发卡这个负心汉。


 


万丽娜作为苦主一号,抖着手指说:“而且,她竟然连和我一起看新番都婉拒。”


 


冯薪朵听了都会落泪。


 


“说吧,是要帮你投稿绿帽社还是失恋bot?”


 


要不咱先派嘉爱去听个墙角吧。


 


那两人天天躲在黄婷婷房间里都在做什么?


 


【我紧张。】


 


【没事,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我是第一次啊。】


 


【有一才有二嘛,放轻松,都按照我说的来就行。】


 


易嘉爱听了都会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哥你又输了,是婷攻!


 


十九、


 


直播自然是没可能的,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黄婷婷反应不过来,搞不好就会弄得更糟糕。


 


李艺彤顶着黄婷婷的身体,坐在镜头的背面,指挥黄婷婷点开电台。


 


嗷嗷待哺的粉丝留言差点没能将口袋48压垮,【李艺彤】这个身份再不出现的话,粉丝大概要怀疑小卡被公司绑架去了刚果。


 


【李卡,你要是被绑架了就对着麻麻眨眨眼。】


 


黄婷婷对着空气眨了眨眼。


 


她正在被对家绑架过来念稿。


 


好在多年演讲功底,虽然语速不如李艺彤那样,也四平八稳的保持着自己的风格糊弄了过去,加上今天是棒读机器人主题,代入感情反而更ooc。


 


李艺彤在对面对自己猛竖大拇指,殷切的笑容哪里还是对家,根本就像是个摇着尾巴的大型犬。


 


但是李艺彤,不可以用我的身体做大型犬。


 


放轻松的黄婷婷再随机挑了几个问题,按照李艺彤的口型一一回答。


 


凑到屏幕前看弹幕的李艺彤也跟着舒了口气。


 


“那今天的电台就结束了,时间不早,工作党还有学生党也都可以洗洗睡了。”


 


说完最后结束语的黄婷婷在李艺彤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伸手准备按结束电台。


 


等一等,等一等!


 


那个是开直播开摄像头!


 


黄婷婷你等一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让你平时多用几次口袋!


 


已经来不及了,镜头里面的场景显示的,只是黄婷婷的脸出现在了李艺彤背后而已。


 


场面一时间十分安静。


 


世界仿佛被按上了暂停键。


 


连弹幕都停止了滚动。


 


顶着黄婷婷脸的李艺彤在她背后眨了眨眼。


 


大概是工作以来所遇到的最大危机吧。


 


但是一姐不愧是塞纳河一姐,她在一瞬间反应了过来,挺直身体扬起脑袋,高傲的冷哼了声,然后转身离去。


 


“哼。”


 


三分不屑,七分厌烦,简直把对家这两个字演的惟妙惟肖,仿佛过两天就可以去奥斯卡捧回家一座小金人。


 


后花园小报终于可以继续创作,顶下了论证丝芭即将倒闭的那贴。


 


mcp48的流量比什么丝芭倒闭要大的多。


 


【夭寿啦,一姐二姐,直播不和啦!】


 


————李艺彤,我说真的,你真的神经病吧!


 


二十、


 


李艺彤也不知道现如今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她顶着黄婷婷的身体已经生活了两个多月,如何复原的办法依旧毫无踪迹,生活中的麻烦事一样接一样,她和对家两个人忙着熄火,像极了奔波劳累的消防员。


 


生活就像是出平淡的肥皂剧,一成不变的往下过,却又在某一个瞬间脱了轨,便成了荒诞的黑色幽默。


 


是那么的猝不及防的转变。


 


老死不相往来这句话,说出来很容易,但是老死这两个字如何定义呢?有那么几个深夜辗转难眠的时候,李艺彤也会想,如果当真将一个人记挂到老死,是恨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已经在布拉格的大床上醒来,她觉得已经一辈子不会联系的人发来申请,之后她们在任何闲暇的时间聚在一起,甚至比过往还来的亲蜜。


 


这算什么对家呢?


 


这样的话,她那些隐秘的收藏,那些不可以诉诸于口的心思,不就全成了笑话了?


 


被生活讽刺的狼狈又不堪。


 


李艺彤有一点点在生自己的气。


 


陆婷也找她认真地聊过一次,当然,是以对待黄婷婷的口吻。


 


扮演他人的第一天或许会觉得有趣,待到两个月后,便只剩下无尽的疲惫了。


 


“阿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队友的关切溢于言表,不开玩笑的担忧着要好的朋友。


 


“因为你比李发卡稳重。”


 


哦,扮演他人的话,还能得到别人口中有关于自己真正的评价。


 


李艺彤思索着此刻的黄婷婷应该是怎样的反应,然后颇为乖巧的点点头,没说话。


 


陆婷也不在意,接着往下说:“所以当初你和我说你要放手的时候,我也没有劝你,可是现在…………、”


 


是无常的反复。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直到最后,陆婷的声音还在脑子里回响。


 


李艺彤望着走廊的尽头,铅色的云压住了天的半边,她甚至有点痴了。


 


二十一、


 


帮老对家解决了有关电台的大难题之后,对方果然信守承诺的开始请自己吃火锅,说好的300顿海底捞,一天一顿简直美滋滋。


 


虽然可能也搞不清楚到底刷的是谁的卡。


 


但是黄婷婷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她现在的身体对于辣味并不是那么战无不胜,以至于她大口的哈着气努力麻痹舌尖的感觉器官。


 


“李发卡你也太不能吃辣了,等换回来了一定要多去锻炼。”


 


嘿,等换回来了。


 


一边心如止水的烫辣锅的李艺彤,一边看对面那人随随便便就把换回来说出了口。


 


可是怎么才能换回来?


