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四)

权大毛a:

第十六章
只见赵粤的傀儡浑身都是紫色闪电,发出滋滋滋的响声,呆滞的眼睛却有了光,而赵粤本人,却什么事也没有,看来这闪电,是冲着傀儡来的。
鞠婧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第一个冲到赵粤身边,紧张又担心的问:“你可有事?”
赵粤摇摇头,怀里的傀儡似乎已经好了过来,因受伤而断裂的地方竟自己修复好了,而且...傀儡的头发,变成了雪白的颜色,她那双眼睛,正柔柔的看着自己,不是从前那般毫无感情的模样...像极了..像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巨大的变化,在场没一个人能解释的清,戴萌咽了咽口水,看着宝藏中心剩余的两个箱子,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
“我们还是先回神威堡,虽说这儿是我的地盘,但杀人夺宝这种事,江湖之上除了谴责,无人会管,出了位面,不代表那些江湖人士不会动手,因为我们手中,有实实在在的宝物,人性的险恶是难以估量的。”陆婷看着四周越发昏暗,感觉有些不妙,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她想起前辈说过,宝藏开启时天空一片彩云,晴空万里,而刚刚她们看到的,明明是灰暗的。
戴萌和李艺彤相视一眼,上前抱起了箱子,在所有箱子归主之后,结界打开,她们从位面里走了出来,周围的所有人,都渴求的盯着她们。
徐子轩狠狠的朝着人最多的地方瞪了一眼,那些人立马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因为他们知道,惹谁都行,朝廷是惹不起的。
但是,有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也有不怕死想要付出一切代价夺宝的人,在徐子轩和陆婷的保护下,几人回到了神威堡的练兵场,所有的神威弟子,都在等着陆婷回来庆功。
“庆功就不必了,抓捕逃犯本就是分内之事,没什么好庆的。”陆婷扬扬手,示意大家都散了。然后转向徐子轩,“徐大人,此次押送逃犯上京有六扇门与神侯府携手,我神威堡任务到此便结束了。”
“神威堡任务本来就只有封锁通道,陆将军愿意进入围剿圈抓人已经帮在下很大的忙了,押送逃犯进京自然不劳烦将军。”徐子轩点点头,她对这个神威堡最年轻的小将军,还是有些敬佩的。
“赵粤...接下来有何打算?”鞠婧祎关切的问道。
“啊?”赵粤本来还在研究自己越发灵韵动人的傀儡,忽然听到鞠婧祎问自己,很是奇怪,自己跟她貌似没这么熟吧?而且她总感觉,这人对自己很是照顾。学着徐子轩喊了李艺彤的小名,还自己改了一下,“卡卡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徐子轩这回懵住了,这什么情况,嘉敏的妹妹和自己师妹??还卡卡?叫的比自己还亲...听说赵粤是来报恩的?“嘉敏说过,燕云一行结束你必须回巴蜀。”
听到‘嘉敏’二字时,鞠婧祎的目光变的有些许急切,她想要再多听一点关于赵嘉敏的消息。
“阿姐是说报恩之后才回去,我还未报恩,我不回去。”赵粤看着李艺彤的眼神变得有些倔。
“报恩?你是指开封那次?”李艺彤想起来了,那次是自己装惨要饭最卖力的一次,她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赵粤,只觉得这小姑娘与自己很有眼缘,自己若不帮她,会后悔终生。


