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一份请帖

AKU_saltdog:

《一份请帖》



[17年入坑的第一篇文被我翻出来了/久违的沙雕向/众所周知,我也曾是bks粉丝/!极端OOC!]









“对了。”陆婷戳戳冯薪朵的手臂。



“啊?”



“李艺彤和黄婷婷给我们发请帖了,我顺手放梳妆台上了。”



冯薪朵惊讶地睁大了眼:“她们干什么?已经复合了?要结婚?要公开?”



陆婷摇摇头。



“分手五周年纪念日晚宴的请帖。”





001.



“是李艺彤疯了还是黄婷婷疯了?”



“都疯了。”





002.



就在卡黄gay依旧健在并且依旧意淫着卡黄和好的第五年,黄婷婷和李艺彤迎来了分手五周年纪念日晚宴的盛大典礼。



出席的其余301位女团成员虽然都不敢当面拆一姐和二姐的台,但心里都默默清楚不是李艺彤疯了就是黄婷婷疯了。



陆婷和冯薪朵坐到了元N队的主桌上。



“李艺彤黄婷婷人呢?”



“在里边换衣服。”赵粤答,“听说王总和叶总都来了,我觉得这个女团——”



“这个女团完蛋了。”



话说分手五周年纪念典礼到底是什么?难道邀请陆婷和冯薪朵来是为了一曲《给注定不能在一起的我们》的献唱?





003.



“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共同参加李艺彤小姐和黄婷婷小姐的分手典礼。”



“我相信所谓的爱情也就不过如此吧。”



“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



“因为爱情,新人……咳、故人李艺彤与黄婷婷小姐最终作出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分手。分手,是两个人的独立,是两个人的生活……”



冯薪朵困了。



陆婷也困了。



“张雨鑫,你要是再不快点说完你的主持人台词,我把你做成烤乳猪。”陆婷坐的主桌离舞台很近,声音听得格外清晰。





004.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河内最大BEcp的两位主人公登场。”



全场立即掌声雷动,混杂着些许“ttl”和“szd”的欢呼,都带着些幸灾乐祸在里头。



李艺彤率先捧着捧花登场,她身着白色的长裙,头上装饰着花朵,亲切地向台下招手后,把捧花一摔,用高跟鞋蹂躏。



不愧是分手纪念晚会。



陆婷翻了个白眼。



黄婷婷紧随其后,她身着的是普通的白色婚纱,虽然她的脸上僵直得不行。



“两位前任。”



张雨鑫开口主持道——





005.



“李艺彤,你愿意继续和黄婷婷保持前任关系,与她在神圣的分手生活中分道扬镳吗?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恨她、无视她、反感她、厌倦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没有回响吗?”



李艺彤看着地上踩烂的捧花,结结巴巴地说:“欸,恨什么的也太过了吧……”



“……”



“可是我和婷、额……和黄婷婷只是分手……”李艺彤的五官更加皱了。



“……”



“好吧,我愿意……”



“黄婷婷,你愿意继续和李艺彤保持前任关系,与她在神圣的分手生活中分道扬镳吗?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恨她、无视她、反感她、厌倦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没有回响吗?”





黄婷婷把戒指取了下来,庄重地扔在了李艺彤身上,盛气凌人地说:“我愿意。”



“……”李艺彤低下头看了看戒指。



“……”李艺彤抬头看向黄婷婷。



“……戒指你还戴着。”李艺彤的眼眶突然湿润了,摸了摸黄婷婷的手,紧紧放在了胸前,“我送你的易拉罐戒指你还戴着!”



黄婷婷把手抽了回来。



“……刚刚开可乐没事干套在手上的。”





006.



台下所有人纷纷沉默。



为什么这场分手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007.



切蛋糕的时候,李艺彤拿着刀把衣服上有个“H”的蛋糕小人的头发逐层削光,黄婷婷拿起记号笔就往另外一个小人的皮肤上抹,抹得乌黑亮丽。



然后小人又放回了蛋糕上,蛋糕的白巧克力上赫然写着“分手快乐”。李艺彤眼疾手快把蛋糕从中间劈开,象征两个人的爱情就像被切断了的蛋糕一样无法挽回。



“谢谢大家,接下来我们的两位故人将会给各桌敬酒。”



“……”冯薪朵蹭着陆婷的肩膀睡着了。





008.



“来来来,给大家敬酒一杯。”



“恭喜恭喜啊。”某个野给成员双手拿起杯子,“没想到你们真的BE了,而且BE了今天还那么带劲,此生无憾了。”



“恭喜分手啊,李艺彤你厉害啊,五年了还是把持住了。”



“同乐同乐。”



“婷婷啊,你不知道我百忙之中推掉了我和冯薪朵的外出计划带着她来参加你这破场子是有多艰难,毕竟这种事情都是一年一度的,我们都很珍惜的。”



“谢谢大哥!”



“中国文化嘛。人家一年结婚叫纸婚,你们呢就叫纸分,今天你们五周年,别人木婚你们当之无愧的木分,希望以后还能参加你们的金分银分晚宴啊。”冯薪朵义不容辞地与弟弟喝了一口交杯酒。



“谢谢姐!”





009.



到最后,屏幕上放映起了“卡黄分手前甜点合集”“真相是假”“意难平”的各类剪辑,据说李艺彤本人都看哭了。



“婷婷桑——你看我们以前多好。”



“……莫挨老子。”





010.



晚宴结束了,陆婷和冯薪朵本打算载两人一起回家,毕竟陆婷有了驾照,晚宴上没怎么沾酒。



“不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李艺彤摆手拒绝。



“你们都分手了,还有什么事?”



“这可是标准的结婚典礼改良版豪华分手典礼啊,一切都得按流程来。”



“什么流程???”



看着陆婷一脸不解,李艺彤反而有些脸红起来,却又幼稚到觉得自己必须要说出口,涨红了脸反问:



“新婚之夜要做什么?”李艺彤转身就跑了个没影。



回到车里,冯薪朵发现陆婷是一个人回来的,慵懒地靠着她问:“人呢。”



陆婷翻了个白眼:



“去入洞房了。”









END.







我写的什么玩意儿…。等我清醒了就删。

评论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