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时间倒流【下】

叶开花落:

   “卡姐,醒醒,你今天要拍MV。”李艺彤被熟悉的甜美声音叫醒,即使她头脑还不太清醒,但是作为万丽娜多年的室友,对于是十七还是娜娜喊她,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果不其然,李艺彤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娜娜那张脸。

  

“这是穿越回来了?”李艺彤在床上发愣,心里说不清是遗憾,难过,还是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一个疑问在李艺彤心头升起。




   “MV?什么MV?《那好吧》不是已经拍完了吗?”李艺彤仔细看了看四周,和万丽娜那张脸。




   万丽娜的脸还略显青涩,四周的摆设也显得和18年有些不同。




   “我这是又穿越了?”李艺彤简直想疯狂吐槽,这是什么东西,穿越还带一天换一个时间点的吗?




    “卡姐?你这样赶不上飞机了。”万丽娜看着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室友,伸出手在李艺彤眼前晃了晃。




    既来之则安之是李艺彤的人生守则之一,她连忙翻身下床就要找手机确认时间。结果万丽娜的一句话让她愣在了原地。




    “你和婷婷在韩国好好玩啊。记得带礼物回来。”万丽娜看着李艺彤彻底清醒了,便出声打趣道。




    韩国?拍MV?黄婷婷?李艺彤飞速在大脑搜索了一遍,能够符合这三个条件的MV,李艺彤记得自己只拍了一个。




   李艺彤的手颤颤巍巍地打开了手机,内心不断祈祷着奇迹的发生。




   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用,因为下一秒李艺彤几乎像被雷劈了一般愣在原地,日期就是她和黄婷婷拍夜蝶的时候出发的那一天。




   “卡姐?你还好吗?”万丽娜看着一个早晨懵了三次的李艺彤,不自觉地感到困惑,李艺彤不应该是很开心才对吗?昨天她还恨不得满世界的和队友宣传自己要和黄婷婷去拍夜蝶了。闭上眼回忆地话,李艺彤满脸得瑟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没事,那个我先去洗个脸。”李艺彤强扯出笑意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李艺彤是真的害怕,自己的记忆中拍完夜蝶之后,整个饭圈都沸腾了,不止止是卡黄党的狂欢那么简单,而是几乎连队友都在感叹她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之后她和黄婷婷面临的是什么?公司的介入让两个人隐隐有了一层隔阂,明明是那样单纯的喜欢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是为了得到利益的手段。




   现在回想起来李艺彤真是觉得不能再好笑了,自己如果有那个演技在拍戏的时候还会被喷演技差?稍微再锻炼一下直接可以拿奖了好不好。




   可惜当年的自己实在是太幼稚,太冲动。把黄婷婷战略上的疏远看做是不信任,一气之下在大庭广众逼着黄婷婷表态,却也不想想在那种情况黄婷婷这样冷静,理智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自己想要的回答。到头来只能让两人渐行渐远。




  “黄婷婷。”李艺彤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苦笑了一下。真是中了这个人的毒了,明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但是在碰到有关黄婷婷的事情的时候,李艺彤还是会变成那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这是回来了吗?黄婷婷看着四周的变化有些迟疑,心里是止不住的失落,真可惜啊,明明可以改变的。




  但是下一秒黄婷婷看到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眼睛一下就亮了。这绝对不是18年自己的手机。




  看了一下日期,黄婷婷愣在了床上,但是很快一股狂喜之情在她心中升起,这是她和李艺彤拍夜蝶的那天。

  

还好,还来的及,自己还有希望。




当黄婷婷拖着行李,敲开李艺彤房门的时候,李艺彤几乎愣在了原地。

 

记忆中,明明是自己乐颠颠地跑去找了黄婷婷,怎么反了过来,是蝴蝶效应吗?




