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伪)同居三十题

我有很多理想型:

算是之前写的《从天而降的一亿颗星星》的番外


============================================




1.相拥入眠


结束一天工作,黄婷婷回到房间的时候,李艺彤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前段时间李艺彤从楼梯上摔下去伤了左手,便一直在生活中心养着。偶尔会有后辈找她聊上几句心事,她也都能很好的给出自己的建议或是分享自己在处理类似问题时的经验。


说来也奇怪,李艺彤处理自己感情问题时一团糟,在分析别人的情感上却头头是道。


黄婷婷看了眼地板上搁着的空酒瓶,又瞥了眼靠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李艺彤,就知道今天肯定又有人来和李艺彤畅谈心事了。她尽可能地放轻了动作,简单地收拾了下房间,刚脱下外套向浴室走去,就听见那人甜甜地喊了声婷婷桑。


“吵醒你了?”


李艺彤看了眼手机,已经凌晨两点了,“飞机晚点了好久喔。”


“广州大雾预警,好多航班都取消了。” 许是因为在飞机和回中心的车上都有睡过,黄婷婷倒是精神得很,“你怎么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我不是发过微信让你不用等我的嘛。”


“和小钱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她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才几天没见,这心理咨询的范围就已经发展到前辈那儿了。黄婷婷还是有些好奇的,“我先洗个澡,等会儿你给我讲讲,小钱都和你聊了些什么。”


李艺彤乖巧地点了点头,从沙发挪到了床边,被打断的睡眠让困意不断涌上来。


 


等黄婷婷出来的时候,李艺彤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李艺彤畏寒,即便是在开着暖气的室内,手脚也是凉凉的。于是当黄婷婷刚一躺下,她便靠了过来,调整了一下位置,整个人都窝在了黄婷婷的怀里。


李艺彤困极了,甚至不知道黄婷婷亲了她好几下。


 


2.一起外出购物


再过两天就是李艺彤生日了,黄婷婷打算送点有纪念意义的生日礼物给年下,毕竟这是她俩正式在一起后的第一个生日。


但作为团里最具代表性的直男之一,黄婷婷实在也想不出该送什么礼物才能讨得年下欢心。她甚至还向冯薪朵打听李艺彤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心仪但又舍不得买的东西,结果冯薪朵吓得把刚煮好的咖啡洒了一地。


“阿黄,放过我弟,也放过自己吧。”


黄婷婷内心翻了上千个白眼,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和李艺彤这辈子都是不可能和好的。当然这也怪不得别人,她俩和好的消息也没向旁人提过,就连每次去对方的房间都跟做贼一样。


 


所以黄婷婷挑了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和李艺彤一前一后的出了生活中心。


只是那天的最后,黄婷婷并没有找到送给李艺彤的礼物,倒是李艺彤给她买了好些衣服和海苔。


回生活中心的路上,黄婷婷颇为失望,“其实本来今天约你出来是想给你挑生日礼物的。”


“我知道。”


“嗯?”


“逛得都是我喜欢的店,很容易猜到的。”


“可还是什么也买到。”


“这话过于矫情,你随便听听就是了。”李艺彤难得的害羞了,“和你一起就是最好的礼物。”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李艺彤和黄婷婷一致认为,比起和对方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她们更愿意半夜和易嘉爱看恐怖电影。


毕竟易嘉爱胆子小,被吓哭的样子很容易激发她们身上的保护欲。


但易嘉爱是不可能和李艺彤或是黄婷婷一起看恐怖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4.一方的起床气


起床气这种习性,从来都是对人不对事。


比如万丽娜叫李艺彤起床的话,她会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五分钟之内绝对能出门。


比如赵粤叫李艺彤起床的话,她会选择赖会儿床,兴许还会邀请赵粤也躺一会儿,所以她俩从来不能按时出门。


再比如黄婷婷叫李艺彤起床的话,她仔细想了想,发现黄婷婷叫她起床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她们不是室友组,却因为黄婷婷是副队的关系,偶尔会过来叫李艺彤起床。


 


既然聊到了这个话题,黄婷婷也坦诚道,“其实我还是很喜欢来叫你起床的。”


“是因为我睡颜满分吗?”


