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当我与对家互换身体(上)

Squeezers:



一、


 


黄婷婷是活活被闷醒的。


 


大半夜的睡的正香甜,突然陷入了梦魇之中,梦中的老村长刚送给她纯金的铠甲,她还没考虑好是穿着它去冒险还是直接拿去卖钱,就开始觉得身上的铠甲越来越重。


 


这可是纯金的啊。


 


黄勇士没舍得脱下来,然后她就在一片窒息的重量中直接惊醒了。


 


半夜三点。


 


身上的被子裹了三层,像是蝉蛹一样被束缚的抬不动手,黄婷婷一边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会做那么光怪陆离的梦,一边又在半梦半醒的茫然中,慢了一拍的开始思索,为什么自己会裹三层厚的被子。


 


布拉格也不是冷到多么让人受不了的地方,才结束了长途飞行,被困倦击垮的黄婷婷倒床就睡,结果在这个时差还没倒过来的夜晚惊醒,她费尽力气的挣扎出被子,从床头摸索半天也没摸索到手机,倒是隐约的寒风透过窗缝渗了进来,丝丝缕缕的寒气似乎比黄婷婷白日感受到的严厉了许多,她困惑的又摸了摸手机,只是半天没能找到,这才逐渐从梦境里完全清醒了过来。


 


只是这一清醒就更不得了,黄婷婷打开了床头的照明,然后惊吓的坐直了身体。


 


随意的塞进行李箱的一堆衣服,被嫌弃的丢在最边边的棉袄,桌上还放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两部手机安静的堆放在企鹅玩偶旁边,但是没有一部是属于她的。


 


黄婷婷瞪大惺忪的眼,好半天才在这超自然的发展中吐出了一口气,就算是整蛊节目,这么大成本的制作也不像是丝芭的手笔,这么冷静思考的小偶像直到按亮了手机打算看下时间,才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不会搞错的。


 


熟悉的索尼logo,上班时偶然一瞥瞄到过的背景图,看不懂的动漫人物在锁屏桌面露出嘲讽的笑脸,是黄婷婷无论如何也不会搞错的那个人的手机。


 


但是那位肯配合公司来参加整蛊自己的节目的可能性为0。


 


所以————、


 


这是什么鬼故事?


 


二、


 


天呐爸爸,这是什么鬼故事?


 


李艺彤抱着卫生间里的镜子正在哀嚎。


 


她姿势不雅,整个人趴在落地镜上面,活像只被拍扁了的昆虫。


 


但是这都不重要,塞纳河的少女偶像已经顾不上形象,也不在意自己怎么一觉就睡到了中午,窗外的日光把她从松软的大床上唤醒,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脸上,今天的天气似乎也没过往那么严寒,大概是新年许的想去一个温暖的地方的愿望成了真,虽然天气预报写着这两天的北京零下二十多度,但是睡到自然醒的首都务工钢铁女兵意外的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她甚至美滋滋地在心里哼起了小曲,就是摸索了半天都没摸到自己的发热内衣。


 


所以呢?


 


李艺彤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有些绝望的想。


 


我是还没睡醒吗?


 


还是9012了,做梦还得梦到那个人?


 


然而生活这出戏的剧本无疑是个不太讨人喜欢的作者写的,所以才在她从镜子中看见了同事的脸之后,不得不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接受自己既不是做梦,也没有进入魔法世界的现实。


 


门口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林思意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婷婷你起来了吗?就等你了。”


 


黄婷婷——


 


顶着张同事的脸的李艺彤颓然的坐在同事的一堆羽绒服里,无助的像只被打了一百拳的海豹。


 


救命。


 


她不要出去。


 


她也再也不许什么愿要去温暖的地方了。


 


寒冬腊月天去北京户外做人工抖动自热小马达就很美丽。


 


能放她回去继续做女兵演地道战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李艺彤双手捂着自己熟悉的不行的脸,忧伤的成了霜打的枇杷。


 


唉,说起来,爱情剧怎么演来着?


 


三、


 


她当然没有李艺彤的联系方式。


 


不过就现状来说的话,应该是李艺彤的手机里当然没有黄婷婷的联系方式。


 


此刻,早已经清醒的黄婷婷庆幸自己醒来的比较早,以至于还有几个小时的反应时间。


 


她认真地盯着镜子里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扯了个嘴角想要自嘲一下,又莫名的觉得这个表情和李艺彤这张脸很不配。


 


孽缘啊。


 


真是从出生起遇到的最难堪的状况了。


 


比大冬天发传单没人收,小时候走路磕破脑袋,哭着和stf吵架说我是为了梦想才来这些事加起来还难堪一百倍。


 


可能是因为现代社会穿越之类的故事看得多了的缘故,黄婷婷意外的很快接受了自己穿越到李艺彤身上的事实,她拿出李艺彤的手机指纹解锁,另一部老式的索尼似乎是只有密码解锁一个解锁方式,暂时拥有了与外界联络能力的黄婷婷这才喘了口气。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既然自己穿越到了李艺彤身体里,那么现在的黄婷婷身体里又是谁呢?


