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今天拆快递了吗(上)

坑底老菜皮阿菲:

*某宝节目的商品太多了,随便挑了几个写。剩下半篇要靠今天晚上的节目安利。写不用脑子的沙雕文真开心。


1
    李艺彤最近花重金购置了一辆平衡车驱动的卡丁车,目的是为了陪黄婷婷骑她那辆破到不能再破的自行车一起上班。原因有三:一,黄婷婷不会载人。二,黄婷婷的车也不能载人。三,那个卡丁车看着挺帅。
    但在戴着头盔,弯着双腿,饱受路人注目一周后,李艺彤身心都有些崩溃。
    “婷婷桑,我们明明有车为什么想不开自己找罪受啊?”
    “低碳环保,节约出行。”
    “那我们坐公交地铁也行啊。”
    “贵,而且你能挤上去吗?”
    李艺彤皱眉想了下高峰期的上海交通,感觉妆都会被挤花。但如果能被挤到黄婷婷身上,倒也没什么不可以。
    “偶尔也开下车嘛。你最近早起骑车导致睡眠不足头发都越来越少了。”
    黄婷婷转头甩给她一个眼刀,李艺彤赶忙闭上了嘴,可隔了几分钟又兴奋的举着手机凑过去。
    “明天要下雨诶,我开车送你去上班吧!淋湿了容易感冒。”
    “小雨,不用担心。”
    “但我的卡丁车就不能开了啊。”
    “那你自己开车去。”
    “一个人开车也是开,副驾驶上多一个人也是开。享受你卡哥哥做专属司机的机会可不多哦。”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眼神里写着两个字——嫌弃。
    “你还能享受我帮你打伞,为你开车门,给你寄安全带。还可以点播歌曲,笑话,单口相声,我讲给你听。”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眼神没变,嘴里多出来两个字——“自恋。”
    “还能拉我的手,在红灯停下的时候偷亲我!”
    黄婷婷沉默了几秒。
    “哦,那好吧。”

2
    去马尔代夫的时间定下来之后,李艺彤马上网购了一个无人机,打算到时候把旅行全程记录下来。
    很不幸快递送来的时候她在加班,于是黄婷婷便帮她收了。已签收的短信发到手机上的下一秒,李艺彤就把电话拨了出去。
    “婷婷桑,收的时候你拆开验货了吗?”
    “没有。”
    “那你现在拆开看下是不是好的,万一坏了还能喊快递小哥回来拿。”
    “我看包装挺好的,等你回来自己拆吧。”
    “你怎么能这么冷漠?明明买无人机是为了拍你的。”
    “我进电梯,没信号挂了。”
    李艺彤对着手机长叹了一声,这个黄婷婷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盐。

    为了看无人机而归心似箭的李艺彤,下了班想要一脚油门飙回家,却被路上的车堵的死死的,果然还是应该开卡丁车。
    只是钥匙拧开门的一瞬间,就对上了一个黑漆漆的镜头,和网页上的宣传图一模一样,是悬停在空中冲她微笑的无人机了。
    而此时此刻的黄婷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捧着手柄遥控器,一脸冷漠地看着进来人。
    “婷婷桑,说好的等我回来拆呢?”
    “你回来的太晚了,等不及。”
    “你不是对这玩意儿不感兴趣吗?”
    “我是不感兴趣啊,帮你验货而已。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你自己接着玩吧。”说着伸手要把遥控器递出去。
    李艺彤接过来却直接放在了茶几上,脱掉外套扑在了黄婷婷身前。
    “跟以前一样傲娇嘛,嘴上说着不喜欢,手上倒是玩的很开心。”
    悬停在门口的无人机早就因为追踪功能转了过来,摄像头安安稳稳的拍下了甜蜜的一幕,只不过被李艺彤挡了个大半,其实什么没看到罢了。

3
    “李艺彤!”
    被喊到全名的人心道事情不妙,连忙摆出一副笑脸冲到卧室门口。
    “婷婷桑有什么吩咐?”
    “是你干的吧?”黄婷婷举着一根口红,原本的黑色方管现在被包上了花花绿绿的外衣,即时尚又靓丽,但捏在黄婷婷手里却有说不出的违和。
    “啊,我忘记给你讲了。这是现在的流行,公司里好多小姑娘都贴了。”
    “小姑娘?”
    “不不不,那个,大哥和朵朵给我推荐的。”
    冯薪朵和陆婷同时打了个喷嚏。
    “那贴你自己的就行了,为什么我的也要被折腾。”
    “这怎么能叫折腾呢?不觉得很好看嘛。”李艺彤战战兢兢地凑近了些,从黄婷婷手上接过那根口红。“这可是故宫出品,给你贴的这款是龙纹,皇帝才用的那种,还是掐丝珐琅的,多高贵。”
    果不其然,黄婷婷送了她一个白眼。但种草小达人李艺彤可没有放弃,紧接着拉开了一旁属于她的抽屉,里面码地整整齐齐的十几卷胶带发出七彩的光芒。
    “你如果觉得不好看,我给你剥掉就行了,这个胶的质地是那种不留痕的。但是你也可以考虑换一种你喜欢的,我买了一套,还有鹤纹点翠卷云,白的蓝色绿的。想要哪个?”
    “你又乱买东西。”
    种草失败,黄婷婷推着割草机靠近了过来。
    “给你讲了多少遍不要乱花钱。”
    “钱赚了不就是用来花的吗?不然省着干什么?”
    “省着给我买钻戒。”
    “啊?什么?”李艺彤看着黄婷婷极速发红的耳根,忽然觉得买来的无人机应该进行二十四小时跟拍才好。

