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 Magic

huoying:



Chapter  4  食尸





大火划破黑夜,火星在风的肆虐下飘过三人临时挖建的隔离带,灼人的温度赶走了夜的寒,也驱散不少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腥臭。


她们没从陵园那里找到有用的线索,冯薪朵虽然看出来罪魁祸首控制尸体施展的魔法阵图样,但她推算不出一个破解的法阵,


李艺彤投去的崇拜瞬间转为失望,这不典型的绣花枕头一草包嘛?


“我又不是莫寒,哪有那么强的推算能力!”对别人心事通透的冯薪朵不甘地辩解。


身边黄婷婷啧啧咋舌,她真好意思说,是谁当初觉得麻烦什么都不学的,口口声声能知人所想便足够我冯薪朵行走江湖,骗人无数了!


“推算是什么?”李艺彤对魔法一无所知。


黄婷婷想着她加入协会后一定会学到,先简单地概括下:“这么说吧!说起魔法师首先想到的是魔法,其次就是魔法阵。法阵大致分为三种,召唤型,破坏型和封印型,难度逐渐增大,力量自然也是逐渐增强。处于中间的破坏型,威力与自身的纹路成正比,几百年前魔法界那次动荡,有位叛逃者所施展的法阵相当于一吨TNT。”


有……有这种事,那么厉害竟然是位叛徒!李艺彤喉头紧了紧,把心里想的话咽回去。


“你要去一个地方,必须得知道方向和路径吧!纹路就是这样的作用,它是自身魔力转化的方向和路径。推算出法阵的纹路,便能解出它的逆向法阵,”黄婷婷举了并不怎么形象的例子,李艺彤似懂非懂地点头。


“这个跟正负和为0一样的道理,也相当于你们高中生常说的酸碱中和。”冯薪朵接过话茬,手肘自然搭上黄婷婷肩膀,把她当成一座人形靠墙。李艺彤觉得这画面刺眼,一句完美总结的话让人听了只想回怼,“我参加完高考了,早脱离了高中生……”


而且,我文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酸碱中和!


这句话当然要烂在肚里!李艺彤偷偷瞄一眼黄婷婷,想着她那么优秀,会不会瞧不起一个不愿意上大学,不学无术的江湖小混混。


失落感顿时铺天盖地的来,却如抽丝般久经不散。


第一次李艺彤觉得有些问题忽略也没办法躲开,它如鲠在喉,无论你说不说话都卡的难受。但乐观的人总能找到理由来排解心里的不痛快,李艺彤知道她的难题此刻没解决的可能,便不再去想,一心回归到任务中。


 三人沿着僵尸群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过去,之前打斗时衣服上难免沾染僵尸的腐肉,黑血之类的,闻久了也说不出习惯还是嗅觉不灵了。


 “我回去一定泡一月的澡池子!”


冯薪朵东北腔被逼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可以和那群破土而出的僵尸称兄道弟!


黄婷婷在想僵尸说的那些话,克罗第一任国王的陵墓里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如此渴望,宝藏?是她的话那还不得把克罗皇室的祖坟全部扒一遍!


怎么就直接奔着一世的去了呢?


和冯薪朵李艺彤交流下来也没得到任何答案,她们不捣乱就不错了,哪能正经的分析问题?而且,如果她们早一天赶来,VIS岛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人间地狱……


第一夜召唤的小部分僵尸屠杀掉大部分VIS市居民,侥幸存活的小部分人四处逃窜,目的都是为了逃离这座岛,却被派遣来的军队堵在港口,拿枪对准他们的脑袋,逼迫他们回去……


领队人以为看到了希望,还没来得及高呼迎来的便是深深卡进脑壳的子弹,剩下的像赶畜牲似得,一声声被逼了回去。


联合军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第二夜才是真正的绝望,大部分僵尸被唤起,军队没有能对抗的武器,包括那些本可以逃走的人,全部成了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身死的一瞬有多少不甘,那些人恨的是这群僵尸还是军队?黄婷婷没敢对冯薪朵讲,怕她的眼睛看到过多怨念会承受不了。


好在冯薪朵大多时候懒得使用能力,除去必要场合她只在斗嘴的时候用的到。


多年的搭档,黄婷婷清楚朋友的秉性。平时耍贫嘴,自己什么都懒得做,把大哥当成无所不能的偶像,说话经常一副不靠谱的调调,却把是非分得极清。心思很细腻,对别人每一声感谢都怀着真挚与感动。


在大多数魔法师眼里,事情该做就做了,全然不在乎代价,也无需考虑对错,只要一个结果。一群自己生命尚不珍惜的人,谈何爱惜别人的命……或许他们只有在生命走到尽头时才会后悔,不过又有谁知道呢?


