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当我和对家互换身体(中)

Squeezers:

九、


 


谁赢了?


 


谁赢了不知道,反正陆婷输了。


 


生活中心在一姐二姐回来的那一天,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其隆重程度堪比婚礼现场。


 


哦,这个比喻不太合适。


 


恰巧是同一天回来的一二姐踏着铺到楼下的红毯和花瓣,并没有手挽手,宛如陌生人般的面对着一双双来自于队友的“饥渴”的眼。


 


李艺彤打了个寒颤。


 


此刻的陆婷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毕竟她们在两位回来之前聚在320打了个赌,赌注是一个月的麻辣哈哈,陆婷坐庄赌一姐和二姐回来之后有没有和好or会不会表现出和好,在队友们纷纷根据来自万丽娜与林思意的情报,将身家性命压在和好这一栏的时候,陆婷觉得自己今天可以通杀。


 


亏得自己前两天还发了个信息给阿黄加油鼓劲。


 


【never say never!never give up!】


 


阿黄,把持住!你是个矜持的女人!大哥相信你可以!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条信息已经一键发送给了李艺彤,更不知道李艺彤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这条来自陆婷的微信许久,终于给嘉兴路扛把子找到了理由。


 


大家都知道的,现代社畜加完班也喜欢发个朋友圈定位给领导瞅两眼的,大哥你是不是想发给叶总才群发的啊。


 


没关系的嘛。


 


大家都是要吃饭的嘛。


 


觉得自己悟了的李艺彤,给陆婷回了职场专用表情包。


 


【三个竖起的大拇指。】


 


陆婷觉得自己赢了。


 


然后下一秒,她看见黄婷婷开始对李艺彤眉来眼去。


 


没错,是顶着黄婷婷那张脸的人在使眼色。


 


好的,陆婷觉得自己被通杀了。


 


十、


 


那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又怎么能想到突破口不在李艺彤身上,而是黄婷婷突然开始发神经呢?


 


抱着满怀麻辣哈哈的陆女士皱着张脸,连她的舍友都借此机会蹭了两包,队友们窝在320里一片其乐融融,仿若过节,只剩下唯一债主嘉兴路一哥输得连老婆本都要赔掉。


 


“哎呀几包麻辣哈哈而已啦,洒洒水啦~”


 


“闭嘴张雨鑫,就你吃的最多。”


 


吃的最多的张雨鑫带来了最新消息。


 


“刚刚我看见李艺彤一回来就进黄婷婷房间了。”


 


“噫————”


 


辣眼睛!


 


小孩子不要听。


 


朵朵不要听。


 


冯薪朵捂住了耳朵猛摇头。


 


等一等,天天在宿舍裸睡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


 


“所以李艺彤是受什么刺激了突然这么主动?”


 


去北京一趟被冻傻了还是被谁下了蛊?


 


那个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李艺彤唉。


 


简直可以在生活中心未解之谜的总选举中登顶。


 


 


十一、


 


顶着张李艺彤脸的黄婷婷走进了黄婷婷的宿舍。


 


这么说似乎有点别扭。


 


——啊啊啊你不要这么正大光明的走进来啊绝对被看见了吧!


 


——那要怎么走进来?约个时间悄悄地今晚相遇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待在李艺彤身体里的缘故,黄婷婷觉得自己脑内吐槽能力都变成了弹幕式。


 


当然为了高冷人设她很努力的管住了自己的嘴。


 


万一等下半夜偷偷摸出来和这个人幽会。


 


呸,什么幽会。


 


半夜摸出来和这个人见面,被看到了更说不清。


 


“我们可以乔装打扮一番,然后去外面说。”


 


“只要我俩出现在百米范围内,某些粉丝就算我俩化成灰都能认出来……。”


 


李艺彤看着面前属于自己的那张脸,神态却完全是那个人的神态,她怎么看怎么别扭,就像是照镜子一样的场景,偏偏对面那个人动作还和自己不一样,往大了说简直是鬼片发展。


 


所以…………、


 


亲爱的前队友。


 


这件羽绒服真的不可以脱掉吗?