4
    李艺彤送黄婷婷的生日礼物竟然是一副骨传导耳机,冯薪朵听她说起来的时候觉得这孩子可能跟直男黄待久了,审美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不是都送香奈儿的粉饼,Gucci的T恤,Coach的包吗?今年发什么疯。”
    “因为我发现婷婷桑最近总是戴上耳机听歌不理我,给她买骨传导,她就没办法装作有耳机听不到我说话了。”
    “我觉得你这是在作死。”
    “你放心,婷婷桑很宠我的。上次说着不要最后还是让我把她的化妆品都贴了胶带。”
    “对,然后你就三天没下床。”
    李艺彤下一秒就挂了电话,冯薪朵觉得,用这种事情逗她真的是百试不爽。

    黄婷婷早就知道李艺彤要送她什么生日礼物,那副耳机在她购物车里躺了快半个月,黄婷婷每次上去帮她写评价都能看到。所以今天收到了实物,只能装出很惊喜的样子。
    “怎么忽然买这么实用的东西?”
    “以前买的也很实用啊。”
    “我不觉得颈椎治疗仪实用。”
    “那是个意外啊意外。”
    黄婷婷拆开包装试戴了一下,尺寸合适。又连上蓝牙随便放了首歌,音质也很不错。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李艺彤满怀期待的眼神。
    “挺好,我很满意。谢谢。”
    “这么冷淡的吗?”
    “所以为什么给我买耳机,我的那个还没坏呢。”
    “这样你骑车上班也能听歌,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那我就以后上下班用这个耳机,平常用原来的好了,不然多浪费。”说着把耳机放回了包装盒里,从口袋掏出了一副JBL戴上,开心地听起歌来。
    李艺彤在旁边急的直跳脚,喊了几声“婷婷桑”没反应之后气急败坏的嘟囔了一句“大声听歌会秃”。结果刚转身就听见黄婷婷幽幽的声音:“你说谁秃?”
    “我什么也没说鸭。”李艺彤笑的僵硬。
    “你当我聋吗?我耳机里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的。”

5
    以前上学住宿舍是万丽娜反对她养宠物,现在工作了又是黄婷婷拦着她,李艺彤一颗热爱小动物的心无处安放,最近却在某宝上找到了去处。
    黄婷婷远远的就在小区门口看到了李艺彤,那人穿着件正红色的帽衫,戴着顶白帽子,悠闲地在草坪上散步,模样和耳机里放的青春闪电十分符合。但靠近了些就发觉了事情并不简单,散步的人身后还跟着个橙黄色的柯基,左右轻轻摇晃着。脖子上栓的绳子延展到李艺彤手腕上,还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婷婷桑!”李艺彤抬起另一只手跟她打招呼,接着快步朝她走来,身后的柯基也上下一颠一颠跟着。
    “这是个什么东西?”
    “散步气球。”
    “你幼不幼稚?”
    “谁让你们都阻止我养宠物,那我养气球还不行吗?”
    黄婷婷看着一旁随风飘动的柯基,此时非常想推着手里的自行车从上面碾过去。
    “养气球不用喂食,不用清理,一次还能养好几只,多划算。”
    “你可以养在家里,为什么要拿出来丢人。”
    “你居然嫌我丢人,那你每天上班在自行车前筐里载个小羊肖恩就成熟了吗?”
    “我那好歹是成人玩具,你这气球明明白白写着‘儿童用’好吗?”
    李艺彤皱着眉歪了下脑袋,“成人玩具?”
    黄婷婷的脸一瞬间红了大半,推着自行车扭头就走,李艺彤拽着柯基踉跄了几步跟上了她。
    “我们养只猫吧?”
    黄婷婷埋着头不理她。
    “你看朵朵和大哥的纳豆,小四的点点,还有小鞠的哈哈,你不是都挺喜欢的?”
    “还是说,”李艺彤向前赶了两步,勾着头看黄婷婷的脸,“你只想要成人玩具?”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