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儿媳/姑爷不合心意怎么办?

你的傻叽发卡:

    “白菜那么多,为啥非得拱那一棵!”

   

    “好猪那么多,为啥非得给这只拱!”

   

    “你……你黄推?”

   

    黄推聚聚喝了口豆浆,挑眉看向排在自己后面的小同事,“你卡推?”

   

    卡推聚聚瞧见对方手里已经有些扁的纸杯时,不由向后退了一步才点点头。

   

    怂,跟你儿一样。

   

    冷,跟你崽一样。

   

    所以说根本就不合适嘛!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三分钟前李女士和黄女士同时发的两条微博说起。

   

    是的,李女士居然穿起了自己嫌弃过无数遍的羽绒服,各位卡推老母亲在感叹儿子终于学会照顾自己的同时猛然发现那件羽绒服款式有点眼熟。

   

    咳,哪儿见过来着?

   

    而另一边,黄女士发的探班返图中,自己那未熄的屏幕上模模糊糊能看到个射箭的身影。

   

    黄推眯了眯眼,开始思考最近谁去射箭了。

   

    两家一拍腿,最后得出了个相同的结论。

   

    这不就是隔壁家的么。

   

    “不行,这门亲事我不同意!”虽然自己整天嚷嚷着儿子啥时候能带个媳妇儿回来,但还是不能接受儿媳妇是隔壁的啊。那种又盐又直男的女孩子哪里好了?

   

    “你以为我又同意?”坐在对面的黄推聚聚冷哼一声,从包里掏出平板推到对方面前,“你儿浪的飞起,一个超新星全运会,牵了几个小姐姐的手,还抱人家,一点儿都不专一!”

   

    “我儿那是有魅力,招小姐姐喜欢!”

   

    “哼,就是浪!”

   

    两人别过头,开始处理起自己手上的工作。

   

    “你家崽穿羽绒服有点好看……”

   

    “哼,还用你说。”黄推聚聚的嘴角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她过了许久才低低说了声,“你儿射箭的时候蛮帅的。”

   

    “啊啊啊!我跟你说我这里有好多返图,你看看……!”

   

    “走开,你打扰到我工作了。”

   

    “哦……”

   

    黄推聚聚抬眼看了看对面耷拉着脑袋的小同事,忍不住偷笑起来,“等搞完这些再说。”

   

    “……好!”卡推聚聚一扫阴霾,乐颠颠地凑过去,“我帮你啊,小姐姐。”。

   

    “俗话不是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嘛,怎么到你家就变了呢。”李艺彤翻过身,用胳膊拐了拐正在吹头发的黄婷婷。

   

    “没办法,谁叫你那么浪。”

   

    “我没有……”

   

    “手牵挺紧的啊,李艺彤。”黄婷婷关掉吹风机,转头剜了眼伸手过来的李艺彤,“别碰我。”

   

    “也就拉了一小会儿。”

   

    “你家饭拍一分零十三秒。”黄婷婷眯起眼,盯着头快埋进地板缝里的李艺彤,突然觉得更加生气了。

   

    整园的白菜都给拱了,真棒啊你。

   

    “嘶。”黄推聚聚一边搓着手,一边伸长脖子去看正在拍戏的自家崽。

   

    啧,手都给冻成紫红色的了,心疼。

   

    又熬了近一小时,黄婷婷总算完成了今天的拍摄,临下班前,她请工作人员帮自己买了些热饮,亲自发放给前来探班的粉丝。

   

    这位黄推聚聚在美滋滋接过自家小偶像递来的热饮后,敏锐地发现自家崽的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她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只瞧见一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妹子手悬在半空,正犹豫着要不要拿热饮。

   

    咦,路人吗?不……不对!这人有点眼熟!

   

    黄推聚聚又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时差点叫出声来。

   

    这不是我家姑……李艺彤么!?

   

    她赶紧掏出手机给小同事发了条微信。

   

    “你儿来探我家崽的班了!”

   

    “怎么可能,我下午才去送的。她明早还有工作,现在应该在南京。”

   

    “事实是她在上海。”黄推聚聚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又心情复杂地看了李艺彤一眼。

   

    咳,这是什么绝美友(爱)情。

   

    黄婷婷转过头,低声与工作人员讨论了几句,而后朝挤在人堆里的李艺彤使眼色,示意她跟那名工作人员先走。

   

    “干嘛过来,你明早不是还有外务么。”黄婷婷刚关好车门,便转头瞪了眼缩在后排的李艺彤,“你助理知不知道你跑回来了?”

