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Exchange (卡特 番外 中)

沐言:

(8)


 


又是一年冬天。


卡洛琳弯腰逗弄了会儿养在后院的小花豹,然后接过女仆递来的热毛巾细致地擦拭着手掌。


这是李斯特前段时间猎回来的小东西,养了两月长大了不少。平日里公爵大人宝贝的紧,光伺候它的都要七八个,伙食只挑精细的喂,打个喷嚏必是要拿人问罪的。


之前乔万尼伯爵来府上造访,看到这小豹子后欢喜的不行,伸手就要去摸,谁知手才探出去一点儿,便被突然甩到面前的鞭子吓得缩了回去。


收回鞭子的李斯特唇角一弯,看起来好像要露出个笑容,眸光确是冰凉的。


“乔万尼,这家伙性子野,随我,小心它咬你。”


公爵大人对新宠物的偏爱由此可见一般,王城之中自是有了风向,于是不少有心人四处寻觅豹子爱玩的小玩意儿呈上,以此企图求取公爵大人一份欢心。


卡洛琳倒是毫不在意,平日看见甚至有些嫌弃小豹子总扑到脚踝边打转,偶尔心情不错,会弯腰逗猫一般随意玩弄一会儿。


所以卡洛琳今日的心情,本该是非常不错的。


李斯特前几日去了外地巡视河道,算算日期今日便可回来。所以今天卡洛琳在朝会议散了之后,便径直来到公爵大人的城堡。


城堡上下心照不宣侯爵和自家主子的关系,潜意识里也把卡洛琳当成了半个主人,故而当那位突然来访的少女上门求见李斯特之时,守门的仆人连忙一路小跑的过来告知卡洛琳。


“斯坦将军的女儿?”侯爵稍稍思考了一下,意味不明地抿抿唇。


“是,小的已经告知过公爵大人如今不在家中,但那位小姐坚定地表示要等公爵大人回来。”


“哦。”卡洛琳用拇指轻轻抚着折扇上的纹路,这是她惯用的、思考时会带上的动作,“那么,请她去书房等候吧。”


守门的仆人应了声“是”,犹豫片刻又补充道:“那位小姐拿出了公爵大人一直戴着的蓝玉戒指……小的心想……”


“有什么好想的,”卡洛琳声音渐冷,“做好自己的事情,想多了小心哪天脑袋就没了。”


 


(9)


 


李斯特的风流债,卡洛琳是从不插手的。


即便两个人已经同床共枕了一年多的时间,但这依旧不是卡洛琳可以插手李斯特生活的资本。


若不是今天时间太晚而李斯特依旧未归,卡洛琳不会去书房见那位小姐的。


大约是将门之后,这位斯坦家的小姐瞧上去也与别的大家闺秀不太相同——头发利索的束着,穿着修身的小皮袄,脚上还蹬着一双红色的过膝长靴,眉目间也自然的透着一股英气。


卡洛琳刚刚洗浴过,未施粉黛,随意套了件长衣就慢慢踱到了书房。


她朝里面那位小姐姐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神情淡然的走到书桌边上,用镊子稍微拨弄了一下燃着的蜂蜡,于是有些黯淡的火焰跳了跳,变的明亮了很多。


“公爵大人的马车遇到了些问题,今日未必能赶回来了——现在时间着实有些晚,我想斯坦小姐可以改日再来拜访的。”


斯坦小姐盯着站在烛火旁的女人,默然打量着那张过分好看的面容,好一会儿才讷讷地问道:“您是——卡洛琳侯爵?”