 


那家伙云淡风轻的模样,即使是换成自己的脸,为什么看起来也那么可恶。


 


哦,听娜姐说她还没事就虐待自己的卡比兽。


 


黄婷婷似乎是感受到对方的不快,停下筷子也沉默了半晌,才斟酌着开口:“怎么了?不爱吃?”


 


黄婷婷记得自己可是海底捞的忠实食客。


 


这大概是形而上学的问题。


 


对食物的喜爱究竟是源自于灵魂还是源自于身体。


 


可是李艺彤只是摇了摇头。


 


她觉得这些事乱的很,不论是如何换到原来的状态,还是陆婷说的那些话都包含了什么,总之无论如何都不是该悠闲享用火锅的时刻。


 


可是对面那人偏就这样,在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慢条斯理的往清汤锅下了块肥牛,甚至还不急不缓的哼起了她偶像的新歌。


 


“…………我是觉得,得赶紧想办法换回来。”


 


李艺彤嗫喏了声,就算是换了身体,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没见得改变哪里。


 


难道不是吗?


 


接下来还有握手会,还有公演,还有各种各样的工作,还有亲人还有朋友,再不换回来更会一团糟。


 


“难道你就这么想换回来吗?”


 


黄婷婷反过来停住了筷子疑问。


 


即使是用自己的语调说话,单是由【黄婷婷】这个人说出来,似乎就又有了别样的魔力。


 


李艺彤没觉得自己的眸子有这么透彻过,她在那双眯起的海豹眼中看清了自己的倒影,好看的,纤细的,属于黄婷婷的脸,带着点不安和莫名的神色,然后又通通破碎成了光,消失不见。


 


————黄婷婷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开心。


 


难道你就这么想结束现状吗?


 


“我……、我就是听说,如果嘴唇接触的话可以恢复原状,但是我也不知道准不准只是听说,毕竟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不是?”


 


李艺彤的声音越来越小,用了接触这样专业的术语也不见得会减少多少羞耻心。


 


而且她还没想清楚黄婷婷为什么会不高兴。


 


然后她就看见对面的那个人拧着眉头站直了身子,一言不发的样子仿若在生气。


 


她倾身而来,仗着属于【李艺彤】的身高优势带来了一片压迫性的阴影。


 


她们在人来人往的户外,海底捞店里无人的角落里,突如其来的、肆无忌惮的接吻。


 


直到最后感受到棉花糖一样的触感时,李艺彤都闭着眼不甘心的想,用我的身体来做这种事,实在是太犯规了啦。


 


二十二、


 


如果非要说的话,变成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她拥有了光明正大和黄婷婷交谈的机会,她可以在任意时间任意地点点开对方的微信,敲响她的房门,她们无话不谈,亲蜜的像是处在梦境。


 


不,是这些年的梦里面都不再会有的场景。


 


成年人矛盾与误会有时候就像是列车换轨时的开关,只偏移了一点点,明明是很小很小的事情,突然就完全驶向了别的方向。


 


单行的铁轨,支离破碎的未来,拼凑不出的回路。


 


上天和她们开了一个并不算有趣的玩笑。


 


这条路转了个圈,又被硬生生的掰回了原点。


 


可是,


 


短暂的梦也该结束了。


 


 


李艺彤坐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身旁的万丽娜还在念念叨叨:“卡姐,这一季的新番超好看,你真的真的不吃安利吗?”


 


隔壁的房间又变得安静了起来,她捏着手机,找回了自己的社交工具,寻回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身份。


 


纸片人是不会骗人的。


 


——只是那么简单的亲了一下而已。


 


“抱歉,我不是很想看。”


 


李艺彤坐在床上,看着被置顶的微信聊天框,备注或许是怕人发现,只是按照黄婷婷的风格随意打了一串数字。


 


她还有很多没有搞清楚的事,可是突然失去了所有联系的理由。


 


这故事结束的太过突然,戛然而止。


 


开始与终结都宛如场玩笑。


 


【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想换回来吗?】


 


似乎终于稍微的读懂了点黄婷婷当时不满的理由,便在这样的遐思中,是真的有点怅然若失了。


 


End


 


结束是因为互换身体的故事确实结束,到换回来为止,不涉及恋爱情结,单纯只是标题所说的【与对家互换身体】后的一个小小故事。


 


至于之后的感情补完以及细节放在番外,些微恋爱情节,可选择性观看。


 


 


 


 


 


 


 

评论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