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悄悄的

夏忆:

*怎么写的和一开始想的不一样?


*我好象不太会写虐文


*好久没码文了(懒)


曾经的恩兔、曾经的盛世,在二期生一个一个的毕业后,星光陨落,她们的传奇早已记录在塞纳河的历史,只不过很少有人会再去提起。


有的事情就让时间去冲淡,别固执。


或许这样对彼此会比较好。


大家最看好的马鹿夫妇不负众望的继续的发糖,在没有恋爱禁止条例的规定下,谁还不是自由恋爱者呢。


既然都提到了最甜的马鹿,那就不得不提一下虐到传出be的卡黄,毕业后的两人都在做些什么呢?她们到底和好了没?根据某张姓爆料者提供的消息——她们过得很好。


其实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和,那都只是在两人的演技下所释出的假象,相不相信随个人,反正大多数的人是相信了,这样刚好中了李艺彤和黄婷婷的圈套。


“太阳晒屁股啦!还不快起床!”


温柔的声音搭上调皮的语调,说话的人爬上床推了推还没睡醒的小孩,那人听见了声音却不愿醒来,只是翻个身把身旁的人抱住继续睡回笼觉。


“唔……我还想睡一会儿。”


软软的少年音从怀里传出,黄婷婷知道这个小孩又赖床了,平时的自己是会放纵她这么做的,但是今天的状况不允许。


“だめ,你忘了我们今天有件重要的事吗?”


重要的事?李艺彤勉强的让自己的脑袋开始运作,然后迅速的想起黄婷婷指的事情是什么。


今天是元恩的聚会。


“现在几点了?”


李艺彤松开了抱住黄婷婷的手缓缓坐起,身体似乎还没醒过来,所以并不能一下子就起身,万一头晕了可就麻烦了。


“10点半。”


黄婷婷干脆坐着等李艺彤清醒,明媚的阳光从落地窗打进来照在李艺彤的脸上,那少年模样没什么改变,只是越来越帅气了,让人忍不住想占有她,幸好李艺彤是专一的,她早已把心交给了一位女孩,她的名字叫黄婷婷。


李艺彤低着头闭着眼睛,想等睏意消失后才起身去漱洗,黄婷婷看着这样的她总是忍不住想捉弄她。


“发卡,把身体转过来。”


凭着声音的方位,李艺彤很快的把身体转了过去,黄婷婷伸手捧起了那张还充满睡意的脸,一个轻轻的吻忽然的落了下去,在触碰到的瞬间,被亲吻者的脸颊迅速泛红,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李艺彤瞪大着眼看着黄婷婷,对面的人也用着那张姣好的脸蛋看着自己,笑容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恶作剧完的喜悦。


“早安啊~发卡。”


“刚才那是…早安吻吗?”


“你说呢?”


黄婷婷依旧用着不变的表情看着李艺彤,她甚至能明显感受到对面的人害羞了,李艺彤看准黄婷婷恍神的一瞬间在她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快速的下床跑走了。


脸上的温度突然窜起,黄婷婷抬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那里果然热成了一块,没想到自己被反将了一军。


“傻叽。”


李艺彤还在浴室的那段时间里,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黄婷婷很顺手的拿了过来,上面写着大哥两个字。


“婷婷桑!谁打来的?”


浴室里的人听见手机铃声便向外面的人询问。


“大哥。”


说完,黄婷婷直接按下了接通键,电话那头的吵杂声立马传了过来,看来人是在外面。


“喂?”


“阿黄?发卡的手机怎么在你这?”


“她刚睡醒,我帮她接的电话。”


陆婷好象知道了什么秘密讯息。


“你在哪?”


“床上。”


她刚睡醒,你在床上,你们两个人是……


这讯息量好象有点多,你大哥我先挂掉冷静一下。


“别别别!”


另一道声音突然插入,手机的掌控者换人了,黄婷婷马上就认出了是冯薪朵的声音。


“阿黄!你在发卡那儿?”


“嗯,你们怎么好象都很惊讶的样子?”


啊!想起来了,当初我和李艺彤是瞒着所有人在一起的,所以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顺便补充一下,这间房子是我们毕业后一起买下的。


“这能不惊讶吗?你们可是禁忌的两人啊!”


