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春生 1/2

躺着真好:

*刀


*灵感来源也是春生


0


李艺彤也许从未想过,春风也有它不渡的人。



1


1938年的春天,李艺彤刚刚抵达香港。只因黄太太还未醒,她由着仆人从角门走进去,而进入的院子,也是极尽的偏僻。



吴妈抬眼看了看荒凉的园子,又瞥了眼李艺彤,说:“太太不知小姐你来的这么早,还没起床,待会您再去见她。这地方一直搁置着,没有什么人气。本想收拾收拾,但最近忙啊。恰巧赶上大小姐抱恙,怠慢了你,真不好意思。”


见她嘴上虽是这么说,可人却像个木桩似的站在原地,手上毫无打扫的动作。脸上也并无道歉的神色,显出的只有不耐烦。李艺彤自叹一口爱,答道:“没关系的。这里我自己扫扫就行,不必劳烦您。对了,大小姐生的是什么病?我抽空也去看看。”


“这...也不是什么大病,身体是好的。就是其他方面。”


李艺彤费力的解读着吴妈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却在听到这一句时愣住了。黄家大小姐......难不成有精神疾病?


吴妈见她露出惊愕的神色,慌忙补充道:“并非什么疯疾,只是心理问题,心理问题罢了。太太可不喜欢别人提,你到时候可别说出去。”


“那是自然。我初到香港,也没有认识的人,想将也没人同我讲啊。”


吴妈点了点头,刚转身,旋即又扭过头来叮嘱道:“对了,太太等会可就醒了。你别忘了向她请安。”


李艺彤应承了下来,心中却有所疑惑。请安?倒也是,黄家老太太是满族人,放在前清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一直过着贵族的生活。如今逃到香港,也只是为了避难。


2


等安静下来,李艺彤才开始打量起这间院子。实在是破落。一把旧式的锁挂在门上,可锁扣早已生锈断裂,积了满满一层灰。墙角的水缸蓄着一缸的发了臭的水,上面还漂浮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庭院里杂草丛生,仅有的几棵小树也长势不妙。


李艺彤刚推开破旧的木门准备进去,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便纷纷落在了她的大衣和皮鞋上。李艺彤无奈的笑了笑,也怨不得别人,她千里迢迢赶来只为逃难,有人收留她便已心满意足。


李家和黄家是很远的表亲。本来还有些往来,可后来李艺彤的父亲经了商,带着一家人在国外四处游走,便断了和黄家的联系。一年前,父亲得了病,母亲便四处周转带他去治病。一来二去,家中的钱便不够花费。迫不得已,李艺彤只好向黄家求个庇护所,黄老太太一口答应后,李艺彤就来了香港。


3


清扫了一个小时的院子后,李艺彤才突然想起还并未去找黄老太太。沿着吴妈之前说的方向,李艺彤找到了黄家的佛堂。刚一踏进去,她便闻到一股浓烈的熏香气味,把她呛得喘不过气来。她忍住掉头想走的想法,勉强看向前方。这一眼,却是让她惊诧不已。只见黄老太太穿着旧式旗袍,戴着旗头,倚在红木椅上的小拇指竟还戴着金色的指甲套。


李艺彤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简单客套了几句,老太太直说以后亲戚间不必多礼,不用常常请安,遇到困难找她便是了。李艺彤道了声谢,松了气,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老太太,让她无法避免的想起了曾在书上看到过的晚清时的格格、妃嫔。


可现在......鸦片战争已打开国门一个世纪,洋务派改良也已是半个世纪前的旧闻,就连那些什么维新派、革命派的先锋流下的鲜血都早已被雨水冲淡。可黄家,这座坐落在繁华香港的北京式样的宅邸,俨然还停留在一个世纪以前。时间在这里是凝固的。


4


李艺彤没料到的是,晚上她还在给院中的花草浇水时,便遇见了黄家的大小姐——黄婷婷。不,准确的来说,是黄婷婷闯进了她的院中。李艺彤见她穿着与常人无异,手中却是拿着《大学》,戴着副金丝眼镜,清秀的脸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更加柔和。


倒不像是有病的。李艺彤想。


“大小姐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呀?”


“近日一直坐着,太无聊了。我听闻你来了,就到这看看。嗯...可以不叫我大小姐吗?叫黄婷婷就好了。”


李艺彤瞧她拘谨的样子,憋着笑答道:“好。婷婷......那这样吧,我叫你婷婷桑好了。这是日本的叫法。以后如若日本人来了,说不定会放我们一马。”


“日本?”,黄婷婷小声嘟囔了一句,最后却应了下来,“好。”


5


李艺彤本是想戏弄一下这位迂腐的大小姐的,不曾想她直接答应了。随即便想到,她可能并不懂。若是被黄老太太知道了,只怕是要罚个五十大板了。


”那你叫我发卡吧。“


没多言,李艺彤埋头整理起了自己的屋子。黄婷婷倒也没在意,径直地跟着她进了屋内。待李艺彤完成了自己的事情,却见黄婷婷正盯着自己放在桌上的《飘》看。那本书曾是她学期末用来写论文的,故是全英文版的。眼下见黄婷婷如此感兴趣,李艺彤不禁觉得有些可笑。迟疑了一下,刚想开口,黄婷婷已拿了起来,对着李艺彤说:”这是美国人写的吧?好像是叫玛格丽特来着。《飘》?“


