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

权大毛a:


大漠燕云,辽阔无垠,时而有漫天的风沙与滚烫的太阳交融在一起,翻腾的沙海迷得人睁不开眼睛,若来人一步踏下,便是一个焦灼的脚印。此地虽大,常驻的居民却甚稀少,除去驻扎在此的神威大军,只剩一些为怜花宝藏而来的江湖侠士,还有被悬赏的逃犯。
这里罪犯最爱藏匿停留的地方,同时也是官府最不愿追查的地方,因为若遇狂暴风沙,在十步之内,瞧不见一个人,抓捕困难,还容易遇到危险。
现下正是七月,最热的时辰,荒凉的燕云却来了许多捕快,一些犯过小事的逃犯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架势,纷纷寻好避处,偷偷窥探着。
他们发现,这次来的众多捕快竟是两拨不一样的,着红黑相间差服无披风,襆头中间一个金黄色的捕字,这是六扇门的捕快;而另一边着蓝黑差服披着黑色披风,襆头中间无字,腰间却别着一块泛白的玉,这是神侯府的捕快!他们怎么会来?传闻六扇门与神侯府统领不合,所以从不协同办案,有六扇门办案的地方,就不会出现神侯府。
“尔等听好,逃犯倪龙涛在羁押上京路中逃逸至燕云,六扇门特发此通缉悬赏令,燕云子民有责助我等将逃犯捉拿归案,若能提供有效情报,赏金千两。”手握横刀的六扇门捕头抬眼环了一眼周围,似是无人,却有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
“倪龙涛擅长易容作案,且燕云抓捕着实困难,神侯府愿邀请众八荒弟子协同抓捕,若能将其生擒,可不必通过考核加入神侯府,若是在逃犯,可免其一切罪责。自今日起,燕云大漠各通道封锁,只进不出!”此话一说完,原本荒凉的大漠变得热闹起来。
“免其一切罪责!?那就是如果抓住倪龙涛,我就可以无罪了?我就不必在躲躲藏藏了?”
“你就在那儿做梦吧,倪龙涛都没听过?那是你能抓住的人吗?”
“就是,给这么好的条件,指望我们上去送死呢?”
“天下间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尔等本就戴罪之人,妄想无罪不付出代价何能无罪?”这说话的神侯府领头人目光严峻,与之前的捕头不同,一字一句透着杀气,让逃犯们闭了嘴,那气势压得他们再不敢吭声。
徐子轩转身深深看了一眼通缉悬赏令,皱了皱眉。倪龙涛,几月前皇城失盗便是此人所为,若是一般盗贼,也不会闹出这么大动静,他潜入皇宫偷盗挑战皇家权威,好不容易抓住却又逃了,天子这才大怒命六扇门与神侯府共同办案将此人捉拿,限时五日,五日一到,或逃犯归案,或神侯府上下,人头落地,这江湖之事,果真让人头疼。
荆湖洞庭山,李艺彤正与师兄师姐们在竹林阴凉处品尝着从掌门那儿顺来的美酒,惬意的闭着眼睛,却忽然睁开。
右手一伸,白色的信鸽便乖巧的落在她的手中,“燕云缉拿,事重速来!”
揉了揉鼻子,徐子轩这家伙在神侯府办事办久了,说话都这么简短严肃了?徐子轩不止一次要求李艺彤前往神侯府考核与其一同共事,无奈李艺彤总说,她随意洒脱,受不得这束缚。
拍了拍屁股,不情愿的起了身,却也不敢耽搁,能让徐子轩那个嘴硬的护短师姐求助,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
与师兄师姐们道了别,李艺彤揣着一个破碗,从大师兄尚野昀那儿要了一匹小灰马,风风火火的(一路要饭)向燕云赶去。


