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1939风尘录(三)

滨海洛飞雨:

12、


 


浓浓的夜幕像巨兽吞噬着城市的光辉。


 


细碎的雪花缓缓飘落在夜归人脚下的土地。


 


黑色的福特轿车停在了一家法国人开的西餐厅。


 


两人找了窗前的位子坐下,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上海滩璀璨的夜景。


 


但黄婷婷似乎对景色没什么兴致,她明显有些倦了,慵懒地斜倚着靠垫,一手翻着菜单,一手将坠在眼前的几缕碎发别在耳后。


 


除了在舞台上的时候,黄婷婷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李艺彤想起了自己几年前养的波斯猫,总爱在铺满阳光的窗台上打盹儿,一副永远不理人的冷漠劲儿。


 


李艺彤托着腮,脑海中勾勒出一副画面。




如果督军府中有一间属于黄婷婷的卧室,她会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裙,坐在窗前的羊毛地毯上,腿上摊开一本书,清晨地阳光落在她温柔的脸上,她刚想去拉轻纱窗帘,我就从后面偷偷搂上她的纤腰,将脸贴在她后背上,撒娇着让她唱歌给我听,她会佯装生气,回身的时候碰掉了腿上的书,然后和我一起滚倒在地摊上......


 


“发什么呆?”黄婷婷发现李艺彤一脸痴笑地看着自己,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李艺彤缓过神来,尴尬地揉了揉鼻子,赶紧把目光投到眼前的菜单上。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身材肥腻的男人远远地看到黄婷婷,像苍蝇一样凑过来。


 


“唉?这不是百乐门的歌女黄婷婷吗?”胖子猥琐地笑了起来。




“今天刮了什么邪风了?黄小姐不是号称从来不出来应酬的吗?看来之前是单纯不给我们小人物面子啊。”


 


胖子斜倚在靠背上,垂着头,肥腻的脸几乎蹭到黄婷婷的头发上。


 


“你认错人了。”黄婷婷没有转过脸去看他,只是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冷冰冰地回道。


 


“您可真会开玩笑。这上海滩的男人,认错谁都不可能认错您这位大明星啊。”见黄婷婷不睬他,胖子贼溜溜的眼睛又转到了李艺彤身上。“正好,今天还有一位可爱的小妹妹,不如我们一起出去耍耍?”


 


李艺彤今天穿了一件湖蓝色的欧式长裙,身上扎着各种精巧繁复的绸缎蝴蝶结,再加上她皮肤弹指可破,还有忽闪的大眼睛和浓密的睫毛,看起来就像橱窗里洋娃娃,反倒掩盖了她眉眼中的原本英气。


 


不过李大小姐似乎并不知道她现在看起多么楚楚动人,多么柔弱,多么好欺负。


 


她勾起单边嘴角,用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声音带着一股子的百无聊赖。


 


“我奉劝这位老板还是早点歇息吧,如今世道混乱,何必给自己招惹没必要的麻烦?”


 


胖子那两把刷子似的眉毛瞬间拧成了川字。


 


“这么说,两位今天不准备给我这个面子喽?”


 


“哪能啊?”李艺彤拿起帕子,轻轻擦了擦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是我从小眼神就不大好,看不清您的模样,您能不能凑近一步说话。”


 


那胖子向李艺彤挪了两步,李大小姐优雅地举起了咖啡杯,将里面浓黑滚烫的液体全部泼到了他的脸上。


 


胖子瞪大眼睛楞在原地,足足过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啊!你这小婊子,敢泼我,活腻歪了吧!”胖子的脸因为愤怒憋得通红,周围异样的眼光几乎让他无地自容。


 


他抖了抖衣服上的咖啡,伸出手来,面部狰狞地冲李艺彤扑了过去,只是还没蹭到李艺彤的衣服边,便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银光,整个人被一股强悍的力道弹飞起来。


 


等到他晃着肥大的脑袋清醒过来,李艺彤已经半蹲着踩在他肚子上,手中银亮晃眼的钢叉子直抵他的喉结,只要再往前挪动半寸,这胖子就一命呜呼了。


 


胖子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只能瞪大着眼睛发出“呜呜”的低嚎。


 


“我看你是真蠢,黄小姐这样的当红歌星,怎么可能带一个手无缚鸡的弱女子出门?那要便宜多少你这种色胚啊?”李艺彤回过头,狡黠地冲黄婷婷挤了挤眼睛。


 


黄婷婷从始至终都在搅拌手中的咖啡,眼皮都没有抬起一下,但是李艺彤发现她嘴角悄悄勾起了上扬的弧度。


 


胖子口中的呜咽变得更加凄惨,眼角也泛出了泪花。而李艺彤捏紧了拳头,似乎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禁往这面凑了过来,其中不乏有人认出了埋着头喝咖啡的黄婷婷。


     


在场面变得难以控制之前,黄婷婷终于站起身,微微笑道:“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可不想明天跟两位一起上报纸。”


 


黄婷婷拢了拢大衣的衣襟,走到李艺彤身边,贴着她的耳边,轻声呵道。 


 


“好歹咱们都是公众人物。”


 


13、


 


上海很少下雪,今年却不知道怎的,这雪稀稀落落下个没完。


 


夜晚的江畔人烟稀少,宽阔的江岸被持续数小时的雪花笼罩成白茫茫的一片,堤坝上几面泛黄的旗子被风吹得呼呼作响。


 


李艺彤将车停在码头上,从这个高度看俯瞰黄浦江,让人不由想起古人描述的‘天似穹庐,笼罩四野’的壮阔景色。她摇下车窗,狠狠地吸了一口夹着风雪的凌冽空气,瞬间觉得五脏六脾通透起来。


 