李艺彤没想到她竟知道,半响才回过神来。”你懂英文的吗?“


”之前感兴趣罢了。我本也想读英文系,可母亲不让......“


李艺彤哽住。想了半天才道:”那么这本书就送你罢。我这次来也没带什么,这是我大一用的素材,给你也当留个纪念好了。“


黄婷婷道了谢,捧着书准备往回走。后面又传来一阵声音:”人生苦短,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啊。“


黄婷婷顿了顿,便继续往前走。


李艺彤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呢,从一开始,我都只是异类罢了。母亲一样,她们也一样。


6


为了不耽误李艺彤的学业,黄老太太帮她联系了一所私立大学,是今日就要去报道的。她听闻黄婷婷也是在这里修学。想到她,李艺彤忆起昨日的经历,倒是令她对黄婷婷的印象有所改观。她想起吴妈曾说的话,开始产生怀疑。


李艺彤刚迈进校园,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黄婷婷蹲在草丛边,不知在干什么。她走上前打招呼:”早上好啊,婷婷桑。“


黄婷婷一惊,缩起了身子,而后看到是李艺彤时,舒了一口气。


”早上好......发卡。“


这时李艺彤才看清黄婷婷原来在照料一只小奶猫。它似是受了伤,腿根部红红的。


”它怎么了?“


“好像是被什么利器割伤了。应该刚生下来没几个月,母猫不知道去哪了,我怕它死掉。你...能带它回去吗?”


7


李艺彤看见黄婷婷眼里的光在闪烁,这才注意到她整张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精致。白皙的脸上几乎毫无瑕疵,五官也似造物主赏赐的一般,令她想起了曾在百货商店货架上看到过的洋娃娃。


见李艺彤看着自己却毫无反应,黄婷婷伸手拍了拍他。这才回过神来的李艺彤开始想刚刚的对话是什么。


“啊...我们不是住在一起吗?这猫谁带回去不是一样嘛。”


“不行,它跟我在一起的话,会有危险的。”


黄婷婷眼角敛过了一瞬的无奈。见状,李艺彤不再提问,轻声应道:“好。”


李艺彤抱住小奶猫,小心翼翼的放入包中,与黄婷婷道了别就离开了。路上,她没来由的想起了黄婷婷刚刚泛起红晕的脸颊。


谁看到都会心动的吧。李艺彤想。


8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想。下午李艺彤就体味到了黄婷婷说的“危险”到底是何意。李艺彤生性开朗,没过多久就和同学们混成一片。她和同学走在林荫路上的时候,却看到远处一个看不清脸的女生正拿书包往黄婷婷脸上砸,口中还嚷嚷着“bitch”。李艺彤皱了皱眉,到了大学还有这样的事,她是没想到的。


她刚想上去,但被一旁的同学拦住。


“那女的可不好惹,别犯事。再说,黄婷婷有什么可帮的。”


似是没想到她竟认识黄婷婷,愣了一下,李艺彤问:“为什么?”


“你刚来不知道。那个黄婷婷就是个怪人,一天天的连句话都不讲。妈妈跟个妖怪似得,简直是一家老古董。而且...咳,听说她好像喜欢女生。就是,同性恋你懂吧?”


李艺彤还没反应过来,那边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把头转了过来,刚好对上李艺彤的眼睛。四目相对之下,李艺彤迅速别过头。她看到的不再是黄婷婷明亮、澄澈的眼神,那是混杂着绝望、悲哀而又没有起伏的一汪死水。她没有再看下去,直接离开了。


为什么没有帮她呢?李艺彤不知道。


但走了没多久,她又绕回了教学楼。


那只猫还未带回去。


9


晚上。李艺彤正愁如何照料这只猫,黄婷婷却在这时端来了一碗奶。这是李艺彤始料未及的。她想出口问下午的事情,临了又退缩了。两人一时之间皆无话可说。


到底还是黄婷婷先开了口:“我去买了一袋奶粉,刚冲了一碗。剩下的全放你这了。哦,还顺便买了猫粮,过不久就可以给它吃了。”


“嗯。”,想了想,她又说道,“对了,还没给它起名呢。”


“呃...喵呜?”


看她一本正经的学猫叫,李艺彤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笑着回她:“喂,这也太常见了吧?你喵呜一声,看看有多少猫跟你走。”


“哼,那你起。”


李艺彤沉思了一会。“也许,李...李婷爱?”


“扑哧...好,随你意,就这么叫它吧。婷爱,要乖哦~”


李艺彤看着笑的开心的黄婷婷,觉得自己的心也轻飘飘起来。这时,她注意到了黄婷婷嘴角青紫的痕迹。想起来自己当时的懦弱,下意识的去抚摸黄婷婷。黄婷婷先是震惊,然后马上像触电一般躲开。


李艺彤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气氛登时变得有些尴尬。


“你......还好吗?”


“没关系。我习惯了。”


黄婷婷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李艺彤也不知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说话,不再追问。


但这些事时有发生。有时李艺彤看见了,有时又在李艺彤看不见的地方。不管故事怎么变,黄婷婷都是被狩猎的绵羊。李艺彤几次想阻止,可看到都只是小小的戏弄,到底还是没出手。


改变李艺彤心意的,是黄老太太。

评论

热度(56)

  1. 琮琮躺着真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