第一章
巴蜀御风堂,一袭紫衣的少女将手中红叶竹扇重重拍在桌上,一只与她衣服相似却低她一头的傀儡娃娃乖乖的站在一边,眼中黯淡无光却长得格外标致。少女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唐门探子带回来的情报,有些愠怒,“倪龙涛...上次假扮老翁骗了本姑娘这么多钱,现在居然逃了!?不行,本姑娘的钱可不是白拿的。”
“哎哟我的姑奶奶...怎么就突然发脾气了?”奶娘连忙上前,这宝贝二小姐自从上次私自跑出巴蜀去开封游历,就把整个唐门吓得鸡飞狗跳的。
“奶娘!几月前开封游历,就是这厮骗了我三千金!”赵粤见奶娘似乎有些责备自己乱发脾气,委屈的憋着嘴巴,拿着情报摆给疼她的奶娘看,恰好让刚从云滇回来的赵嘉敏瞧了去。
赵嘉敏嘴角轻轻一扯,笑道,“那我去给你要回来。”
传闻,唐门家主育有两女,长女赵嘉敏喜用毒,而唐门傀儡暗器不允许淬毒,所以被送去了云滇罗藏山拜入五毒门下,现如今是八荒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一的高手,而小女赵粤喜用暗器,正好受了唐门传承,唐门家主将其常年护在巴蜀,不曾踏出巴蜀一步,因此无人见过。
“不,我要自己去。”赵粤轻轻接过奶娘手中的宝扇,目光坚定,“赵粤受阿姐保护甚久,但阿姐,不能保护赵粤一辈子啊,何况赵粤已经长大了,父亲将我护在巴蜀,我却不愿。”
赵嘉敏有一丝诧异的看着自家妹妹,是啊,都快和自己一般高了,是长大了啊。“那一起去。”
赵粤点点头,回到房中取了一青铜吊坠,放进怀里,那吊坠,似是一个葫芦的模样。
几月前开封游历遇见的那人,赵粤从未向家里人提起过,那人见了她最狼狈的模样,却也陪她度过了最狼狈的时候。
一想起那人装惨装可怜去路边要饭给自己赚路费的模样,她就忍不住的笑。
许久不见赵粤出房门的赵嘉敏有些疑惑,便进屋寻她,却瞧见自家妹妹傻笑的像个村姑似的。
诧异之下,赵嘉敏忽然想起几年前的那人,那时候的自己,想到那人也是这般的笑,止不住的笑。“赵粤,你傻笑什么呢?”
“啊?!阿姐!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赵粤一时之间涨红了脸,原先坚定的模样一扫而光,说话也结巴起来。
“开封游历可是遇见不一样的人了?”沉稳的赵嘉敏证实了她心中所想,自家妹妹那点心思,她一个过来人再懂不过了,赵粤从未走出巴蜀见过外面江湖之人,她怕赵粤受骗。
“是遇见了一个人。”赵粤想了想,决定将这个藏了几个月小秘密与赵嘉敏分享。“不过,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
赵嘉敏点点头,“嗯,连傀儡都不记得带,是你不走心的风格。”示意赵粤继续说下去。
“那时,我才到开封不过三日,就被倪龙涛那厮假扮的老翁将身上的钱都骗了去...父亲给我挑选的良马也用来抵了最后一晚的房钱,我拿着扇子和令牌告知老板我的身份,可是老板不信,毕竟江湖之中无人见过唐门二小姐的模样,谁愿意相信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话...身无分文的我被赶出了客栈,只好流落街头,我就是那个时候遇上她的。”赵粤在描述前半部分的时候是皱着眉的,那是不好的回忆,而说到后面,眉头舒展了许多。