“这……说来话长。”


此时李艺彤刚好走了出来,黄婷婷瞄了她一眼并没有把手机给她,而是继续和冯薪朵聊着,李艺彤看黄婷婷没动静只好先去挑出门要穿的衣服。


“所以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黄婷婷把偏离很久的话题拉回正轨上。


“啊!那个…大哥想问一下你们几点到。”


“不知道欸,我们才刚开始准备。”


“好,到时候我们门口会合。”


“嗯。”


通话结束。


黄婷婷把手机放回原处,然后随即下床去找李艺彤,看着她在衣柜前选衣服选这么久,干脆两个人一起选吧。


“吃个饭聚个会,穿的休闲一点的吧。”


“嗯。”


李艺彤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牛仔裤去了更衣室,黄婷婷则挑了一件版型较大的T恤,这样显得自己小隻点,然后将下摆微紮进牛仔短裤里,这样又显得腿长,搭配大功告成。


想着李艺彤拿的衣服,黄婷婷又去拿了一条领带和一件风衣出来,准备给李艺彤加点东西。


“婷婷桑!我换好了。”


李艺彤手里拿着换下来的衣服走了出来。


“东西放好过来。”


“好。”


照着黄婷婷的话,李艺彤把衣物挂回衣柜后便走到床边坐下,然后想着身旁的人到底想干嘛。


“戴上吧。”


黄婷婷把黑色的领带挂在李艺彤的脖子上,然后细心的替她打结,李艺彤不敢去看黄婷婷,深怕一眼就又沦陷了,于是只好把余光瞥向一旁。


“还有这个。”


李艺彤接过黄婷婷拿过来的外套穿在身上,长度意外的刚好,还可以顺便衬出她那双大长腿,这人怎么穿怎么好看,黄婷婷暗自窃喜。


“我们出发吧。”


“好啊!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在黄婷婷走出门后,李艺彤又跑了回来拿东西,好象是一件外套,那大小似乎比自己身上的还要小件,由此可推测出是帮黄婷婷带的,我们的卡哥哥真的很暖啊!


(半小时后)


一说到恩兔聚会当然是火锅啊!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从以前到现在都是。


冯薪朵和陆婷已经在门口站了一段时间,就在陆婷准备再打一通电话过去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阿黄!好久不见!”


“朵朵,我看你和大哥过得不错哦!”


黄婷婷边说边伸手捏了捏冯薪朵的脸颊,厚度和以往确实不太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幸福肥吧!


“发卡呢?你们是一起来的吧。”


陆婷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靠在墙边上,一副等的开始不耐烦的样子,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她去停车了。”


说人人到,李艺彤从停车场的地方走了过来,风衣被风微微的吹起,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明显,样子象是电视剧里男主角登场的模样。


“大哥,你那什么表情?”


陆婷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这个算是有点成熟的人,当初明明还只是个容易孩子气的人,想不到几年过去竟变的如此不同,时间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


“没什么,我们快进去吧!她们已经在里面等了。”


“好。”


过了很久,这群人还是这群人,并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要是你问那些稍早之前就离开的人,她们的回答也是一样的,因为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事前预定好的包厢里充满着熟悉和想念的声音,四个人站在门口偷听了一下,内容不外乎就是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或是找到对象了没?诸如此类的问候。


门忽然的打开,站在里面的是准备去厕所的赵粤,看见晚到的四个人,赵粤马上对着里面的人大喊。


“小鞠!看来这一顿你不用付钱了,某些人似乎要请客了。”


赵粤说完还不忘对着面前的人坏笑,然后赶紧跑去厕所,装作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路过的样子。


“你们四个人迟到了!罚你们每人喝一杯!”


林思意从鞠婧祎旁边的位子起身拿了四杯倒好的酒过来,想不到火锅还没吃到就要先罚一杯,真是不按牌理出牌。


“喝就喝!”


陆婷拿了其中一杯直接干了,就象喝白开水一样,小事一桩,冯薪朵则是慢慢的把酒喝完,之后散发着微醉的气息。


“我帮妳喝吧。”


李艺彤说完便拿走了黄婷婷手上的酒杯,自己的份早就喝完丢在一旁了,但黄婷婷好象不是很想让李艺彤喝掉。


“这点酒我没关系的。”


“这怎么行,要是你喝了,可就没人能开车了。”


这么说好象也对,黄婷婷妥协了,李艺彤一口就把那酒给喝个干净。


“唉呦!卡姐你这是和婷婷復合了吗?”


早在暗中观察许久的万丽娜突然发出了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李艺彤你离我们婷婷远一点!”


说着说着曾艳芬就从某个角落窜了出来,一下子就跑到黄婷婷面前把她护在身后,看来这几年过去我们撸力的普通话变好了,只不过那口音还是穿插其中啊!


“这我可能办不到,我已经把心交给她了,没了她我怎么活?”


