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月家当家八月:

(一)长安街
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几十年来数不清的店铺开了又关,关了又来,从未有店铺能在长安街长久的开着,唯有两家店铺一直在,无论刮风下雨春夏秋冬一直在长安街不动不移。

若你不熟悉长安街又想吃到最好吃的糕点,街上随便拉住个人问那家的糕点好吃
那个人绝对会告诉你就数最东边的黄家忘月楼里的糕点最好吃,特别那皮酥馅多的月饼。

若你要问一个卖月饼的地方为什么会叫作忘月楼
这,老板喜欢呗

再来如果你想知道那家酒最香最够味,那一定会告诉你是在长安街最西边接近嘉兴巷的李家的千年醉
这千年醉,名字就没那么随意了、
醉千年,酒香不怕巷子深
是老李家祖祖辈辈传下的招牌

最东边的忘月楼,最西边的千年醉   
在长安街的两头可偏偏就是有着无法预知的缘分

只因你是你,该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

忘月楼当家人黄婷婷,颦颦婷婷,摇曳多姿,面貌极美。

总是身着浅黄色衣裙,拿着算盘坐在柜台后低头看着不离手的账本。
明明有着一身做糕点的好手艺,却再也不曾进过厨房。

这千年醉如今是李家大小姐李艺彤当家,终日待在李家的酒窖里一遍一遍得酿着相同的酒。

一身男子装扮的徐子轩抬手推开酒窖的门一副蔫了的模样,对着酒窖的一个角落挥了挥手,随手把手里印有忘月楼标志的盒子放在了酒窖里唯一一个看得过去的木制桌上,转身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发卡,发卡,最东边的忘月楼又送来月饼了”

“送回去”

那声音有些清冷
还是那样头也不抬的拒绝吗

“当真再送回去?这可是第......多到我都记不清了”

徐子轩挠了挠后脑勺眉头揉在一起反问道
这一年来忘月楼不知道差自己送了多少次月饼
李艺彤不由一愣神色有些恍惚,那道身影那抹笑没来由得浮上心头。耳边好像又响起她说过的话,记得她说过

“发卡,我只给你一个人做月饼,莫闹脾气了”

对她,她何曾有过真正的脾气,自嘲的笑了笑。
快速的将手下的这坛酒用泥土封好,站起身拍拍手上的泥土解下围裙低头说道

“留下吧,走的时候把桌上的那坛酒给她带过去”

一盏灯照着的酒窖有些昏暗徐子轩看不清李艺彤的表情,只看她站在角落好似丢了魂的娃娃,摇摇头也不多留拿起那坛酒就离开了

在角落的李艺彤缓缓得抬起头漫步走向桌子放下手里的围裙打开盒子拿出月饼,犹豫得送到嘴边,轻轻得咬了一口
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没变过

泪,悄悄划过脸颊。
“啊,这酒窖看来是破的不成样子了,竟然有沙子迷了眼睛。”
李艺彤伸出手指蹭了下脸上的泪痕,瞧着手指上的泪水喃喃说道。

出了酒窖徐子轩提着酒提气用轻功一路从千年醉的屋顶飞到了忘月楼后边的小院里只见万丽娜正坐在石桌边,手支着头发呆
调皮得悄悄咪咪得从她身后哗的出现

“娜娜”

“呀,徐子轩”

万丽娜一脸意外得收回了怼在徐子轩脸上的拳头

“月饼又被退回来啦?”

不等万丽娜发问,黄婷婷从台阶上走到徐子轩身边问道

“没有没有,这次收了,还差我送坛酒过来”

揉揉自己被娜娜打了一拳的脸,徐子轩笑着把手里的酒晃了晃,随后塞到了黄婷婷的手里

黄婷婷早在徐子轩说那人收下自己送去的月饼是就没了魂连她们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一年了,她终于肯收下了。耳边好像还有她的声音,记得她说过自己做的月饼最好吃
恍惚得拿起被塞到手里的一小坛千年醉,脑海里是她笑着问自己

“婷婷桑,你知道最好喝的就要用多久才能酿好吗?”

“不知”

“你想不想喝?”

“美酒,自然是想喝”

“那我告诉你,一坛最好喝的就酿好是要一辈子的,你可愿意?”

黄婷婷的指尖轻抚过酒坛
这坛酒自己已经等了一年了

这一年里变了好多,李艺彤长大了性子也沉稳了不少,不再是记忆里跟在自己身后那个吵着要吃糕点的小娃娃。
怕是不好哄了

夜里,黄婷婷摸摸怀里抱着的这小坛酒,坐在房间里,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不过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很快又皱成了苦瓜脸
想着要怎么搞定这个长大了多了心眼的小人儿。想到李艺彤当初那副决绝的样子可把黄婷婷愁坏了
忘月楼的生意也不准备做了,账本也不想看了
黄婷婷的一颗心只想着怎么把媳妇哄回来
想起当初发生的事
世上方法千千万为什么自己就独独走了放弃她这条路
黄婷婷看着摇曳的烛光一时间陷入回忆之中