“那倒不是。”今天的黄婷婷不但坦诚而且还很直男,“你是唯一一个扣你钱,立马就支付宝转账给我并且还能马上起床的人。”


5.做饭


黄婷婷仍然没想好送什么礼物给李艺彤,她刷着朋友圈找灵感,看到鞠婧祎刚发的四菜一汤,觉得自己可以为李艺彤做顿饭来吃吃。


理想是美好的,但生活中心的条件注定了现实的骨感。


不过李艺彤生日当晚的23:22,黄婷婷还是给李艺彤煮了碗螺蛳粉吃。


 


6.大扫除


黄婷婷可舍不得让左手还打着石膏的李艺彤做清洁。


7.浏览过去的相片


已经淘汰的就旧钱包里放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有十指相扣也有茉莉花手串。


李艺彤扬着手里的照片,笑嘻嘻地问道,“你知道茉莉花的话语是什么吗?”


“是什么?”


“你是我的生命。”


“嗯,我是你的生命。”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陆婷偶尔会向黄婷婷抱怨冯薪朵生活中的丢三落四的坏毛病,末了还会补充一句,你是不会懂这种感受的。


可黄婷婷却不这样认为,她和李艺彤认识这么多年了,期间虽说没长时间的生活在一起,但对那家伙的坏毛病倒也是如数家珍。


“她丢三落四的毛病比冯薪朵还严重,大哥你就知足吧。”


陆婷狐疑,“她?整个生活中心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冯薪朵更丢三落四的人。”


“真的,相信我,她绝对比冯薪朵更丢三落四。”


陆婷还是坚持认为冯薪朵是整个生活中心最丢三落四的人,直到李艺彤风风火火过来问她,有没有看见刚买的口红。


“我说的没错吧。”黄婷婷得意的挑了挑眉。


陆婷有些状况之外,“你说的她指的是李艺彤?你和她不是……”


“普通同事而已”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医生说我恢复的不错,再过一个星期就能拆石膏了……对了,微博上介绍了家日本菜,等你回来一起去吃吧,当然是我请客啦……嗯,好的,知道了……诶,娜姐过来了。我晚点再给你打过去……拜拜。”


万丽娜走了过来,轻哼一声,“我辛辛苦苦地排队替你取药,你倒是坐在这儿和别人打电话聊得开心。”


李艺彤笑着解释,“她这不是不放心嘛,非得我让第一时间告诉她复诊结果。”


“她?”


“以后你就知道了。”


10.早安吻


这个真没有!


11.替对方挑衣服


黄婷婷在公演上曾一本正经的说道,时尚的完成度在脸。


李艺彤觉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尽管她基本上不穿黄婷婷送她的衣服,巧的是黄婷婷也不爱穿李艺彤送的小裙子。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生活中心里除了少女偶像,最多的就是少女偶像养的猫。


有段时间李艺彤特别想养只猫,但想着自己并不擅长照顾宠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黄婷婷虽然没有养猫的打算,但无聊了也会去找纳豆玩。


有好几次她俩在320撞了个正着。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这两人连看个纳豆都能碰到一块,甜呐。”某张姓饭头由衷地感叹道。


 


13.一方卧病在床


鞠婧祎难得回来一趟,请大家又是唱歌又是吃饭。


等叫了嘀嘀回生活中心已经快十二点了。


赵粤坐在副驾驶座,走到半路接了一个电话,像对易嘉爱的语气,随着风声断断续续的,李艺彤听得并不清楚。


“嗯……在回来的路上了……怎么好好的就发烧了……也没找到药……哦……我知道了……我先看看附近有没有药店吧。”


“师傅,你看看这附近有没有药房,我得买个药。”


李艺彤问,“怎么了,嘉爱生病了?”