  黄婷婷看到李艺彤的时候,明显看到了李艺彤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对于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李艺彤开心的样子,黄婷婷还是觉得有些遗憾的,但是并未多想,毕竟自己以前确实是一年都不见得主动来李艺彤这里几次,大多都是李艺彤去自己的房间,或把自己强行拉过来。




   一路上黄婷婷都在努力的寻找话题,那些李艺彤推荐的动漫,黄婷婷后来都看过了,只是再想找人谈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远了。




  李艺彤瞟了一眼坐在前面的staff,就不是很想搭话了,自己现在过于热情让staff看见,等MV拍完发出去还得了,自己和黄婷婷肯定又要被公司介入。




  但是不理黄婷婷也是不行的,李艺彤只能漫不经心地和黄婷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在李艺彤心里,只要自己不那么积极,那黄婷婷也不会靠自己太近,就算MV发布了,正主不表态公司想强行炒作还是有点难度的,那么自己和黄婷婷在18年可能还能做正常的朋友吧。




  虽然和李艺彤因为公司和粉丝互不搭理视对方为禁忌很久,但是黄婷婷还是可以感觉到李艺彤看似正常的话语下满满的疏离。只是到底是因为什么?




各揣心事的两人,就这样到了目的地。




当李艺彤和黄婷婷再次躺在那张床上的时候,明明之前一遍过的一些内容,硬是被导演喊停了好几次。




当导演喊出:“李艺彤你要演的深情一点的时候。”




李艺彤是真的想对导演咆哮:“我的深情从来都不是演出来的。”那些年少时表达出的情绪,眼神,其实都是真的。




黄婷婷也是有些着急了,连忙拉着李艺彤到一边去问原因去了。




再次被迫对上黄婷婷眸子的李艺彤,实在是有些心虚。李艺彤总不能告诉黄婷婷,因为我们俩拍完这个MV之后没多久就闹掰了,所以我现在再次拍这个MV很难找到当初的热情了,我怕一个不小心我们又掰了。




  李艺彤只能说:“婷婷…………桑,我在想吻戏怎么拍,我有点纠结。”




这句话李艺彤还是没说谎的,当初她们拍的时候,快要吻到黄婷婷那一刻李艺彤还是怂了,最终还是避开了黄婷婷的嘴唇。




黄婷婷也没有多想,只能开口到:“没事,你到时候看感觉就好。只是如果今天不拍完,明天还要继续拍,早点拍完我们还能出去逛逛。”




  李艺彤听到那句:看感觉就好的时候。后面黄婷婷说的什么李艺彤是再没有听进去了。李艺彤细细品味着看感觉几个字,这是……要我真亲还是不亲。




李艺彤最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吻黄婷婷,当李艺彤要再次避开的时候,黄婷婷却不知为何稍稍偏了一下头,外人眼里看来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只有李艺彤和黄婷婷知道这下她们是真亲上了。




李艺彤大脑一下就一片空白,维持了那个姿势很久,黄婷婷也没有动,直到导演喊cut的时候,李艺彤才如梦初醒,整个人马上爬了起来。




后面的拍摄出乎意料地顺利,李艺彤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很顺利的完成了当天的任务,反正吻也吻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公司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大不了就是那个互不搭理的结局。




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这次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到一个床两个人应该怎么划分这个问题。




熄灯之前,黄婷婷扭过头对李艺彤微笑着说:“晚安,李发卡。”




李艺彤吸了口气,然后露出了释怀地笑容,对黄婷婷说:“婷婷桑,晚安。”




第二天,喊醒李艺彤的不是黄婷婷,而是满脸焦急的吴哲晗,看着吴哲晗焦急的样子,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李艺彤简直不能再熟悉,正是自己放话取关黄婷婷后的一天。




没有这么背吧,早穿越一天也好啊,自己昨天才决定释怀啊。李艺彤总算明白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那个,……如果我说我是手滑才取关黄婷婷,五折你信吗?”李艺彤扯起嘴角对吴哲晗说。




“……一姐,你是在逗我吗?”吴哲晗心里吐槽着,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摇了摇头。




李艺彤看着吴哲晗的样子,李艺彤打消了发微博说自己手滑的想法,连吴哲晗都不信,其他人更不会相信了,当然,自己的粉丝和卡黄党除外。




黄婷婷也是被staff打来的电话吵醒的,黄婷婷醒来下意识看向旁边的时候,却没有李艺彤的身影,再看了看房间布置,这是回到了自己拍戏那会?那自己和李艺彤的关系呢?改变了吗?




