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魔族轶事·卡黄篇【六】

坑底老菜皮阿菲:

*久违的更新,感恩节快乐。带了凤梨,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单独写一篇。




  距离李艺彤上一次见黄婷婷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那次人魔交战后,本以为狼族还要受到冲击,所以尽管黄婷婷没有痊愈,依旧是说服了李艺彤和赵粤放她回去主持工作。可奇怪的是,猎人并没有发起后续的进攻,也没有改换策略。等了一周左右,魔界忽然收到了人类大军撤退的消息,一同而来的还有封国王的道歉信。
  信的内容与陆婷提前给黄婷婷通知的差不多,大致就是这次争斗纯属误会,公主并未被恶龙掳走,而是自己离宫跑出去玩。国王以往沉迷政事,完全不知公主与那黑龙的交情,故而理解错误发动了战争。这种看似荒谬但却又是事实的解释,让整个魔界哗然。
  血族私下认为是夜王的觉醒这一突发状况打乱了人类的计划,从而拯救了大家。而狼族则觉得是他们的顽强抵抗逼退了猎人,虽然这个说法在几乎一半魔界都亲眼见证了李艺彤抱着黄婷婷在天上飞之后就失去了说服力,但狼族为了面子,还是自欺欺人地努力宣传着,甚至对于那些持怀疑态度的狼人实行孤立。黄婷婷虽然知道这些,但也无法去插手民众的琐碎之事,更何况她还要向人类国王讨个说法,总不能平白无故被入侵吧?
  狼族忙着重建和恢复,血族也没得闲。原本计划好的出征被李艺彤搅得一团乱,集结好的部队却在被遣散前夕分配到了另一项任务——参加继位大典。李艺彤原本不想这么快就正式接手,但想到黄婷婷的安危,唯有尽早掌控大局,才能消除后患。于是典礼就被定在了半个月后,李艺彤的叔父与父亲,也就是老族长,都从罗马尼亚匆匆赶了回来。
  一个月朗星稀的深夜,李艺彤被万丽娜按在椅子上,面前堆成山的文件让她发出一声长叹。“娜娜,娜宝,娜姐,世界上最可爱迷人又性感的万丽娜,放过我好不好?”
  “我也想放过你啊,可明天就典礼了,你不把这些签完,就没办法继位啊。”
  万丽娜边说边翻开了另一本册子,上面是历任族长的私人信息,包括身高体重三围这种秘密数据,看起来像是人口普查。她随手翻开一页想要看看前辈们的秘密,刚读了两行就惊呼出来。
  “你搞什么,”李艺彤的签名已经不怎么认得出来是她的笔迹了,手腕都僵住,“别一惊一乍的,吓人。”
  “你看这个人名,我记得是狼族当年的将军。”万丽娜把册子递过来,手指着那三个字。
  李艺彤皱着眉回想了几分钟,也惊叫起来,“这不就是那个一人之力击退三千骑士的家伙吗?怎么会在这册子里?”
  “重点是前面那四个字。”万丽娜手指朝前滑,“配偶姓名。也就是说,这位黄奉贤将军,是你爹最尊敬的易桐族长的对象。”
  “等下,”李艺彤从那副和她十分神似的画像上抬头来,“你的意思是以前血族和狼族就和亲过?还是俩男的?”
   