但冯薪朵不是,她在生死边缘走过,吊着一口气撑了近四小时,终于等到大哥和广东,那四小时她在想什么黄婷婷不知道。但是,与其在怀着期待却眼见它覆灭的绝望中死去,还不如开始就被了结的好,事后冯薪朵讲给她听,面带几分调侃眼神却难掩的悲哀。


之后她们才开始搭档。那次任务活下来的只有冯薪朵,她的同伴……魔法师死去不会留下任何东西,连名字也成了熟识的人口中很少再提起的禁忌。


心里的有些地方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坚强,这点黄婷婷一直都知道。


第二天, 三人多多少少带点疲惫。她们追查后半宿,结果到河边没了痕迹。


河面很宽,水流湍急,黄婷婷投进去一根一米多长的实木棍,坠入河面以冲刺的速度向下流漂移。


那么,僵尸呢?李艺彤眼神写满疑惑,看了看黄婷婷,又转向冯薪朵。


她们可没听说过僵尸还会游泳。


“去VIS市看一下吧!”


黄婷婷怎么说冯薪朵和李艺彤就怎么做。小半日她们在沿途村子见到的已经无法用惨来形容,到了城市也可以抱着侥幸心理,说不定就能遇见幸存者,安慰一句没事了,放心!


黄婷婷拿出地图找准城市的坐标后,让两人扶着她。李艺彤面前的景色变化几次,最后停在柏油路大道中心。


两侧高楼随处可见的血迹已经发黑,像被故意泼上的颜料。三人没走几步,李艺彤拉住黄婷婷的胳膊“尸体呢?”


血迹表示是在附近被杀的,怎么可能一具尸体都没有?


黄婷婷眸子暗了暗,“应该被两天前赶来的军队埋了吧!”


黄婷婷的建议是分开行动,一人找些干净的水和食物,一人去重点大楼,比如市政府,或者学校等容易藏匿也容易逃窜的地方搜寻一下。


“我要去VIS电视台!”黄婷婷卸掉背包,从里面翻出一个黑盒子……


“我去,”冯薪朵脑袋凑了过来“阿黄,可以啊!问小劳要的吧!”


劳伯纳虽然是接待她们的年轻少将,但年龄比她们谁都大,冯薪朵一向如此没大没小。


“这是什么?”李艺彤一脸吃瓜群众的懵样。


“密码破解器,军队拿来的,听说比咱们协会的高端得多!”


“是借,”黄婷婷指正冯薪朵的错词,还要还给军队的。


“哎,有什么的,咱们帮了他这么大忙,问他要个装备当做补偿又怎么了?”冯薪朵上手想摸,被黄婷婷打了一下,悻悻缩回爪子心里却在打着鬼主意。


大哥的那台电脑,密码试了n次都不对。协会有的破解器全伺候上了,结果被一个4级防火墙揍的妈妈都认不出的程度。


问莫寒,她推荐的这款军队专用破解版,高效无误,对任何防火墙皆是十拿九稳。


但莫莫也说了军队专用,市面上没有,黑市流通的是淘汰版,就是协会的那种,对付一般防火墙还行,遇到大哥的……就得跪下喊爸爸了。


那台电脑她觊觎已久,势在必得,关于大哥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一定要看到,冯薪朵可是发过誓的。


李艺彤说她去找食物和水,应该不用多长时间,末了又加一句“我们干脆在电视台集合好了,这里数你的时间最长。”


冯薪朵差点一巴掌拍李艺彤后脑勺上,还黄婷婷时间最长,她的瞬移你给吃了?你这还没跑到超市呢广播都已经发出来了你信不信!


