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Steady me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一只握爪的清流  10月2日答应送出的文




好浓的一股焦糖咖啡味儿。


这是李艺彤踏进办公室的第一感觉。


刚刚经历了上班早高峰的她本打算在电梯里用包和胳膊肘为自己的新裙子制造一个独立空间,结果当然是被蜂拥而进的人群紧紧压在边角动弹不得。而且在电梯骤然上升的那刻,身边的姐姐一个重心不稳,于是她手上那杯滚烫浓郁且没盖的豆浆,直接飞溅到了李艺彤新裙子的领口。


虽然这条裙子很贵,但李艺彤在乎的不是快六位数的人民币。


拜托,这是我第一天上班耶。


在洗手间擦拭半天的她错过了准时打卡的时间,等再进办公室时发现除了几杯丢在座位上的咖啡,所有员工已然不知所踪。


 


怎么回事,人都去哪儿了?


李艺彤在转了一圈没看见人影后给冯薪朵发了消息。


走到最里面,大会议室开会。


冯薪朵先回了一句,没一会儿又甩了一条消息过来。


黄婷婷回来了。


 


李艺彤敲门进了会议室。


正在讲PPT的人站在会议室那边,顿了顿,转过身看向她。


这位是?


人事低声介绍了一句,这是市场部来的新人。


哦。


黄婷婷抬起手腕看看表,语气淡淡。


迟到了。


 


李艺彤低头说了声抱歉,没多解释什么。


黄婷婷转了转手中的激光笔,收回目光。


找位置坐下吧。


 


李艺彤拉了把椅子坐在最后面,摊开笔记本的时候正好和支着脑袋坐在对面的冯薪朵对视了一眼。


对方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wink。


李艺彤小弧度的撇了撇嘴,回赠了一个无奈的叹息。


 


出差了将近一个月回来的黄副总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为了什么,但多少应该与空降的市场部总监有关系。


本来论资历论能力,这位置怎么看都该是副总接任,谁知道这位即将走马上任的总监是个什么来路。


 


裙带关系呗。


这是午餐期间李艺彤在茶水间听到的议论。


她眯眯眼睛,刚想竖起耳朵听听更多的八卦,黄婷婷就踩着高跟鞋啪嗒嗒的过来了。


讨论的声音顿时少了一半,零散在各个角落的同事开始悄无声息地向外移动。


李艺彤刷了下微博而已,一抬头整个茶水间居然没了人影。


身后飘来一阵泡面的香味,李艺彤回头瞅了瞅倚在冰箱边看上去有些孤独的黄婷婷,思考着是打个招呼再走还是悄咪咪的溜之大吉。


 


礼貌性问候一下算了。


黄总好。


黄婷婷抬头看看端着杯子走过来的李艺彤,有点意外。


你好。


李艺彤弯腰接了一杯热水,直起身准备离开时听到了黄婷婷略微迟疑的声音。


你是早上迟到的那个?


李艺彤有些尴尬地点点头。


 


微波炉叮的响了一声,黄婷婷一边转身去取泡面一边像是随意的问道:


听说你是市场部新人,叫什么名字?


李艺彤。


 


泡面热的有点久,黄婷婷的手指碰到滚烫的面桶,“嘶”了一声迅速收了回来,放在唇边轻轻的吹着气。


李艺彤反应很快的放下杯子,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饮递给黄婷婷,转身又抽了几张纸巾过来,小心地端出了泡面。


谢谢。


黄婷婷有些不好意思,唇角弯了弯露出个笑容。


笑起来挺好看。


李艺彤心里想着,面上含了礼貌的笑,端着自己的杯子就出去了。


 


公司没给新人多少缓冲期,恰逢公司要开展一个新的大项目,市场部上下都在连轴加班,李艺彤当然也不例外。


她倒是无所谓加班,甚至有时候会主动帮别人分担一点活儿。


李艺彤学东西很快,性格外向,人又大方,加上生的确实俊俏,来公司不过半月便成了红人,尤其招小姑娘喜欢。


对此冯薪朵倒是善意提醒过:别玩过火,否则做同事太尴尬。


李艺彤笑嘻嘻地回复道,既然是玩,怎么又会过火。


 


有些事情在李艺彤眼里不算过火,在黄婷婷眼里算是。


比如这天加班到凌晨的李艺彤把脑袋搁在隔壁座的小姐姐肩膀上,闭着眼堂而皇之的接受了不少喂到嘴边的水晶葡萄。


正当李艺彤深感加班可比在家打游戏有滋有味时,她的微信收到了一条好友添加的消息。


黄副总不睡觉的么?


李艺彤懒懒点了下通过,还没过几秒对方就发了一条“到我办公室来”。


 


吓了一跳的李艺彤赶紧低头把踢到一边的高跟鞋捡回来,然后抱着笔记本七扭八拐的跑上了二楼办公室。


黄副总,您没回去啊……


这是李艺彤敲门进去的第一句话。


黄婷婷抬头看看她,沉默了片刻。


我一直没走过。


李艺彤瞥到了放在书架边上的行李箱,暗叹了一声这女人年纪轻轻爬到这个位置果然也是有理由的。


您还是注意休息,身体要紧。


黄婷婷随意的“嗯”了一声,伸手在旁边的文件里拣出一份报告。


我看到你做的报告了,蛮不错的。


李艺彤扬起眉角,眼神有些玩味地停在黄婷婷半垂的眸子上,不过一瞬便收了回来。


那有什么奖励么?


小孩子般甜腻的声音里透着些狡黠。


黄婷婷的眉梢微微一挑。


奖励?


黄副总把报告放下来,纤长的手指落在桌上,轻轻画起了小圈。


那不如请你吃葡萄?


