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六)

权大毛a:

第二十六章
“你比我阿姐看起来要小多了!那家伙总是爱装老成!”赵粤笑,“诶!你认识我阿姐?”
鞠婧祎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吾着说:“天下第一谁人不认识?”
她怕自己回答太多会露馅,后面赵粤所有的问题她便当作没听到,装起了聋子。
“能让天香弟子舍弃容颜不老,嫁给她,那个人一定很幸福。”李艺彤双眼有些放空,不知不觉的就说出了这句话,刚才她已猜到许多,她心里清楚,革青韦心有所属。
听了这话,赵粤也不再问了,有些闷闷不乐。
“幸福的同时,也是要付得起代价的。”徐子轩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她与陆婷一样,不希望李艺彤和鞠婧祎有太多瓜葛。
李艺彤吓了一跳,徐子轩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戴萌伸了伸懒腰,忽然想到胸口的花坠,又拿出来瞧了瞧,与之前一般,没什么不同,但又感觉,不是什么凡物。
杭州财神阁主楼,瞿今生笑眯眯的迎接着从移花岛前来置办事物的移花宫弟子,这移花岛处于江湖之外,根本不懂江湖行情,瞿今生这奸商故意抬高商品价钱,每年都狠赚移花宫一笔,用他的话来说,移花宫人傻钱多。
“今年来置办事物的又是莫姑娘啊!”瞿今生朝下人使了个眼色,下人会意,连忙差人端茶送水。
“与往年相同,货物单子都在这儿了,劳烦瞿阁主了。”莫寒有礼貌的点点头,腰间一柄淡绿色的玉笛,美的不可方物,但是,却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诶,哪里话,移花宫是瞿某的老客户了,常年照顾瞿某生意,我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瞿今生摸着胡子,心想自家女儿能有这么乖巧就好了。
“阁主家大业大,移花宫的生意不过九牛一毛,阁主您太客气了。”莫寒这点到为止的客套和夸赞让瞿今生很是受用。
他想了想,明日便是宝贝女儿生辰,自己赚移花宫这么多年他这老脸也不再好意思了,江湖上谁不知道移花宫这个冤大头啊。“这样,明日乃老夫女儿生辰,莫姑娘今日前来置办事物,瞿某只收半价,讨个喜庆。”
莫寒有一丝的诧异,奸商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移花宫常年做冤大头她早就知道了,只是移花宫不在意这点小钱,何况瞿家的物件质量没的说,所以才选择一直合作。“那就,谢过瞿阁主了,既然明日便是瞿小姐生辰,不知道在下可否参与宴会,为令爱献上一曲?”
“莫姑娘不说,瞿某也是要邀请莫姑娘前去小女生辰宴会的。”瞿今生两眼一亮,移花宫的弟子从不在外人面前吹奏笛曲,这莫寒给了自己好大的面子!“哈哈哈,何况让莫姑娘为其吹奏一曲,是小女的福气啊!那么我这便安排下人为几位准备好房间,几位好生歇息。”
莫寒身边的移花宫弟子欲言又止,师姐是真打算吹奏笛曲?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师姐的笛曲什么杀伤力都没有,是个十足的战五渣....吹十曲也没关系吧?
莫寒要是知道她身边的师弟师妹们这么想她,估计要气的吐血三升,这能怪她嘛!她学习能力极强,内功深厚,移花宫的武学也是门派第一,但是每次作战,笛声一起,她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师父说,这与她的笛子有关,她生来佩戴的玉笛,缺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与玉笛相生相惜的花坠。


