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晨

长安故尘:

十二月底天气相比起十一月,那可是又冷上了几分。

黄婷婷伸出了手试了试被子外面的温度,果断的收了回去,然后躲在被子里不起来,反正也没什么外务,干脆一觉睡到中午好了。

黄婷婷这样想着。

“嗡嗡嗡……”手机一直在脑袋旁边振动,应该是有人打电话了,按下了接听键,那头的声音有些低沉一时让黄婷婷不能确定那边的人是谁。

“喂……你好。”

“咳……怎么,没保存我的手机号码吗?”

“嗯?”黄婷婷拿开贴在耳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

“发卡!”

“我还以为你没保存我的号码呢。”李艺彤轻笑道。

“没有,我这不是没睡醒嘛!”黄婷婷抹了抹脸,她确实没睡醒,也不怎么想起来。

看了眼窗外,灰蒙蒙的一片,看样子也才六七点的样子,她不知道李艺彤现在打电话给自己是干什么。

“天气冷了,要注意多穿点衣服,早饭还是要吃的,所以,现在叫你起床。”李艺彤的语速出奇的慢了下来,估计是为了让黄婷婷好好听进去。

“好,知道了,你在外面也多穿点,不要为了风度不要温度……”

“好,我知道了。”

“在外面多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那就等我回来。”李艺彤说完,挂了电话,看着车外面熟悉的街道,嘴角勾了勾。

“啊……还是不想起啊!”黄婷婷放下了手机把头闷在被子里,李艺彤让她早点起但是她不想早点起,要不……再睡一会?

说干就干,没过一会黄婷婷就又睡着了。

等李艺彤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躺在床上裹得严严实实的黄婷婷,睡得昏天黑地,让李艺彤扶额。

“小懒虫,该起床了!”李艺彤附身捏了捏黄婷婷的鼻子。

“唔……发卡,你怎么回来了?”黄婷婷迷迷糊糊的看见李艺彤出现在自己眼前,大脑没有经过思考,脱口而出道。

“我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准备睡一天?”李艺彤挑眉道。

“没有啊,我定了闹钟一会就起。”黄婷婷有点心虚的说道。

“是吗?我一个小时之前叫你起的,现在大概是八点,你还没有起,早餐时间是七点到八点,婷婷,你说怎么办呢?”李艺彤眼眸微闪,戏谑道。

“太冷了,不想动嘛,要不你抱我?”黄婷婷张开了双臂等着李艺彤把自己抱起。

“那……我的公主,起来洗漱了。”李艺彤抱起了黄婷婷,往盥洗室走去。

看着懒得不想动的黄婷婷,李艺彤无奈的拿起牙刷给黄婷婷刷牙,刷完之后还给黄婷婷洗了脸。

“小懒虫,还不动?都洗漱完了,再不去穿衣服就着凉了。”李艺彤一边刷牙,一边捏了捏黄婷婷的鼻子道。

她也是赶凌晨的飞机回来的,自己也没洗漱就赶着回来见黄婷婷。

“嗯,不想动,等着你。”黄婷婷勾了勾嘴角笑道。

“那有什么办法让我的小懒虫动一动呢?”

“亲一亲说不定就动了呢?”

“如果你想让牙膏沫糊你一脸的话,我就亲你。”李艺彤漱了个口,把泡沫全都吐掉了。

“我不介意。”黄婷婷眯了眯眼,笑道。

“可是我介意啊。”李艺彤在千童耳边轻声道。灼热的气息喷在了黄婷婷的脖颈,属于李艺彤的薄荷香萦绕在黄婷婷的鼻尖。

冷冽的唇附上了她的唇,两唇相触,一冷一热的感觉,综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千童沦陷。

薄荷的香味在黄婷婷的嘴中荡漾开来,李艺彤的舌头,慢慢的划过黄婷婷的每一颗牙齿,最后划过黄婷婷的舌。

许久……

“怎么?小懒虫,愿意动一动了吗?你要是着凉了,我可就过意不去了,如果你想让我帮你换的话,就说出来……为夫很是愿意!”李艺彤邪魅一笑道。

“好啊!”黄婷婷勾了勾唇角道。











二十分钟到产物,灵感来自于明天要早起的我!

从明天开始我就得出早操了,五点半就要醒的我,很痛苦……

晚上九点十分查房,熄灯睡觉,早上五点半要起床早训,感觉人生一片灰暗……不想早起(゚Д゚)ノ

冬天早起什么的,让人难受(;_;)

嘛,冬天就是懒得不想动,所以我会时不时就消失,时不时的窜出来,嘛,就不要太介意了ヽ(≧Д≦)ノ

文笔不好,请见谅!

还是看文吧!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