   

    “知道。”李艺彤将喝了一半的奶茶塞到黄婷婷手里,而后挪到对方身边坐好,“我明早赶最早那趟高铁,来得及。”

   

    “出完外务回来也能见面,没必要这么赶。”黄婷婷抬起手,帮李艺彤细细按揉起眉心来,后者则乖乖闭上眼,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的服务。

   

    “后天去广州,得待三天。”

   

    “嗯。”黄婷婷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随即吸了口奶茶。

   

    “照顾好自己。”

   

    “作为在休息时间还乱跑的人,你好意思说这种话?”

   

    “我没乱跑。”李艺彤揽了黄婷婷的腰,将下巴搁在她肩上,“我是来见你。”。

   

    两人回到生活中心已是临近十一点半,李艺彤刚沾到床,便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起开,别压着被子。”黄婷婷拽了半天,愣是没把被子拽出来,“李发卡你这样压着我没法盖了。”她刚说完这句话,李艺彤就一骨碌坐起来,手脚并用地从被子上爬开。对方虽然已经困到眯着眼,但还是等她躺下了才慢悠悠倒回床上。

   

    “晚安,婷婷。”李艺彤把被子又往黄婷婷那边扯了点,这才任由睡意占据所有意识。

   

    黄婷婷盯着那张脸看了许久,而后寻到李艺彤的左手握住,她靠过去,将额头轻抵在对方手臂上。

   

    李艺彤收拾好准备出门时,天还没亮,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弯下腰在黄婷婷额上落下一吻,正当她想直起身时,对方却突然伸手环住了她的脖子,差点把她带倒回床上,“婷婷?”

   

    “嗯。”

   

    黄婷婷软软的、又带着点鼻音的声音把李艺彤逗乐了,她伸手圈住对方的腰,像安慰小孩子般温柔哄道:“我最后一天完工就赶回来,不在那边住。”

   

    黄婷婷没放。

   

    “咱们晚上可以视频。”

   

    还是没放。

   

    “我的小恐龙可以借给你。”

   

    依旧不放。

   

    “我要赶不上高铁了。”

   

    终于放了。

   

    “我崽早上五点多发了条ins,然而并不懂是啥意思。”黄推聚聚咬了口包子,将手机转到小同事面前,“你看看。”

   

    “这种糖是我儿最爱吃的。”

   

    “那配字‘感谢有你’不就是在说……”黄推聚聚一巴掌将包子拍成了个饼,而后噼里啪啦打了句话发到黄推群里。

   

    咱家白菜乐意让那猪拱,还吵啥。

   

    经过这段时间正主连续几波甜蜜狗粮轰炸后,现在两家已经开始进行交流了,然而还是有部分人觉得这俩不般配,一定得分开。这问题一争,就争到了下一年夏天。

   

    又是一年top16汇报公演,然而这天的天气并不是太好,大雨从午后就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且连一点减小的趋势都没有。即便打着伞,裤子和下半截衣服也还是湿了。

   

    “都说了让你不要只遮我。”在等待进剧场的间隙,黄婷婷转头看向袖子还在往下滴水的李艺彤。

   

    “风吹的,我没拿稳。”

   

    “鬼才信你。”黄婷婷白了仍嬉皮笑脸的李艺彤一眼,而后抬手用袖子去擦对方脸上的雨水。

   

    “别,衣服湿了难受。”李艺彤侧身欲躲,却被黄婷婷给揪了回来。

   

    “傻居。”。

   

    儿媳/姑爷不合心意怎么办?

   

    她们自己喜欢就好,还能怎么办。

   

    “小姐姐,你说以后咱们两家单推的cp名叫啥?”

   

    “黄油。”

   

    “为什么不是油黄?明明正主叫卡黄!”

   

    “黄油好听,哼,不准反驳。”

   

    “……哦。”。

————————————————————————

接下来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更新了,找工作使我头秃,写论文使我头秃,实习使我头秃😂

好喜欢年上撒娇啊嘤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