第二章
“我遇见她时,她正慵懒的躺在巷子的破车上晒太阳,穿的破破烂烂的,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睁开眼时,那双眼睛格外有神,她笑着问我为何看着她,她笑起来的样子痞痞的我却觉得温柔,我一时答不出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便看见她缠着缠手的手掌向我伸了过来,我那时候便知道她是丐帮弟子,于是就向她求助,她想了很久,很是为难的将我带到一处休息的地方,那地方虽破旧窄小却格外干净,她让我在那儿好生等着,等她回来。”
“过了大概两个时辰,我都饿的不行了,心想这小乞丐不会是把我丢下不管了吧,毕竟答应帮忙的时候还想了那么久....我连忙跑了出去,然后....然后正好撞到她了,她左手里拿着一张热气腾腾的烧饼,右手拿着一个大白馒头,问我挑哪个。”
“你挑了哪个?”赵嘉敏笑道,自家妹妹生的美丽,放在哪儿都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巴蜀若称第二美人无人敢称第一,这丐帮的小家伙帮个漂亮姑娘都要想这么久,可见很实诚,赵粤应该没有被骗。
赵粤咧嘴一笑,“我问,我能不能两个都要....”
“哈哈...”赵嘉敏笑意更浓,她很少笑,她是五毒弟子里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当然,这是拜两年前鞠婧祎所赐。
“她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愣是傻站了好久,然后又一脸不情愿的给了我,拿过腰间的酒葫芦,坐在一边喝起酒来,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她旁边,我说等我回了唐门,会把吃的钱还给她的,可她却摇摇头,说钱财是身外之物,丐帮弟子从来不在意钱财。后来,我在那儿睡了一晚,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怀里有个破烂不堪的钱袋,地上,是她留下的字迹,说这些钱够我回家了。”赵粤顿了顿,“不过,她字写的真丑哦....我拿了钱袋想去寻回父亲给我的马,却在路边里看见她卖惨的模样,原来那袋子钱是这样来的...”
“后来呢?”赵嘉敏感觉站着有些累了,坐在一旁抬手拿了一个桃子,吃了起来。
“后来,我在一边看着,我想她应该不想让我看见她卖惨要饭的模样,就没有上前寻她,打算还是先回唐门,再去寻她。”赵粤的眼神忽然黯淡下来,“哪知一回唐门,父亲就将我禁足三月,今日午时才得解禁....”
“所以说瞒着大家偷跑去开封游历,害的整个唐门提心吊胆,被骗了三千金,但收获还是挺丰富的,对吧?”赵嘉敏好笑的看着她,自家妹妹不但长大了,胆子也大了啊!
“我...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常年被护在巴蜀从未踏出巴蜀一步...为何不能外出游历啊...何况阿姐你都去了那么多地方了!像东越的万蝶坪啊....”赵粤刚提到万蝶坪,赵嘉敏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对劲,赵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碰了阿姐的禁忌。
那人害的阿姐九死一生险些被父亲逐出唐门,那个女人,求她别再出现。
赵嘉敏缓了缓神,摸了摸赵粤的脑袋,“阿姐不曾去过万蝶坪。”她早就忘了,从她为了那人与真武派大打出手而那人却躲藏起来将自己抛弃的那一刻,她就忘了。
襄州长生楼那一战,她九死一生,父亲因气她,没有伸出援助之手任由她自生自灭,寻人前来救援的,是挚友徐子轩,而最后将伤痕累累的自己捡了去的,是自己的师父。
“阿姐!”赵粤心疼的看着姐姐,两年前那一战,自己十三岁,还在父亲的保护下天真的活在唐门不知晓巴蜀之外的事,什么也没能帮到赵嘉敏。
“我们是不是该启程了?午时已过,你的禁足令已解。还是,你要留下吃个饭再走?”赵嘉敏不想再继续说这个,便把赵粤的注意力放在去燕云这件事上。


第三章
“饭...不用吃了吧!我也不饿,我们现在就启程!”赵粤连忙拿起桌上早就准备好的包袱。
赵嘉敏挑眉一笑,知晓她是想去先寻那日救助她的小乞丐。“包袱早就准备好了?所以说,就算倪龙涛不逃,你也早打算了禁足令一解就又偷偷跑出去?赵粤你真是长本事了,你想寻人家,可有安排探子打探她的下落?”
“这个.....”赵粤挠了挠脑袋,江湖之大,想寻一个人何其困难,自己也是笨,唐门探子遍布全国,怎么就忘了先打探一番?阿姐常说自己不走心...自己好像真的是....
“我们先去燕云,先把该讨的债讨回来,那人我会安排打探,若有下落,再寻不迟。”赵嘉敏轻轻吹了一声口哨,一只通体乌黑的神鸦便飞了进来,这是五毒派独有的传信方式,一个时辰之后,全境内的五毒弟子都会知道,他们大师姐要寻一丐帮弟子。
燕云大漠,各通道口,安排了许多军队,而这军队都来自驻扎在此的神威大军,捕快们人数有限,封锁通道这事很难完成,于是向上头请求神威堡派人协助,神威堡是隶属在朝廷之内的江湖军队,但很多时候,神威堡不插手朝廷之事,
身穿金色盔甲的年轻小将陆婷将随身似雪的长枪随意插入沙土之中,反手拿过背上的贯甲箭,张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风啸声过后,一人应声倒地。她冷冷抬眼,周围的神威弟子们感受到了一股重重的压迫力,“圣上有令,燕云大漠,只进不出!违令者,死!”
这时候,那些存着侥幸心理想要逃离燕云的逃犯们和不想惹事的侠士们,大气都不敢出,纷纷退了回去,而这其中,便有那善于易容的大盗倪龙涛。
“阿陆飞鸽传书,要我去燕云一趟,难道出事了?”一身粉衣的女子轻轻拨动着手中的琴弦,唇不染而红,眉不描而翠,动作悠悠,琴声悠悠,是一曲玉人歌....柔柔的眉轻轻的皱着,眼底有一丝藏不住的忧郁,似是心结未解,“我已不愿再出谷,阿陆她也知道,如今请我出谷,事情怕是很严重....”
而实际上,事情并没有鞠婧祎想象的那么严重,陆婷请她出谷,之事盼望她能早日走出来。
“婧儿。”修炼天香门派功法的弟子只要不嫁人,便可容颜不老,喊这声婧儿的貌美女子看似不过二八年华,却是天香谷的掌门。
“师父...”鞠婧祎连忙起身,师父很少寻她,怕是和陆婷飞鸽传书一事有关。
“大盗倪龙涛皇城偷盗逃匿之事让圣上大怒,命六扇门神侯府在五日之内将逃犯捉拿归案,燕云境内捉拿逃犯难度较大,神侯府向天仙谷求助,希望天香弟子能助他们一臂之力。”没等鞠婧祎开口拒绝,掌门继续说道“你师妹们年纪尚小,资历尚浅,此事不可交由她们去做,为师知你因两年前长生楼一事不愿离开天香谷再问世事,但你一日不走,心魔一日难消...何况,你该受的罚,为师也已经罚过了。”
“师父...”鞠婧祎眼眶有些许红,她最不愿意回忆的事,也是她最愧疚的事。“婧儿明白,婧儿这便前往燕云。”也罢,自己将自己囚在天香谷两年之久,不问世事,而这江湖,却是她命里注定离不开的,因为江湖再糟糕透了,不是还有那人在吗?
而李艺彤这边,一路奔波到了秦川,眼看就要入燕云地界,却是想到那漫天黄沙,整个人都不好起来,但是继续留在这能冻死人的秦川也不是办法。


