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ssshuo_崽🍼』:

依旧是脑洞。
昨天小甜文似乎浏览不高……
其他不多说了。
反正写在前面的话跟之前都没差。
别太计较。
*****


1.


       黄婷婷从梦中惊醒,漆黑的夜,空荡的房间安静得有些压抑。
       ——她又梦到几年前B50那天了。
       轻叹一声,摸索着打开床头灯,暖色系的灯光倒不太刺眼,可还是让黄婷婷晃了晃神。看向墙上的挂钟,不过凌晨四点。
       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信息指示灯也没有跳动,黄婷婷昨晚睡得早,此刻有一丝庆幸——看来是没什么临时的通告。
       醒了便难以入睡,黄婷婷的睡眠质量其实很差,甚至可以说很糟糕,有时候凌晨一两点醒来,也有极大的可能会睁眼到天明。黄婷婷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看了医生,只道是压力太大,除了让她放轻松以外并没什么建设性意见。


2.


       走廊传来一阵嘈杂声,可能是某些出外务的成员深夜回来了,黄婷婷并不是很在意,中心隔音不好,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
       二期生刚有点小外务那几年,黄婷婷也经常是这样凌晨三四点出完外务匆匆赶回中心补觉,然后第二天再继续练舞、上公演,那时候年纪小,经得起折腾。这两年可能是公司良心发现,这种深夜外务很少再交给她们这些大前辈了。
       说是大前辈,其实二期生也就剩徐子轩和她了。原本还有万丽娜,可两月前终是因为早些年过度透支身体如今身体吃不消而办了病休,黄婷婷心里清楚,曾经的娜娜酱只怕也不会回来了。
       两年前合约期满,大家都走了。
       包括那个人。


3.


       徐子轩现在是S队的顶梁柱,一期生没人续约,戴萌等人毕业那年她哭得梨花带雨,如今却已是能挑起大梁的徐队长了,带着些四期以后的小后辈,传承着S队的荣光。
       有时候得了空去看S队公演,黄婷婷其实挺感慨的,徐子轩刚进团的时候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某种程度上说,倒也是她看着成长起来的。
       黄婷婷自己现在不怎么上公演了,一来是外务太多,二来快三十的年龄也不太适合再走可爱路线,三来……N队的后辈们早几年受了太多磨练,如今都已经能独当一面,她去了反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偶尔黄婷婷会在控台看看N队的公演,也会看直播,闲时去排练房慰问一下辛苦排练的成员们,只是很少再上台了,一年可能就会上那么两三场。
       比如明天。
       N队建队十周年特别公演。


4.


       官博宣传有特别嘉宾。
       黄婷婷躲在后台看着满场观众,心知当中该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冲着特别嘉宾而来,而这其中又有一半的人或许在期待N队二期生的重聚。
       只是他们该失望了——黄婷婷苦笑——她接到的通知,特别嘉宾不过是进入明星殿堂的鞠婧祎和S队仅存的二期生徐子轩。
       嗯,仅此而已。
       其实也是,合约到期以后,冯薪朵还是选择回东北,陆婷去了一家企业搞人事,易嘉爱一年前决定出国游学,赵粤说要四处走走如今也不知道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陈佳莹继续干着自己的老本行,何晓玉似乎是去创业了,林思意新签了经纪公司最近在拍戏……最主要的是,公司根本不会专门去邀请她们。


5.


       很平淡的一场公演。
       除了unit之后的纪念视频以及鞠婧祎和徐子轩的串场,再无任何爆点。
       下了ending曲后,黄婷婷轻轻吁了口气,返场之后这场公演就要结束了,大概台下很多人觉得有些失望吧,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尽如人意的事呢?
       台前突然响起了欢呼声,是那种发自内心、声嘶力竭的欢呼。
       “今天是N队建队十周年,公司从来没有忘记最初为N队打下基础的那些人……”
       剧场里工作人员的声音在回荡,迎着光,黄婷婷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舞台上的那群人,忽然觉得眼前起了水雾,朦朦胧胧。
       能来的都来了吧。
       除了那个人。


6.


       这么多年,也许这是公司最有心的一次。
       黄婷婷看着十几双筷子伸向火锅,嘴角微扬。
       难得的重逢,是该喝点什么。
       推杯换盏,黄婷婷有些醉了,她似乎看到窗外拐角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揉揉眼再看,嗯,果然是幻觉。
       ——那个人又怎么会来?
       一群人谈天说地,直到凌晨才走出火锅店的门,黄婷婷很开心,挂在陆婷身上不肯下来,吵嚷着还要去唱歌,被陆婷硬生生塞进了回中心的出租车。


7.


       宿醉的头痛让黄婷婷早早醒来。
       是她房间没错,可她想不起来昨晚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床头柜放有一杯水,是温的,看来有人刚走,然而会是谁呢?黄婷婷只觉头疼得厉害,没有半点头绪。
       或许是络络,小后辈不敢轻易进她房间,还在中心又能随意进出的,也就徐子轩了吧。
       黄婷婷心想。


8.


       飞机失事的新闻,黄婷婷是第二天才看到。
       上海飞往西安的航班,乘客名单里有她。
       胃里一阵翻腾,黄婷婷立马冲到卫生间,却只是干呕,什么也没吐出来。
       她来了的。
       不是幻觉。
       可眼泪为什么止不住呢?


9.


       黄婷婷又做梦了。
       场景还是几年前那场B50。
       她仍旧从水里出来,但这次,那个人走过来拥抱了她。
       眉眼含笑。


10.


       某天黄婷婷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床头柜和床之间的缝隙里有一个没见过的白发卡。
       她突然想起徐子轩后来说N队十周年聚会那天,她把万能卡给了冯薪朵。
       楼下保安大哥还能放已经毕业的人进来。
       挺好。
       黄婷婷拾起地上的发卡,眼角含泪。


11.


       直到几年后宣布退出娱乐圈,黄婷婷都没有再去过西安,可那个已经泛黄了的发卡,却被她收在小包里,随身携带……

评论

热度(42)

  1. 琮琮 从 『ssshuo_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