黄婷婷摊开地图指着城市西边最高的一座建筑,“三个小时,我们在这里等三个小时,在广播中我会说明僵尸白天不行动,让生还者放心前往,你们半小时后在这里等着,三小时之后,如果没人来,”


话停住了,三人面面相觑,黄婷婷合上地图,再开口没有刚才的急促,语气沉重“那便是真的没有生还者了……”


李艺彤的最简单,赶到超市把三个杯子装满水后又塞了一大堆包装完好的速食,哪怕店里没人她仍旧付了点钱放在柜台,没有停留,也没有听话,向着电视台信号塔的方向跑去。


黄婷婷一口流利的英语从各个角落的扩音机传遍整个城市,李艺彤虽然听不懂,但心里还是蛮自豪。


嗯,她的婷婷真厉害,掌握一门外语真重要!


耳边始终重复的几句话,如果真的强说,李艺彤只能听懂个and。不过她想好了,为了更配得上黄婷婷,李艺彤要在学业上努力才行。


VIS电视台的台标近在眼前,李艺彤在平面图那里认了好长时间才看到广播站的位置,15层右侧的其中一间。


楼梯爬到想吐血,李艺彤一边骂了句那群没脑子的僵尸连电梯都不放过,另一边庆幸建筑不是落地窗的设计。


黄婷婷听到推门声吓了一跳,回身看到李艺彤,于是整个人刚松口气,又质问她为什么不按计划来……


“我想着这里离超市不远,所以按简单的来呗!”李艺彤环顾四周录音设备,比她高中学校里玩过的要齐全得多。“而且,哪有比和你在一起更省时省力的方法!”


这话听起来有点一语双关的意思。黄婷婷拿她没办法,叹口气背上包说:“去摄制房间看看,”


“要拿什么装备吗?”


脚下顿了顿,黄婷婷无奈地看向李艺彤“我才不好这个,我想看下尸体不见的原因。”


仔细想的话,军队埋了这个猜测根本行不通。因为太干净了,只有上万人才可能在大半天内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即使做到了也总会遗漏一具两具吧!黄婷婷在来电视台之前专门看了看几处公办场所,没有一具尸体……


除了血渍,整个VIS市俨然一座空城。


李艺彤了然地跟上去,黄婷婷在操作台一番调控,黑盒子连着主电脑,没一会几十台显示器便播放起此刻的录制内容。


坏掉的有几台,黄婷婷把时间改为五天前,画面调转,一切平和得不像地狱前兆,拨快进度,跳到四天前也就是事件发生的第一天夜里。


路灯照常按时亮,但血色已然成了这座城市唯一的颜色,穿插着呐喊呼救,某些衣不蔽体市民四处逃窜。


血淌过一具具横倒的尸体,聚成一股尽数流入下水道。两人睁大眼睛看着,倒在路上的少说也有上百具,歪歪扭扭没半点异常。


“八成是被军队给烧了或者埋哪了,还记得我们在村子见到那些肠穿肚烂的尸体吗?没什么异常的,他们也没有变成僵尸之类的啊!”


李艺彤似乎察觉到黄婷婷在担心什么,哈哈地边笑边说,之后笑容变得僵硬,尤其看到黄婷婷依旧严肃的神情后。


“第二天夜里呢!”黄婷婷拨动主控制器的进度条,瞬间进到第二晚十一点多,速度调制八倍速。


时间表盘显示的数字快速划过,零点几分其中一个镜头的尸体动了动,黄婷婷瞬间摁下原倍速的键,随后其他的就跟响应似的,慢慢爬将起来,李艺彤捂着嘴,眼前的一幕幕像看电影般刺激,但确实是她们站的土地才发生的灾难。


“回去之后什么电影都吓不倒我了。”李艺彤在满屏中找播放僵尸的显示器,看到一队人拿着枪连忙拍黄婷婷的背。


是派到岛上的军队,后面显然跟逃过一劫又被拽回来当领路的市民。


“市民?”李艺彤惊讶的呼出声,黄婷婷表情凝重,她猜错了。原来,市民仍然死在VIS市里,而且死去的二十四小时后也变成了僵尸。


就发生在森林她们和墓地僵尸碰面的时候……


画面上人和尸体纠缠在一起,子弹没办法撕碎僵尸,所以很快,最后一个人也在绝望的嘶吼中断了性命。


 大部分镜头捕捉下的死亡充斥着满满的绝望,李艺彤攥紧拳头,说出了黄婷婷上午在脑海飘过的一句话“我们早一天来,会不会就没这么惨了?”