这狗粮撒的真是猝不及防。


“撸力好久不见了。”


黄婷婷说话的语气如同当年。


“就是因为我不在婷婷身边才让李艺彤这家伙把妳给骗走的。”


曾艳芬故作生气的看着李艺彤,这可引起了张雨鑫注意。


“撸力你别装了,谁不知道你才是最希望她们俩在一起的,再装就不象了。”


“张叉叉你别说话好吗?”


被拆穿的曾艳芬只好摸摸鼻子走回了自己的位子上,然后顺便爆打张雨鑫一顿。


“赵粤怎么去厕所去这么久?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唐安琪的声音更是引起了众人的目光,平时就有在追蹤的各位当然都知道小姐姐的近况,那时的意外到现在的复健成功,真的是过了很久了。


“我和大哥去看看吧!”


林思意说着便拉着陆婷一起出去。


李艺彤和黄婷婷找到位子坐了下来,冯薪朵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和鞠婧祎聊天了,在场还没说话的只剩那对模(魔)范(幻)夫妇了。


“十七,听说你导的那部戏最近要上映了?”


“是啊!我们的鞠总要来捧场一下吗?”


“你不是有了一个爱总吗?我应该就不用了吧。”


“哈哈!小鞠你来的话我面子可大了。”


“那也要看看我有没有时间,话说嘉爱也要办演唱会了吧。”


毕业后的易嘉爱依旧专心的研究音乐,出的歌也得到了很好的回应,龚诗淇后来当了导演,这次电影的主题曲就选用了易嘉爱的歌。


“是啊!小鞠要来吗?我可以让妳坐在第一排。”


“喂喂喂!这里的歌手不止有小鞠好吗?”


冯薪朵不悦的说,然而她想说的其他人正是李艺彤和黄婷婷,这两人虽然曾经被冠上某某歌姬的名号,不过真相却是她们俩唱歌真的是好听啊!尤其是两人的合音,简直让听的人如癡如醉。


“抱歉抱歉,你们不管谁来我都给你们坐第一排。”


过了很久,火锅都上来了还是没见到出去的人回来,这让人不免起了忧心,经过一群人的讨论后决定出去看看。


开门后,走廊的另一端站着几位非常眼熟的人,只是她们的动作偷偷摸摸的,好象在做什么坏事,每个人都把耳朵靠在门上,似乎在偷听。


“你们几个。”


鞠婧祎用她一姐的气势拍了拍几个因为在偷听而没发现她们的三个人,她们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从那肩膀的抖动程度就能猜出。


“呼~原来是小鞠,吓死我了。”


林思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想让情绪缓下来。


“你们小声点。”


赵粤对着其他人比出了嘘的手势。


陆婷则是没受到一点影响,依旧靠在门上听着里面人的对话,那个人说话的声音和语气真的象极了某位老板。


“发卡,你过来听听。”


“哦。”


李艺彤听了陆婷的话靠了过去,那声音果然一下子就被认了出来。


“是王总!”


“嗯。”


陆婷起身后重新站好,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不过又说不太出来,摇摇头后还是算了。


“这是在谈生意吗?”


“或许吧!不过也与我们无关了。”


我们现在已经不属于那家公司了,那人更称不上是我们的老板,顶多是曾经在我们身上投资过的人。


最好的偶象遇到最烂的公司会是怎么样的状况,我想没有人比我们还要更清楚了。


“回去吧!火锅都来了。”


鞠婧祎会这么说不光是因为她自己想吃火锅,她知道那时在自己不在团里的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为严重的非组阁莫属。


不过那都过去了,过去的事就别再去想它,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已经不必被那一条又一条的规则给束缚住,现在的我们是自由的,想做什么都行。


回到包厢后,不知道是谁提了这么一句——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喝到马鹿的喜酒?


“大概是下一次相聚的时候。”


陆婷拿出行事曆开始盘算着之后的行程,结婚这档事其实以前就有和冯薪朵提过,只是她那时说还早,这种事不用着急的,之后便没再提起这件事,既然现在有人提了,那就好好地来计划一下吧。


“阿黄,我们哪时能喝到你和发卡的喜酒呢?”


冯薪朵眯了眯眼,说话的时候露出了很奇怪的笑容看着两人,殊不知其他人也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这……”


黄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李艺彤,只见李艺彤用她那清澈的双眼看着自己,在宠溺的眼神下,黄婷婷更是不知如何回答,两人的手不知何时紧扣在了一起,最后是由李艺彤回答这个问题。


“再看看吧,就算不结婚也能过的很幸福。”


人们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我宁愿不结婚让这场爱情延续下去,然后陪你哭、陪你笑、陪你闹,我将一生守在你身边。


End.

评论

热度(78)

  1. 琮琮夏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