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囚徒困境<上>

时凉:

*ooc预警
*剧情向


监控前,一位神秘黑衣人静静注视着密室中的两位少女。她们分别坐在两把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被弄晕了。过了没多久,两人逐渐有了动静。


「啊……好黑!这是哪?!」黑暗之中,传来了一名少女的惊呼。


「李…艺彤?」另一个声音迟疑着开了口。


「黄婷婷!你怎么也在这里?这是哪儿?」李艺彤一下子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蹙了蹙眉。


黄婷婷感受了一下被反绑在椅背后的双手,确认了绝无挣脱的可能后就放弃了挣扎。


「我也不清楚…看样子大概是被绑架了。」黄婷婷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你没受伤吧。」


熟悉的嗓音在狭小的空间回荡,意外的安抚了略显不安的李艺彤。「我没事,你呢?」李艺彤顺口回问了句。


「我…也没事。」黄婷婷垂下了眼,「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李艺彤无奈的耸了耸肩,「也没人向我们要赎金什么的……」


黄婷婷听了,没再接话。空气突然陷入了沉默,气氛变得有点微妙。


很快,这短暂的沉默就被打破了。


「两位,欢迎来到这里,我是这里的管理者,你们可以称呼我为S」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沙哑的声音,像是广播的声音,「接下来两位将在这间屋子等待三天时间,三天后参与一场游戏,游戏胜利者可以安全离开这里,失败者……就永远留在这里吧。两位美丽的小姐,享受你们最后的三天时光吧。」


沙沙的声音消失了,黑暗的屋子被天花板上突然亮起的日光灯照亮了。李艺彤和黄婷婷被这光刺痛了双眼,赶紧闭上了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沉默依旧充斥在这间小屋子里。


李艺彤环顾四周,发现角落里有些许杂物,看起来像是一间普通的仓库。
她试着挣动自己被绑住的双手,竟然真的被她摸到了绳结的所在。咬了咬牙,忍受着被粗粝的绳子勒进皮肉的痛苦,猛地拽开了绳结。顾不得查看被勒的剧痛的双臂,李艺彤把身上杂乱的绳子匆匆扯掉,来帮黄婷婷松绑。


黄婷婷原本无聊的盯着墙上的一个污渍发呆,没想到李艺彤竟然挣脱了束缚。看着她衣袖上的丝丝血痕,黄婷婷的心头一时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一定很痛吧?」黄婷婷轻声问道。


李艺彤随意的挽起袖子看了看,撇了撇嘴,「还好啦,只是看起来吓人。」说着,借口观察一下周围,走到了黄婷婷看不见的角落,悄悄抽了口气。


「话说……这三天怎么过啊,这里好像没有可以吃喝的东西……」李艺彤的目光顺着墙壁,一寸寸看过去,只看见了些许灰尘和蜘蛛网。


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墙壁变得昏黄,耀眼的灯光下有灰尘不住地翻飞。这里的环境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而且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卫生间的话……李艺彤不敢想象那个画面,觉得有点恶心。


黄婷婷一边揉动着被绑麻木的胳膊,一边观察着周围和那个人。她看见她偷偷的抽气,觉得又好笑又心疼,却不打算揭穿她。黄婷婷慢慢地朝着记忆中发出声音的方向搜寻,很快发现了一块有些鼓起的墙壁。伸出手掌试探着按压了一下那里,突然房间里发出了【哗——】的一声,有一面墙壁上出现了一扇不大的门。


李艺彤似乎被突然出现的门吓了一跳,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这扇门能出去么?」她把目光投向始作俑者——黄婷婷。


「我也不清楚,去看看吧。」黄婷婷小心翼翼的迈步进去,只见这里也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不同于原先她们呆的那个屋子的是,这个屋子多了一个黑色的袋子和一个小小的卫生间。


