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网恋选我我超甜

躺着真好:

*并没有很甜




我,李艺彤,一个网瘾少女。




或许如果没有工作,天天待在家里玩游戏的话,我可以!作为王X荣耀,十个赛季的荣耀王者从不吹比。因为技术不错,长的也很nice(是真的),我在业余时间靠直播营生。按照眼下这个收入涨势,我预感我很快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最近直播的时候,很多小粉丝都注意到了我常常和一个用萝莉音的女孩子双排。而她,技术菜到让人不知道从何说起。为此,我只能重开一个小号带她上分。时间一长,就有人提出了疑问,“卡哥哥是男扮女装吧?居然能忍受这么菜的女生”




......




或许你也想这么说。我想解释一下。其实我有点不太敢说。那个女生,是我的上司,黄婷婷。或许还有人不信,但我也不想信。到底有哪个总监会用变声器抱助理大腿上分的啊!




事情还是要从头说起。是这样的,有一天进黄婷婷办公室的时候,瞥到了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开着王者荣耀,真的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的id叫盐仓小王子。黄婷婷也看了我一眼,说:“听说你打王者荣耀很厉害啊。”




嗯?难道?




“我从来没有在上班时间玩过!领导请放心!”




“...哦,你走吧。”




呼,好险,差点就被发现偷偷玩游戏了。




后来,我帮她拿了一件快递,我看了一眼,你猜是谁?对,变声器。我拿过去的时候还被她瞪了一眼,真凶。但我一寻思,领导肯定有她的难言之隐,放心,我绝对不把这个变态癖好说出去!




然而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第二天我上线的时候,刚好有个附近的人拉我匹配。这事放平常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就在我按下拒绝的那一刻,看到了id:盐仓小王子。




正所谓,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今有李艺彤为游戏闪腰。无奈之下,我还是火速同意了这个请求。




但结果毋庸置疑,我几乎是全程吊打对面。在游戏快结束的时候,我看她的麦克风标志突然亮了一下,传来一阵令人振奋的声音:“小姐姐你好厉害啊,可以带我上分吗?”




我想象了一下黄婷婷的形象讲出这种话,嘴角疯狂上扬。但我知道,作为优秀的下属,绝对不能让领导失望。




“好的!可以的话可以加一下微信~需要就d我,别客气!”我怕答应慢了会被开除呢。微笑.jpg。




这是我噩梦的开端。从此我开始了艰难的上分之旅。




怎么说呢,她玩蔡文姬在关键时刻开个大屁颠屁颠自己溜了;玩法师永远冲在最前线;玩射手就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回头一看0/5。当我委婉的提示她可以玩些强力的辅助或坦克时,她果断的以太丑而拒绝了我。




我发誓,每把游戏总有那么几个时刻想把她从办公室里拉出来揍一顿,我迟早要那么做。




在梦里。




那一天有点不对劲。我和隔壁一个nice body的赵粤小姐聊天的时候,居然被黄婷婷碰上了。她瞪着我,没有表情,但看起来像在对我处刑,她离开的时候高跟鞋一下一下敲击地板的声音,感觉我的心脏也一下一下的。真好。




那天的排位也非常有意思。她不断的抢我的野、补我的兵,同时疯狂发道歉来挑衅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可爱哦!哎呀这个钟无艳老是抓我真滴烦人,我最讨厌这种胸大无脑的女生了。呵呵,是吧?”微笑.jpg。




底下的小粉丝也非常配合我。“啊啊啊啊啊啊你俩好甜啊,卡哥实力带妹!”




甜什么甜!脑子里只有糖吗!一群死给!






当然,和她在一起打游戏也是有红利的。皮肤天天买,一天换一套也不重样。感觉像被包养(?)了。




在我不懈的努力和她肉眼可见的进步下,我终于带她打到了星耀。这个时候我的手基本就是没有用了。而与此同时,我们的亲密度也步步高升。在达到可以显示的程度后,她发来了亲密度关系申请。




点开一看,妈呀是恋人。




我,李艺彤,现在慌的一匹。我的上司想泡我该怎么办?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黄婷婷在我刚进来的时候就对我望闻问切,嘘寒问暖。上次我不小心发烧了,她甚至跑了大半个街道帮我买桂花糕。那么说,我的上司在很早的时候可能就想泡我了。果然是贪图我的美色啊。这么想想,我还是点了同意。










今天打游戏的时候她没有用变声器。中途唠了些啥七七八八的我都不记得了,只晓得最后快结束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









“李艺彤,奔现吗?”







——王者荣耀也是真实生活了,带妹真的不是好活。以及,绝对没有diss钟无艳和nice body的意思



评论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