黄婷婷心里疑惑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接通了电话,结果知道的就是李艺彤把自己取关的消息,黄婷婷连忙翻开微博,果然自己微博里和李艺彤有关的微博被公司删了一个干干净净。




黄婷婷敷衍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翻到微信那个被顶置却许久没有互发消息的聊天,想了想打了几个字却又删掉。




最终黄婷婷还是拨通了语音通话,李艺彤看到黄婷婷的头像显示的时候,差点把手机当着吴哲晗的面扔出去,吴哲晗耸了耸肩,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转身出去了。




李艺彤颤颤巍巍地接通了电话。




“喂,婷婷…………啊。”李艺彤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桑字喊出口,现在她们的关系已经不再适合那个称呼了。




“李发…………李艺彤。”电话接通的一刹那,李发卡三个字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还是在听见黄婷婷三个字的时候给咽了回去。




“那个,如果我说我那天喝多了,然后我手滑了,你…………信吗?”李艺彤觉得自己都要说不下去了。




  “………………我信。”黄婷婷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在李艺彤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把手机扔到了一旁,只是忘记挂断的时候,黄婷婷开口了。




“为什么?”李艺彤失声大喊道。




“…………因为你是李…………发卡,所以我相信你。”黄婷婷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这绝对和李艺彤记忆中不一样,明明今天不该有这一出。




“李艺彤,如果有选择你会和我跳人鱼吗?”黄婷婷突然开口道。




“……如果有选择,你会和我跳夜蝶吗?”李艺彤沉默了一下,反问道。




“我会。”没有任何犹豫,黄婷婷脱口而出。




  “那我就再陪你跳一次好了。”李艺彤低声喃喃道。




  虽然声音有些轻不可闻,但是黄婷婷还是听到了,一瞬间李艺彤之前所有的反常,那些不对劲的地方被串联了起来,黄婷婷知道是为什么了




“李发卡,不管是16年还是现在甚至是以后,我一直都不曾改变,从16年开始,你其实就已经成功了。”黄婷婷有些哽咽。




那座看似坚不可摧的心墙,最终还是在李艺彤努力下砸开了,只是李艺彤没有走过来了。




李艺彤也明白了,为什么黄婷婷之前会那么反常,那些与记忆中不同的原因,李艺彤知道了。




“婷婷桑,那本书我后来真的又仔细看了,我看了很多遍,我懂了,可是已经晚了。你希望我可以长大,后来我也努力了,我长大了,我真的长大了。”李艺彤最后几乎是喊着把话说完了。




门口未曾走远的吴哲晗愣住了,想了想放了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在李艺彤门前,转身下楼了。刺激,真的太刺激了。自己要彻底忘了这件事情。卡黄是真的啊。




黄婷婷再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眼皮重了起来,最终倒在桌子上睡着了。李艺彤那边也是一样,突然一股倦意袭来,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当两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圣诞节结束的第二天。




两个人许的愿望好像都实现了,黄婷婷找回来了自己喜欢的孩子。




李艺彤突然想起自己最后许愿的时候补的那句话,自己和黄婷婷以后山高水长,各不相干。




想到这里李艺彤马上跑到黄婷婷房间敲开了黄婷婷的房门。




黄婷婷迷迷糊糊看了门,似乎有些没有睡醒。




“婷婷桑,你圣诞节许的什么愿?”李艺彤显得有些急切。




“就顺便许的。”黄婷婷看到李艺彤着急的样子一下就醒了,听完李艺彤的问题之后又放下了心,突然想逗一下李艺彤。




李艺彤简直想打人,所以黄婷婷会穿越回去是我许的前半个愿,我接下来就要和她各不相干了吗?




李艺彤想到这里扯出一个笑容,转身就要走。她得去找那棵圣诞树问许愿能不能退货。




“李发卡。”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离去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




李艺彤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




“我还欠你一个约定,我们今天一起去……水族馆吧。”黄婷婷故意顿了顿才慢悠悠说出了后面的话。




然后呢?听说李艺彤的微博和黄婷婷微博都炸了,卡黄超话冲到了第一,因为她们把在水族馆拍的照片发到网上去了,以婷婷桑,李发卡这样的称呼艾特了对方。




按照李艺彤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向世界宣告。






关于许愿的事情,圣诞老人也很为难,黄婷婷要找回那个孩子的愿望和李艺彤的山高水长,各不相干刚好相反啊。怎么办呢?能怎么办呢?只能让这两人回到过去感受一下,然后再回来放任她们自由发展啊。毕竟都8012年了,自由恋爱呼声很高的。




幸而这次恰好成熟的李艺彤,碰上了恰好温柔的黄婷婷,这次,她们不再错过。又或者,她们其实从未错过。



尽管她们曾经背道而驰,但是地球是圆的,最终她们还会遇见。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