 


前副队长已经冷静的在脑内得到了那个结论,但是不确认还是不行,加之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远在布拉格,贸然打电话过去也不会有任何回应。


 


至于微信之类的社交手段…………、


 


黄婷婷真的觉得自己很冷静。


 


她冷静的在半夜三点打开了李艺彤的微信。


 


冷静的无视她那一串私聊对象和各种群。


 


冷静的在添加好友那栏输入了自己的微信号,结果没能搜到。


 


对了,是自己亲手设置的微信号不被搜索。


 


黄婷婷扶着额头叹气之后,冷静的拨通了万丽娜的电话。


 


忙音响了三声。


 


“李艺彤!如果今天你没有什么天大的理由在这个点把我吵醒的话,我和你说,你就完!蛋!了!你永远都不用回来了!!!不!今天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原谅你了!”


 


 


黄婷婷在小炸弹的暴躁中眨巴了下眼睛,然后慢吞吞地对着手机小声说:“娜宝。你让那个……、唔,对,黄婷婷,你把黄婷婷的微信推荐给我一下,我这边搜不上。”


 


好的,万丽娜极速的原谅了李艺彤的一切坑爹行为,她甚至一秒钟完全清醒,瞪大了眼睛在脑内炸开了一团烟花,好半天才从电话那头的只言片语中读懂了其中的含义。


 


什么鬼?


 


你是李艺彤吗?


 


你不会是被谁附体了吧。


 


居然神奇的一语中的。


 


“好,好的……我马上发给你……”


 


这下反倒是万丽娜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紧张的宛如做贼。


 


“啊对了,你不要到处说啊。”


 


“不会的不会的,卡姐你放心。”


 


李艺彤放不放心黄婷婷不知道,但是她是一点都不放心,她确定自己在挂电话前听到了一声尖叫,然后是超大声的呼喊声和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奔跑声。


 


“大哥!朵朵!赵粤!叉叉!都别睡了!出大事啦!天大的事!”


 


四、


 


李艺彤是在导演喊了三十次卡之后,收到的微信申请。


 


先是来自于黄婷婷的微信群里一直弹出的消息,她秉持着礼貌原则,一直没有去窥探队友的手机,加之以前熟悉的时候也知道这人有多无趣,哪怕是这种私人的社交工具也不会有半点工作以外的东西,但是网瘾少女实在是难受的厉害,整整半天没摸手机差点让她枯萎,李艺彤盯着来自自己的微信号传来的好友请求,抖抖嗦嗦的按了同意。


 


对方正在输入中持续了能有三分钟。


 


那边林思意还在关切的问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早上也迟到了,拍戏状态也很差,甚至话都没说两句,是不是水土不服,这边李艺彤好不容易应付了队友的关心,像是做贼一样的缩回了角落。


 


【…………黄婷婷?】


 


她心惊胆战的打下了这个名字,每按一下键盘都觉得滚滚的天雷在往心里劈。


 


这都叫什么事?


 


对面的沙雕企鹅头像沉默了半晌之后,才慢吞吞地回了个字。


 


【嗯。】


 


得,这么不紧不慢的肯定是八方不动的黄女士了。


 


李艺彤又把手机往怀里藏了点,此刻的她还不知道对面那位早已经不小心把自己卖了,而她的队友林思意看似正经的在看剧本,实则偷偷开着手机在给生活中心的一群人实况直播。


 


“天呐刺激!”


 


顶着双布满血丝的眼,因为这个大新闻激动的一晚上没入睡的叉总给出评语,无良的队友们点了烧烤把直播投屏到大屏幕,这边冯薪朵还有些遗憾的嘟囔:“可惜李发卡那边没人直播。”


 


“可是……、我怎么觉得今天的婷婷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怂?”


 


陆婷夹了块肉,看着镜头里的“黄婷婷”鬼鬼祟祟的弓着身子打字。


 


错……、错觉吧?