  接到李艺彤电话的时候,黄婷婷刚从国会议事厅里出来。三个多小时的会议,围绕着狼族与血族的关系展开,保和派和激进党唇枪舌战了几十个来回仍旧没争出来个所以然。黄婷婷和李艺彤走的近,让一直想同血族谈和的少部分人看到了希望,所以全程都在拉拢她入阵营。激进党却不知从哪找来了历史上和谈之后狼族遭到重创的例子,堵的保和派无话可说。
  眼看有人马上就要原地变身,黄婷婷当机立断,结束了这次会议,打发一群人回去冷静冷静,也顺便让她能有喘息的机会。
  “婷婷桑,”听到李艺彤声音的那一刻,黄婷婷紧皱的眉头便舒展开来,这声音像是有魔力,每次听到都会让她变得开心。她一边应着,一边沿着楼梯向上走,打算回办公室喝杯水。
  “明天我的继位仪式,你来参加吗?”
  血族继位仪式的请柬全魔界都收到了,狼王也不例外。那张印有暗红色标识的烫金卡纸,现在正安安静静躺在黄婷婷的办公桌上,上面特意用魔法绘制的文字,彰显着血族的高贵地位。
  “不是跟你说过了,情况特殊,我就不去了。”
  为这事之前李艺彤给她打过电话,说有万丽娜在不会有事,但黄婷婷还是拒绝了。她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狼族大战后局面还没稳定下来,她此时去出席血族的继位仪式,害怕别有用心之人利用这个机会挑拨离间。虽然不能见证李艺彤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个瞬间确实是很遗憾。
  “我就是想再问问,万一你最后一秒回心转意了呢。”
  “我又不是你,哪有那么多临时起意的事情。”
  李艺彤“哦”了一声,听起来很失落。黄婷婷接了杯水坐下来,安抚她说:“但是礼物我会给你送的,记得明天收。”
  “礼物又不是你,不开心。”
  “你想要我做什么?”这句话语气听起来有点挑逗,李艺彤噎了一下,支支吾吾半天没下文。黄婷婷笑起来,又接着跟她开玩笑:“夜王大人觉醒以后,内心还是这么纯情啊。”
  “婷婷桑!”李艺彤气急败坏地喊她名字,黄婷婷笑得愈发高兴。月圆对她其实本质上还是有一些影响的,比方现在她就有想把李艺彤压在身下的念头。但是仔细想想,好像又和月亮没什么关系,只要看到李艺彤就想靠近她的心情,每时每刻都存在着。
  “好了,不逗你了。”黄婷婷把杯子放下,“你准备工作都做完了?”
  “还剩一点,签字签的我手都要断了。”
  “那还不快去做,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有事问你。”电话里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你知道你们狼族那个黄奉贤将军吗?”
  “当然知道,他和我家祖上是一脉。”
  “那他结婚了吗?”
  黄婷婷愣了一下,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奇怪问题的答案,“好像,没有。怎么问这个?”
  “我在血族的档案里看到了他的名字,还写在某一任族长的配偶栏里。”
  “某一任族长?”
  “对,就是那个和我名字同音的绝世好A李易桐。”
  听到这个名字黄婷婷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走到墙边用力将画框向左推,露出了后面的暗格。她取出其中的一本册子,抽出里面夹着的书签,背面右下角果然写着一个小字:“桐”。
  “是不是木字旁一个同样的同?”
  “嗯,容易的易,梧桐的桐。”
  难怪这么个破书签会被存下来,这位黄将军还真是艺高人胆大,敢把吸血鬼送的东西当传家宝。不过对方更厉害,明目张胆地在档案里写出姓名。可奇怪的是,既然两人都是族里伟人,又怎么会无人知晓这段感情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们能成的话,我们也能成。”语气里透出了一丝丝的兴奋,李艺彤接着又说下去,“我们可以用这个,说服别人让我们成亲。”
  黄婷婷叹了口气,知道李艺彤又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可她不想在对方继位的前一晚扫兴,便收住了那些打击的话语,换了个腔调有些调皮地回道:“夜王大人,你现在是在向我求婚吗?”
  李艺彤“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她的问题,音量瞬间提高了一个八度,变得急促起来。
  “我,婷婷桑,那个,”
  “嗯,我在听。”
  李艺彤深吸了一口气,“婷婷桑。”
  “嗯。”
  “你愿意,嫁给我吗?”
  黄婷婷沉默了一秒答到:“先把你们的长老会搞定吧,傻叽。”
  
  夜王大人继位后第二天。  
  城堡会议室里,李艺彤坐在长桌尽头的椅子里,看被她召唤至此的长老们一一进门落座。这和不久前她暴力打击的阵容是一致的,所以一群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着几分惧色。不是李艺彤不想换掉这些该死的守旧派,而是这些人都得到过以往族长的金口玉言,保证他们能做几百年的长老,所以在他们卸任之前,夜王大人也只能忍受。好在她还年轻等得起,到时候大换血之日就是血族革新之时。
  但有一件事不能等。看人都到齐了,李艺彤站起来,环抱双臂微仰着头开口:
  “我要同狼王成亲。”
  原以为这句话会引起轩然大波,毕竟先前和黄婷婷关系稍靠近一些都会被抵制。可坐在旁的一群人只交头接耳了几句,就由为首的那位答到:“可以,夜王大人若是喜欢,我等便不做阻拦。”
  奇怪。李艺彤眯了眯眼,而后忽然想起这是冯薪朵常用的动作,一定是最近用了太多表情包导致的。暂且不论这个,长老们不仅没反对,还表达了丝毫不在乎的态度。难不成真的是上次出手太重镇住了他们?
  李艺彤没接话,今天万丽娜不在,一时间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她不敢妄下断论,怕又中了这群老贼的阴谋陷阱。
  “怎么?夜王可是还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不了,”李艺彤坐下来,“我今天就给你们通知一下。”即便是长老不同意,李艺彤也打算硬刚,而现在如此顺利,她应当庆幸才对,只是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让她莫名地担忧。
  待到她把这件事叙述给万丽娜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对长老的不信任导致的。
  “这很正常,”万丽娜靠在餐厅的桌边,“因为那群家伙确实像是会暗地里搞事情。”
  “娜姐啊,”李艺彤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你有办法能探听到他们私底下在讨论什么吗?”
  锅里响起“噼里啪啦”爆裂的声响,李艺彤连忙回过身去,抄起锅铲快速翻炒了几下,油烟升腾起来,在吸油烟机风扇嗡嗡的声响下消失不见。她这几天一有闲工夫就钻进厨房里捣鼓起来,平日里十指不沾也不需要沾阳春水的人,心血来潮说什么要为了黄婷婷学做菜。
  “拜托,狼人喜欢吃生肉。”这是万丽娜第一次给她收拾厨房残局时候的劝诫,却被李艺彤一句“熟食那是我的心意”给堵了回去,还有什么“三分熟的牛排也是生的”,“带点蔬菜营养均衡”,“撒上调料更好吃”。到最后万丽娜已经懒得再反驳,只给她了一个不要炸厨房的警告。
  闻到厨房传出的是香气而非糊味,万丽娜总算是放心了些,回答说:“我怎么可能有办法?那群老家伙可不是吃素的,想靠近他们都不容易,还窃听。”
  “要是有那种隐形窃听器就好了,人类那卖的不怎么好使,容易没电还不好安装。你说偌大的一个魔界,为什么就没有窃听能力呢?”李艺彤把菜盛进盘子里,拉开抽屉捡了一双筷子出来打算尝尝咸淡。
  “诶!你这么说的话,还真的有。”万丽娜也走进厨房来,想要试试那盘看起来还不错的菜,“精灵有影印花粉,无色无味的那种,只要洒在人身上,就能把他做过的事全都记录下来。而产出花粉的那朵花,就可以播放这些记录。”
  “但是精灵从不外借,或者说,从不把东西用在和他们无关的事情上。”李艺彤把筷子递给身边的人,转身去接水。
  “我们可以把事情变成和他们有关的啊。”万丽娜笑起来,露出小虎牙,然后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下一秒就变了脸色,“李发卡!怎么这么咸?”
  
