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

权大毛a:

第六章


“多谢....不必....”鞠婧祎轻轻的吐出这四个字,将手指扶在太阳穴处,她一定恨透了自己,是啊,怎么可能不恨呢....
被赵嘉敏扯着走了几百步的赵粤很是不解,阿姐明明让自己吃完饭再走为何又突然不等自己饭吃完就急着拉自己走?
“我忽然想起来神鸦还给了另外一个情报,倪龙涛已经被锁定在神木谷,我们再不去怕是人家都论功领赏了,而且,你的小乞丐和我们去的是同一个目的地。”赵嘉敏随意扯了个理由,反正赵粤会信她。
“她也去神木谷?”赵粤身后的傀儡终于跟了上来,静静候在赵粤身边,这是唐门嫡传弟子独有的活傀儡术,赵粤的傀儡不但能作战,还能如人一般行动,只是兵器就是兵器,没有感情,动作也迟缓。
“燕云一行结束之后,报了恩你就乖乖回巴蜀吧,江湖没什么好闯的。”赵嘉敏转念又想到鞠婧祎,深深的害怕自家妹妹会步自己的后尘。
“诶??”赵粤愣了,阿姐怎么突然话锋一变扯到这儿来了,江湖明明这么大自己还没闯够呢!才不要回去。
“阿姐云滇还有要事要处理,到神木谷之后我会让徐子轩好生照顾你,你且不可由着自己性子惹出事端,一切听徐子轩的。”赵嘉敏抿着嘴巴,既然鞠婧祎来了燕云,那么目的应该与自己相同,这次躲过下次难免会再相遇,自己还是不要让这事有发生的可能,不过她很意外,誓不出谷的鞠婧祎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逃犯而出谷?应该是陆婷吧。
“阿姐不陪我了吗?”赵粤吃惊的看着赵嘉敏,不是说好要陪我找倪龙涛算账?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阿姐不可能护你一辈子啊?何况开封比燕云复杂的多,你都敢独自去闯,我对你还是放心的,再说,徐子轩能护好你。”赵嘉敏揉着赵粤的脑袋笑道,有徐子轩在,她确实能放一半的心,而且这次赵粤出来,父亲也知。“还有...你别以为阿姐不知道,星雨飞花和千机扫,唐门弟子没几个学的比你好。”
赵粤得意一笑,自己功夫如何阿姐竟然如此了解,便接受了赵嘉敏的安排。
神木谷内,到处都是捕快们布下的陷阱,这倪龙涛易容术极高,普通捕快无法识破,说不定现在就混在人群之中,徐子轩和陆婷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已经是圣上给的期限的第三天,李艺彤(鞠婧祎)怎的还没来?身为神侯府排名第二的捕快,自己“识破”(捕快识破易容罪犯的独有功法技能)这一招学的竟然没有自己师妹好,说起来徐子轩是崩溃的,早知道不教李艺彤了。
“我们到了!”戴萌指着前方的木牌,上面赫然写着神木谷三个大字。“好大的风沙 ...”
“我师姐就在神木谷,我们先去与她汇合。”李艺彤利索的跳下马,真好,不冷了,可是,这风沙吹的人又干燥又烦闷的,她感觉口有点渴。
戴萌点点头将白公子拉在身边,这大漠燕云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黄沙滚滚,焦灼难耐,她连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放在马背,从怀里拿出手帕擦着额头的细汗。
李艺彤晃了晃自己的酒葫芦,葫芦中的酒所剩无几,不知道徐子轩可有带酒来,丐帮弟子不喝酒战斗力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什么人!”守着通道口的神威弟子长枪一挥,挡在李艺彤与戴萌的面前。
“这位兄弟,我二人乃八荒弟子,为捉拿倪龙涛而来。”李艺彤伸手挡住那人的长枪,正想摸出自己的丐帮令牌,却发现令牌没了踪迹。