劝慰的话哽在喉咙说不出口,黄婷婷心里又何尝轻松,谁愿意看到死亡?谁想目睹一座死城的由来?她们做过多少任务,自认为见惯了悲剧,原来只是以前悲的还不彻底,伤的还不深刻。


 “照这情形,怕是不会有什么生还者了!”李艺彤鼻音沉重,事实够残酷了,剩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罪魁祸首。


 黄婷婷让李艺彤扶着她,说了两声仍不见那人有动作,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李艺彤还沉浸在悲伤和自责中还没想通,刚回头要劝,对方说了让她挺意外的专业名词“幽闭恐惧症!怎么来的?”


黄婷婷表情不自然,“其实已经好了!” 


黄婷婷的反应太有问题了,李艺彤没打算pass掉,不依不饶“黄婷婷,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会掩饰。”


 “这倒没有,”黄婷婷顺着回答,拿着李艺彤的手放到自己肩上……


李艺彤波澜无惊看着黄婷婷的眉眼,没有瞬移,几秒之后,后者似乎向她妥协“等你加入协会了,我就告诉你。”


李艺彤绽放一个极致灿烂的笑容,两只手揽住黄婷婷的腰,从后背抱了满怀。


“我喜欢你啊!”


告白是在瞬移到集合地点后说出来的,黄婷婷僵直身子,对方下巴蹭着她的后颈,呼出的热气一下下打着她敏感的皮肤,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恶~”冯薪朵替黄婷婷说了出来,并伴以动作——哆嗦两下,貌似真被恶心到。


李艺彤跳将着要揍冯薪朵,突然怀里一声喵呜,拳头在快碰到时猛地调转方向,改为惊喜地摸摸小猫的脑袋。“从哪搞到的英短?灰溜溜的真可爱”


“市政府大楼,”冯薪朵心里清楚它是这座岛唯一存活的小生命,她准备带回去,和大哥一起养。


她在办公室一个上锁的柜子里找到这小家伙,那时它快饿死了,无力地扒拉声在静的掉跟针都能听见的房间异常清晰,吸引了冯薪朵的注意。她猜测主人为了不让它乱跑锁了柜子,想着第二天上班了再放出来,结果…… 人算不如天算,再晚一会,小家伙怕是和它主人一起去了。


冯薪朵拿些吃的喂过之后就一直抱它在怀里,小猫慢慢恢复了精神,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手心。


“真可爱。”桌上一张纳豆的图片,冯薪朵冲喵做了个鬼脸,“就叫纳豆好了。”


三人就地而坐,黄婷婷在岛东侧林子的范围内圈出一个拳头大的圆,“听他们说,墓地大概在这范围,僵尸是没有生命力的傀儡,到时候李艺彤你负责把它们定住,冯薪朵,你找出罪魁祸首后告诉我,我来解决。”


“你可以吗?”李艺彤这话不是怀疑,只是担心。


“我很强的!”黄婷婷自信一笑,卷起地图放进包里。冯薪朵一再冲李艺彤肯定地点头,附耳轻言不要怀疑黄婷婷的实力。


外表所见和真实有相近但不是全部,黄婷婷身子骨弱,力气也不大,武力值甚至比不上不学无术的冯薪朵。但她的能力是很好的加成,瞬移便是出其不意,空间更是防不胜防。


她和冯薪朵以前,一个负责观察一个负责打破,合作得天衣无缝,效果也是相得益彰。


如果多个李艺彤……自然说不上拉低队伍的合作水准,但她的死缠烂打,确实让黄婷婷头大。


出任务的同时还要应对她不定什么时候脱口而出的暧昧,黄婷婷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一方面她谢谢李艺彤的喜欢,另一方面她并不知道回应什么。


喜欢不像稍微费些时间精力就能解决的难题,黄婷婷没想过分任何心思在这无用之事上,她很忙,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随随便便不顾后果。


