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我不做这金丝雀,你也莫做那昏君

是小准不是_淮:

塞纳国冬月初十,正值少年的新皇登基,定都恩土,年号桐易。朝堂之上一时人心惶惶,谁都知这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性情不定,喜怒无常。


   此时的太极殿时不时传来尖叫声,这已经是第四个奴才被赐死拖出去了……百官皆不敢抬头,唯黄将军背手站于百官之首皱着眉瞧着面前这位眼睛充血,手执利剑的少女,少女是新皇,头发一丝不苟的束着和她那桀骜性子极其不符,黄将军内心觉得滑稽,心想这孩子还真有点大人的样子了。黄将军怡然自得,一旁的御前总卫张雨鑫却不停的在擦着满头的汗,她悄悄挪到黄将军面前,她与黄将军自小便是好友,现下是实在等的煎熬忍不住在新皇面前动弹了一下,可只这一下就让她吓的把头低的更低了,她整个后脑勺对着黄将军,捏着嗓子喊着黄将军的闺名:"婷婷,陛下她……",黄婷婷看着她这副样子,想起平日里她每天扬言烫死自己时的张牙舞爪,毫无大家闺秀之态的凶狠样只觉得好笑,一走神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殿之上这一声轻快的笑却将气氛推去冰点,众人齐齐吓的头都快低垂到地上了,大殿上那位九五之尊,听到这声笑,却顿时气都消了,慢慢挪步于黄将军面前,又在与她对视后心生一计来,皇上微微低头盯着黄婷婷那双让人想占为己有的眼睛道:"黄将军,这么好笑,不如就勉强一下呆在寡人的后宫里好好的笑吧。"黄婷婷猛的抬头死瞪着面前孩子气的皇上,向后退了两步:"臣不敢。"皇上便不再说些什么,扔下手里那血红的剑,拍拍手道:"哎呀,散朝吧。"


    是夜,黄婷婷撑开面前这具滚烫的身体,把被子裹到自己赤裸的身体上"陛下该休息了,一早要上朝的。"一旁的皇帝眯了眯眼,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一把把刚和自己分开的黄婷婷拉到自己怀里,"怎么刚用完我,就如此生疏?"黄婷婷被她逼的太近,急忙撇过脸,脸上情欲未退,面色潮红:"彤,莫要胡闹。"对面欺身而下:"我胡闹的还少吗?"  二更天,年轻的皇帝瘫在床上长舒了口气,搂紧怀里半梦半醒的美人,摩挲着她通红的精灵耳,"婷婷,我今天生那么大的气,你却还在那不给我面子的笑。"为一个区区陆城主叛逃,你就大动干戈,我看你是除了在床上没一处像是个大人的样子。"听到这句话,皇帝露出一副邀功的样子自豪的昂起头,像是那远洋进贡来的叫海豹的一张画像,黄婷婷这样想着,手便抚上了刚刚与她欢爱的那人的脸,少年意气的样子,自己的李艺彤刚满二十就变成了天下人的李艺彤,和天下人分享自己的爱人是个顶不让人满意的结果,又想到今日在朝堂上李艺彤那样戏弄自己,黄婷婷立刻别过脸去,冷哼了一声。李艺彤不觉得奇怪,她自小这个性子,总是给她泼冷水常生些莫名其妙的闷气,她倒也因为每次都猜不透所以乐在其中,"可是,那陆城主人称大哥,是父皇看中的好城主,趁着我刚登基就叛离,这不明摆着不服我吗?我不气谁气?我今天杀人没杀够呢。"黄婷婷把李艺彤脸上湿漉漉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去,贴着李艺彤的耳朵:"陆城主早晚是要回头的,她的那位冯进士去年刚考上进士,稍稍委任一个职务,那位嘉兴大哥还能不回头吗,你又何必生那么大气,还让人平添笑话。"  "可不是谁都像我这么痴情的,婷婷。不过,她两的秘事我是早有耳闻,听闻是琴瑟和鸣,如胶似漆。这样说来,我倒是不用大动干戈,不过这样也不错,正好唬住那些一个个倚老卖老的老臣么。""胡闹,你要让史书怎么写你?"黄婷婷看着面前这个拽的跟二大爷似的李艺彤,一脸没好气的道。李艺彤歪着头,卷着自已额前的碎发 "如果我是史书里的昏君,那我也不允许你逃掉,要和我的名字一并长长久久的臭着。"黄婷婷泄了气,躲进李艺彤怀里,咧了咧嘴难得的服软"当真如此的话,也好。"