第七章
戴萌见此情景,有些生气的将剑拔出,“神侯府早就下了悬赏通缉令,八荒弟子皆可前往燕云协作捉拿倪龙涛,你们拦着我们是为何?”
“戴萌,你先把剑收起来。”李艺彤转身拦住戴萌,“虽说燕云现在只进不出,但难保倪龙涛会有同党前来协助于他,将其救走,这些神威兄弟如此警惕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说的完全对,我已看到那位姑娘腰间的令牌,二位可入谷。”神威弟子赞赏的看着李艺彤,指了指戴萌腰间的令牌,将通道栅栏推开,允她们入谷。
李艺彤朝那神威弟子点点头,与戴萌正要入谷,却听见了一个甚是熟悉的声音,像在哪里听过?
“且慢!”看着栅栏又要重新关上,赵粤着急的喊了一声,再看到前方人回头,她又惊又喜,果真是小乞丐没错!阿姐的情报真准!
“是你?”李艺彤轻轻挑了眉,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傻白甜....
看着几月不见的李艺彤,赵粤连忙带着傀儡跑了过去,相比于几月之前慵懒一脸痞气的样子,今日的李艺彤被风沙吹的有些不耐烦,轻皱着眉,在赵粤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倒让她觉得更帅气了几分。
“是赵姑娘!”神威弟子似乎认识缓缓跟在后面的赵嘉敏。
“我本是前来助徐大人一臂之力。”赵嘉敏想了想,自己到了这儿就该走了,鞠婧祎应该也快到了。“只是在下忽然收到师父要信有要事相商,烦请这位兄弟将家妹带到徐大人身边,家妹未涉足过江湖,我担心她出什么乱子。”
“在下了解。”领头神威弟子点点头,看着另外几个神威弟子,“你们几个先好生守着这里,我将这几人引荐给徐大人和陆师姐,随后就来。”
“是!”
“你怎么会来这里?江湖这么大,危险的很,你回去好不好?”李艺彤叹了口气,一个单纯天真的清秀佳人不好好待在家里享福,非要打打杀杀出来闯江湖,当初在开封要不是遇到自己,后果想都不敢想。
还不知道自己在李艺彤心里已经成了傻白甜的赵粤乐呵呵的,就看着李艺彤,兴奋的说不出话,给她一个节奏她能跳起舞来。
戴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妹子是喜欢这个小乞丐吧?她这才注意到那逼真的标致傀儡缓缓眨了眨眼,她止住了笑,惊讶道:“活傀儡术?你...是唐门嫡传弟子?”
还没等赵粤回答,那位领头的神威弟子便走了过来,“受赵姑娘所托,在下这便带你们去见徐大人和陆师姐。”
“哦...有劳了。”李艺彤行了个礼,这才想起来自己差点把徐子轩忘了,也就没在意戴萌说的活傀儡什么的,更没在意赵嘉敏是何人。
赵粤后知后觉的回头一望,自家阿姐不知何时没了踪影,真的是放心自己闯江湖啊...不过没关系,自己也没那么弱,何况还有她在!一个让人无比安心的小乞丐。
不远处的沙坡上,赵嘉敏又使出百鬼夜行默默的看着赵粤一行人远去,然后,便是紧随其后的鞠婧祎,她暗想自己算的果然没错。
起身,冷冷的拍掉身上的黄沙,离去。


