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ssshuo_崽🍼』:

早几天买了个平板,前天到货,昨天就出了问题,今天又寄回去更换了……

少有的一次不愉快购物经历😭

一大早又起来听上两届学长学姐毕业答辩……

心情很不好,躲在会场偷偷上来丢个文。

将就看,别计较。

*****




1.

       上海的初秋已有几分凉意。

       才下飞机,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李艺彤从VIP通道迅速离开了机场,使得接机的粉丝们全部扑了空。

       公司派了车过来,李艺彤把行李一股脑丢给助理,自己却没有上车,借着后视镜补了补妆,跟助理交代了几句便匆匆打车离去。

       ——九十分钟,应该赶得上。




2.

       李艺彤刚从北京出通告回来,很疲惫,太阳穴也隐隐有些作痛。

       靠着车窗,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让李艺彤眼花,索性闭上了眼,只是耳边充斥着司机大哥打电话的声音,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听得她更是脑仁疼。她好像突然明白黄婷婷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别人在耳边叽叽喳喳了。

       冯薪朵适时地打了个电话过来,李艺彤应付几句便挂断了,瞄了眼时间,轻声叹气。

       ——还有七十分钟。




3.

       黄婷婷对于李艺彤来说是个什么存在?

       李艺彤自己都讲不清楚。

       两个人纠纠缠缠几年,到现在也没掰扯明白。

       原来在女团是普通同事的二人,反倒在毕业签入不同经纪公司后合作了一部电影。说是合作,其实也没什么对手戏,但足以让曾经的冤家对头一起挂在微博热搜榜上好几天。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陆婷。

       ——剩五十分钟。




4.

       下班时间,高架堵车。

       外面突然下起雨来,雨刮器“咯吱咯吱”的声音更让人平添心烦。

       李艺彤很讨厌湿漉漉的下雨天,可黄婷婷喜欢,她说听着雨声能让人心里平静。所以最开始的那几年,李艺彤偶尔也会陪着黄婷婷坐在窗边听雨,虽然她本人并安静不了多久。

       车队往前挪动得速度很慢,李艺彤有些躁。

       ——只有三十分钟了。




5.

       这些年经历太多,李艺彤对很多事都看淡了,偶尔想起年轻气盛时候做的那些事,也不过就是轻声叹息,心里的执念再不似当年那么强烈。

       其实李艺彤跟黄婷婷私底下倒并非完全没有交流,毕竟同在一个圈子,总会有避不开的时候,公式化的点头微笑似乎成了她们俩在公众场合的习惯,早先被拍到的时候cp粉还会激动,久了也就平淡了。

       雨越下越大,车子终于是下了高架,司机走了条小路,偏僻了些,路上却空旷许多。

       ——只剩十五分钟了,李艺彤有点担心。




6.

       黄婷婷最早的时候想当歌手,结果毕业后却签了主攻表演的经纪公司,李艺彤从冯薪朵那里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还小小惊讶了一下,倒也没表态。

       然后她们就共同出演了一部电影。

       再以后就没合作了,见面大多是在什么盛典、电视电影节之类,都是匆匆一眼。

       李艺彤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黄婷婷应该是一年前了,在一个规格很高的电影颁奖典礼上,那次见她脸色不太好,想来是太累了。

       后来黄婷婷突然宣布息影,李艺彤虽然震惊,但又没有立场直接去问当事人,私底下悄悄问了冯薪朵她们,也没得到个准确答案,之后就彻底没了黄婷婷的消息。

       直到半月前。

       ——最后五分钟,李艺彤下了车。




7.

       星梦剧院。

       李艺彤再一次踏入这里,恍如隔世。

       当年被她们吐槽得很惨的嘉兴路设备这些年翻新了许多,只是没扩建,还跟几年前一样,三百来号人的小剧场。

       今天剧场很空,李艺彤是唯一的观众。

       ——快开始了,还两分钟。




8.

       灯光洒落。

       舞台上却没有人。




9.

       “朵子说你有通告,可我知道你会来的。”

       “这里是我们开始的地方,那段时光,真好。”

       “李发卡,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我没时间了,所以有些话我必须告诉你。”

       “我最最喜欢李艺彤了。”

       “做演员是为了能再有机会见到你。”

       “当年的电影是我拜托经纪人联系你们公司的。”

       “这么多年都没能陪你去水族馆,对不起啊。”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注意休息。”

       “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再哭了,你可是骄傲的李艺彤。”

       “最后……我真的得离开了,你要一直好好的。”

       LED屏幕在放视频,黄婷婷笑得很美,如果除开苍白的脸色不看的话。




10.

       【阿黄半小时前走了,没有痛苦。】

       手机屏幕亮起,是冯薪朵的微信。




11.

       【明天十点,我在星梦剧院等你。】

       婷婷桑,我准时来了,专门从北京赶回来了,可你去哪了……



评论

热度(39)

  1. 琮琮『ssshuo_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