一年前

“你可听说忘月楼过后天就要嫁女儿了”

“这整条长安街谁能不知道”

“现在忘月楼可在店口发喜糖呢,我要去凑凑热闹去”

“走走走,一起啊”

两人笑容满面得说着就往忘月楼方向走去,激动的样子好似是他俩自己成亲一样
忘月楼外面好不热闹,人人脸上带着笑带着千篇一律的祝福

只是这主角脸上不见半点的喜悦
昨天夜里
一丫鬟小心翼翼的推来门看着发呆的黄婷婷她也不敢太大声只得轻声说到

“小姐,李小姐求见”

黄婷婷一愣,伸手摸了摸桌上精致的嫁衣
桌上的火红嫁衣染上烛光后带着说不出的柔美,仿佛有生命一般
这是爹娘拖长安最好的绣娘绣的,自她小时候就开始绣的嫁衣。千金难求

“不见,告诉她别来找我。”
说罢,快速抽回放在嫁衣的手,决绝的转过身

不给那人一丝机会,也不给自己一丝机会

“是”

丫鬟应下就快步离开了
什么时候离开了的黄婷婷不知道,只知道她心口疼
疼的她说不出话,仿佛有万根针扎在心头。有双手掐住喉咙,火辣辣的疼
她不能去喜欢,否则,万劫不复
视线一转在外院子里正来回踱步焦急等待丫鬟的李艺彤可算把她盼来了
急忙走上前抓住丫鬟的手臂开口问道

“怎么样怎么样?!你家小姐怎么说?可愿意见我?”

小丫鬟看她这副紧张的模样也不知怎么将那些伤人的话说出口

“小姐,小姐,小姐说...”

“你家小姐说了什么?你到是快说啊急死我了”
李艺彤看着小丫头支支吾吾的模样差点一口气没跟上来
小丫鬟想起黄婷婷最后那个决绝的表情心一横

“小姐说让李小姐别来找她了。”

说罢小丫鬟立马把视线从李艺彤身上移开。她实在看不下去李艺彤身上透的那股绝望
看她那一副霜打豆芽的模样,她实在的不忍看下去。

“李小姐还是请回吧,后天我家小姐就要出嫁了,也请,请...”

小丫鬟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的说道

“也请李小姐来喝喜酒。”
说罢抬腿就跑,留下李艺彤孤零零得在夜里站着

“不行不行,没听到她亲口对我说我怎么能放弃,不可以不可以”

李艺彤努力重新鼓起勇气,拍拍自己的脸愣是把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忍了回去
不需要费太多的力气,就算是在黑夜中李艺彤依然能准确的找到黄婷婷的房间
屋里的蜡烛还未灭,在窗纸上黄婷婷的轮廓清晰可见
想也不想得直接推开门,黄婷婷错愕的看着直直向她走来拉起她的手一股脑的就要往屋外走的李艺彤
听她嘴里说着要带自己离开的话语
不,不可以
黄婷婷回过神用力的甩开李艺彤的手
冷着脸质问道

“你怎么来了?”

“我来带你走”

“走?为何?为这份不该的恋情不成?”

“不,不该?”

“是!不该!我不想与你一同受着世人的眼光你可知?”

“……”

“我喜欢的人本就不是你,我心系李将军,你不过自作多情”

“明日我便要嫁人了,李小姐记得来”

听完黄婷婷这一连串的话李艺彤只觉得自己的头中好像被人狠狠劈开一样,一片混沌,
一时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现在的她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快点离开
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房门。

她,没看到的是她身后的黄婷婷眼角划过的泪水,更没听到她那似刚出生的小猫叫般的呜咽哭声

她,后悔了。那些话说出口的时候就后悔了
可是,她能如何,父母的期望,所谓夫君的逼迫,她无可奈何只得这样。
只是还未到吉时冯将军就被不知是谁举报通敌卖国还带着证据随后皇上下令抄家果然在李将军家中找到了几封李将军与敌国来往的书信
皇帝震怒,下令,满门抄斩
未嫁的黄婷婷幸免于难
直到李将军被斩首的那天黄婷婷知道没人再可以以李艺彤威胁她时,她想也不想的立马就去了李家
只是...

“黄小姐请回吧、我家小姐不见客”

李艺彤闭门不见...

一年过去了,次次登门拜访次次不在
她不愿见自己,黄婷婷又怎么不知道...

“谁?出来!”

“是我,徐子轩”

徐子轩面无表情得从暗处走出,一身黑衣融进房间里的小角楼之中。借着烛光看清她面容的黄婷婷不由得松了口气,放松了紧握着的暗器,暗自藏好。

“怎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

刚刚还一副冷酷模样的徐子轩立马被桌上的糕点吸引去了视线。

她为了躲进这个角落可连晚膳都没吃

她也不等黄婷婷招呼,毫不客气的往椅子上一坐,拿起桌上的糕点张嘴就咬了一口,饶有兴致的吃了起来。

黄婷婷看她一副饿狼扑食的样子,也不着急这问她,就那样看着她顺手给她添了一杯茶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徐子轩吃
不一会桌子上的糕点被吃的干干净净
徐子轩吃饱了也喝足了不用黄婷婷开口问就说起了和万丽娜商量好的“正事”

“我和娜娜决定,让我今夜带你偷偷进李府”

“这样可以吗?”