第四章
秦川与燕云离的最近,但却是两个季节的极端,秦川常年飞雪,寒冷无比,而燕云却是炎炎烈日,几乎没有下过雨。李艺彤开始怀念起荆湖来,不冷不热,气温刚刚好。
穿着破布短衣的李艺彤正想着,忽然眼前一亮,刚刚从身边走过的是太白弟子吧?一身华衣锦服,白里透蓝,两袖是太白门派独有的白云绣纹...听闻秦川太白弟子富的很,仅次移花宫,她搓了搓手,哈了一口气给自己暖暖手,上前将那人拦住,“这位少侠!请留步!”
戴萌提着晴澜剑顿了顿,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身后还真有个人,疑惑道:“你喊我?”
听这声音,颇有磁性,却是个女娃。“啊...原来是女侠!这位女侠可是太白弟子?”李艺彤冷的直哆嗦,让戴萌也开始不自觉的跟着抖了起来。
“你....疯了?在秦川穿这么少?”戴萌心想这人太奇怪了,衣服也不穿几件,穷到这种地步?难道是丐帮的?
“无妨...入了燕云便不怕了。”李艺彤挥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这个,“女侠,在下一路从荆湖赶至秦川,身上的盘缠已经用完,不知女侠可否行个方便....借我点银子.....我日后定当双倍奉还。”
“哦~借钱啊?”戴萌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你说你要去燕云?可是为擒拿倪龙涛而去?”
“额...???”李艺彤满脸问号,倪龙涛?啥玩意?转念一想,徐子轩说燕云缉拿,是不是抓这个倪龙涛?“是啊!”先说是吧,不管是不是,眼前的财神不能放过。
“我...我是第一次下山离开秦川,正好需要个领路的,你若愿与我组队同去燕云,你这一路我都管了。”戴萌攥紧了手中的晴澜剑,有些心虚,偷偷瞒着大家下山这种事,还是不要跟这个人讲了。
“就这么简单?”李艺彤不敢相信,就组个队去燕云就行了?自己本来就是要去燕云,顺便带上她也没什么不可,何况带上她不就是带了个钱袋?“好说好说!只是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不如??”
戴萌会意,将她领去一处当地最好的酒楼,开始与李艺彤聊了起来,相比于第一次下山的戴萌,李艺彤的阅历可要丰富许多,虽然看上去,戴萌比李艺彤要年长一些。
“原来江湖之大,竟这般精彩!”戴萌惊叹,又为李艺彤点了几道好菜,讨好她让她继续说。
吃饱喝足的李艺彤拍着肚皮,这太白弟子果然阔绰,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吃的这么好这么饱了?而且她还在点菜时找店家买了一堆璇玑镜,听闻燕云有怜花宝藏,而开启宝藏需要璇玑镜,那玩意贵的很,自己可买不起。“既然我已经吃饱了,我们这便继续赶往燕云吧!”
“我也是此意,悬赏通缉令的五日之限已经过去两日,我刚刚向小二打探了一下,六扇门和神侯府似在神木谷寻得倪龙涛的踪迹,正在那儿排查,我们这就去神木谷吧。”戴萌说完喊了一声小二结账,在门口牵过一匹白马,骑了上去。
跟在后面的李艺彤二话不说跳了上去,搂住了戴萌的腰,在戴萌不解并且准备把她踹下去的时候开口道,“女侠,我的小灰马跑了两天,它已经很累了,再跑估计就命不久矣了...何况你这马,比我的快,咱俩就将就着挤一挤吧!”