她想回头唤黄婷婷,却发现黄婷婷将头贴在冰凉的车窗上,微微阖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李艺彤想起她大病初愈,身体虚弱,便轻声问道:“大明星,我送你回去吧。”


 


黄婷婷睁开有些疲惫的桃花眼,向窗外倾了倾身子。只见空旷的江岸白雪皑皑,雪花细碎的棱角在月光的反射下像极了星星点点的蓝色萤火,两岸的灯光投映在浩荡的江水上,仿佛跟不上水面起伏的弧度,被生生撕裂成一幅破碎的抽象画。


 


“我们下去坐一会儿吧。”没等李艺彤反应过来,黄婷婷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她在风中恣意的伸了个懒腰,大衣上的花结松散了,长长的一条轻纱随风飘舞,但她并没有在意,兴冲冲地往雪地深处跑去。


 


李艺彤看她的背影,像一只飞舞的蝴蝶。


 


“哎,你还说我幼稚。”李艺彤笑着叹了一口气,向着黄婷婷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人不顾形象的在雪地上坐了下来,李艺彤仰望着墨色天空上的璀璨星斗,黄婷婷则掬一捧白雪,在身前堆起雪人来。


 


李艺彤把自己的鹿皮手套塞给她。“戴上,冻手。”


 


黄婷婷没有睬她,继续用纤细的手指团着雪球,渐渐指尖都冻得泛红起来。


 


李艺彤见她固执,干脆凑过来帮忙,将周围的雪都堆在一起,堆成一个球型,再在上面垒一个小球。她的动作比黄婷婷快很多,没多久雪人就有了基本的模样。


 


黄婷婷索性停了手,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李艺彤忙活。


 


“您对我可真好。”黄婷婷这话说得很突然,让李艺彤不自觉地愣了一下。


 


“送我金玫瑰,送我鲜花,帮我推掉讨厌的客人,帮我教训惹事的流氓,还帮我堆雪人,我有时候甚至会忘了您是尊贵的李家大小姐。”


 


李艺彤蹲在了她身边,眼眸里泛着江水倒映的幽蓝色的光,显得深邃而又温柔。


 


“我让你感到为难了吗?”她轻声问道。


 


黄婷婷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金色的,镶满金丝雀钻石的镂空怀表,表针在宁静的夜中发出‘滴答’的响声。


 


“您送给我的礼物太贵重了。”


 


李艺彤认真地注视着她的表情,想要完美的读出里面蕴含的意义。


 


“那你喜欢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黄婷婷翻开黄金的镂空表盖,用手指摩挲着表身繁复的花纹和遒劲地刻在背面的“艺彤”两个字,突然抬起头,浅浅地笑了。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真的很漂亮。”李艺彤快速转动大脑搜索词汇。“也不只是漂亮,漂亮的人有很多,或许更像鲜花或者蝴蝶,是那种不矫揉造作的,值得欣赏的漂亮”


 


“您这比喻可真俗气。”黄婷婷将脸埋在臂弯里,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李艺彤总是能让她感到开心。


 


李艺彤见黄婷婷说话的时候嘴里冒着白气,便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系在她脖子上,帮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


 


“那我换一个说法?”李艺彤盯着黄婷婷的眼睛,一字一顿。“或许因为我有些喜欢你了。”


   


黄婷婷本来在把玩着那块怀表,听了这话后,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那块表便直直地掉进了雪中。


 


“对不起。”她赶紧将表捡起来,小心地去擦拭挂在上面的雪花。


 


“这是你的东西,为什么要对我道歉?”李艺彤用帕子包上那块怀表,轻轻塞进黄婷婷上衣的口袋里,然后握住她冰凉的手指为她取暖。“况且,我送你的东西是不会坏的。”


 


黄婷婷像一只小猫一样将头埋在李艺彤的胸口,本来就松软的头发被滚成一团毛球。“发卡,你身上真暖和。”




李艺彤蹲在雪地里,为黄婷婷挡住呼啸的寒风,那小小的身体在她怀里微微起伏着,仿佛将她的心化成了一汪春水。她抬起手,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只摸了摸她的头发。


 


“我听说,要打仗了。”黄婷婷埋着头,声音有些闷闷的。


 


“嗯,这一仗迟早是要打的。”李艺彤没有拿出军事家们的虚伪论调,直接说了实话。“你怕吗?”


    


“我怕。”黄婷婷抬起头,身子略微向后退了一步,眼睛里泛着盈盈波光。“我怕打仗,怕颠沛流离的生活,更怕未知的恐惧会让自己做出违背原则的事。”


 


“您的身价和名誉比我高千倍万倍,男人喜欢戏子尚且被唾弃,更何况你一个姑娘家。”黄婷婷低着头,喘了一口气,脸色憋得发红,仿佛拿出了很大的勇气。“所以,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歌女来喜欢吧。”


 


“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呢。”李艺彤伸出双手,轻轻将黄婷婷揽在怀里,嗅着她头发间的香气,仿佛这是她一切温暖和幸福的来源。


 


“不要怕,我不会受伤,也不会让你受伤的。”她在黄婷婷耳边轻轻呢喃。




黄婷婷身子往后蹭了蹭,抬手摘下了耳朵上的红珊瑚坠子,塞到了李艺彤的手里。




“如果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或者有天做了伤害你的选择,你会恨我吗?”




李艺彤撩开她额前的碎发,滚烫的唇在她冰凉的额头上轻轻蹭了一下。“你要相信我,而我,永远都会相信你。”




漫天的雪花席卷着大地,辽远的空中隐约传来一阵缥缈的声音。




“晚安,我的婷婷。”




---------------------------------------------------------------


我发现,李艺彤在我这里的人设,永远都是武林高手23333


过段时间可能会继续更新美人鱼~~~(大概...)


更得勤,写得就越来越粗糙了 o(╥﹏╥)o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