“是阿黄。”赵粤顿了顿,“昨天淋了雨,下午回来时就有些不舒服。刚刚嘉爱去叫她吃饭,才发现她烧得厉害。”


后排的三人在点头,很快司机师傅就找了家药店。


李艺彤也跟着下了车,她进了药店旁的便利店,过了会儿就拿着两包话梅走了出来。


“一起给她吧。”李艺彤把话梅递给赵粤,“吃了药再吃点话梅,嘴里的苦味就会淡些。”
赵粤本来笑得温和的面孔却有些诧异,“你这样让做兄弟的很糊涂呀。”


 


14.午睡


黄婷婷没有午睡的习惯,生病的时候除外。


李艺彤也没有午睡的习惯,陪着黄婷婷的时候除外。


 


15.帮对方吹头发


李艺彤左手拆掉石膏能活动自如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帮黄婷婷吹头发。


黄婷婷坐在沙发上,李艺彤站在她身后小心的帮她把头发吹干。黄婷婷的发量不算多,但摸起来特别舒服,李艺彤总要借机会多揉两下。


头发快吹干时,李艺彤忽然感叹道,“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替你吹头发。”


“看你表现呗。”


“我的意思是,以你现在掉头发的速度来计算,以后变秃的可能性很大。”


黄婷婷低头看了眼地上掉落的头发,那全是她逝去的青春。她叹了口气,“我的头发不可能掉的这么快。”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没见过,可以找个时间安排安排。


17.庆祝某个节日


情人节,李艺彤、黄婷婷和冯薪朵一起出外务。


若是在平时,冯薪朵为了避免气氛尴尬,会在飞机找各种话题闲聊。但她今天没有这个心情,估计满脑子想的都是陆婷。


 


到了酒店,冯薪朵领了房卡就拖着行李箱匆忙上楼去了。


李艺彤啧啧两声,“不就是个情人节嘛,我姐这一整天都不心不在焉的。”


“你还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呀?”进了电梯,黄婷婷也没了顾忌,“难道你就没有礼物想送我的吗?”


“有啊。”


“什么?”


李艺彤踮起脚尖,右手遮住了电梯里的摄像头,左手拉过黄婷婷,一个吻轻轻的印在了黄婷婷的唇上。


“这是其中一份礼物,满意吗?”


“还行吧。”黄婷婷依然很傲娇。


18.接对方回家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再加上她们在众人眼里的关系,去接对方回家这事儿是不太现实的。


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生活中心门口等对方回来,如果在对方身边还跟着其他人的情况下,她俩还得做出一副两相厌的表情。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官宣她俩的关系,她们也很苦恼。


19.离家出走


可能整个生活中心,只有陆婷才会在吵架后离家出走吧。


20.一个惊喜


惊喜这个词基本解释为丝毫不加节制地表露欢乐、热情和惊奇。通常情况下用来表示在没有事先预知的情况下,突然获得某件心仪的物品或突然遭遇某件奇妙的事情。


通过李艺彤多年的观察,惊喜是件很容易翻车的事,但这并不妨碍她策划一场浪漫的惊喜送给黄婷婷。


“你猜我现在在做什么?”李·藏不住话·艺·有点嘚瑟·彤一边做着手工活,一边给远在剧组的黄婷婷打电话,“你肯定猜不到,我现在在做什么。”


“那如果我猜到了呢?”


“你肯定猜不到的。”


那边沉默了两分钟,正当李艺彤想给她点提示的时候,微信里收到一张黄婷婷发来的照片。她赶紧点开来看,照片里的人正费力拧着螺丝,面前还有许多零零散散的木板。


“所以你是打算送DIY的小别墅给我吗?”黄婷婷的笑意透过电流传到了李艺彤的耳边。


李艺彤却有些失落,“所以我算是翻车了吗?”


“不算。”


李艺彤嗷了一声,准备惊喜实在是太难了,她以后再也不嘲笑陆婷了。


 


21.屋顶上看星星


黄婷婷曾经和鞠婧祎在公演上演过《还珠格格》,她演的尔康,鞠婧祎演的紫薇。


她还记得她问鞠婧祎,为什么要去高丽国拍《UZA》。


她也记得鞠婧祎说:你们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都没有和你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她更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和李发卡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答应你今后只和你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可惜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和李艺彤看过星星。


黄婷婷越想越遗憾,又过了会儿她发了短信给李艺彤。


【傻子,上屋顶看星星去。】


22.一场飞来横祸


两人跟做贼一样一前一后的上了屋顶,然后发现并没有星星可以看。不过既然都出来了,聊聊天也是挺好的。


“怎么突然想起看星星了?”李艺彤问道。 


黄婷婷笑,“想偶尔浪漫一下。”