第十七章
赵粤点点头,挪着小碎步凑在李艺彤身边,傀儡嘴角一勾,也跟着凑了过去。
而戴萌却在这时候打开了她期待已久的盒子,她抬头望向屋顶,没有降下来的闪电,什么异象也没有!再看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白玉花坠,她轻轻碰了碰,一股柔意触上心头,花坠上的花纹是她从未见过的,光泽随着花纹在流动一般,不可言说的美。
“这是什么?”戴萌索性拿了起来,原本雪白的花坠泛起了淡淡的绿光。
“这个...我也没见过,不过既然它选你为主,一定与你有关。”陆婷皱着眉,也解释不出什么。因为处于世外移花岛的移花宫,能有几人见过呢?而
这花坠,便是移花宫的物件。
戴萌点头,将它放在在胸口,原本处于燕云燥热的她,瞬间觉得浑身清凉,心旷神怡。
陆婷这才想起自己方才的盒子也未开启,便从怀里拿出,单手以内力震开,盒子中一道橙色的光迅速击中她的眉心,她猛的倒下,昏死过去。
“!!!阿陆!”鞠婧祎身娇体弱,要去扶她时,被带着一块儿倒下。
陆婷忽然的倒下把其他人吓了一跳,李艺彤连忙把陆婷拉了起来,扶她坐在椅子上,鞠婧祎也起了身,为陆婷把脉。
“怎么样?”戴萌纳闷,这怜花出的不都是宝物吗?怎么还伤人?
“无妨,阿陆有大造化了。”鞠婧祎松了一口气,她感觉到陆婷的修为比以前强了许多,那道橙色的光,应该是为助她而来。
“我就说,宝藏里的东西,肯定没有害人的。”李艺彤笑了笑,伸手轻轻打开了自己的盒子,没有光没有闪电,和戴萌的一样,里面静静躺着一个小物件,只不过这物件是金属制作,小小物件一经她的触碰,神奇的转动起来,一点点金色荧光浮在物件周围。
在她疑惑这是什么的时候,徐子轩却瞪大了眼睛,虽小巧却精致,外表平淡无奇内却别有洞天,这东西?莫非是?
“坤宫反吟结?”说这话的不是徐子轩,而是鞠婧祎。怎么是这个?看来这本不平稳的江湖,即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可为什么,是李艺彤?她难得露出惋惜的眼神看着李艺彤,她觉得这个孩子有着一腔的热血,对谁都以真心相付,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而这样的人不应该卷进这种纷争里。
她竟除去赵粤之外,又该死的开始关心人了。
“阿卡这次哪儿别去了,随我入京加入神侯府。”徐子轩严肃的看着李艺彤,语气不容拒绝。
李艺彤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拿起那个金属物件细细端详,感叹着这么小的物件做工如此精巧,总觉得暗藏玄机。
“这是机关术大成的作品,别看它这么小,里面记录的机关术不下几万种,这是所有机关术门派绞尽脑汁想要得到的东西,而这也是,青龙会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徐子轩见她不肯听自己的,想要继续风流洒脱,只好告诉她真相。


第十八章
“青龙会?”李艺彤放下坤宫反吟结,这东西竟然涉及到青龙会了?那个江湖上势力最大最可怕的组织?
“这是打开孔雀翎的密钥,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鞠婧祎见她依旧不懂,便继续解释,“孔雀翎是目前江湖上传闻最厉害的神兵暗器,传说,得孔雀翎者,得江湖,这孔雀翎,有着能瞬间屠杀一个整个门派的力量,拥有了它,天下无敌。”
“十年前,青龙会为夺孔雀翎灭了孔雀山庄满门,手段极其残忍,孔雀山庄上下无人逃过,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江湖要彻底乱了,但是,却发现这孔雀翎,少了一样东西,根本无法发挥它的威力,这也是孔雀山庄拥有孔雀翎却敌不过青龙会的原因。”徐子轩说到孔雀山庄被屠杀的时候,表情有些不忍。
“少的就是...坤宫反吟结?”李艺彤震惊的看着被她放下的坤宫反吟结。
“此物从未现世,只有古籍记载,每个入八荒门派的弟子上的第一堂课,便是了解坤宫反吟结为何物,你居然不知道....若此物落入青龙会之手,被灭满门的,估计就不会只有一个孔雀山庄了。”鞠婧祎语气虽听起来镇定自如,实际上,她也有心悸,这个她才认不得半日的小乞丐,为什么会被这样的东西认主?
“还好此时我们已经在神威堡,若方才在神木谷打开箱子,后果不堪设想。”徐子轩重重歇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以青龙会的能力,坤宫反吟结现世,他们也会很快知道的,他们的探子奸细穿插在各个门派各个山庄。”戴萌担心的看着李艺彤,她这一路下来,早把李艺彤当做最好的朋友了,而关于青龙会,她也知道不少,首先,就是青龙会的情报系统。
就在她们想对策的时候,陆婷已经醒了过来,她与戴萌赵粤不同,她领悟了神威一派失传已久的武功绝学——背水一击。
这背水一击只要学会,那就是多了一条命的存在,在修炼者气血内功即将耗尽时才可使用,使用后能让自己的身体内功暴涨数倍,瞬间击垮敌人或者逃跑,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是实实在在的保命招数,而这招数在使用之后,想要再用必须再等四十九天。
“阿陆醒了。”鞠婧祎惋惜的看了李艺彤一眼,便又转向陆婷,现在的她,关心陆婷要比关心李艺彤多得多。
“嗯,学了一招新招式,但是现在不能展示给你看。”陆婷笑了笑,却发现徐子轩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你们怎么了?”
“陆将军可识得此物?”徐子轩指了指李艺彤盒子里的坤宫反吟结,便看到陆婷也变了脸色。
“这不是我们能拿着的东西,这是个巨大的烫手山芋。”陆婷终于明白为什么除鞠婧祎之外那几人脸色都不太好,也终于明白为何宝盒跌落的天空,昏沉灰暗。
“你立马随我进京,莫再犹豫了。”徐子轩将坤宫反吟结塞进盒子里,拉住李艺彤,她不能让李艺彤死。
“且慢,你我都清楚朝廷是不介入江湖纷争的,若神侯府知道李艺彤是因此事而加入,根本不会接纳她。”鞠婧祎想了想,她知道徐子轩不待见自己,但还是得提醒她。


