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往事皆休

坑底老菜皮阿菲:

*随便写写,所以很短




1


       黄婷婷把婚礼定在了12月23日。


       电子请柬发到冯薪朵手机上的时候,她刚和陆婷通完电话,下一秒同样的来电显示又跳了出来。


       “你说黄婷婷这个人是不是疯了啊?”


       冯薪朵叹了口气,“都要结婚了,日期是什么还重要吗?”


       对面忽然就安静了下去。


       可到头来冯薪朵还是把消息发给了黄婷婷。


       “你是故意定这个日期的吧?”


       “没有啊。他爸找人算过,说是个吉日。”


       “那你请她了吗?”


       对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在屏幕上方停留了很久。冯薪朵摇了摇头,事到如今问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回答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请了。”意料之中。


       “来不了。”还是意料之中。




2


       自SNH毕业之后,李艺彤被另一家公司签下,这几年来走得顺风顺水,人气红及一线。


       谁都知道,每年的12月23日,是李艺彤雷打不动的生日会。


       谁都能猜到,黄婷婷将婚礼安排在这一天,不过是给李艺彤一个合理拒绝的机会。


       所以没人去问李艺彤在想什么,大家都觉得,哪怕以往再多纠缠,到了现在,也该终结了。


       可冯薪朵收到消息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她们这些旁人想的终究还是太过简单。


       “姐,我觉得她在折磨我。”


       “嗯?”


       “以后我每年过生日,都会想起来她已经嫁人了。”


       “而她身边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我连亲眼看她穿婚纱的机会都没有。”


       “我以后还过不过这个生日了?”


       冯薪朵没敢回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李艺彤兀自发了很多零散的抱怨,到最后却来了一句:


       “姐,帮我个忙好不好?”




3


       婚礼这一天过的很平静。


       新郎风度翩翩,知道黄婷婷的酒量不好,便替她喝了很多。


       转到冯薪朵她们这一桌的时候,一群人瞎起哄要黄婷婷喝白酒,也一样被新郎揽了下来。


       冯薪朵却端着自己的杯子站了起来。


       “婷婷啊,我替一个人敬你一杯。”


       黄婷婷愣了一下,拉住身旁人的胳膊,将酒盅要了过来。


       “白酒没关系吗?要不要换红的?”新郎轻声询问到。黄婷婷只摆了摆手,勾起唇角笑着看向冯薪朵。


       “她说,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冯薪朵仰头一饮而尽,黄婷婷便也抬手将杯子放在嘴边。白酒刺激的气味顺着液体流进胸腔里,溢出的泪珠稍稍模糊了双眼。她再去看面前的人,忽然之间就和记忆里某个身影重叠了起来。




4


       “新婚快乐!”


       接着这四个字的,是一笔转账。


       黄婷婷捧着手机坐在床边,把屏幕朝上滑,没几下就到了头。寥寥数语的消息记录,都是些公事公办的对话,你来我往的祝贺罢了。


       她叹了口气,又拉回到最下面,点了接收。


       数额不菲,但对于那个人的收入而言,不值一提。


       “谢谢。”


       “不客气。”还是同往常一模一样的对话,黄婷婷看了眼时间,没有选择继续聊下去。可屏幕却一直停留在聊天界面上,她把四个字来来回回打上又删除,最后终于点了发送。


       “生日快乐!”


       弹出的时间恰好是23:22,对面却很久都没有回复。


       黄婷婷将手机放在一旁,合上了双眼。


       她想,日后终于有机会名正言顺的庆祝这一天了。


       只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