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偏逢假意

回来填坑的阿菲:

*答应我,看完最后两行内心不要起波澜



  李艺彤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小了,抽丝一样的水滴打在窗户上,模糊了外面的灯光。她随手拾了鞋柜旁的一把伞,挑了双看起来防水的运动鞋蹬上,灭掉灯,拧开了大门。
  其实也不是非要这个时间出来,晚上十二点半,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偶尔开来一辆车,也是飙的飞快,仿佛下一秒黑白无常就要从阴曹地府来勾魂一样。李艺彤淋着雨,低头看手机,水渍在屏幕上亮晶晶的,让人不由得想用手去抹掉。
  人行道上的花砖却是看准了她的漫不经心,突出来的边缘同脚尖才接触,便咚的一声让李艺彤磕了个趔趄。还好她走的不快,便也只是踉跄了下就站稳了,夜里也没什么人,不怕糗样被看了去。
  但她忽的想到了什么,眼睛离开手机屏幕盯着地上的砖缝愣了几秒,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来:
  “李发卡!”黄婷婷跟在她后面,“你走那么快干嘛?”
  李艺彤回过头去,眼里含着笑意,“前面就到家了啊,婷婷桑不想早点去我们的新家看看吗?”
  黄婷婷虽然撇着嘴一副嫌弃的模样,步伐却还是加快了,只是手里拉着的行李箱不听话,轮子咚的一声卡在了砖缝里,拽的黄婷婷差点摔过去。
  “啊,婷婷桑!”李艺彤跑回来,满脸的担忧,“没事吧?”
  “都怪你,跑那么快。”黄婷婷说着用手指弹了她的额头,发出一声脆响。
  “哇!”李艺彤捂着额头朝后跳,“好疼啊!婷婷桑你怎么能随便弹女孩子的额头,感觉都要打穿了。”
  “切,”黄婷婷丢下她朝前走去,行李箱也留在了原地,却又忽然转过身来,语气严肃但脸上带着笑意:“还不快过来?”
  
  后面好像是她拎起了行李箱,傻笑着追了上去。这边步行道铺的敷衍,到处都是几尺宽的缝隙,她拉着黄婷婷的行李箱,两个人磕磕绊绊的走着,又东拉西扯的聊了些什么,李艺彤不太记得了。
  手机被收进了口袋里,路灯微亮,投下来的光在地上留下一团暖色的印记,当中是李艺彤的影子。她抬头看,才发现这是那盏灯杆上被贴了开锁小广告的,联系方式的尾数是4869,和她iPad密码相同,太过让人记忆犹新。只是这盏灯什么时候修好了?
  她朝远处迈了几步,又朝着路灯的方向走过来,没有记忆中的突然熄灭。暖黄色的光线坚挺,微微闪烁着。
  三个月前,或者更早些吧。那时候两个人喜欢晚饭后一起出门散步,小心思的偷偷在外套里穿上情侣T恤,偶尔也会踩着新买的情侣鞋,步伐一致的慢慢走。熟悉了人行道上的缝隙,便能四平八稳的躲过那些陷阱,可这盏犹如恐怖电影道具一般的路灯,总会在她们经过时啪的一声熄灭。
  “诶?又灭了啊。”李艺彤抬头去看,黑漆漆的灯罩里,隐约的残存着赤红色的灯丝。
  “你看,你又把它弄坏了。”黄婷婷一本正经的职责她,看到她委屈的小海豹表情后又笑的像个傻子。
  “什么嘛,难道不是你也有责任?”李艺彤不服输的回嘴,却在视线下移的时候瞥到了灯杆上新贴的小广告——开锁,联系电话xxxxxxxxx4869。
  “婷婷桑,这号码尾数和我iPad密码一样诶。”她拽着黄婷婷袖口,另一只手朝上指。
  身旁的人抬起头,将颈侧两颗痣暴露在空气中,李艺彤忽然看的分了神。
  “傻叽,”
  