第十九章
徐子轩的动作僵住了,鞠婧祎说的非常有道理,虽说加入神侯府是此次捉拿逃犯的奖励,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坤宫反吟结现世了,而且,认了主。
想要让一件绝世神兵的密钥重新认主,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现任的主人,杀掉。
她开始有些怀疑起来,李艺彤是不是有着什么不一样的身世,坤宫反吟结怎可能会随意认主?
“跟我回巴蜀吧?”赵粤虽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但她知道,李艺彤有危险。
“你想害死整个唐门啊...”戴萌叹了口气,“还是跟我回太白吧,去沉剑池畔,藏起来。”
“你自己都说了青龙会的情报系统江湖无敌,我哪儿也不去,不能牵扯你们。”李艺彤拿回徐子轩手上的盒子,放在胸前。
“革姑娘的宝盒不是还未开启吗?说不定有什么化解方法?毕竟都是一个怜花宝藏出来的。”戴萌这话让其他人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而徐子轩知道,宝盒里都是与自己有关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什么化解的方法。
鞠婧祎点点头,她本不在意什么宝盒,开与不开都无所谓,但既然涉及到他人安危,她便听从了。
盒子打开,是一纸泛黄的心法图纸,鞠婧祎正疑惑着,那心法便自己落在她手中,化作了四个粉红色的字:醉墨重生。
鞠婧祎心头一喜,原以为此次出谷抓了逃犯就回天香谷继续囚禁自己,不曾想到自己能得这个造化,若这心法练成,李艺彤确实有救了,将这心法交给其他天香弟子,救的人会更多!
至少现在的她,是这么想的,这个心法,她会为李艺彤而练,日后也为李艺彤所用,但是后来,她选择的,却不是李艺彤...
“在我将此心法练成之前,李艺彤你得保护好自己。”鞠婧祎看着李艺彤,若在两年前,这个李艺彤,自己定会以心相交,但如今,自己不宜牵扯太多人。“醉墨重生,说直白些,就是起死回生,是传说中天香门派的镇派心法,可救一死人性命,一生只能用一次,这个造化本不属于我,若你有险,我会相救,但你必须待在我身边。”
“为何必须待在你身边?”陆婷急了,那人对你本就目的不纯,让她带你身边好培养感情么?
“离远了,救不了,关系不亲,也救不了。”鞠婧祎为难的看着陆婷,“我也想早日回谷呢,可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不是吗?”
“我忽然想到,有一处,阿卡可以去。”戴萌用手撑着下巴,对李艺彤的称呼已经改成了和徐子轩一样的‘阿卡’。“江湖上青龙会虽是最危险无人敢惹的组织,但是有一个地方,青龙会不敢动。”
“财神阁!”徐子轩眼睛亮了起来,她怎么没想到!
财神阁是立足于江湖与朝廷之间的商会组织,与青龙会在江湖上两足鼎立,阁主瞿今生富可敌国,什么生意都敢做,哪怕是无人敢涉及的东西。而瞿今生的女儿,怕李艺彤是熟的很。
“想让他收留李艺彤,得想个办法。”陆婷提醒到,商人嘛,利益第一,没有利益,为何要为一个素未蒙面的丐帮弟子冒那么大险。


