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禁忌【十七】暴雨前夜 文/欠抽的大喵

欠抽的大喵:

【十七】暴雨前夜
“婷婷……我有话和你说。”李艺彤咽了一下,喘得咔咔作响。
可是这次黄婷婷却收起了一直会耐心听她说话的脾气,慢慢退到后门,眼神一直盯着李艺彤,手却往后摸索……随后一把扭开房门噌一下就冲出去了。

哎?!
突如其来的逃离让李艺彤一下子懵了……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拉开门追出去。
出去第一眼看到的是远处已经变成一个小不点的黄婷婷。
灵力加速?!没时间多想,灵力灌输至双腿拔腿就追。

但是在追的时候李艺彤已经明显感受到了黄婷婷这段时间内的进步。
这段时间的潜心修炼再加上父亲一些书籍的引导,黄婷婷的灵力进步得吓人。
就连混血血族根本不能学会的瞬移也做的很像了。
因为住在城郊的位置,从自己家后院出去没多久就是郊区了。没有聚集的房舍了,大多数是纵横交错进城的大路,路边是许多广阔的田野。
已经是傍晚时分,没什么人要进城,田里也没几个人了。
关键是再出去几里就是……

“婷婷你等一等啊!”李艺彤喊,黄婷婷不应。
开启精神领域心灵传音,黄婷婷也不理。
不能再往前了,再出去几里就是王都的护城墙了,关键是那里就有血猎封印。
血族靠近肯定会有反应,婷婷压制灵力穿过也许没什么事,但是现在她想灵力全开的闯过去,怕人不知道吗?!

自己想加速追上去,但是腿上的拉伤还没有完全好,每次使劲儿的剧痛都又拉慢了自己的速度。黄婷婷是知道自己有腿伤的,但是似乎是狠下心想让自己别追了。

现在只有那种办法了……可是,万一控制不好…怎么办。李艺彤咬着嘴唇看着婷婷又加速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闭上眼睛默念起咒文。
“来自地狱的灵魂,李斯特家族的血脉在此召唤,请附身于我,赐我地狱的能量。”

脑海里开始传来压抑的嘶吼,在感受到灵力灌满双腿的一瞬间李艺彤便立马开始念恶灵退散的咒。
灵力灌满自己的时候,李艺彤心里竟然一瞬间燃起有点得意的诡异感觉……这充满能量的感觉真好啊。
双眼的世界几乎一下子变得像网格像素一般的血红铺满,除了远处那个自己想追上的人还是白色。
用力一蹬,便以极快的速度弹射过去。完全没有了痛和伤口的限制。
恶灵退散的咒应该是起作用了,脑海里嘶吼的声音变的不甘和嘲讽……尖叫着弱了下去。


黄婷婷只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李艺彤已经快追上了,奋力往前一抱。
黄婷婷被拦腰抱住,李艺彤一下子重心不稳,带着黄婷婷翻到了一旁的田里。

田里的油菜花开的很好,金灿灿的一片一片似乎连到的尽头。
黄婷婷被压的有点痛,揉着脑袋睁开眼睛。一动便感受到了压力。
李艺彤现在骑在自己的腰上,一只手抓着自己的手腕按在地上,一只手则捂着自己的心口,表情似乎有些出神的严肃。
黄婷婷垂下眼眸,把头转朝一旁。耳边有几株长势很好的油菜花,金色的花朵就在自己头上。
黄婷婷现在有些害怕看李艺彤,便看着头顶那几株花,透过金色的花朵看到了花隙间那紫粉色暮霭的天。

而李艺彤现在脑海里出现的是那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嘶吼,“不愧是李斯特家族最……的后代,这么快就能压制住……不过不要以为就这么完了…我会一直在你心里等着……等一个机会……”
李艺彤咬紧嘴唇,在心里狠狠的喊了一句,“不会的!!!”

随即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
李艺彤有点按耐不住,开口就带着点失望和期待的复杂,“婷婷,你为什么要跑…你讨厌我了是吗?你是不是想早点摆脱我……”
黄婷婷听见“讨厌”两个字的时候脸马上就转回来看着李艺彤。

她真的好想骗李艺彤说是的,让自己离开她……但是怎么可能。
小时候就喜欢你,离开时带着侥幸心理没有删除你的记忆…老实说,我在等你想起来的时候。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意识到再次见面的无奈和无助。
我说不出口……
你是一个优秀的血猎,不应该这样。

“婷婷……就算你讨厌我也好…我有话告诉你。”李艺彤垂下头,有点不知所措。
“我爱你。”

这三个字说出口时,黄婷婷猛的呼吸一滞。什么?!
黄婷婷猛的睁开双眼,盯着上方的人,却看到了她眼中的坚定和认真。

“你是不是傻……”黄婷婷逼着自己用最后的冷硬推开李艺彤。“我是血族…你是血猎,你应该杀了我,或者我应该…杀了你。”
李艺彤听到黄婷婷怎么说,可能是体内的戾气没有完全压制下去,竟然有点莫名的怒气难以压抑。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李艺彤的声音突然犀利,就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你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杀了我,可你没有……”逼着自己体内的戾气退散,柔声说,“婷婷…你告诉我,你早知道我是血猎,你为什么不对我下手?”