卡洛琳微微笑道:“我是不是该说一句,恭喜你猜对了。”


斯坦小姐讪讪一笑。


哪里需要猜呢,这么晚穿的这般随意在李斯特公爵城堡走动的,除了卡洛琳侯爵还能有谁。她不像自己这种,不过是上门的客人,到了时间还是要被送离的。


想到这里她有些苦涩的咬住下唇,低头拿出那只绒布盒子,走到书桌旁放了下来。


“这是公爵大人遗失的蓝玉戒指,”她向卡洛琳解释道,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眼神一闪又补充道:“我在卧室床头上找到了它,所以今天本打算亲自还给公爵大人的。”


卡洛琳低头瞥了一眼,毫不在意地“嗯”了一声。


斯坦小姐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多言什么,朝着卡洛琳微微弯腰后也就转身离去了。


卡洛琳把镊子放回桌上,目光落在那只绒布盒子上,阖了眼,轻轻一叹。


 


(10)


 


第二天李斯特仍未出现在朝会上,向来怕是昨晚并未及时赶回。


国王生了大半年的病,近来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如今恹恹歪在椅子上,看上去好像只有眼珠有力气转动一下了。


如今政务几乎是由内阁处理,比较重要一点的事情,在国王面前告知一声走个过场,毕竟谁都知道内阁的最高决策者是李斯特,这点眼力都没有的话怕是早死在风云诡谲的王城里了。


朝会时间并不长,得了闲的卡洛琳独自一人慢慢走着,不觉间却是又到了花园入口。


几年前她第一次在此见到李斯特,当时远远一眼看到树下站着一人,穿了身夺目的红色,襟口纹着大片的蓝星花;眉目俊秀,只是轮廓隐约还含着些孩童的稚气。


她想起片刻前公主对李斯特的评价,再一想外边人对这位大魔头的评价,莫名的感觉分外好笑。


当时她未想过日后会和这位公爵大人有什么交集,除却感叹一声这般年少的孩子竟是糟了那么多悲惨的事情,也只会在偶然路过花园时候,不经意地想起雨雾里的那抹红色罢了。


 


“侯爵大人?”


身后有人在唤她。


卡洛琳收回思绪,转过身微微一笑。


“只是听了声音便知是你,格尔大人,好久不见。”


格尔的年纪不算大,但喜欢蓄须,又整日愁思白了头发,所以一眼看上去会觉得他是个沧桑的老头。


 “确实好久不见了,”格尔揉了揉鼻尖,靠近一点,声音渐渐压低,“侯爵大人,可否换个地方说话?”


卡洛琳不动声色微微向后一退。


“格尔,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她面色坦然,仿若毫无顾忌,“想必您不过是和我谈些公事,本无大碍,要是躲躲闪闪的,反而惹人生疑。”


格尔微微一怔,旋即便明白了卡洛琳话中之意。


“侯爵大人说的是,其实在下不过是想告知一下,您前些日子托我从海那边带回来的香料,已经派人送到府上了。”


卡洛琳微笑道:“劳您费心。”


“侯爵大人客气,”格尔笑的眼睛眯成了缝,“前些日子我受国王之令去暗卫处送文件,碰巧瞧见您的弟弟,见他个头长了不少,也比以前健壮了很多。”


卡洛琳唇边弧度微敛,旋即便露出些许宽慰的神情。


“受公主的照料,我那可怜的弟弟如今境况好了许多,这番恩情我铭记在心。”


 


(11)


 


香料这种东西,向来可有可无。


卡洛琳并不喜欢燃料熏出的香气,在封闭的空间里,这样的味道常常会让人觉得疲倦慵懒,也没办法集中注意思考。


她把下人送到卧室里的樟木盒打开,挑了一卷浅红色的香料。


李斯特送的防身小刀精致又锋利,可惜卡洛琳平日里只用它来裁羊皮纸。


用来切割香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公主殿下心细,每次都用了根银色细管包住纸条,再藏进压成圆柱形状的香料里。


纸条篇幅有限,公主的指令向来言简意赅。


“红香慢入骨,日毫末不察。”


 


卡洛琳把那张小小的纸条凑到火焰边,手指一松,红色火苗立刻欢快地吞噬起来。


她的公主殿下倒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这一点真是连李斯特的一半都没有赶上——不过这世上也没几人能赶上这人的耐性和定力吧。