第五章
戴萌翻了个白眼,“这位小乞丐,男女授说不亲啊!”
“啊??”李艺彤楞住,然后笑了出来,“我是女子你都瞧不出,还闯荡江湖啊?”
“啊??”戴萌傻傻的眨了眨眼,“是在下眼拙....你也别喊我女侠了,你我皆是八荒弟子,不用这么见外,叫我戴萌便可。”
“在下李艺彤,丐帮弟子。”李艺彤坐在戴萌身后朝她作揖。
戴萌点点头,皮鞭一抽,白马便飞驰起来,“抓紧了。”
而在她们刚走后不久,酒楼里便又来了两位生面孔,店家看到走在前面的少女一身黑衣,衣袖处却有别致的暗金花纹,认出来人身份非同一般,而另一位身边跟着一只惟妙惟肖的傀儡显然是唐门弟子。店家连忙上前伺候。
这时,门外的黑色神鸦扑着翅膀落在赵嘉敏肩头,赵嘉敏回过头,“找到了。”
“嗯?你是说?”赵粤将自己的傀儡安置在一旁,听阿姐意思,是找到那个小乞丐了?
“她刚走不久,就在此酒楼。”赵嘉敏将手移至肩头,轻轻一抬,黑色神鸦便又飞了出去。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追过去?”赵粤心想那人就在自己不远处,竟有些激动。
“急什么,吃完饭再走。”赵嘉敏刚说完,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她说忘记却不曾忘记过的气息。
此行刚出来就遇到熟人,怕是没那么容易回去了。
鞠婧祎下楼四处张望,她明明瞧见了的....她明明瞧见那人了...比两年前更加成熟内敛,更加冷漠的那个人....她有些失望的站在一边,心慢慢沉了下来,是看错了吗?她竟如此想念赵嘉敏,以至于看错?但若真见了,又该如何面对?当年的她,是真真切切的,将那人给丢下了啊...
赵嘉敏屏住气息站在鞠婧祎的身旁,默默的看着,这人两年未见竟如此憔悴消瘦,没了当初天香大弟子的神采,仿佛一阵风就能将这人吹到,怕是过得不好,她有些不忍藏匿踪迹,但又狠下心来,她们早已没有瓜葛,也不该再有瓜葛,相见不如不见。
从自家阿姐消失的那一刻起,赵粤就开始忙着点着菜,丝毫不担心,她知道,赵嘉敏使出百鬼夜行,不是有仇家,就是有不想见的人。但以赵嘉敏八荒弟子排行第一的身手,能让她用百鬼夜行的,一定是不想见的人。
百鬼夜行,是五毒弟子独有绝学,能于人群之中销声匿迹,根据修炼者境界不同,隐身藏匿的时间也不同,她家阿姐,是五毒弟子中将百鬼夜行修炼的最好的,加上独一无二的龙鳞刺,杀人无形,一击毙命。
在心底叹了口气,鞠婧祎静下来心来,走出酒楼,出谷那一刻,她的心已经开始不断动摇,两年的时间用来惩罚自己,看来还不够。想着还是先去把正事办了,她的确盼望见到赵嘉敏,却也害怕见到。
刚走几步,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酒家那门前一桌坐着的少女身旁有个极为逼真的傀儡,这是唐门弟子!唐门.....该死,自己方才为什么没有想到!她连忙返回,那一桌的少女却没了踪迹。她走到店家面前,急切的开口询问:“店家,刚刚这一桌的客人去哪儿了?”
“这...老朽也不知啊,这桌的两位姑娘点完菜之后还没等上菜就走了,吃也没吃,饭钱却是给了。”店家恭恭敬敬的回道。
“两位!?”鞠婧祎惊的后退一步,赵嘉敏....你为了躲我竟然用百鬼夜行?!!真想不到...她这么不想让自己看到。
“是啊...这位姑娘可是身体不适?要不要老朽去请大夫?”店家看着似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鞠婧祎,而鞠婧祎又生的倾国倾城,娇小迷人的她让人颇有好感,店家不禁关心起来。



评论

热度(44)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