确实挺浪漫的,如果不是回去之后李艺彤就感冒了的话。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孩子的名字早就取好了。


就叫李婷爱。


李婷爱是天底下最可爱最善良最优秀的孩子,不接受任何反驳。


24.因恶劣天气被困住


年会上黄婷婷抽中了海南豪华双人游,第二天她就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海南的行程。于此同时,李艺彤也从生活中心里消失了。


但最近海南的天气似乎不太好。


李艺彤半睁开眼,听着外面的雨声,将被子拉上来,抱住正在揉眼睛的黄婷婷。


黄婷婷叹了口气,“今天又得在酒店度过了。”


李艺彤安慰她,“没事儿,等会儿我们去三楼抓娃娃。”


“好,我要那个大眼仔。”


 


25.喝醉


N队新来了几个后辈,易嘉爱便组织了场聚餐。一开始大家都挺含蓄的,象征性的喝一小口就成。只是不知道后来怎么回事,大家都选择了一口闷。


黄婷婷酒量差,没几杯就已经晕晕乎乎的了。她窝在一旁的沙发里,给李艺彤打了电话,让李艺彤赶紧过来救她。


 


李艺彤辗转打听到N队聚餐的饭店,又在路上花费了些时间,等她赶到的时候,黄婷婷已经彻底喝醉了。


但李艺彤没想到的是,喝醉了的黄婷婷特别爱哭。


“她们欺负我。”兴许是喝了酒,黄婷婷的声音比平日里温柔许多。


在场的后辈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两位传说中两看相厌的前辈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以冯薪朵为代表的二期生彼此交换了下眼神,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李艺彤装着没发现包间里气氛的异常,她轻轻拍着那人的背,轻声细语的哄着,“她们怎么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欺负回来。”


黄婷婷却是答非所问,“……我困了。”


“睡吧,我在这儿呢。”


黄婷婷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靠在李艺彤怀里还真的就这样睡着了。


 


扫视了众人一圈,李艺彤叹了口气,“说实话吧,我们很早前就和好了,也没打算瞒着你们,就是实在找不到一个何时的机会告诉你们。”


陆婷最先反应过来,“你俩啥时候和好的?”


“《人鱼》之后,我和她聊了很久,话说开就好了。但真正在一起,是在我左手受伤住院之后。”


“就这样?”


“就这样!”李艺彤将外套脱下来搭在黄婷婷身上,“你们看上去好像都很意外?”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张雨鑫恰到好处的总结道。


李艺彤笑了,“还是叉总会说话。今晚这顿饭算我的吧,但婷婷桑已经醉了,我得带她回去,就不陪你们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众人也没阻拦的理由,李艺彤顺利的带走了黄婷婷。


半个小时后,超豪华的海鲜套餐送进了包房。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小朋友才一言不合就小打小闹,成熟的大人都是相约在王者峡谷决一胜负。


27.穿错衣服


黄婷婷和李艺彤在一起的消息,很快整个生活中心就知道了。


“婷婷,你今天又迟到了。”何晓玉停顿了一下,“罚款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上次我不是转了500给你嘛,这么快就罚完了。”黄婷婷边说边又从微信里转了五百给副队。


路过的冯薪朵啧啧两声,习惯性地吐槽了两句,然后盯着队里这位新近的迟到大王,“这衣服不是你的吧。”


“嗯?”


冯薪朵抬手把她的外衣拉链往下拉了一点,戳戳她衬衫上木质的纽扣,“这衣服是李艺彤的,当初我和她去日本,她死乞白赖非让我买给她的。”


黄婷婷下意识地想辩解,当她意识到自己在跟冯薪朵说话,这段解释便戛然而止。


“没关系,都是过来人,以后注意点就好。”  


“那我先上去换衣服。”


28、 一方受轻伤


“不要吃会上火的食物,更不要吃黑色素高的食物。每天上药3~4次,伤口不要接触生冷水。”陈佳莹交待着注意事项,但还是不放心,“算了,我待会儿还是发微信给你吧。免得你前脚一踏出医院的大门,后脚就忘得一干二净。”


门口还有不少人等着换药打针,黄婷婷也不便多留,道了声谢谢,就拿着烫伤药走了出去。


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个女孩子,女孩子垂着脑袋,一双脚晃来晃去。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女孩子每隔几分钟就会抬起头来瞧瞧注射室里的情况,然后又迅速地把头低下。


黄婷婷出来的时候,正好和女孩子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发卡。”黄婷婷伸手拍了拍女孩子的脑袋,“你怎么哭了?”