  又是模糊在记忆里的一个场景。李艺彤被光晃晕了眼,这才低下头来。是多久没有散步了,以至于路灯被修好了都没能发现。再也听不到谁责怪谁弄坏了它,也不用担心四下无人时被啪的一声吓到了。
  风卷起几片落叶从脚边滑过,手臂上留下了鸡皮疙瘩的痕迹。李艺彤把挽上去的袖口抚平拉下来,又系上扣子,忽的后悔没穿件外套出来。刚才出门前确实看了衣柜,可除了那一件没有别的应季衣服。
  而那一件,同黄婷婷一起买的情侣款,她并不想穿。
  雷声忽然轰隆隆响起来,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在地上,李艺彤撑起伞,又掏出手机查看上面的信息。忽而想起以前谁说过下雨别撑着伞看手机,便乖乖的收了回去,又朝人行道里面挪了两步,踩在林带的路沿石上,张望着远处的街道。
  握着伞柄的手上忽然有湿滑的感觉,疑惑的低头去看才发现顺着金属伞骨淌下来的水从虎口的位置流下去,连衬衣袖子都已经浸湿了。李艺彤连忙换了个手,留有空隙的捏着伞柄,另一只手在裤子上胡乱蹭了两下,算是擦了干净。
  冰凉的感觉留在心底里挥之不去,伴随着清冷的风,吹的李艺彤难受起来。
  “你不是有伞吗 ,怎么不用?”看黄婷婷刘海湿透粘在额前,一副落汤鸡的模样,李艺彤心疼的将她抱进了浴室里。
  “伞漏了。”黄婷婷气若游丝,寒气还没被驱尽,一边接过李艺彤递上来的毛巾,一边看她转身去给浴缸放水。
  “伞漏了也不至于淋成这样啊,简直就像是没打伞。”李艺彤伸手去试水温,又转过头来看黄婷婷背着身子将T恤拉了上去。
  “我就是没打啊,伞漏了,还不如不打。”声音透过T恤闷闷的传出来,李艺彤咽了口水,偏回头去将浴缸的塞子安上。
  “你是傻吗?”强忍着想要冲过去抱住黄婷婷的欲望,李艺彤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伞漏了也勉强能挡雨吧,你这样全淋湿了,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黄婷婷白花花的大长腿从李艺彤身边略过,直接跨坐进了浴缸里,“感冒了有你照顾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黄婷婷偶尔的调皮,会抛掉高冷和盐的外套,露出磨人的一面。那天的最后,两个人还是在浴室里滚到了一起,就连李艺彤的衣服,也湿的一塌糊涂。没人在意那把伞是不是彻底坏了,只是被随意的丢在了鞋柜旁边,水顺着伞尖汇聚在地板上,等到第二天发现的时候,早就干了个彻底。
  那时候她想,如果有下一次的话,一定要等到床上再折腾,不然每次都是她辛辛苦苦擦干浴室的地。只是到了今天,都没有过第二次。
  不远处驶来一辆黑色的别克,车牌和李艺彤手机上刚查看的一样,她走到街边招了招手,等车停稳了又从降下来的车窗向里确认,这才收了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去机场?”
  李艺彤点了点头,又掏出手机来查看航班信息。因为暴雨延误的飞机半小时后才会落地,标红的航班号上,是熟悉的“波音777”。
  路上难得没有堵车,开进机场的时候,雨也堪堪止住了。李艺彤过了安检门,拎着雨伞穿过出发大厅去找角落里的电梯。楼下人明显多了起来,连电子显示屏上也挤满了红色绿色的航班信息,她抬头去看,那班全日航的飞机,显示到达。
  身边的人开始呼朋唤友的打招呼,亦或是迎上前去接过笨重的行李。李艺彤站在原地,透过层层人群去找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
  黑色鸭舌帽白色卫衣,加上一条破洞牛仔裤,难得有一次正常的穿搭。李艺彤笑着喊出声:“黄婷婷!”
  不远处的人抬起头来,疲惫的眼神在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含了笑意。李艺彤迎上去,接过她的书包和拉杆箱。“欢迎回家。”
  黄婷婷笑着将身子靠在她肩上,呼吸着熟悉的舒蕾洗发水清香气味。
  出差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随便写的,不要当真23333

评论

热度(70)

  1. 琮琮坑底老菜皮阿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