 


在解决一切非正常展开之前,李艺彤噼里啪啦的先在手机上打上字。


 


【总之,你先告诉我你这个拥抱戏怎么演,我已经被ng了30多次了实在是太好笑了,急,在线等。】


 


【你就当自己在抱块木头。】


 


OK不愧是黄直男。


 


一如既往直的让人痛心。


 


【所以你这边到底是演啥,还有一个小时开工,我这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没事,你跟着姐姐们走就好了,剧组的姐姐们都很热情,只需要做个会发热的机器人就ok,钢铁女兵不需要拥有感情,就是有点冷。】


 


说了等于没说。


 


但是李艺彤觉得自己赚大了。


 


这是相隔20度的差距,相当于赢得了整个世界。


 


【李艺彤你的羽绒服呢???】


 


【我的衣柜是绝不允许存在羽绒服的,绝不!】


 


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为了不被奇怪的机构抓去研究,总之不暴露互换身体这种事是必须的,即使互换的两人已经冷战了两年。


 


黄婷婷很想直接把被子裹去片场,她在李艺彤的衣柜中一通翻找,也找不到一件保暖的衣服,全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大衣,直到助理过来喊出门,她才勉为其难的在身上裹满了五层。


 


“发卡?”


 


助理姐姐看着她家小偶像今天的打扮,惊的声音都变了调。


 


行吧,看在今天没有把眉毛化成蜡笔小新的份上。


 


黄婷婷一出门吃早餐,就遭受了剧组的其余演员们嘘寒问暖的酷刑,她对李艺彤不关注已久,不仅不清楚她拍什么戏,更搞不懂这些哥哥姐姐们与李艺彤之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只能捂着额头嗯嗯啊啊的装头疼,一会儿这个说卡哥哥你不是说要和我去吃大餐吗,一会儿那个又说小李我觉得你挺不错,要不要毕业后考虑下我儿子,再过一会儿远在悠唐的小后辈不知怎么的也发来了微信:【发卡前辈,这几天有空一起看电影吗?】


 


没有空!婷婷累了!


 


身体累!


 


心更累!


 


这到底都是什么鬼!


 


努力装病弱的黄小姐万万没想到,她的前cp,老队友,现对家,冷战两年的对象。还是这么的风采不减当年。


 


呵呵。


 


黄婷婷还来不及多呵呵几下,她揣着李艺彤响个不停的手机,三下五除二的应付了各种邀约,然后在寒冬腊月天的北京冻成了半根冰棍,再跟着剧组的姐姐们一起钻进地底开始地道战争,上一秒还是温馨爱情音乐剧,下一秒就成了掏坟挖煤的地下工作者,黄婷婷没把手中的文物上交给国家,她只是顶着李艺彤的身体,开始在凛冽的寒风中回忆过往,到底是做过什么天大的错事,才会面对这种上天给她的巨大考验。


 


至于怎么才能变回去。


 


【李艺彤,你别度假了,你快也想想办法啊。】


 


老对家不仅迅速的完成今日的戏份,还悠闲地在异国他乡喝上了下午茶,美滋滋的发了个朋友圈。


 


【快乐。】


 


【温暖。】


 


【Happy。】


 


你停一停,那是我的微信号。


 


给忘了……。


 


当然,在考虑变回来之前,还有件更重要的事。


 


“b50是绝对不会去的,我和黄……、李艺彤都不会去的。”


 


一姐二姐难得异口同声。


 


叶总,不是我们不想工作,实在是臣妾办不到啊!


 


会死人的!


 


六、


 


在李艺彤根据自己丰富的动漫知识考虑出来,怎么解决当下困境之前,生活中心已经先一步开始传起谣言。


 


有关于一姐与二姐有没有复合一直是这条河永恒不变的主题,薛定谔的复合更是勾起了看客们的八卦神经,这种浪潮在万丽娜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李艺彤大半夜跑来和自己要黄婷婷微信这个情报时达到极致。


 


深夜里的辗转反侧,迫不及待的找回联系,以此展开的脑补故事几乎可以淹没半个LOFTER,张文豪以她多年的文学创作经验保证,这绝对就是场虐恋情深的复合。


 


但是后续发展如何,又由不得吃瓜群众们抓耳挠腮的好奇,毕竟两位当事人都忙得不在中心,以至于剩下的几位队友只能靠揣测度日。


 


陆婷纠结的把纳豆都揉成了一团,还是挡不住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一姐到底是怎么样才能突然想通再续前缘,二姐又是什么反应。


 


“要不咱问问?”


 


自然是没有人会把这个问题问到黄婷婷头上的,毕竟这家伙嘴严又话少,轻轻松松地就装傻了过去,大家一致把目标转向了容易说漏嘴的李发卡,试探性的微信一个接一个。


 


而远在北京的黄婷婷打开李艺彤的手机,哭笑不得地看着层出不穷的试探。


 


和好?


 


不存在的。


 


天知道她和李艺彤冷战了多少年。


 


从你到底要不要理我开始,到一系列的闹到全网皆知的事态也没能结束。


 


纠葛的关系像解不开的丝线,只容得黄婷婷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婷的问题。


 


【发卡,你是打算和阿黄…………?】


 


再续前缘?