  精灵山丘脚下的一间小屋里,三个人挤在徐子轩的花园里,对着一朵花摆弄器材。
  “我说你为什么不会用?”李艺彤把投影屏挂在墙壁上,转身质问一边的徐子轩。
  “我从来没用过啊,我没事干嘛去偷窥别人的生活?”
  “既然是人手一份的东西,你们上学的时候老师难道没教过吗?”
  “上学时候的东西早忘干净了,这种没用的技能点我是不会加在天赋树上的。”
  “怪不得你们精灵族一直没出息。”
  “没出息怎么了?你夜王不还是要找我帮忙。”
  两个人越飙越高的音量里,夹杂着万丽娜骨节咔嚓作响的声音。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看着自家栅栏被一拳打成了两截,徐子轩瞬间闭上了嘴,然后俯身抱住了万丽娜。而李艺彤更是直接躲进了屋里,从门缝中露出一双胆怯的眼睛来。
  “一点用处都没有,进屋去,我弄好了叫你们。”万丽娜深吸一口气,把徐子轩也推进了屋,真是的,平常挺靠谱的一个人,怎么一遇上李艺彤也变成这副模样了?
  不得不说,平时操持家务的万丽娜到了这个时候非常可靠。她娴熟地将手头的设备连接了起来,花蕊就发出了一道白色的光,在屏幕上映出了清楚的图像。
  大概是万丽娜从头至尾都板着脸的缘故,李艺彤大气都不敢出,安安静静地看被录下来的场景。这是那位秃顶长老,万丽娜借着给他送生发水的机会将花粉洒在了他身上。
  前面的内容都十分无聊,不是在喝茶就是在逛街,中途还拉了个美女去酒店开房。还好徐子轩手快,在剩下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按了快进。等到三个人都看困了,这人才悠闲地开着车去了长老会的驻地,进门前还不忘整理下他的假发。
  这是长老会每周的例行会议,所以如果他们私下有在密谋事情,就肯定要这时候讨论。
  果不其然,几个人寒暄了几句之后话题转到了李艺彤身上。“确定要同意夜王和那头狼的事情吗?”
  “还有答应之外的选择吗?”
  “那我们岂不是以后都要唯她是从了?獠牙都没长齐的小孩儿,想想就气。”
  昏暗的客厅里被惨败的气氛笼罩着,下一秒壁炉里的火焰却被一个响指点燃。
  “这么丧干什么?之前不是给你们讲过这门婚事是我们控制狼族的开始。”讲话的人站起身来踱步,手臂还激动的挥舞着,“等控制了狼族,我们称霸魔界就指日可待了。”
  “这个计划太胡来了,如果再和夜王打一次,我这老胳膊老腿怕是要彻底散架。”跟着应和的人也不少,看来李艺彤上次确实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谁说我们一定要和夜王打了?”那人在壁炉前停下,背对着秃头大叔的方向,“只要拿住她的软肋,到时候就等着她求我们吧。”
  “觉醒后的夜王还有弱点?”
  放肆的笑声过后,阴冷的声音飘出来,“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匹弱的不得了的狼王,就是夜王最在乎的东西吗?只要我们用这个做筹码……”
  投影被李艺彤摁灭,她站在开关前,手背上青筋暴起,正用力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万丽娜看到她眸子里的红光,也不敢贸然上前去劝说,怕一不小心被暴走的夜王当成敌人。
  大约是知道这里是精灵山丘,李艺彤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长老会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她的底线,如意算盘打的如此之好,看来还是上次教训的不够。前几任族长留下的保证又能如何,既然对方不尊重她,她也没必要再去墨守成规。想到她以往在血族里结交的那些好友,是时候把他们提拔到更高的位置上来了。

评论

热度(62)

  1. 琮琮坑底老菜皮阿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