第二十七章
师父还说,她的玉笛与门派其他弟子不同,这玉笛是门派的镇派之物,在莫寒出生时认了主,但是花坠却在认主的同时消失不见,在莫寒十岁时,门主发现缺少花坠对镇派玉笛来说有着致命的打击,便去求教襄州真武一派,真武掌门为莫寒算过一卦,说是花坠并未完全消失,多年之后机缘巧合之下,会落入莫寒的有缘人手中,至于何时何地何人,天机不可泄露。
跟着瞿家下人,莫寒几人走过了主楼的长廊,再下楼梯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原来这财神阁主楼竟连着瞿府,高高的楼层之下是一座非常大的园林,走过园林,才隐隐约约看到了建筑,没看到瞿府之前,莫寒一直认为移花岛是最美的,看到了瞿府之后,她才发现,这种她之前所认为的繁杂建筑,竟然能这么美,每一片瓦砾,每一扇门,每一个柱子,都有她从未见过的花纹,雕刻功法极其高深,活灵活现。
她还没欣赏完,便听到了前方有些许嘈杂的声音传来,瞿家下人见她满脸疑惑,笑着解释道:“莫姑娘莫要见外,应该是我家小姐在玩闹。”
“哦?”莫寒挑了挑眉,“瞿小姐很顽皮吗?”
“那倒不是,小姐为人仗义的很,古灵精怪的,从不为难人。”瞿家下人刚说完,便被一个桃子砸了头。
只见一袭白衣的少年手拿着一个桃子,高高的坐在梁上,打量着莫寒一行人。“你们是何人?”
莫寒抬头便看见那一双清澈有神的眼盯着自己,那少年忽然用桃子敲了敲自己头,“哦我忘了,能进瞿府内院,自然是瞿府的客人。”
他笑了笑,便纵身一跳,将头探到莫寒面前,吓得莫寒退了一步,却踩到裙尾,差点没摔下去。
“小姐...别闹了,明日就是您的生辰了,老爷说了,要稳重!稳重啊!”气喘吁吁追过来的下人们摸着额头的汗珠,看到有客人在,连忙恭恭敬敬的站在少年身后。
“女子?”莫寒心惊,自己竟然没看出眼前人是个女子。
“看来本小姐这扮相还是可以的,明日就去春风楼逛它一逛!”瞿雪儿得意扬起嘴角,随意把桃子丢给下人,有一丝慵懒的帅气,又凑近了莫寒,“姐姐,你身上好香啊!”
“......”莫寒又被吓得不敢说话,刚刚建立起来的气势又没了,身边的师弟师妹们纷纷捂着嘴不敢笑出声,大师姐平日里冷静,但是与外人相处起来,胆小的很呐。
“哈哈...”像恶作剧得逞一般,瞿雪儿忽然觉得没意思了,眼前这人无趣的很,都不会反驳的。“好了,我不戏弄你了,你是老头子的客人,我再戏弄你,他免不了又要训我。”扬眉瞥了眼低着头候在一旁的下人们,“带这几位客人去客房吧。”
“是。”下人们行了礼,引着莫寒几人继续走。


