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ssshuo_崽🍼』:

午睡前丢一篇。
仍旧是看看就好。
别太较真。
*****


1.


       陆婷和冯薪朵吵架了,闹得很厉害。
       黄婷婷回到中心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事,却莫名感觉气氛很诡异。或许是因为看到张雨鑫趴在320门口,却不似以往花痴,反而一脸凝重。
       当作没看见,黄婷婷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太八卦的人,至少听墙角这种事她做不大出来,至于张雨鑫,那就随她去吧。
       不过马鹿吵架的事很快就传开了,毕竟中心隔音也不是很好,稍微声大点,不少人也就听到了。
       黄婷婷再路过320的时候,“军事重地”门口已经不止张雨鑫一个人了。
       ——或许她也该去凑个热闹。
       在看到被几人围在最里面的李艺彤之前,黄婷婷是这样想的。


2.


       马鹿之间矛盾似乎不小,陆婷当晚就拎着行李回了家。
       黄婷婷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红着眼眶的冯薪朵,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底是没出声。
       ——安慰人这种事,她最做不来了。
       冯薪朵应该去找李艺彤哭诉的。
       不知为何,黄婷婷脑海突然里跳出这么一个念头。
       好几年前了吧,二期生还没有出道,她练舞练到躲在角落里哭,那个孩子看见了就跑过来安慰她,笑嘻嘻的,充满元气。
       李艺彤一直很懂得安慰人,或者说,她很清楚说什么话能逗笑一个不开心的人。
       所以冯薪朵当真该去找李艺彤的。
       黄婷婷想。


3.


       冯薪朵哭着哭着就在床上睡着了,黄婷婷认命地叹了口气,扯过被子替她盖好——或许她该考虑考虑自己晚上睡哪里了。
       轻手轻脚地锁上门,黄婷婷还是决定去找找张雨鑫,虽然她并不是很想麻烦别人,但自打郝婉晴搬离以后,张雨鑫就到处蹭住别人房间,自己房间反倒像是个时常没人入住的宾馆客房,应该今天可以借她住一晚。
       黄婷婷在林思意房间找到正逗一点点的张雨鑫,却没想到李艺彤也在。
       四目相对的尴尬,让黄婷婷想逃离。
       李艺彤先移开的视线,并没有说话,继续做着自己手头的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然而事实也的确是没发生什么。
       她们或许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的相处,谁也不搭理谁,见到了当作没看见就是。


4.


       张雨鑫没有犹豫地给出了自己房卡,她说之前就决定好今晚要去快乐屋凑活。
       黄婷婷没有多留,道了声谢,揉揉一点点的头就离开了,除了最早那一眼,没再看过在捣鼓ipad的李艺彤。
       “卡姐,阿黄走了,你可以放过我的平板了吗?”
       李艺彤停下手上的动作,这才发现林思意平板的壳子都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刮花了,抬头对上林思意心疼的眼神,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早在黄婷婷进门那个时候,李艺彤的心绪就已乱作一团,之后不过都是强装镇静。
       张雨鑫说她们之间的问题都是她们自己作的,对于这点,李艺彤并不反对。
       当初吵架的原因她已经记不太清了,相信黄婷婷也快忘了吧,可那又怎样,她们俩还是谁都不愿让步,或许就只为了各自那点骄傲的自尊心。
       但其实过得很累。


5.


       陆婷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回来了。
       然后她把冯薪朵从黄婷婷房间拎回了320。
       黄婷婷这次很八卦地去听了墙角。
       她听到陆婷对冯薪朵说:
       “朵子,我不想变成第二个李艺彤,也不希望你变成第二个黄婷婷,带着心结过日子,太累了。”
       黄婷婷怔愣片刻,默然无语,转身回了房间。——听墙角这种事,确实张雨鑫比她擅长。
       后来就听说马鹿和好了。
       嗯,意料之中。


6.


       生活中心有人在放《夜蝶》,官方版。
       黄婷婷皱了皱眉,很快就从包里翻出耳机戴上——她有些抗拒这首歌,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愿意听,容易想起很多事。
       可事实是,不听,不代表不会去想。
       黄婷婷有些烦躁地扯下耳机,事实证明,就算是戴着耳机,她脑海里依然重复回响着刚刚那首歌的旋律,挥之不去。
       卡黄之后再无夜蝶。
       突然想到粉丝们曾经说的话,黄婷婷眼前不由起了些许雾气——现在的情况是,夜蝶仍在,却再无卡黄。
       只是很多事就这样,不能尽如人意。
       不过黄婷婷承认陆婷说得对,心里有个结,很累。


7.


       48系歌单随机播放到《夜蝶》。
       李艺彤微微一愣。
       心念一动点开微信,然而聊天框里的信息输了删,删了又输,却迟迟没有发出去。
       ——对方的备注还是“婷婷桑”,可聊天记录停留在去年十二月自己生日的时候,快一年了。
       直播事件以后,黄婷婷还是在那天祝了她生日快乐,但她倔强地没有回复,此后,普通同事再无联系。
       其实她们还是默契的,李艺彤不止一次这么想,删了微博,取关ins,却默契地没有删微信好友,但也从不给对方朋友圈点赞……
       【昨晚做了一场梦,梦里你我都自由。】
       李艺彤始终没能发出消息,只是在退出聊天界面后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只黑白双色翅膀的蝴蝶。


8.


       张雨鑫猜测有大事要发生。
       二十分钟前,李艺彤发了一条朋友圈:
       【昨晚做了一场梦,梦里你我都自由。】
       八分钟前,黄婷婷也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文字:
       【有人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我信了。】


9.


       什么都没发生。
       平淡的日子一切如常。
       普通同事仍是普通同事。
       张雨鑫这次猜错了。


10.


       “婷婷桑,我想你。”
       “我也是,李发卡。”
       可惜,终究只是各自的一场梦。

评论

热度(75)

  1. 琮琮『ssshuo_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