 


你已经回温暖的上海了啊。


 


还有这到底是哪里变出来的羽绒服。


 


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虽然你送给我礼物我很感谢,并且我们从冷战到送礼物这跨度似乎可能稍微有一点点大。


 


但是,刷我的支付宝给我买的羽绒服。


 


李艺彤试图从中理清楚其中厉害关系,自己究竟是赚了还是亏了。


 


就看见对面的自己因为恼羞成怒,一把抢过了自己口袋的手机就要往自己的支付宝打钱。


 


好乱。


 


就看见对面顶着自己身体的黄婷婷因为恼羞成怒,一把抢过了顶着黄婷婷身体的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就要往属于李艺彤的支付宝里打钱。


 


还是好乱。


 


连按三下也是指纹无法解锁。


 


嘻嘻,黄婷婷,你忘了吧,你戳不开啦。


 


李女士的身体在门口挫败的跪成了土下座,吓得路过的小后辈光顾着看,一头撞上了墙。


 


砰。


 


好大一声。


 


【听说了吗?一姐跪在了二姐面前。】


 


【听说了吗?一姐单膝跪地和二姐告白。】


 


【听说了吗?一姐在生活中心和二姐求婚了!】


 


什么什么?然后呢?


 


【然后二姐慌的一把将一姐拉进了房间,不可描述。】


 


拜托您请务必描述一下。


 


只是拉进去关了门。


 


而已。


 


十二、


 


有的没的谣言简直甚嚣尘上。


 


李艺彤觉得这么残酷的现状下来,自己再不赶紧解决这个世纪大难题,过两天就要直接被队友按着头去民政所和对家登记结婚了。


 


她那天和黄婷婷碰头之后,除了又造出一波更大的八卦之外也没什么章程,倒是两人约法三章,一定不能露馅,一定不能露馅,以及一定不能露馅。


 


现在传传八卦好歹也就是这一辈子的事。


 


万一谁得知两人互换灵魂。


 


这其中的脑洞大概可以把她们从盘古开天辟地一直锁到现如今。


 


生生世世都得在一起。


 


可太惨了。


 


李艺彤没能有勇气提出她有关于kiss就会恢复原状的命题,一方面如果是真的还好,如果是她异想天开,那么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绝对会成为黄婷婷眼中的骗吻狂魔。


 


要不尝试一下努力追到黄婷婷然后自然而然的发展到接吻这样?


 


李艺彤掰着手指开始计算,以她俩的性格以及现如今的关系来说,姑且不论能不能成为恋人的可能性,单是从恋人发展到可以接吻的程度,都至少需要十年。


 


可是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考虑我如何才能追到黄婷婷?


 


我们不是对家吗?


 


可笑。


 


陷入妄想中的李艺彤闹了个大红脸。


 


当然是用黄婷婷的脸闹的。


 


“那个…………、李艺彤…………”


 


“你能不能不要用我的脸摆出一副扭扭捏捏的表情,我看着好…………”


 


好奇怪。


 


黄婷婷看着满面通红的自己的脸,觉得离羞耻到爆炸也就差一秒了。


 


Boom。


 


十三、


 


不管怎么样,至少名义上还算对家。


 


而此时此刻的对家,正躲在角落里,偷偷发微信给她的前队友上课。


 


【李艺彤,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不可以太依赖娜宝了。】


 


在黄婷婷房间的那一次密谋里,两位大人约定好了还是继续用属于各自的手机,在逼不得已的社交中通过微信请教对方,把被发现的危险降到最低,但是现在来自【李艺彤】,实则黄婷婷的微信,很明显不是来请教的。


 


黄婷婷气势汹汹地表达了对一姐的不满。


 


公司不是给你单人宿舍了吗你收着做杂物间也好啊。


 


比不得待在黄婷婷单人房间里的李艺彤那般逍遥自在,甚至翘着腿用黄婷婷的宝贝平板看起新番,而披着对家马甲的黄婷婷简直心力交瘁,经历了一场胆战心惊的询问之后,觉得至少减寿了三天。


 


“卡姐,那是什么啊?”


