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马鹿】【粤糖】长篇连载《蚀心》(二十)

安定x:

二十.


 


凝视着黄婷婷熟睡时恬静的脸,已经接到了张雨鑫电话的李艺彤放下了始终悬在心头的大石。


一切纷杂的事件好像都结束了。


作为倒卖器官组织负责人的马老师被张雨鑫两枪打中双腿,随后而来的警察带走了当场所有或死或伤的犯罪团伙成员。院长作为犯罪参与者也遭到了刑事拘留与诉讼。赵粤除了受到一些轻微外伤,身体并无大碍,此时正和唐安琪一起躺在回医院的救护车上。陆婷的情绪也镇定下来,和冯薪朵一起睡在狭小的沙发。而张雨鑫,接受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后就不辞而别。


只有黄婷婷依旧没有醒来,李艺彤也因为一直没有休息而眼眶深陷,面容颓丧。


说到张雨鑫,作为一名雇佣兵,她受何晓玉的委托假扮记者,既要保护黄婷婷的人身安全,又要打探器官倒卖团伙的内幕。


做记者,做新闻,在一个可能并不能允许你坚守正义的社会,总要说些自己不愿意说的话,说了真话,生命就会失去保障。


世界上固然有风不鸣条狗吠不惊,但也有太多我们看不到的长夜难明赤地千里。当所谓的上层拒绝将这些黑暗面展露在人间,选择道义还是性命,是许多记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何晓玉和黄婷婷选择了道义,于是她们的性命受到了威胁。


黄婷婷加入新闻社的第一天,何晓玉对她说过一句话。


“不要爱人,也不要被人爱,这样的话,被伤害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时过境迁,在梦里的黄婷婷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于是她睁开眼,说:


“李艺彤,我们分手吧。”


 


许多人不愿意面对自己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于是把它交给梦里的他人,以减轻罪恶。


 


李艺彤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颤抖着的指尖缓缓靠近黄婷婷微凉的面庞,粗糙的指腹来回在柔软的肌肤上摩挲。


“婷婷……”


眼眶含泪,黄婷婷凝视着李艺彤漆黑的眸子。


“发卡,我们分手吧。”


 


“好好休息,我在呢,想吃点什么,我现在就去买。”


晶莹点点落在手背,李艺彤恍若未闻黄婷婷说了什么,自顾自吻了吻黄婷婷的额头,是那种不敢用力的吻,哆哆嗦嗦的触碰,藏着多少说不出口的欢喜。


慢慢摇了摇头,又慢慢将嘴角向眼角的方向扯去,黄婷婷抬起手放在了李艺彤耳边,轻轻帮她理了理碎发。


 


“我们分开吧。”


“对不起。”


 


一个星期过去了,本来身子就不算强健,虽然伤口愈合了,黄婷婷还是在医院休养,同时完成了新闻稿发给了何晓玉。性质恶劣的器官倒卖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器官捐献与贩卖器官的合法问题再次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


李艺彤避而不谈分手的事,依旧每天细致入微地照顾着黄婷婷。


她知道黄婷婷是怎么想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


只是在李艺彤眼里,既然她还活着,黄婷婷也还活着,爱也还活着,为什么,又凭什么两个人要分开呢?


 


“发卡,万一下次我有遇到危险了呢。”


“那我就再救你一次。”


“万一,救不回来呢。”


“那我就和你一起走。”


“傻子。”


 


黄婷婷自认为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心思细腻是细腻了些,但绝对是坚强的。但这几天,不管是在李艺彤面前流下的泪水还是独自一人默默湿了的眼眶,都让她有点怀疑对自己的认知。


 


“我不是还在嘛,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李艺彤每天都要这么对黄婷婷说,“离开你我会不开心的,傻子不开心,就变成疯子了。”


“你想让我变成疯子吗?”


 


一颗心被爱侵蚀,或许会更加强大。因为这种特殊的力量给了人面对一切苦难的勇气与决心。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起走过荆棘看过泥泞,一起闻着花香听见虫鸣,所有的美与丑、善与恶、悲伤与欢喜,和你在一起,就都是刻骨铭心的难以忘记。


 


“你再也别想从我身边逃走,除非我们一起逃走。”


李艺彤睡在黄婷婷身边,狭窄的小床使两个人不得不紧贴在一起,体温和呼吸融化在呓语声中。


“那我们就一起逃走吧。”



评论

热度(20)

  1. 琮琮安定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