婷婷噎住了,她不能说,年幼时的喜欢;再次见到你时无法表露的惊喜;发现对你已经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复杂的悸动……我不能说,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感觉……人类…总是转瞬即逝的。

见黄婷婷不说话,李艺彤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抓住婷婷手腕的手慢慢上翻轻轻握住黄婷婷的手,缓慢扣紧。
掌心的温度不高,但也不是冰凉,没有常年战斗留下的硬茧,反而柔软纤细……真的很舍不得,放开她。

“婷婷,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已经不是喜欢……”
“我不希望你用这样的方式就离开……你会触碰到结界,会被王都全团通缉。”
“我想保护你,你不是我所见过的其他吸血鬼,你很不一样,你离开,会被现在全国通缉的子爵盯上的……”
“我知道你恨他…恨他们……”

黄婷婷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艺彤,她知道……她知道自己恨那些人,自己曾经差点因为心里的积怨而异化……那段时间灰暗无光,逃亡和在魔掌里求生。
最后……是你,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好像一束阳光,本是抗拒的东西,我却开始了期待,你是我遥不可及的阳光……我希望靠近你…可是一旦靠近你,会灼伤我,也会冰冻你……
我想要拥抱你,却不得不装出我讨厌你至极的样子,傻子……我也很痛你知不知道?

李艺彤喉咙的灼痛并没有停下来,蔓延的痛苦痛得自己力气都好像被抽空一样。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哽住了呼吸,想咳却又咳不出来。
黄婷婷感受到手腕上的力道松了,是个机会,准备发力一把推开李艺彤赶紧离开,再拖下去怕自己真的会舍不得……
掌心发力,将灵力推至手掌,挣开李艺彤的手后紧接着在下一秒拍中李艺彤的胸口。

令黄婷婷没有想到的是李艺彤竟然一下子侧翻到一旁,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黄婷婷本来站起身下一秒就跑了,可是却偏偏看见了李艺彤的失态。
李艺彤蜷缩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掐住了自己的喉咙,拼命压抑,却始终往上窜。是恶灵退散出问题了吗?!

黄婷婷站在一旁,不管……怎么可能下的了手,管……我……

突然之间,李艺彤脸色一抽,“呕……”的一声呕了一口血,黄婷婷吓的来不及想什么立马蹲下去支起李艺彤的身子。
血是黑的……怎么可能?!我打伤的吗?不应该啊……灵力发力根本不可能造成这种像是异化的伤势啊?

“发卡!发卡!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李艺彤吐了一下好像缓解了很多,抬起手背擦擦嘴角,“……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你到底怎么了?
“真的没事……”李艺彤咳了两声……太可怕了,要不是婷婷这一巴掌刚好击中自己的胸口算是顺了一下气,谁知道这口血会怎么样。
哎?哎!
正发愣呢,忽然被用力架了起来。
黄婷婷难得冰凉刺骨温度的手握住自己的手,用肩膀支起自己。

“我送你回去……”低着头轻语。
嗯?不走啦?
“我有很多话要问清楚……”
好嘛…麻烦了。

……
……

子夜时分

城门外一长队人马没打火把,黑黝黝的嘎达嘎达走到古老厚重的城门下。

“下面什么人?已经过时间了,要进城等天亮。”
排头几个戴着兜帽的人左右看了看,排头第一个兜帽下发出一声“嗯……”。随后催马上前。
另外一个兜帽抬起手掌,银金的的灵圈从手掌慢慢旋转升起,片刻这里便被金色的光照的透亮。也看清了这一大队人马几乎都身着银丝白底的袍子。
催马上前的人也抬手摘掉兜帽,抬起头颅望向城墙最高处。
“是我。”
城头的士兵勾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立马回身调动齿轮拉开闸门。和一旁的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士兵低语了几句,那银铠士兵便催动灵力跳下城墙,瞬间移动般往城里远处一座高高的建筑赶去。


远处那几座城堡似的的建筑里一间大大的房间内,红烛慢慢摇曳着橘色的火花。丝绒的挂毯上折射出一个巨大的投影。
画面往前移,却是一位坐在软椅上的佝偻老人。老人眯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但是如同枯柴似的大拇指却灵活的快速摸索着食指上的一枚刻着一圈圈符文的古铜色戒指。

突然老人一滞,睁开双眼。奇怪的是明明像个八九十岁的老人,眼睛却不迷茫浑浊,反而是清亮犀利的暗蓝色,眼神中的气场仿佛可以看见这位老人年轻时的样子和能力。
老人站起身走到窗棂前,在很高的塔楼上隔着厚厚的铅晶玻璃看着很远地方那片黑压压的城墙。下巴微微抬高盯着早已黑下去的王都城镇。

“长老……”身后一声恭敬的轻语。
老人微微转身,那个跳下城墙的银铠士兵现在正单膝跪在老人房门前的一点点。脑袋低下去,表现出无比的尊敬与爱戴。
“嗯,”老人慢慢走回软椅上坐下,“我知道你来了…刚才也在精神领域里接收到了消息。是为了一件事吗,嗯?”

最后这声嗯尾音上翘,却听出了无限的威严。

士兵站起身,垂首顿胸的笔笔直直站着,“应该是的长老,”最后声音突然变的有点高兴,

“团长他们回来了。”

评论

热度(40)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