第八章
鞠婧祎撑着伞悠悠的走着,前面的栅栏已经重新打开,那几个神威弟子认得她,毕竟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仙子一般的女人,是陆师姐唯一的好友。
前面四人正走着,赵粤身边的傀儡却忽然停下,眼底一道精光闪过。
“身后有人。”赵粤说完便转了身,转身过后,却有些吃惊。
李艺彤听罢跟着戴萌也转过身,李艺彤并非没有察觉,只是没有杀气,她也就不在意那么多,而戴萌却暗自心惊,她师承太白,轻功八荒之最,竟然没有察觉到,这身后人武学绝对在自己之上。
只那回头一眼,李艺彤便知道这江湖很大,生的好看的人也有千千万万,但能让自己一见钟情的,怕是只有这一个。
“竟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戴萌木讷的念出这句诗,感叹着鞠婧祎的美貌。
赵粤第一个缓过来,唐门的姐姐们长的都不错,但能震慑人心的美她这是第一次见,这女子与自家阿姐美的不相上下,却少了阿姐那份冷酷,多了一份温婉柔和。
赵粤不知道在她眼前的,就是让她阿姐两年前险些送命的罪魁祸首,她只知道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人叫鞠婧祎,却不识得鞠婧祎的样貌。
“这位姑娘...可要组队缉拿?”李艺彤直直的看着,不自觉的摸了摸后脑勺,聪明的她猜测着,来神木谷的八荒弟子,应该都是为捉大盗而来。
鞠婧祎微微看了她一眼,人傻傻的,穿的破烂却让人感觉到一种骨子里的非凡,眼底闪烁着真诚,身上不配兵器双手缠着缠手,是丐帮弟子。“也好。”轻轻吐出两个字。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答应,明明不能再涉足江湖,倪龙涛一事解决就该重新回到天香谷不再出来,却又忍不住去结识江湖中人,难道是因为李艺彤的真诚?
“在下李艺彤。”李艺彤笑道,发自内心的开心,“叫我阿卡便可。”
“戴萌。”戴萌惊艳过后,也是很快恢复了冷静。
“你是天香谷的?”赵粤带着些许的敌意,从赵嘉敏那事之后,她觉得天香谷没一个好人,何况传闻鞠婧祎长得貌如天仙下凡,眼前这个不就是天仙下凡吗?
鞠婧祎微微点头,这姑娘颇为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在看到赵粤身后的傀儡后眼神更是亮了起来,嫡传弟子...是赵粤!她若知道我是谁,恐怕会将我千刀万剐。“我叫革青韦。”思前想后,隐瞒了自己的真是姓名。
赵粤的敌意渐渐消散,不是鞠婧祎,但是也是天香谷的...自己不与她走太近就是了。
若赵嘉敏知道鞠婧祎与自己亲妹妹组了队,估计会吓的赶回来吧,她到不担心鞠婧祎会做什么,她怕赵粤意气用事。
领头的神威弟子见鞠婧祎不愿告知真实姓名,以为她是不想涉足江湖不想以真心与那几位相交,便也没管太多,带着她们赶到了陆婷所在的帐篷。
“你...可还好?”陆婷见到鞠婧祎的那一刻,无比的心疼,两年前,鞠婧祎的懦弱和摇摆不定,是罪魁祸首,只是已经过去两年,她该受的罚,也该罚完了,剩下的,都是她自己在惩罚自己。
“我很好,既出谷,便不谈从前。”鞠婧祎放下心事,微微一笑,想让陆婷放心,却笑醉了一旁没有喝酒的李艺彤。


第九章
“臭阿卡,这第几日了,才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艺彤知道,是自己那个唠叨的师姐。
“我一路要饭来容易嘛?你不为我接风洗尘就罢了,还责怪我。”李艺彤装作委屈,逗的大家都笑了出来。
“我...”徐子轩想了想,这一路要饭来确实不易啊,“好阿卡,师姐这就给你准备好吃的去。”
李艺彤摇了摇自己的酒葫芦,“这个装满了就行了,我还不饿。”戴萌请的那顿能把我撑到傍晚。
接过李艺彤的酒葫芦,徐子轩这才发现帐篷里不止陆婷一个人,早听说过神威堡陆婷与天香谷鞠婧祎关系甚好,她实在没想到鞠婧祎会来,而且,赵粤是什么情况?虽然赵嘉敏跟自己打了招呼,但她还是想不通,唐门门主这么放心他们家宝贝二小姐闯荡江湖?还有这边,居然还有一个生面孔。“这位是?”她看着戴萌。
李艺彤会意,便上前介绍:“师姐,这几位是与我一同组队前去缉拿的伙伴,这位是天香谷的革青韦姑娘,这位是太白剑派的戴萌,这位是巴蜀唐门的弟子....??”嗯....没问过名字啊我...
“赵!粤!”赵粤气鼓鼓的,这家伙怎么连人家名字都不记的。(你明明没告诉过人家好吧)
鞠婧祎有那么一刻的慌神,在徐子轩探究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她开始有些后悔答应与李艺彤组队,但是就算当时没有答应,看现在的情形,她们也会在一个队伍之中。
“也好,你既有伙伴我也不必再为你寻找,缉拿时限紧张,你这便随陆将军前去围剿圈,围剿范围较大,倪龙涛擅长易容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抓捕可能会有些辛苦,但我会在外接应你们。”徐子轩不再看着鞠婧祎,她知道鞠婧祎为何慌神,也知道鞠婧祎为何隐藏姓名,她是赵嘉敏的挚友,也是两年前那一战的参与者,她不想去探究鞠婧祎为何出谷,她只希望自己珍重之人别和鞠婧祎有太多牵扯。
“师姐,有我在你放心吧。”李艺彤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她想抓住的人,没有一个逃得过,只是她想抓住某人的心,却不能落得一个好下场。
徐子轩点点头,便走出帐篷去为李艺彤续酒。
陆婷将鞠婧祎拉在自己身边,略带警惕的低下头,“既然你为我而出谷,那么你就得听我的,我会好好监督你。”陆婷早发现李艺彤看鞠婧祎的眼神不对,而刚出谷的鞠婧祎竟然同意和陌生人组队,这是个极大的错误,她不希望鞠婧祎再涉足那个‘情’字,就算是友情,也会连累许多人。
“我听你的。”鞠婧祎意外的乖乖点头,她知道陆婷什么意思,想想她才刚出来就遇到了赵粤和徐子轩,这一趟出门怕是没那么快回去了,她竟和赵嘉敏有一样的想法。
那人曾经说过江湖很大,遇到的多半都是毫不相干之人,都是骗人吧?不然她怎么一下就遇到熟人。
看着时而温柔时而冷清的鞠婧祎突然变得乖巧顺从,李艺彤有些诧异的打量着陆婷,这个陆婷什么来头,青韦姑娘怎么这么听她话?
赵粤看着李艺彤盯着鞠婧祎出神的模样,心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的...我先认识的她的...
后来的赵粤是明白的,感情不分先后,她与李艺彤有缘无分,所以她输给谁,都无怨无悔。