   桐易五年,奉贤大将军黄婷婷带兵征战大漠,于羟国境内失联,一时间朝廷一片哗然,焦急万分。李艺彤站于殿上一言不发,手却不住的颤抖,似一口痰卡在喉咙口,声音沙哑的很:"赵将军,你可有良策?" 红绳军统帅赵粤看着面前面无血色,憔悴不堪的李艺彤,死盯着她干裂的嘴唇,叹了口气,决计一定要帮一帮这多年的好妹妹:臣愿领兵西征!" 李艺彤一听,整个人跨步到赵粤面前:"好好好好,太好了,好……"李艺彤的一个个好渐渐变成呢喃,却重重击在赵粤心里,自己的战友生死未卜,义妹又神经衰落,赵粤暗暗握住拳头……黄婷婷是在一个废弃的小庄子里找到的,刚好有几个过路人看见昏在地上的黄婷婷就把她救了起来,说来黄婷婷也是命大,那几个过路人里的唐安琪是个行走江湖的大夫,硬是把连日烧高烧的黄婷婷救了回来,只不过用了好一记猛药让她昏睡了近十日。据唐安琪后来跟赵粤说,她是嫌黄婷婷每天皱着眉念叨李发卡三个字过于烦了,所以下手才这么狠。赵粤倒是没在意唐安琪的下手狠,心里只是觉得温暖,小卡是李艺彤的小名,很少有人知道,黄婷婷从前却独独喜欢唤她李发卡,后来她们有了那样的关系,黄婷婷却很少再唤李艺彤为李发卡,因为李艺彤总觉得自己是个皇帝了,李艺彤这个名字应当比发卡有名一点,但是赵粤知道,黄婷婷每次害怕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叫李发卡。想自己两个好朋友终日腻歪,自己却总是形单影只,不过好在,现在她遇上她的安琪啦。


  桐易六年,在皇帝阴晴不定的折磨下,时刻担心自己脑袋搬家,度过了漫长的一年后的大臣们此刻都松了一口气,一身戎装,意气风发的黄将军终于回来了,还带回了羟国首将的头颅。这几日的皇帝不复如从前那样焦躁烦闷,每天都早早的退朝去,连江州刺史月贡未齐都没放在心上。黄婷婷却是忍不住了"我虽全好了,却也是刚刚大战归来,你这整日折腾我,是嫌弃我的命太长了吗?" 李艺彤却半句不想听,用嘴堵住黄婷婷的嘴,更卖力起来……


  黄将军归来七日后,皇上举办了奖赏大会,凡是此次九死一生归来的皆封了等级,赵粤晋为彪勇大元帅,但黄婷婷却没得到一个元帅之职,众人一片疑惑,自是窃窃私语不定,宴会快结束了,李艺彤悠悠的开口:"奉贤大将军如此为国着想,实在是全国之典范,寡人想了许久都没有什么好的赏赐配的上将军的,唯这后宫至尊,万民表率的皇后之位配的上她,你们瞧,可以吗?"  在座的人都变了脸色,三朝元老叶子昇立刻拍案而起:"荒唐,陛下有这等癖好也应隐藏才好,如今如此嚣张,眼里还有没有伦理纲常!"接着,三三两两的人都站起来附和叶老,李艺彤只觉得头疼,扶扶额:"寡人荒唐之事还少吗,也不缺这一件,好了不要说了,就这样吧,礼部准备一下。""陛下,臣惶恐,臣不敢。"黄婷婷站起身来,走到堂中,跪在李艺彤面前。"陛下,家父临终前嘱托臣,要光宗耀祖,不辜负先皇所赠忠烈满门的牌匾,臣惶恐,臣愿为陛下献犬马之劳。"  李艺彤一时不知如何开口,黄婷婷拿黄伯和父皇来压她,她也没有想好措辞,而黄婷婷决绝的话又让她脑瓜疼的紧,她挥一挥手:"此时日后再议,寡人乏了,散宴吧。"是夜,李艺彤坐在冰冷的石凳上,黄婷婷远远的就看见那个背挺的直直的李艺彤,去拿了自己的厚绒披风快步走到李艺彤背后给她披上:"太冷了。" 李艺彤回头看着她,一言不发,敲着桌子等她继续说下去。"李艺彤,该给个解释的人是你不是我吧,你今日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艺彤不再看黄婷婷,歪着脑袋仰着看着还有一点点小缺口就圆满的月:"能有什么意思,你从西边回来我就不想再让你去出征了,我要养着你,我还要让天下人养着你。" "可是彤,我们拼不过世俗的。" "你也怕这风言风语吗?"  "我是怕你在史书上的名声不好听。" "我处心积虑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什么?"黄婷婷愣住了,她捧起李艺彤的脸:"你说什么?" 李艺彤甩开她的手,偏过头去:"以前你就说怕我名声不好,可是我已经亲手把自己名声搞臭了,你还有什么顾及的?" 黄婷婷沉默的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她大大的眼睛,她眼睛忽明忽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闪烁,她又一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已挤满了泪珠,李艺彤最见不得她这样,慌忙用袖子去擦,擦的黄婷婷的脸通红的,黄婷婷抓住李艺彤的手腕,贴近她:"彤,黄家必须忠烈满门,这是我的使命,我背负的东西是家族的荣耀,我不可能丢弃我的家族,我的枷锁的。"她喘着气,一顿一顿的说,"而且,彤,我不愿做金丝雀,我的梦想在四方,我当是个征战四海,保家卫国的人。" "可是我的梦想只有你。"李艺彤回握黄婷婷的手:"我不在乎任何其他。" "你是个皇帝,你该为天下负责。彤,别闹了好吗,你不可能放弃帝位就像我不可能放弃家族一样,我们都背负着使命,先皇的嘱托是你跨不去的深沟,我亦如此,彤,你答应我,我不做这金丝雀,你也别做那昏君,好不好?" 李艺彤此时长大了嘴巴,哭的无声却又用力:"你明明答应我,要一起长长久久的臭名的。" "可是,我们也可以长长久久的得到赞颂啊,彤,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呢,试试我们自己的命。" "你明知我不想试。" "你不也明知我不愿做金丝雀,而你也有远大抱负么?""我……" "彤,我不该是你放弃理想的理由。" 黄婷婷抚上李艺彤的眉,轻轻的顺着眉毛:"答应我,你莫要再做那昏君了。"李艺彤一头扎进黄婷婷的怀里,抽搐不止,而后半晌没有动静,黄婷婷轻轻的拍着李艺彤的后背,唱着儿时的歌,"婷婷桑,我答应你。"黄婷婷一愣,李艺彤好久没这么叫自己了,李艺彤喜欢东瀛文化,听闻那里称呼姐姐叫桑。黄婷婷又想起儿时,李艺彤喜欢追着自己跑,屁颠颠的喊着婷婷桑,嗓门又大,性子又急,黄婷婷常常跟她开玩笑:"我又没死,你这么急干嘛?"那时,年少的李艺彤还没有自己高,仰头看着黄婷婷,自信的拍拍圆润的奶气的肚子:"婷婷桑怎么会死呢,婷婷桑不会死的,我会保护婷婷桑,谁要是欺负婷婷桑我就吃了他,我可能吃了!"光阴荏苒,一晃已须臾数年,那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不可自拔的喜欢上这个比自己还要幼稚的女孩,那时候她还满怀期待的盼望着嫁一个如意郎君,最好是像那个隔壁唱歌最好的周叔叔那样的帅小伙。可是此时,她想守护一生的人却是注定不能给她名分的她。李艺彤此时像是平静了下来,抹去眼泪,直视着黄婷婷:"那你也要答应我,婷婷,你要和我长长久久的过一生。" 黄婷婷看着面前的少女,回想起从前她总是站在阳光下向她挥手的样子,似乎一生真的会很短,所以,我们不会走散吧,上天已对我们如此薄情,最后的恩赐,他总会留给我们吧。黄婷婷这样想着,嘴角勾起笑容,把头埋在李艺彤的颈里,"我们会的。"李艺彤抱起怀中的人儿,大步流星的向房内走去……