那袋子鼓鼓囊囊的,好像装着什么东西。黄婷婷拎着袋子回到了原来的房间,和李艺彤一起打开了它。里面几块面包和一瓶水,看样子是决计不够两个成年人食用三天的。


李艺彤偷瞄了一眼黄婷婷,故作嫌弃,「这什么东西,没滋没味的,谁知道是不是有毒,我可不吃,要吃你吃。」


黄婷婷像是没听着李艺彤的话似的,自顾自的说道,「我比较瘦,吃的少,省省的话我们还是能撑过三天的。」


「我都说了我……」李艺彤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黄婷婷的目光瞪回了肚子。「……好凶。」


也还算这个S有良心,至少没打算活活饿死我们。黄婷婷苦涩的一笑,动手把袋子里的食物分成了三份,「左边的是今天的,如果你饿了就去吃吧。」她指了指左边那一个面包,退了几步坐到椅子上闭目养神。


李艺彤盯着那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面包,心情复杂的看着坐着的那人。「……我不饿。」良久,她也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把脸埋进双手里不再说话。


「我们会死吗?」李艺彤没有抬头,闷闷地问道。
黄婷婷仰着头靠在椅背上,一只手臂盖在眼前,「或许吧。」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李艺彤出声打破了这令人感到窒息的沉默。


「黄婷婷你……」一片阴影笼罩住了黄婷婷。原来是李艺彤不知何时起身站在了黄婷婷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注视着黄婷婷。「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黄婷婷一动不动,仿佛睡了过去。李艺彤见状,仿佛明白了什么,垂下了眼,默默坐了回去。


「大概吧。」黄婷婷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要不是这里足够安静,李艺彤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哈哈……」李艺彤闭上眼睛模仿黄婷婷的样子靠在椅背上。她的眼角分明有一滴泪缓缓流过,但是她却笑得开心。


三天转瞬即逝。虽然二人食量较小,但是也被饿的不轻。李艺彤的脸上总是飞扬的神色消失了大半,嘴唇失去了血色,显得憔悴不堪。但眼中的神采却丝毫不减,看向婷婷的眼神甚至还多了些什么。黄婷婷比李艺彤看起来稍微好一点,因为李艺彤知道黄婷婷有低血糖,尽量把面包都让给了她,难得强硬地逼迫她吃下。而李艺彤……


黄婷婷看着身旁虚弱的那人,不知怎么的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痛。她主动的挽住了李艺彤的胳膊,试图扶住脚下虚浮的那人。


李艺彤被黄婷婷的主动惊了一下,在心底暗暗苦笑,脸上却扯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不用扶我,我感觉还可以,就当减肥了。」


「你别逞……」「看来两位成功活到了第三天。」沙哑的广播声突然响起,打断了黄婷婷的话。「十分钟之后,将会有人带领两位分别去到各自的游戏屋,现在,两位进行最后的道别吧,说不定这一别,就是永别了呢。」


沙沙的声音戛然而止,两个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这一别……有可能是永别么?我会再也看不到她了么?


李艺彤和黄婷婷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二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我一定会活着出去的。」李艺彤坚定的开口,「我的人生不能止步于此,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去做,我还没有和我爱的人好好相处过……」李艺彤紧紧的盯着黄婷婷的双眼,伸出双手捧住了面前这人的脸,温柔的抚摸,「我还没有正式的和我的爱人说一声,我爱你。」


说毕,她轻轻柔柔的印下了一个吻黄婷婷没有躲闪,乖顺的接受了。这个吻,印在了黄婷婷的唇上,也同样印在了她的心里。不为别的,只为说这番话时的李艺彤,双眸清澈真挚,饱含了满满的爱意。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她。


虽说被称为宇直婷,但是少女的心思总是敏感的。以前她总认为李艺彤吵吵闹闹的向全天下人宣布对自己的爱,只是年少不懂事而已。现在面前这个成熟的女人,依旧像当年一样,热烈地诉说着对自己的爱,这份炙热,终究还是融化了婷婷内心的心防。


躲不过,逃不开。
李艺彤,终究还是走进了她的心中。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7)

  1. 琮琮时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