第二十章
“哈哈,无妨,我们这便启程去杭州财神阁。”徐子轩眉开眼笑,想到李艺彤有救了,她什么都不怕了。
“我随你们一同去。”鞠婧祎不知道李艺彤和瞿家有什么渊源,她只知道,自己要在李艺彤出意外的时候,救她一命,是目前她的任务,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为自己想要留下找的借口,她很想见赵嘉敏,很想很想。
“我也去!”赵粤连忙举起手。
“我这趟出来,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了,就跟你们一块儿去吧,有个照应,万一还没到财神阁就遇上青龙会的人...”戴萌还没说完,就被两个刀眼(赵粤、徐子轩)给堵的闭了嘴,责怪她乌鸦嘴。
“那这逃犯,要我替你押解上京吗?”陆婷看着徐子轩,既然有赵粤同去,那她对鞠婧祎还是放心的,有赵粤在,鞠婧祎就会想到赵嘉敏,定不会招惹李艺彤,就怕鞠婧祎的好,会让这个臭乞丐产生错觉...“你都去杭州了,你底下那帮捕快,能担此重任吗?”
徐子轩想了想,倪龙涛已经逃过一次,虽然她还有六扇门的协助,但还是要谨慎一些,“那就有劳陆将军了!”
“你太客气了,以后唤我陆婷吧,看你对这乞丐的样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这朋友我陆婷认了。”
徐子轩点点头,唤来门外守着的捕快,让他们备好马,交代了陆婷会代替自己上京的事,便和另外几位告别了神威堡的弟子们。
襄州真武殿外,身穿灰色长袍的小道姑正在打坐修身,这真武派唯一的女弟子可是真武上上下下的心头宝,无论是师兄还是师弟,对她都言听计从。
“问人间何足道千般好?”冯薪朵挥了挥拂尘,意料之外的,周围竟没有师兄师弟们附和的声音,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却发现师父正站在自己面前。“咳...师父...您老人家闭关结束啦?”
“你武学修为可有精进?”白发苍苍的老人无奈的看着这个他本看好的弟子,冯薪朵六岁便上了真武殿拜自己为师,资质是全门派仅次大弟子段艺璇的,是这一世真武的天机者,然而修炼了十一年,一点皮毛都没学到,堂堂真武弟子本门派武功丁点不会,光会算卦了...有时候卦象比自己这个当掌门的还稳。
“额...”冯薪朵低着头,摸着拂尘不敢说话。
“你红尘心未了,一直待在真武也是徒劳,下山去吧。”老道本以为,靠着自己的教导,冯薪朵不需要下山了却心愿也能精进修为,看来是他太固执了,何况身为天机者若不得学的内功武学,如何保护自己啊...但是让她去了却红尘,却也是在冒险。“老夫洞察天机,坤宫反吟结已现世认主,青龙会很快会有所行动,乱世来临,你此次下山要保护好坤宫反吟结的主人。”
“坤宫反吟结?!!”冯薪朵瞪着大眼睛,孔雀翎的密钥!?她站了起来,“可是人海茫茫,我不知去何处寻她。”
“玄冥何足画真武,以天为墨地为书。”老人留下这一句话便消失不见,弟子们知道,掌门又闭关修炼去了。
冯薪朵瞪着大眼睛,从怀里拿出自己的看家物件:一个龟壳,三个铜钱。
“四象化生,八卦无缺,艮为山,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水火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师妹又要算卦了?”
“那肯定啊,没听掌门说嘛,以天为墨地为书!”
“师姐算完了是要下山吗....那我岂不是要很久见不到师姐了?”



评论

热度(27)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