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余生为期(上)

长安故尘:

“婷婷,我们以后每年都来看一次银杏雨好不好?”清脆稚嫩的少年音传入了黄婷婷的耳中。

“嗯,好。”黄婷婷点了点头应道。

“婷婷……婷婷醒一醒!”黄婷婷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

“唔……”黄婷婷睁开了双眸,眼睛还是有些模糊,仔细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是冯薪朵。

冯薪朵是一家杂志社的老板,黄婷婷和她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两人合作开了这么一家杂志社。

“怎么睡着了?现在这天气睡着了很容易感冒的。”冯薪朵见黄婷婷醒了,便把手中的杯子递给了黄婷婷。

“朵朵啊,找我什么事?”黄婷婷淡淡一笑问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不过确实是有事,有人约我去看银杏雨,你要不要一起去?”冯薪朵直接坐在了办公桌上,看着黄婷婷笑道。

“不用了,我还有事。”黄婷婷瞥了一眼冯薪朵,拿起一旁的书就看了起来。

“没关系,我给你放假,一起去呗!”冯薪朵努力说服黄婷婷,“说起来,我弟弟昨天也从国外回了,你们也可以认识认识,毕竟你还单身呐!”

“你弟弟?”黄婷婷皱眉,她怎么不知道冯薪朵有个弟弟呢?

“怎么了?”

“没什么,不过……我单身?”

“不然咧,难不成你有男朋友?”

“没有。”

“那不就是了,好歹也得出去开开眼,整天不是家里就是杂志社,我估计你要发霉了……”

“好好好,去,行了吧?”黄婷婷捂着额头,她怎么不知道冯薪朵居然这么能说,真的是比话唠还唠叨。

“好就这么愉快的答应了,明天咱们就去看银杏。”冯薪朵见自己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再打扰黄婷婷,走了。

黄婷婷摇了摇头,很是无奈,说起来几年前也有人和她一起看过银杏雨,当时她说要和自己每年都看一场银杏雨,自己每年也会去不同的地方看银杏雨,可是唯独那个地方,那个和她一起去的地方,再也没有踏入过,就如同她一样,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黄婷婷,你总说我没长大,没长大。我已经成年了好吗?你不是小孩子,我也不是,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李艺彤吼道。

“发卡,听话,你妈妈也不容易。”黄婷婷无奈道。

“黄婷婷!我有能力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等我几年?”

“发卡!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还有自己的路要去走,你能有更好的发展,不要在我身上耗费时间了。”黄婷婷比李艺彤大,她有能力让李艺彤走上更好的路,而不是在自己身上浪费她大好的天赋,明明她可以去国外读书的,却要为了自己留下来,这其实并不值得。

“黄婷婷,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李艺彤眼眸微闪,声音带着哭腔问道。

“爱,但是我不敢爱……所以……”李艺彤打断了黄婷婷的话,大喊道:“够了!说来说去,你就是赞同我妈的话,想让我出国对不对?”

“是。”黄婷婷点了点头,她不愿离开李艺彤,但是她不得不离开李艺彤,虽然知道这样会对李艺彤带来伤痛,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她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好,黄婷婷,你真是好样的,你明明知道只有你的话我不会拒绝,我会听你的,去国外……然后……再也不回来了!”李艺彤眼眶微红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胡乱的擦了擦眼睛,转身就离开了。

黄婷婷无力的坐倒在地,终于结束了,她这么想着。

李艺彤的妈妈找到了黄婷婷告诉她说:“婷婷,你是个好孩子,艺彤她很聪明,她可以有更好的前途的,伯母知道你和艺彤的关系,但是我希望你们就这样断了,好吗?”

“伯母我……”黄婷婷欲言又止。

“婷婷,艺彤最听你的话了,你就劝劝她让她去国外读书好不好?就算阿姨求你了!”李伯母说着就要给黄婷婷跪下了。

“伯母,别这样……”黄婷婷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她是喜欢李艺彤没错,但是面前的这个人可是李艺彤的母亲啊!

“我会劝发卡的。”黄婷婷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这样就好了,这里是一百万的支票,就当作是谢谢你这两年照顾艺彤的了。”李伯母把支票推到了黄婷婷面前。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李伯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也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呵……还真是讽刺啊!她和李艺彤之间的感情就只有这区区的一百万。

“朵朵,你不是说你弟也来呢?”黄婷婷四处张望,似乎只有冯薪朵一个人。

“哦,她先去了,我们来的比较晚了点。”冯薪朵摸了摸鼻子,心虚道。

“肯定是你想多睡会所以才买晚一点点票的。”黄婷婷戳破了冯薪朵的小心思。

“你知道我的嘛,起不了那么早的,走啦走啦,我们快进去!”冯薪朵拉着黄婷婷就往银杏树林里面走去。

“这个地方……”黄婷婷愣了愣,这片银杏树林,是那一年她和她来过的。

“婷婷,我们一起去看银杏雨吧!”李艺彤撒娇一般拉着黄婷婷的手。

“你很想去吗?”黄婷婷问道。

“嗯嗯,很想,非常想!”李艺彤像只小奶狗一样点头道。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看。”黄婷婷笑了笑,摸了摸李艺彤的头。

然后,后面的一段日子,黄婷婷做了好几份兼职,只是为了能赚到和李艺彤一起去看银杏雨的路费,她知道李艺彤家里有钱,她自己父母也有,可是她希望靠自己的努力。

所以……她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李艺彤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说没事,不要紧的,可是这并不是要不要紧的事情,而是……黄婷婷的自尊心不允许。

最后黄婷婷和李艺彤去看了一场银杏雨,而后,她们许下了约定。

当李艺彤,站在树下,天空飘下了一片片金黄的银杏叶,回头对着黄婷婷说,“婷婷,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哦!”

“嗯,一辈子。”

她们曾经许诺过一辈子的……

里面的场景没有变化,已经是那样,不过唯一变的就是那银杏树又长大了些,黄婷婷抬头,天上飘下了银杏叶,下雨一般源源不断。

“姐!”清脆的声音让黄婷婷猛然回过头。

只见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穿着很休闲的人,戴着帽子,还戴着一个狐狸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只能见到那双装满星空的双眸。

“啊,易桐!”冯薪朵挥了挥手,笑着喊道。

“艺彤!?”黄婷婷惊讶道。这是巧合吗?

“你怎么还带着面具呢?”冯薪朵挑了挑眉道。

“嘛,明知故问!”

“介绍一下,这是黄婷婷,这是我弟弟李易桐。”冯薪朵迫不及待的开始撮合两人。

“你好,我是李易桐,易是容易的易,桐是凤栖梧桐的桐。”李易桐伸出了手,笑道。







这文我花了四节课的时间写出来的,上课写小说……除了我还有谁!

不过,貌似好像不能完全发出来,那就只能一半一半的发咯!

这文是今天下午集合的时候在路上碰见了银杏叶,然后就有了点灵感……里面有一部分是我看的一本小说改了改的,然后……就有了这成果……本来想写银杏来着,结果……emmmmmm

反正也是我写了差不多一下午的成果,就这样了!

感觉自己最近真的很勤快,写的挺多的……

如果想要看那一本小说,可以私信我,我也可以把这篇文改了,再发出来,改一整本,我还真没想过,而且里面的年龄差有点小大,不过也可以试试的。

文笔不好,请见谅!

还是看文吧!



评论

热度(27)

  1. 琮琮长安故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