下午六点多,三人围着陵墓入口看了一会,并没有谁潜入的痕迹,冯薪朵拿着红外热像仪望了望四周,最后遗憾的摇头。


“不该啊!”李艺彤手中的短刀开开合合,碰撞声清脆悦耳。她不耐烦了,想赶紧结束好好睡一觉。


陵墓被一个巨大的拱形外壳包裹,黄婷婷一看便知道外层是为了设置陷阱建立的防护罩,当时条件再怎么落后,毕竟是皇室墓,寒酸不到哪去。里面什么危险她们不用知道,守好这里,在之后的四十个小时不让罪魁祸首得逞就行。


但是……三人行,总有爱惹事的。


冯薪朵和李艺彤低声讨论半天,指着黄婷婷身后的入口不知道嘀咕些什么,黄婷婷一阵不好的预感刚冒出头,两人嬉皮笑脸的凑近,李艺彤搀过她的胳膊撒娇地晃晃“你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宝物吗?”


黄婷婷没来及开口冯薪朵接过话茬“你看不到四十个小时,这座岛便会被炸得毛不剩一根,我觉得,不能便宜了那些炸弹不是?宝物要是能带回协会,说不定主任能奖励半年的假期,到时候不想干啥就干啥!“


黄婷婷哼了声,扭过头不理她。


“要不,咱们去?”冯薪朵越过黄婷婷看向李艺彤。


黄婷婷担心冯薪朵带坏未成年,“冯薪朵,咱们有这功夫还不如在天黑前好好休息,“


“你就是懒,”冯薪朵声音中带了点指责“懒得做而已,我要有你们这能力,早发财了。“


这意图俗得现实,李艺彤忍不住笑出声,她倒是很羡慕冯薪朵的能力,如果能看透黄婷婷的想法,她宁愿不要这定格。


冯薪朵绕着陵墓外层转了好几圈,每一圈下来都坚定进去瞧瞧的好奇,抓心挠肝般,一遍遍吐槽黄婷婷是个笨蛋,有宝物不拿。


黄婷婷靠在树旁休息,纳豆的包被放在她脚边,另一边李艺彤手握水杯不住地献殷勤,冯薪朵离入口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伸手可及。她对两人招呼一声“你们不去的话我去看看,马上就上来。”


阻拦的话才说一半,冯薪朵已经摁上入口的石碑,一阵晃动的声音石板从中间分开,显露一条通往底下的石阶。


这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李艺彤伸着脖子望向通往无底洞般的台阶,阴森森地来了一句“像不像通往地狱的?”


“就你会说!”冯薪朵照着她的后脑勺来了一下,“纵向没有很深,但前方却蔓延到好几公里。”


“还有透视的功能?”李艺彤更羡慕了,上手要扒冯薪朵的眼,想知道和x光有什么区别。


“我可比x光强的多。”不耐烦地拨开她的手,冯薪朵背起两个包,想走进去却被黄婷婷摁住肩膀。


“我马上就回来。”冯薪朵坚定地对上黄婷婷的视线,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


李艺彤想劝冯薪朵别和黄婷婷吵,结果黄婷婷松开手,拿过冯薪朵的一个包“一起去。”


还有一包装备和一个盛纳豆的,李艺彤前后各一个,探头瞅瞅黑不溜秋的下面,还没迈步,黄婷婷的手搭上她的肩,扭头问冯薪朵:“方位。”


“十一点钟方向,墓穴中间纵向大概十四米,前方三公里左右,不过要记住这个位置,万一下面没有空气也能及时回来。“


黄婷婷瞬间消失,肩上突然没了另一人的触觉,李艺彤惊得嘴微张,扭头要找冯薪朵理论。


“别急,她一会就回来。”


冯薪朵只说了这一句话,面上一点不担心,李艺彤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怀疑黄婷婷的实力,可是控制不住,但凡一点不确定,不受控制的就会忍不住瞎想。


而且哪有这样的人,说了一起下去的,她倒先去打探情况。


李艺彤来回踱步,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急得语气都带点哭腔“怎么还没回来?”


冯薪朵心里也慌,按理说应该很快就上来的,这距离甚至不需要中转瞬间就能到的啊!