倒也是巧,正在这个时候,贴身的女仆轻轻敲了几下房门。


“主人,公爵大人派了马车来接您了。”


卡洛琳垂眸看着桌上散落着的香料,抬了声音唤道:“进来帮我更衣。”


 


女仆弯着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卡洛琳随手拿起一小块散着的香料递过去道:“我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你收好这个,明日跟着采购蔬菜的厨师,亲自送去城外五里处的农场——记得稍微乔装一下。”


 


这侯爵城堡里,有多少是李斯特和王室的眼线,她不知。


但她讨厌被控制的感觉。


这仆人她从小使唤到大,虽然算是比较靠谱,但办完这事后,也该找个理由打发回老家了。


这已经算是她所剩不多的仁慈了。


 


(12)


 


“昨晚怎么回去了?”


 


卡洛琳刚刚披了件衣服走出浴池,就被倚在门外的李斯特吓了一跳。


她捋了捋耳边的头发,轻笑一声,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您是几时回来的?”


李斯特仰起头,回想了一下说道:“大概是今天早上日出之前,我以为回来就能见到你的。”


“哦,这样。”卡洛琳侧过头去看她,经过沐浴后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我以为您不会赶回来了,所以先回去了。”


李斯特抬起手指按住卡洛琳的嘴唇,低下头,凑上去轻轻咬了一口。


“你撒谎,”她在她耳侧轻笑道,“你是见到了斯坦家的那位小姐,见到了那只你送我的蓝玉戒指,你以为我把它随便丢在别的女人的卧室,生气了才回去的。”


卡洛琳浅浅笑开了。


“我的公爵大人,”她用食指点了点李斯特的鼻尖,“虽然这样的猜测会让您更开心,但我可不能骗您——我啊,真的只是想回去睡觉了。”


然后她就像只灵活的猫一样,稍稍扭了扭肩膀便摆脱了桎梏,然后优雅的踱着步子走向卧室。


李斯特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睛,负起手,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我第二天便发现戒指丢了,可惜当时已经离城,只能紧急修书一封请斯坦小姐在我回来之前将戒指送回我的城堡。”


她的口气像谈论天气一般随意,然而卡洛琳应的更加漫不经心。


“哦。”


“我每日戴在身上的东西,怎么会轻易丢了它。”


“哦。”


李斯特脚步一滞,面色稍稍带了些无奈。


“我之所以误了归程,是特地绕去了巴尔塞,此前你提过喜欢吃当地的羊奶糕,我特意捎了些回来。”


卡洛琳突然一个快步,转身消失在了拐角,只余一声轻飘飘的,语调微扬的“哦~”


 


李斯特顿在原地,眉头微蹙,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烦躁地跺跺脚。


哎呀,这女人——


真是,真是,一点也不懂!


 


等李斯特洗完澡再回到卧室时,卡洛琳已经不紧不慢地吃了小半盒羊奶糕了。


公爵大人眉梢一挑,倒也没说什么,和往常一样倒了杯果酒,晃着杯子坐到了卡洛琳对面。


“味道还行?”


“挺不错,而且居然还是热的。”


李斯特轻哼一声。


“这是后来让厨子热的,原本我早上赶着带回来的,是刚出炉的热乎劲,现在这味道,还是差了一些的。”


卡洛琳抬眸看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公爵大人被这一眼看的难得的别扭起来,轻咳一声就放下杯子站起来。


“不过是一些糕点,既然侯爵是我的合作伙伴,那么我自然会多照应一些。”她调整了一下语气,变回了惯有的轻佻散漫,“这点小恩惠,不至于让侯爵你喜欢上我吧。”


“确实不会。”卡洛琳低头擦拭干净手指,站起身走到了李斯特面前。


“公爵大人应该很清楚,我这个人向来有恩必报。”她微微仰起头,一双眼睛波光流转,“所以我该怎么报答你,我亲爱的李斯特公爵?”


 


 

评论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