 


万丽娜努力装出一副懵懂无知实则八卦心都快淹没整个宿舍的模样,指着她的卡姐手上的那本小册子。


 


明明进黄婷婷房间前没有的,出来就多了本。


 


这是什么?


 


定情信物?


 


名侦探万丽娜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盯紧了李发卡的所有表情。


 


黄婷婷窘迫的想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一切赖谁???


 


赖没有地方藏东西的李艺彤!!


 


娜宝,我该怎么告诉你才好。


 


这是我绝对不能被人看见所以从房间顺出来的日记本?


 


哦,其实挺好说的。


 


这是黄婷婷的日记本嘛。


 


李艺彤从黄婷婷房间里拿走了黄婷婷的日记本而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算了。


 


随便吧。


 


就这样吧。


 


▹那好吧。


 


黄婷婷开着门,提着自己的日记本,风中颤栗,无视了身后一连串尖叫声。


 


当然,此时此刻的她还不知道。


 


快乐的霸占了自己房间的李艺彤,甚至花了三天时间,又搞坏了自己的厕所。


 


【娜姐,上次修你们宿舍马桶圈的那个小哥的电话号码还有吗,急,在线等。】


 


From 似乎有哪里变得不太对的黄婷婷。


 


十四、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日子一天一天过,为了适应对方的外务,两位都是花了双倍的精力才能勉强跟上。


 


H队队歌怎么跳来着?


 


N……N队队歌?


 


李艺彤似乎又隐隐约约赢了一点点。


 


她俩想尽了黄婷婷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包括趁没人在的时候努力的头碰头用力磕一下,当然后果只有一姐二姐各自头上平添了一个硕大的包,两人捂着脑袋在练舞室痛呼出声,还是没换回来。


 


内事不决问百度。


 


黄婷婷在百度搜索栏输入七个大字:灵魂互换怎么办?


 


【难道你不想做一些只有女生可以做的事吗?】


 


不,姑且不论我也是个女生,我并不想用李艺彤的身体这样那样。


 


【建议你去看一下精神病医生,或许是精神分裂。】


 


我即使是分裂也分裂不出李艺彤那样的。


 


婉拒。


 


焦躁的前副队长一把将手机砸回了床上。


 


果然还是那个不靠谱的百度。


 


而一旁捧着茶做出小大人模样的万丽娜悠悠地叹了口气。


 


“卡姐嘛,不是我说,婷婷她就是傲娇的嘛,好好哄哄,不要生气。”


 


凑合凑合过嘛,还能咋地。


 


活像个劝和不劝离的居委会大妈。


 


嗯……、


 


嗯?


 


嗯嗯?


 


傲娇?


 


说谁呢说谁呢万丽娜你说谁傲娇呢?


 


我在你们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


 


【夭寿了,不好了,卡姐气的在锤卡比兽了!】


 


而到底要不要和黄婷婷坦白自己想到的办法,李艺彤还在抱着黄婷婷的被子滚来滚去纠结。


 


那边损失了无数袋麻辣哈哈的陆婷不知从这次大失败中悟出了什么真谛,立下了更坚定的志愿。


 


【总之,卡黄绝对不可以掰!】


 


哪怕是为了我的麻辣哈哈。


 


您的好友冯薪朵、张雨鑫、赵粤、易嘉爱…………等300人申请加入【守护卡♡黄】群。


 


但是在此一切之前,有了更为棘手的问题急需面对。


 


是这样的。


 


【论一姐48天没直播是否意味着丝芭终于要倒闭。】


 


hhy开课贴建了三千楼。


 


直到叶总都打来电话询问,黄婷婷才纠结的拦下了拿着自己身体正准备蹦跳着去小卖部的李艺彤。


 


啊?直播?


 


怎么办啊…………


 


那我又能怎么办啊……


 


凉拌。


 


tbc


 

评论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