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长街(二)

咕湫:

        黄婷婷走在前




        李艺彤跟在后




  才走没两步就看见桥边有一摊贩在卖面具,吆喝得绘声绘色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李艺彤走近瞧了瞧,都是只遮眼半边样式,她一只手扶着下巴看了半天,发现大部分都是动物图案的,挑了半天后她取下一个类似海豹图案的面具拿在手中左看看右看看




  黄婷婷见身后那人没有跟上来,疑惑的回过头,就看见那人停留在一个摊前拿着面具,神情十分认真,她慢慢走过去问道




  “你想要这个?”




  黄婷婷看李艺彤很是喜欢那个面具,从荷包里拿出碎银子递给了摊贩




  李艺彤看着黄婷婷,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什么

  

  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摊上挂着的面具

  

  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黄婷婷

  

  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摊上挂着的面具

  

  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黄婷婷

  

  ......

  

  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遍,直到黄婷婷把手放在李艺彤的脑袋上按住并说道“停下来”,李艺彤才停止她摇来摇去的脑袋




  “你怎么了?”黄婷婷问道




  李艺彤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婷婷,然后从面具架上取下一个企鹅模样的面具摆在她的脸旁比了比




  “婷婷,你不觉得这个面具和你的模样很相似吗?”

  “......”




  店家,我现在收回银子的话还赶得及吗




  “你看你看,它的表情和你现在一样诶”




  最后,黄婷婷给李艺彤买了个海豹面具




  李艺彤给黄婷婷买了个企鹅面具




  两个人开心的走在桥上




  不




  开心的只有李艺彤




  李艺彤不急不慢的小跑着追上黄婷婷,小步走在她左侧,半弯着腰伸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黄婷婷问道:“婷婷你为何不戴啊?”




  黄婷婷捏着手中的面具,实在想象不到这样模样的面具要怎么戴在自己的脸上,再看了眼旁边那个戴着海豹面具笑得正欢的人,更加加剧了她不想戴这个面具的想法




  还没等黄婷婷反应过来李艺彤就一把夺过她的面具,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站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把面具扣在她脸上,一只手绕过她的脸来到后脑勺给她系着

  待她戴好后李艺彤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恩,果然很像”

  

  “......”




  临近亥时,街上游人已所剩无几,摊贩也收拾着准备回去歇息,李艺彤同着黄婷婷一起去到她的家门口




  “多谢你送我回来”黄婷婷说道




  李艺彤脸红地摸了摸后脑勺:“无碍,我住的地方也离这不远”




  “那么,我回去了,再会”黄婷婷对着李艺彤摇了摇手就作势要转身回去




  夜晚的街道行人甚少,灯笼映着的地面显得更明亮了些,李艺彤看着要离开的黄婷婷,她的手里还攥着自己给她买的面具,李艺彤身体不受控制的走上前拉住了她




  “等等!”




  突然被拉住的黄婷婷疑惑的回过头

  此时的李艺彤突然有些慌张的惊讶着自己为什么要拉住她,她偷偷抬起头,却恰好与黄婷婷四目相交“婷婷,你......”




  李艺彤的心似打鼓一样狂跳着,她虽与黄婷婷对视,可是眼里却写满了不自信




  黄婷婷转过身,面对着李艺彤,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就像一个冰山一样,却让人忍不住想去窥探




  “我什么?”




  黄婷婷此刻站在李艺彤的面前,等待她那句话的后续




  李艺彤却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她捏了捏手努力使自己露出最正常的一个笑容




  “我是想说.....你......明日可有空,我听闻西街有一家面食特别好吃......”




  天呐爹爹,我在说甚啊?




  李艺彤垂下脑袋,懊悔着自己刚刚说出的话




  “好,明日见”黄婷婷说道




  听见黄婷婷爽快的答应,李艺彤有些惊讶的抬起脑袋,却又带些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当真?”




  “怎么,不愿意我去?”




  “我不是.....我....我”




  “不是的话就明日见吧”带有些戏谑的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回府了,黄婷婷这般姿态倒让李艺彤有些暗自欣喜




  停留了一会儿后李艺彤就回到了住宿的地方




  “你怎么才回来啊?这么晚了我都快去衙门报案了”赵粤躺在床上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小玩意一边看着刚进门的李艺彤




  李艺彤把面具放在桌上,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腿拿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今天走的太久了,脚都走酸了”




  赵粤把小玩意放在自己的内包里后就起身来到李艺彤旁边坐下:“如何,见到昨日赠你手绢的那人了吗”




  “见到了”




  “怎样怎样,快跟我说说”赵粤一脸看好戏的看着李艺彤




  李艺彤对着赵粤露出一个很灿烂的微笑,随后便冷冷说道:“无,可,奉,告”




  赵粤冷哼了一声后摆摆手:“我才不想知道呢”,她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悠悠闲闲的喝了起来,然后想到了什么,放下茶杯说道:“对了,你来金陵,不是要寻人的吗”




  在李艺彤约着赵粤来到金陵之前,告诉她的不止是去游玩灯会,还要去那找个人




  “对”




  赵粤似是有些口渴,又倒了一杯茶,往旁边看了一眼李艺彤的茶杯后也给她倒满了




  “那你有线索了吗?”




  “没有”




  李艺彤拿起茶杯,没有立即喝下去,而是盯着茶杯里残留的一些茶渣,待最后一片碎茶叶落入杯底后她才缓缓说道:“我连她姓甚叫甚,是什么样貌,家住哪我都不知”




  “也难怪,十二年前你和你爹从金陵回来后你就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病好后却什么也记不得,若不是我日日给你说着幼时的事,只怕你连我们都要忘记了”




  李艺彤自十二年前去自己的爹从金陵回来后就莫名其妙的生了一场病,病好后自己却把以前的事情全给忘记了,自己的爹只说是因为高烧差点烧到脑子,所以才记不得,可李艺彤却隐隐有着一种感觉,要去金陵寻一个人




        可是到底是谁呢?




  想到这里,李艺彤突然脑子像被撕裂了一样锥心的痛,她双手抱着头企图能缓解一些




  “怎么了?!又头痛了?”赵粤担心地看着李艺彤

  李艺彤额头冒着虚汗,咬着牙说道:“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后,疼痛感才渐渐消去,李艺彤坐在凳子上喘着粗气:“我只要......一回想以前的事,脑子......就一阵疼痛......已经习惯了......”




  “别想了别想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明日再说”赵粤站起来,拿起自己的东西后就准备去隔壁房里了




  看着赵粤关上门后,李艺彤也慢慢起身,准备洗漱后就睡觉




  李艺彤自幼学武,因着说是要防身,才说服自己的爹教自己,虽不及自己的爹那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却也会些皮毛,所以当有人潜到自己的房间中的时候,李艺彤立马就察觉到了




  她装作睡着,想看看那贼是要偷盗还是干什么,只见那贼没有绕去她放钱袋的包袱那处,却拿着小刀径直向自己走过来




  李艺彤突然明白,眼前的那人不是盗贼




  而是专门来杀自己的




  她待那人走到床边后立马弹跳起来,反手一扣,那人的手吃痛松开了拿着刀的手,李艺彤光着脚把他逼到死角,眼神凌厉狠狠问道




  “你是何人?”



评论

热度(14)

  1. 琮琮咕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