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塞纳河畔

时凉:

*一开始脑中只有对视那一个画面,觉得很美好就动笔了,结果……我也不知道我讲了个啥故事,你们自由发挥脑洞吧!



塞纳河畔
又名:

两个鬼的历史性会面



那一日的河水打湿了你我



夭寿啦今天有鬼跟我表白



酒醒了多了个老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主演:
水鬼:发卡
醉鬼:踢踢


“人生好比梦一场,不如一醉解千愁啊……”


一道身影,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小河边。隐隐约约可以瞧见那人手上拎着个酒壶,似乎还能闻着些酒气。那一脚深一脚浅的样子,像个醉鬼。


那醉鬼迷离着眼,跌跌撞撞地往河边走来,不慎被自己的左脚绊右脚,跌坐在河边人家洗衣服的青石上。醉鬼稀里糊涂地顺势躺下,醉倒在石上,任由自己的衣摆和青丝散落在水中,随水飘荡。这衣式,这发样,明明白白显示出此人是个女子。放浪形骸开怀畅饮的女子,这世间可不多见。


青石边上的河表面上看似清澈,实际深不见底。黑幽幽的河底像个择人而噬的怪物,看起来可怕的紧。“咕噜咕噜……”不知怎的,这流动的河水竟然冒起了泡泡。


点点黑丝在水下显现,偶尔有黑丝小心翼翼的触碰触醉鬼的发丝,碰一下就又飞快地缩回来,不知道在顾忌什么。


“咕噜咕噜……”随后,大量的黑丝从水中冒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也跟着出现。不得了,来了个女水鬼。


水鬼只露出了一头黑丝和一双眼睛,把自己其余的部分好好的藏在了水下。她看着躺在青石上醉的稀里糊涂的醉鬼,惊诧这世上竟有生的如此好看的人儿。


水鬼有点儿心动。不如留下来,永远的陪着我。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齿,盯着那醉鬼出神。


风轻云淡,树影婆娑。青石上的人睡的安稳,河流里的鬼看的认真。这画面竟意外的美好,叫人恨不得时光在此定格。


“哗啦!”突如其来的水声,打破了这片刻的安宁。水鬼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沉入水底后,才想起来查看一下是什么动静。


原来是醉鬼的手无意识地滑落水中,溅起了些许水花。河水冰冷刺骨,加上水鬼自带的阴冷气息,硬生生把醉鬼从好梦中激了起来。


“啊……嘶……”醉鬼皱了皱眉,手拄着青石坐了起来。湿嗒嗒的衣袖贴在她纤细的手臂上,勾勒出了姣好的形状。她嫌弃地捋了捋自己的湿发,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醉酒带来的不适。这一切原本再正常不过,但是在水鬼的眼中却是格外的吸引目光。


“咕噜咕噜……”水鬼乖顺地看着醉鬼,百无聊赖的在水下吐泡泡玩。看着醉鬼葱白修长的手指,水鬼低头扒拉自己的爪子。白中泛青,还有黑色尖利的指甲,一点也不好看。水鬼羡慕的望着醉鬼的手,想象牵着这双手的美妙触感,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僵硬的心动了一下,那种感觉,像冬雪遇光消融,像死水泛起了涟漪。


醉鬼浑然不觉自己被一只暗怀心思的水鬼盯了这么久,待她稍觉清醒,四处寻觅自己的酒坛的时候,视线便和水中的水鬼猝不及防的撞上了。


“……”


“……”


四目相顾无言。不多时,醉鬼倒是被瞧得不好意思了起来,眼神飘忽,躲闪水鬼直勾勾的目光。


醉鬼混沌的脑子这会儿总算转动了起来。“你是…谁?为何潜在这水中?”