  桐易十年,年仅二十八岁的奉贤大将军黄婷婷战死于西域之战,身中数十箭,尸首去向不明,人人皆赞黄将军不负满门忠烈的黄家。而堂上那位君王,却越发性情不定,沉默寡言了,但好在,她实在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桐易十二年春,李艺彤站在城楼之上,看到那家盐水鸭店排着长龙,忽然想起,黄婷婷常提起自己时常想念家乡金陵,她八岁便离开那里却唯独忘不了那里的盐水鸭和那里从前的家,没有忠烈满门的牌匾的家。李艺彤觉得恩土实在是无趣,除了风水好,什么都没有……桐易十二年秋,皇帝迁都金陵,改国都名为雁,意为大雁归来,人皆道好寓意,尽显大气和生机,只有李艺彤心心念念着她的那个爱吃盐的女孩黄婷婷能有一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说:"我回来了。" "婷婷,你又食言了,说好的过一生呢,你还没陪我过一生呢。"


  塞纳史书云:塞纳第四皇卡皇,谥号文武孝皇,名艺彤,一生功劳赫赫,开创塞纳史上的盛世篇章,但其未留子嗣,亦无后宫男宠,为江山呕心沥血。其臣光耀者三十余人,彪勇元帅赵广东,名粤,衷心为国,一生胜仗无数,但其有隐疾,唯一女医贴身照料,年老善终。嘉兴将军陆柱名婷,曾叛逃,却受卡皇感化而招安,从此守护都城,使都城固土如金,成为良臣。…………奉贤大将军黄阔泰名婷婷,英勇善战,正直有为之年为国捐躯,不负黄家忠烈满门之称,实乃一代名将……


桐易十年,黄婷婷跌下马,重重的栽在地上,她努力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她呢喃的呼唤:李发卡。四下里却毫无应答。李发卡你在哪呀……李发卡,我回不去了。


桐易五十四年,李艺彤得了肺痨,太医说她活不过年末。此时深秋十月,她费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拉着养女李婷爱的手:"拜托了。"  她又重躺下,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视线越来越模糊:"婷婷桑,我来啦,我变得又老又丑,你可不要嫌弃我呀婷婷桑。" 桐易五十四年,一代明君卡皇卒于雁都桃花岛。


[她们终于,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


   


  


    

评论

热度(58)

  1. 琮琮是小准不是_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