第二十八章
莫寒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心想刚刚在师弟师妹们面前面子一定全都丢光了...有些生气懊恼,明日还要为她吹曲子?哼,吹一首最难听的给她!
开封城外,陆婷吃力的拉着囚车,还好这囚车由赤金打造,坚不可摧,她不用担心倪龙涛会逃出去,来来往往的行人好奇的打量着身穿黄金甲的她,窃窃私语又不敢上前询问。
眼看终于到了城门口,门外的守卫将士们见她一步步走来,连忙跑了过来,“可是押送逃犯倪龙涛?”
“正是。”陆婷努力提起一丝力气,“如果要问什么,等我醒了再问...”说完,便晕了过去。
“这位将军....”守卫们这才发现眼前的女将浑身是伤,“来人!速速通报!”
“是!”
再醒来的时候,陆婷发现自己在左手已经包扎起来,她只记得自己将逃犯交给了皇城守卫便不省人事了,而今自己在哪儿,更是不知。
“你醒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惊喜的看着她,“将军伤重,好在皇城御医医术高明,将军体质又好,已无什么大碍了。”
“这是何处?”陆婷起身下了床,开始打量四周,不像是客栈,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客房....
“这是宰相府,皇上特地吩咐要我家老爷好生照顾你,既然将军能下床了,我这就去告知我家老爷。”小丫鬟放下手中的燕窝粥,“这是给将军补身子的。”
陆婷点点头,看着她走出去又低着头走了进来,她身后,是当今宰相韩琦,她拿勺子的手顿了顿,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行了礼,“多谢韩大人收留。”
“陆将军客气了,这次押送逃犯,陆将军可是大功臣,圣上说了,若将军醒了,由老夫领入皇宫面见圣上,他要亲自赏你。”韩琦非常佩服眼前这个女子,听闻六扇门神侯府捕快全军覆没只留她一人的时候,他便知道她的厉害。
陆婷拿起桌上的燕窝粥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此次抓捕逃犯并非陆婷一人功劳,陆婷不愿受赏,这便回燕云去,六扇门与神侯府此次伤亡惨重,请韩大人告知皇上,告辞。”
韩琦看着她一口气将粥喝完,拿起长枪与贯甲箭便要走,连忙拦下,“老夫知神威堡乃江湖门派不愿与朝廷有过多瓜葛,陆将军伤势还未好全,还是在开封多留几日吧,皇上那边,老夫自会为你解释。”
陆婷诧异的看了一眼韩琦,这人...“多谢!”
“如今逃犯入狱,圣上龙颜大悦,开封城上下热闹的很,陆将军可以多出去走走。”韩琦笑了笑,指了指门旁站着的丫鬟,“若有什么需要,告诉这丫头便可,老夫不打扰将军休息了。”
陆婷目送着韩琦离开,朝着门旁的丫鬟勾了勾手指,“开封有什么好玩的?哪儿最好玩?有没有非常有名的去处?”
原来常年住在燕云大漠的女将军,对热闹的皇城,也是非常向往的啊!


第二十九章


“啊?”小丫鬟呆住了,凶巴巴的女将军忽然变得有些可爱了?“要我陪你去逛逛吗?”


“额...不用了,本将军自己去。”陆婷发现自己形象崩坏了,又板起脸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一路走来,陆婷确实发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拿起一个风车玩的爱不释手,却完全没有要买的意思,急的摊贩想赶她走。“姑娘,买不买?”


“本将军才不会玩这么幼稚的东西。”翻了个白眼,把风车丢下,又移步去了另一个地方。


冯薪朵刚到开封的时候,也是很迷茫,开封城太大了,寻一个人谈何容易啊?虽说卦象显示三日之内,开封相遇,但她真的,迫不及待想要早点遇到那个人,何况,今天已经是到开封的第三天了,那个人连半个影子都没瞧见,她有气无力的趴在卦摊上,“算卦了,不准不要钱....”


正在研究孔明灯的陆婷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吆喝声,有些好奇的转过头,便看见一个小道姑趴在摊位上,一脸颓废。莫名其妙的,她的双腿不自觉的就走了过去,“喂,你这样有气无力的做生意,会有人来吗?”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冯薪朵压着心底的激动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陆婷,“有缘之人,自会来,你不就是吗?”


陆婷听她这么一讲,感觉有些道理,“那你为我算一卦吧。”反正不准不要钱,到时候就说她算的不准不给钱就行了,我真聪明!


“嗯...”冯薪朵装模作样的拿出看家的物件,晃了晃,“你五行缺风(冯)啊!”


“五行有风????”陆婷张了张嘴巴。


“体内缺心(薪)!”


“你意思我缺心眼?????”


“命中缺我。”冯薪朵忽然站了起来,凑近,四目相对。


“.......”陆婷咽了咽口水,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把推开眼前的冯薪朵,“你这个江湖骗子,你神经病啊!”


“诶大哥,卦钱还没给呢....”冯薪朵扯住陆婷的衣袖不让她走。


陆婷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甩开她的手,“撒手。”


“那....大姐?”冯薪朵不依不饶,跑到陆婷面前张开双臂拦住。


“还是叫大哥吧....”陆婷心想自己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啊,碰到个江湖骗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自己的手忍不住就拿出钱袋了啊....“多少钱?”