“我才没哭。”


“眼睛都红得像兔子了,还好意思说没哭。”


“风吹得。”


瞧瞧,这孩子撒起谎来居然脸都不红一下。黄婷婷也坐了下来,“如果是以前,我问你怎么哭了,你肯定会委屈巴巴地给我讲那些让你难过的事,但现在却死不承认哭过。”


“婷婷桑……”


“发卡,你总爱缠着我的时候,我会想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后来等你不缠着我的时候,我就开始怀念那个总是黏在我身边的你。”黄婷婷觉得烫伤药的副作用有点大,“其实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常常打着为你或是为自己好的旗号,擅自做一些决定……哎,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算了,还是先回生活中心吧。”   


“我就是觉得没能保护好你,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你当时隔得远,肯定不能赶过来。”


“但如果我一开始就跟在你身边,在服务员手上的茶壶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我肯定能护住你。”


“那样受伤的就会是你了。”


“只要你没事就行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傻子。”黄婷婷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得,但心里却还是挺开心的。



29.意外的求婚


李艺彤难得上一次公演,又是二期大前辈,选MC话题的差事就落在了她身上。她挑三拣四的分析了几句,最后选了个看上去比较好说的。


【设想一下,如果要和团里的成员求婚,你会做那些准备。】


后辈们对这个话题性质颇高,天马行空地说着自己的安排,有几个胆子大的还会直接点名要布置怎样浪漫的场景跟那位成员求婚。


“那发卡前辈会做那些布置呢?”同一组的沈梦瑶问道。


“我还没想好。”此话一出,台下就发出一阵吁声,李艺彤笑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布置,因为好像无论怎么布置都太俗套,体现不出我们的爱情”


“玫瑰花和戒指肯定必不可少吧?”


“说实话我还真没打算买玫瑰花和戒指。”


“发卡前辈可能没有求婚的打算。”后辈调侃道。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听我说。”李艺彤赶紧否认三连,而后才说道,“我大概会在某个秋日的午后,在和她路过种有银杏树的公园里,念一段我最近在微博上看到的很喜欢的话吧。也说不出对你有多喜欢,只知道目前喜欢你的程度,是其余所有喜爱的事物加起来都无法企及的。你是第一,且遥遥领先。”


 


与此同时的生活中心,看着直播的冯薪朵却忍不住吐槽,“你说我弟这样真能求婚成功?”


当事人之一的黄婷婷却回答的笃定,“能啊!”


“爱情使人盲目。”


“你还记得当年大哥问嘉爱,圣诞节礼物是要一百万还是要千纸鹤时,嘉爱的回答吗?”


冯薪朵大脑CPU飞速运转中,她隐约记得当时陆婷是问过易嘉爱这个问题,但却忘了易嘉爱是怎么会答的。


“嘉爱说宁愿要赵嘉敏送给她的千纸鹤也不要大哥送她的一百万,因为一块钱有一块钱的浪漫,最重要的是心意。”


“所以呢?”


“重要的是向我求婚的那个人,而不在于求婚的形式。”黄婷婷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只要是她,那怕没有戒指和玫瑰,甚至没有表白,我都会和她在一起的。”



30.旅行


黄婷婷和李艺彤向公司请了长假,先回了西安又回了南京,最后去了日本。


 


作为一个会定期往家里寄明信片的海豹崽,李艺彤在达到日本的第二天就更新了微博,虽然只有一张站在银杏林里长发女子背影,但文案却是当初在公演上她说求婚时要念给对方听的那段话。


在吃瓜群众纷纷开始猜测照片里的女子是谁时,黄婷婷转发了这条微博。


【表白已签收,爱你,卡哥哥。】


于是饭圈不出所料的炸了。


说来上次饭圈炸的这么彻底,还是李艺彤删除所有黄婷婷有关的微博的时候。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