 


开玩笑吧。


 


单是和好这两个字,就已经成了遥不可及的梦了。


 


而另一边的李艺彤终于迟来的回忆起了她从动漫中看来的知识,灵魂互换该如何解救。


 


【只要kiss就好了啊。】


 


故事的男女主角都透露着不负责任的浮气。


 


天呐爸爸,你一定是在玩我吧。


 


这真的不是在演恋爱剧!


 


七、


 


小的时候也曾幻想过kiss。


 


对象不定,大抵都是些出没在视频播放设备中的各式男女角色,以一季番剧为单位换一个,配合着各种非现实展开,可以定性为中二少女的日常妄想。


 


待到第一个真正抱有恋心的三次元对象逐渐在脑海里成型,之后便是长达两年的冷战了。


 


纯情担当捂着脸在心中哀叹,说好的老死不相往来互删微信,这两天怎么联络频繁到放qq都能擦出火花。


 


林思意还在一旁搂着自己的肩说:“阿黄,你今天怎么连粉底都没擦均匀。”


 


那边来自于【李艺彤】的微信已经发来消息:【总之,等你回来先碰个面再说。】


 


啊啊,这是当然的啦,毕竟谁都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经历很久吧。


 


但是黄婷婷,你能不能不要再用我的脸仰天大笑了,被粉丝拍到无数个表情包了。


 


cpg已经拼出来无数张夫妻脸了。


 


李艺彤按在发送键上的手松了又紧,僵持许久,到最后咬咬牙也没能点击发送,结果林思意鬼鬼祟祟地探头过来,装作路过的样子瞄了一眼,吓得李艺彤一个激灵,抽筋般的戳到了发送。


 


〖看到了,绝对是在和李艺彤聊天!〗


 


〖完蛋了,一定会被黄婷婷打死的!〗


 


【黄婷婷,那个,你洗澡的时候,能不能蒙住眼睛啊…………】


 


【李艺彤你神经病啊!】


 


八、


 


黄婷婷有认真考虑过,在身体换回来之前都不要洗澡了,让李艺彤接收一个脏兮兮的自己就好,但是她的洁癖不允许她这样。


 


这当然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


 


以前同队的时候都因为害羞没能看过的前队友加现对家的身体,现在要一寸一寸地清洗,虽然是用着李艺彤的身体做着这样的事,但是这具身体里住的可是黄婷婷的灵魂。


 


对别人的话倒不会想太多,就算去按摩也可以毫不顾忌的直接脱个精光,可是涉及到李艺彤这个人又完全不一样。


 


怎么可能一样呢?


 


黄婷婷可再没有什么精力可以和别人冷战两年了。


 


好在黄直男把持的住,目不斜视地随随便便地折腾了下,也就结束了这项艰难的任务。


 


可是李艺彤不一样,她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赤脚站在花洒前,欲哭无泪的用黄婷婷的声音给黄婷婷发语音。


 


“要不就把我麻醉了,你自己来给我洗吧。”


 


不是,李艺彤,你不觉得这样的场景有哪里更不对了吗?


 


黄婷婷在这边这个那个了半天也没能给出答案,就算你要考虑这些事也不需要和我直播的。


 


强自按下不去思索过多的黄婷婷决定无视这个羞耻的场景,裹上大衣继续努力扮演地道女工。


 


而李艺彤在对面一边控制着这具身体的过呼吸,一边面红耳赤的隔着毛巾小心翼翼。


如果因为洗澡让黄小姐的身体过呼吸然后晕倒在浴室里,这条新闻传出去之后,黄小姐一定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这样的生活终于在《小夜曲》拍摄完以及地道战杀青宣告结束。


 


两家粉丝都欢欣鼓舞的聚集在了机场。


 


〖儿子杀青啦!〗


 


〖女儿回家啦!〗


 


〖麻麻好想你!〗


 


〖太好啦!〗


 


不,一点都不好。


 


李艺彤几乎是第一次这么不想面对粉丝,待在机场憋了半天噼里啪啦的就想脱口聊天,忍了半晌才高冷的加快了脚步,一言不发。


 


〖天呐,婷婷今天穿的真好看!〗


 


粉丝毫不在意,继续过节。


 


而另一边。


 


黄婷婷顶着李艺彤的马甲一声不吭地走了很久,直到粉丝担心的连你是不是病了都问出来之后,才憋出了个“好”字。


 


好,好什么?


 


身体好?


 


吃的好?


 


李卡长大了,李卡自闭了,李卡不说话了。


 


麻麻好心痛。


 


但是李卡今天的妆也化的这么美,瑞思拜!


 


Tbc or end


 


 


 


 


 

评论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