黄婷婷不由紧张的问道

她害怕,害怕李艺彤看到她会生气。
不料徐子轩不以为然,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今儿我和娜娜商量一下午了,她既然回你那坛酒了咱们就得趁热打铁”

说罢乘着黄婷婷正在分析这句话不注意自己时,顺势抓住她的手臂,轻功说来就来的拉着黄婷婷朝着李府而去
穿过整条长安街,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两人极速而过带动的风
理了理头发观察着附近
夜里的李府有些安静,围墙时不时有家丁拿着灯笼巡视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与徐子轩一起趴在墙头的黄婷婷有些害怕,脑海里是见到她的场景,莫名的带着恐惧

李艺彤会不会将她拒之门外?或是冷颜相对

而专心躲避护卫的徐子轩没注意黄婷婷真实的恐惧还以为她只是害怕这几个护卫

“别怕,就这几个护卫没事的,以前我还和李艺彤一起翻墙去喝花酒呢”

徐子轩得意汪汪的说道全然不顾身边黑了脸的黄婷婷

好你个李艺彤还敢喝花酒

黄婷婷眯了眯眼带着危险的气息,全然忘了刚刚自己的顾虑

一个飞跃直接朝着李艺彤的房间飞去,一切都是那么熟门熟路。

好俊的轻功

徐子轩眯了眯眼,趴在墙头。

好家伙,原来她会轻功啊,还让自己一路带过来,累死了

徐子轩想着直接往墙上一瘫

关于刚刚自己说漏嘴的事,徐子轩从未像现在这般心安理得,翘起二郎腿面朝天背靠砖瓦。
看黄婷婷那气冲冲的样,她就等着明天李艺彤来道谢就好了。

话说,这一路用轻功直接冲进李艺彤房间的黄婷婷可把早回房间的李艺彤吓了一跳
原本准备留在酒窖过夜的李艺彤今儿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回来泡个澡。

嗯,对没错的

就在黄婷婷闯进来的时候李艺彤正在沐浴桶里
破门的巨大声响可把准备放松泡澡的李艺彤吓得全身紧绷,条件反射的急忙护住胸口
而进入房间看到满屋子热气时黄婷婷立马就猜到了李艺彤在洗澡,回身立马把被自己破开的门锁好(重点:锁好)再朝着帘子后的李艺彤走去
再看清来者是谁时,李艺彤有些傻眼

“婷婷,婷婷桑?”

吓得说话都有些舌头打结

“嗯”

听她轻声应道
在李艺彤眼里,雾气之间的黄婷婷显得有些不真实。好像自己一个抬手的动静就会离开一样。听她轻轻应着自己,现在的她只觉得是自己在做一个不真实的梦
就当做是一场梦好了
这梦里,带着笑容的黄婷婷拿过放在浴桶边上的浴巾绕到自己的身后。她的指尖划过自己的脖颈,浴巾轻轻擦过,留下水痕。浴巾顺着脖子向下走,停在了她的锁骨...

“李发卡”梦里的她轻轻唤着

“嗯”

“当初李将军的事...”

“我知道,是他威胁你”

“那当初他...”

“我干的,徐子轩一起”

“那我...”

“我爱的,从未变过”

说着,恍如梦境的李艺彤只觉随着自己的回答眼前的黄婷婷越发的近
鼻子都快蹭到一起了,热水蒸着暧昧的气息,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李艺彤刚闭上眼睛,黄婷婷原先暖暖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转而换成了似笑非笑的模样,一把揪起她的耳朵
感受到耳朵猛然传来刺痛,李艺彤急急睁开眼睛
清楚的得感觉到疼的她立马清楚得知道
这不是一场梦,这个婷婷桑是真的。
看着眼前这个揪着自己耳朵的女人,那恶狠狠的模样,李艺彤只觉眼眶一红
还是熟悉的感觉熟悉的配方
“呀呀呀、痛痛痛”
“李艺彤!知道还不来找老娘!还去喝花酒!一年过去了胆子肥了啊!?”
“婷婷桑,我错了错了”
“不知道老娘等你等的很累啊,不知道老娘喜欢你啊”
“不知道...”
“你个傻叽,不知道老娘会给你天天送月饼?!”
“知道知道了”

“你听说了吗?长安街最东边的忘月楼向最西边的千年醉提亲了”
“这怎么能不知道,彩礼直接从最东边排到最西边,一整条长安街的彩礼啊”

..............................................................
有的时候不是不喜欢你,是真的怕你不喜欢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44)

  1. 琮琮在八月请叫我肉仔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