“既然你觉得朵朵算的不准,给钱也不是心甘情愿的,那朵朵现在不收钱,等以后你承认朵朵算准了,再给钱吧。”冯薪朵放下双臂,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


陆婷这下完全没脾气了,这骗子还挺有原则?“好的,江湖再见!”


看着走的潇洒的陆婷,冯薪朵是知道了,这家伙完全把她给忘了,不过没关系,该想起来的,总会想起来,于是开心的跟了上去,摊子也不要了。


第三十章
“你...你跟着我干嘛?”陆婷吓得跳了有一丈远。
“为了验证我的卦是准的,我当然得跟着你了。”冯薪朵理所当然的耸耸肩,一脸的天真无邪。
“.........”陆婷从来都没感觉到如此无助过,小鞠啊...来救我啊...诶?小鞠现在应该到杭州了吧?要不我也去杭州吧,免得李艺彤那厮勾搭小鞠。
打算好了的陆婷忽略掉卖萌的冯薪朵,直往宰相府赶去,也不管身后的冯薪朵有没有跟着,收拾好东西后,把自己要去杭州寻好友的事交代给了小丫鬟,一出宰相府,就又被吓得跳了起来。
原来,冯薪朵眼巴巴的蹲在门口却不敢进去,想必是因为家丁守卫拦住了她,她进不去,只能干巴巴的等着,一见陆婷出来,就激动起身拽住陆婷的衣袖,生怕陆婷跑了。
“别拽....”陆婷看了看冯薪朵,扯回了自己的衣服,“你为什么非得跟着我?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就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我能有什么企图...”冯薪朵嘟囔着,突然捂住嘴巴,糟了!怎么把内心想法给说出来了....
陆婷的脸忽而白忽而黑的,“说的你有似的!”
“是不是要去杭州?”冯薪朵坏笑的看着她。
陆婷脸色一变,拽住冯薪朵的领子就把她拎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对劲!你到底什么人?!怎么知道我要去杭州?说!”去杭州这事只有小丫鬟知道,她未进府哪儿来的消息?!
“咳咳...咳咳...”冯薪朵艰难的掏出怀里的真武令牌,“你这个野蛮粗鲁鬼!”
陆婷一见令牌连忙把冯薪朵放下,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事,有些愧疚,“你...你怎么不早拿出来...喂,没事吧?”
“哼!”冯薪朵扭过头,开始耍起性子,无奈我们陆将军偏偏就吃这套。
“好了我错了...真武弟子不都是在山上修仙的吗?你怎么会...”陆婷讨好的为冯薪朵揉着脖子,力道却拿捏的不怎么样。
冯薪朵后退一步,“不要你揉,我是下山来保护坤宫反吟结之主的。”考虑了下,还是不要说自己是下山来主要是了却红尘事的吧...免得陆婷多想。
“你居然知道....坤宫反吟结现世了....”陆婷压低了嗓子,生怕被人听了去,而后又有些好奇,“保护李艺彤?保护她干嘛?他们丐帮的人需要你们真武保护?”
“江湖已经不平静了,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能算出坤宫反吟结已经现世了吗?青龙会马上就能找到她,我得保证她能活着开启孔雀翎,平定江湖。”冯薪朵也确实没有骗陆婷,她下山后算的第一卦,便是师傅所说的江湖变故。
陆婷知道坤宫反吟结现世会对江湖有很大的影响,毕竟它牵连着那个江湖最可怕的组织,她忽然想起孔雀山庄被灭门的惨案,为了一个失去灵魂的孔雀翎灭人满门...不好...恐怕财神阁都护不了李艺彤!“我们立刻启程!”
牵过家丁准备好的马,一把抱起冯薪朵,“坐好了!驾!”
小鞠,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你为我而出谷,因她而留,但这都皆因我而起...原本以为李艺彤只要去了财神阁便可,看来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评论

热度(29)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