两人揣着担心又过五分钟,李艺彤等不及要下去,被冯薪朵拦住“万一错开了怎么办?”


“可我……?”话还没说完黄婷婷突然凭空出现,不知怎么地没站稳摔倒在地,李艺彤终于反应过来伸手去扶,对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异样让她心底一阵发慌。


“婷婷,怎么样?”李艺彤翻过她的身子才看到脸上被打的淤青,嘴角还有未擦净的血渍。


“谁干的?”李艺彤咬牙切齿说出这三个字,回身要讨回说法被抓住手腕,黄婷婷忍着疼痛开口“跑,先离开这。”


不敢相信眼前一幕,黄婷婷计算没有失误,直接转移到墓穴中心一世的棺材前。但眼前的情景,火把在四角位置燃得正旺,一人趴在已经开启的棺材板上吃的尽兴,刺激她视觉和听觉的,是那人像狗一样啃着白骨嚼出卡兹卡兹的声音。


恶心,黄婷婷不想看完准备退身离开,对方突然跳到她面前一拳打在腹部飞了出去。


是跳,双腿间明显的弯折和弹跳,黄婷婷不可置信地看着慕然而至的怪物,竟连防卫的动作都忘了做。


这不是人的速度,黄婷婷脑袋砸在墙壁前唯一的想法,伴随耳鸣眼前黑了好长时间,等缓过劲再爬起身那人竟还在心无旁骛地吃。


他在啃一世的骸骨?那异于常人的力量莫非是因为吃了尸体的原因?黄婷婷揉了揉头上的包,擦拭过嘴角的血,捡起一块石头朝他的脑袋砸过去,丢出的同时就瞬移至另一对角,下一秒果然看到已然跳到她先前位置的怪物。


嘴里发出野兽的嘶吼,审视般盯着黄婷婷看。


“这就是你的目的?”黄婷婷不知道他这种情况还能不能听懂“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吼~”野兽的咆哮声震得洞在轻微晃动,黄婷婷还没来及从这晃动中收回注意力,怪物已经跳到她面前掐住她脖子,把她摁在墙壁上难以挪动丝毫。


喘不过气,黄婷婷拼命集中注意力,转移到怪物身后。用尽全力踢向怪物腰侧,对方丝毫未动,一个后肘击,黄婷婷仿佛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喉咙泛起的腥味让她忍不住干呕,翻身跪在地上吐出一滩殷红的血。


真狼狈啊!这时候她还有心思感慨,对方又爬回去接着啃,黄婷婷抹了把嘴角,拼命让自己回想墓穴外的位置。


大脑很难清醒,嗡嗡声像极了一百个李艺彤叫嚣着我喜欢你,黄婷婷趴在地上,脸蹭着冰凉的石砖,嘴里不小心吃了土。


“我喜欢你啊!”全是这一句话,黄婷婷嘴唇张合间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在说什么。


不喜欢你?不,我只是可能……没机会回应了。


陷入黑暗前想可能这条命就搭在这,然而等黄婷婷醒来怪物也没有补刀。空寂的墓穴只剩打斗和啃食的痕迹,火把熄了两个。黄婷婷扶将起身,才意识到空气已经稀薄得难以维持呼吸。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这样下去一定会撞上入口处等着的冯薪朵和李艺彤。黄婷婷咬牙集中精神转移三次才回到地面。


跑,除了跑没有别的话,李艺彤不知道下面发生什么,但当务之急是黄婷婷的伤,她扯下黄婷婷背上的包,扶着她离开。


冯薪朵从包里抽出地图,剩余的装备没看一眼跟了上去。









剧情太拖了,无关的太多,发展被卡着我也很急。


写第一个章的时候就觉得如果一直写下去,时间估计得全部搭在上面。我不会讲故事,文笔也差的一批,首先谢谢喜欢的聚聚不嫌弃,其次就是道歉,在没设定框架的前提下一时手痒写了,导致这几章的情节很无聊很烂俗很冗余,这是既然发了文,却次的纯属耽误大家时间的我最不适当的,以后也会慢慢学慢慢调整过来。


我会写下去的,只要还喜欢着就一直会写下去,用爱发电,持久耐用。谢谢!

评论

热度(32)

  1. 琮琮huo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