第十章
“那先请这位陆将军带路吧。”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戴萌不想看这几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交流,便打断了她们。
听罢这话陆婷依旧看着李艺彤,想着怎么将这乞丐的情丝在没有乱的彻底之前全部斩断,鞠婧祎啊鞠婧祎,真会给我出难题。
徐子轩这时候续好酒走了进来,李艺彤接过葫芦晃了晃,满意的点点头,“出发吧。”
赵粤眼疾手快的凑在李艺彤身边,身后的傀儡呆呆的跟着自己的主人,依旧没有感情。
围剿圈内,忽然狂风大起,这是燕云少有的大沙尘暴,人一旦进去,先不说能不能抓捕罪犯,活下来还是个大问题,李艺彤五人刚走到圈外,便看见几个六扇门的捕快被大风吹上了天,生死未卜。
“如果放弃这次机会,倪龙涛一定会趁风乱逃脱。”陆婷紧紧皱着眉,握紧了手中长枪。
躲在圈内的倪龙涛易容成了女人的模样,嘴角扯出一丝轻蔑的笑,这帮没用的捕快花了两天的时间也没将自己挖出,现在天要助他,这帮该死的捕快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李艺彤一手挡住风沙,她要抓倪龙涛,靠的就是这双眼睛,现在风沙这么大,自己就算以最大内力使出识破,也怕是什么都看不见。
“无妨,天香门派有一独门武学,叫解意孤霜,能消除李姑娘身上的所有负面效果,但是只能维持十秒的时间。”鞠婧祎知道李艺彤在忧心什么。
“十秒的时间,找到倪龙涛。”陆婷眯着眼睛,她知道很难办到,但也别无他法。
戴萌握紧了手里的剑,她很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实战。
相比于戴萌,赵粤便轻松的多,只要敌人出现,她的傀儡能自动锁定敌人并且作战,但她不知道,这风沙太大,会大大影响傀儡的作战能力。
越入圈内,风沙越猛,几乎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赵粤紧紧的拉住了李艺彤的破衣角。
做好准备,李艺彤和鞠婧祎相视一眼,鞠婧祎玉手轻轻一挥,李艺彤瞬间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运功使出识破,凡是没有使用易容的人,在她眼中皆是金色发光体,而易容了的便是红色,易容术越高,颜色越红。
十秒过后,李艺彤累倒,这一招不但消耗精力体力,内力更甚,何况现在的环境比以往恶劣不止十倍,她的眼睛有些刺痛。
“没事,我为你运功。”戴萌坐下,扶住李艺彤。
“呵,我当臭捕快们找了什么厉害的高手,原来是一帮乳臭未干的八荒娃娃。”耳边,是倪龙涛挑衅的声音。“毛还没长齐的娃娃也妄想抓住老子?”
“东北方向。”陆婷功底深厚,听力极好。
“看不清!”李艺彤紧闭着眼睛,脑子嗡嗡作响。
“阿卡...不要着急。”戴萌在她身后表情有些痛苦,原来,因为李艺彤情绪的躁动,戴萌运功时也受了影响。
“李艺彤,静下心来!识破不是光靠看,是感知!”鞠婧祎看着嘴角流出一丝血的戴萌,随意编了方法想要安抚住李艺彤,却没想到这话真的点悟了李艺彤。

评论

热度(23)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