“……我是水鬼,自然在水中。”水鬼似乎翻了个白眼,嘲讽醉鬼的愚蠢。


醉鬼:“……”


也许是醉过了头,醉鬼对于大白天见鬼这件事,居然没有丝毫惧意。


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你好看,我喜欢你。”水鬼非常坦诚,看起来一脸真挚。


“……”醉鬼突然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酒还没醒,她在做梦,这不是真的。


她被一只鬼表白了。


泡得青里透白的水鬼。


水鬼看着醉鬼一脸茫然的样子,觉得傻傻愣愣的十分可爱,忍不住笑了出来:“漂亮姐姐,你可真好看,就连发呆都那么好看。”河水哗哗作响,仿佛在赞同水鬼的话。


这一席话水鬼说的是无比自然,醉鬼却红了耳垂:“……莫要胡说。”不过醉鬼原本面色就泛着红晕,倒是没被水鬼发现她的异样。


突然空气又安静了起来,谁也没有再说话,只听见河水偶尔扑腾的声响,和树林中稀稀拉拉的鸟鸣。


气氛逐渐变得有些冷,水鬼不安地拨动水流,掩盖内心的不安。


“我叫黄婷婷,是这附近恩兔村的村民,你是何人,为什么会在这河中成了水鬼?”清冽的嗓音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水鬼垂下了眼眸,”别人都叫我李艺彤,但我身边……只有一个白色的发卡陪着我,所以这里的水鬼们都唤我李发卡。”声音平稳听不出波澜,情绪却不如之前那般活泼。“至于怎么成了水鬼……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大概是被人推进了河中淹死了罢。”


黄婷婷惊觉自己提了个不该问的话题,暗暗恼怒自己的唐突,“对不起,我……”


“没事的,我被困在这塞纳河里已经很久了,已经麻木了。”李艺彤扯了扯嘴角,努力地露出一抹僵硬的笑。


眼前的水鬼虽然青面獠牙,通体被泡得泛白,但不知怎的,黄婷婷竟看出了一丝可爱。“我家就在这附近,你要不要来坐一坐?”黄婷婷眉眼弯弯,向李艺彤伸出了手。


“……嗯?”李艺彤愣住了。


那是她生前死后,第一次有人邀请她去自己家做客。第一次有人温声细语的和她说话。


以往遇到的人,认识的避她如蛇蝎,只因她是游方道士口中的天煞孤星;陌生的对她嫌弃唾骂,只因她蓬头垢面衣衫破旧。


这辈子,她从未感受过善意。记忆的末尾,是包子店老板命人把她装入麻袋,绑上大石沉入河底的画面。


饥饿,恐惧,无助。


也是解脱。


若是有的选择,谁愿意无父无母四处流浪,谁愿意风餐露宿背井离乡?


就因为出生后不久父母意外的身亡,从小被迫背上“天煞孤星”的罪名。好不容易磕磕绊绊长大,又被冤枉偷盗村长家的财物,村里人叫嚣着把她赶出了村。要不是畏惧天煞孤星的威力,说不定她早就死在这帮豺狼的手上。


即使这样,她也被打的遍体鳞伤,身上的旧衣衫也在狼狈的躲避中被扯破,仅能勉强蔽体。


真是好笑。可怜她如此瘦弱,如何翻墙越院,躲开所有家丁,盗取被妥善保管的财物。


不过三人成虎罢了。


这一生,生的糊涂,死的荒唐。她李艺彤,也不知道为何而生,为何而活。


这些心思在李艺彤心中一闪而过,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真傻,我是水鬼,水鬼是没法离开自己死掉的地方的。”


“啊……这样吗?”醉鬼黄婷婷的脑袋似乎又糊了起来,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我以后常过来吧,你不会嫌弃我烦吧哈哈哈”


“我很乐意。”一辈子陪着你。李艺彤看着眼前直白坦率的人儿,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这黑白无情的世间里唯一的亮色。


那就是黄婷婷的笑颜。


而她,想永远守护这份笑颜。


“我可以叫你婷婷桑吗?”


“可以呀。”


“婷婷桑!”


“嗯?”


“没事,就想喊喊你。”


“……傻样。”


“婷婷桑,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了,千万不要和我告别,我会舍不得你的。”我怕我会忍不住留下你。李艺彤眉眼弯弯,内心却无比酸涩。


老天真是爱作弄人,让她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如果能够再早一点遇到黄婷婷,是不是她就不会孤零零在这个冰冷的河里做个水鬼,就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还好,一切也没那么糟。虽然时间错了,至少,她遇上了对的人。


“我不会离开的。”黄婷婷郑重地向李艺彤保证道。


“我相信你。”李艺彤微笑着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黄婷婷的手。


温热的,软软的,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是她渴望的温暖。


—完—

评论

热度(32)

  1. 琮琮时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