 


冯薪朵之前给的描述,说这位市场部的黄副总向来不苟言笑来着,可今天看来,调侃人的功夫倒是丝毫不差。


李艺彤眯起眼睛笑开了。


好呀,不如您也喂我吃。


于是李艺彤看见黄婷婷勾起了一边的唇,表情隐隐露出了些许嫌弃和戏谑。


买十斤寄到公司给你还差不多。


黄副总正了色,咳嗽一声补充道:


虽然公司没有明文禁止办公室恋情,但在我的部门最好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李艺彤长长的“哦”了一声,意味深长。


黄总,您为什么觉得我和一个女孩子亲近是恋爱呢?好姐妹之间互相喂个东西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黄婷婷在短暂的凝滞之后淡淡一笑。


我只是提个醒罢了,你把明天会议要用的表格整理好就可以下班了。


 


真是有意思。


洗完澡之后的李艺彤给冯薪朵发了句话。


这黄婷婷比我想象的有趣多了。


对方隔了十几分钟回复了一条颇为不耐烦的消息。


凌晨三点半你给我发你的上司很有趣,知不知道很打扰人的时间?


李艺彤在对面可能即将开始下一轮之前迅速打了一行字。


黄婷婷有没有可能喜欢女人?


冯薪朵在接连落下的亲吻中腾出只手回了句语音。


换一个人吧。


 


莫名的兴趣是个不好的开端。


李艺彤留在公司里加班的时间变得很长,但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她主动了承担部门里需要打印装订的活儿,于是她前往二楼复印机取件的次数多了很多出来。


黄婷婷的办公室门大多数时候关着,偶尔有几次开了一半。


也就是这几次的机会,李艺彤瞥见过她坐的笔直专注工作的样子、靠着椅子沉凝思考的样子、还有低头搅着咖啡神游在外的样子。


在李艺彤看来都是好看的样子。


唔,这下真的有点不太好了。


 


项目上线前两天公司里萦绕了股紧张的味道,关于整个公司未来几年的营收,市场部的每个人都压力山大。


倒是黄婷婷在上线前一天开了会,让大家最后检查一遍手头上的东西之后早点下班休息。


这两个月辛苦大家了,第一我相信大家的准备足够充分,第二我们的能力有目共睹,第三,我有预感,这个项目一定会成功!


李艺彤坐在人群里,含笑望着会议室那端自信又沉稳的女人。


演的不错。


 


其实成功率最多只有30%。


这是李艺彤很早之前就知道的,她相信从一年前就开始参与这个项目启动计划的黄婷婷一定更清楚。


然而无论如何作为领导,总归是要给下面的人一点希望才行。


 


今天同事们走的倒真是蛮早。


李艺彤伸了个懒腰,瞥了二楼办公室一眼后,拎着包转身也出去了。


她知道以黄婷婷的个性,今晚一定会通宵。


所以吃完晚餐拎着水果和咖啡哼着小曲回来的李艺彤,着实让黄婷婷意外了。


你不回家么?


李艺彤从袋子里拿了个苹果出来递给黄婷婷。


不回,这是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我要见证它分娩的全过程。


黄婷婷“噗嗤”的笑了一下,接过苹果,想了想说:


那万一碰上难产胎死腹中呢?


李艺彤用那只空闲的手得意洋洋地拍拍肚子。


不怕,我还年轻,生个七个八个的没问题。


 


黄婷婷留下来亲自检查最后一遍。


在大概率无法改变太多的情况下,她要把所有的细节做到尽善尽美。


输也要输的漂亮是么?


李艺彤一边吃葡萄一边这样问。


毫无疑问得到了黄副总的一个白眼。


 


部门里所有人的工作进展都按照要求放了一份在电脑桌面,黄婷婷打开第七台电脑时看见了一张满奇特的壁纸——白底墨黑两个大字:山海。


黄婷婷轻轻“咦”了一声,于是正抱着一盒葡萄无所事事的李艺彤立刻凑了过来。


哇,这壁纸有个性。


黄婷婷伸手从盒子里拿了两颗葡萄,咬了一颗想了想道:大概心有所想不得,所以才用这两个字做桌面吧。


李艺彤一下没想通:为什么?


黄婷婷正拿着第二颗葡萄往嘴里送,听到李艺彤的发问又停了下来。


你没听过那句话么?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李艺彤眼眸微微一亮,但说出来的话倒是分外无关紧要。


黄总是不是还欠我一颗葡萄没喂?


黄婷婷嫌弃地“切”了一声,举起那颗葡萄送到李艺彤的唇边。


呐,给你给你。


 


李艺彤微微低头,咬住葡萄时,唇瓣触到了黄婷婷的指尖。


黄婷婷身体一僵,表情略微不自然的收回了手。


李艺彤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慢慢咀嚼着,吃完之后还轻轻舔了舔唇角。


黄婷婷用手背碰了碰鼻尖,权当无事发生一般转身面向电脑。


那黄总知不知道关于山海的另外一句话?


什么?


 


李艺彤凝视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表情变得十分认真。


如果你爱我,山海皆可平。


对方的眼神太过直接,话语里的意思也是明明白白。


黄婷婷觉得耳尖有点烧。


半晌之后她才略微尴尬的低声说道,先工作吧。


 


天亮之前黄婷婷拍了拍困到快睁不开眼睛的李艺彤。


到我办公室去躺会儿。


她把西装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拿这个盖一盖。


 


上楼的时候明明脚步还虚浮着,可躺在副总办公室里舒服绵软的欧式沙发上后,李艺彤反而没办法睡着了。


她把黄婷婷的外套闻了又闻,辨别出了丝丝檀木的香味。


味道有点冷,人不是。


李艺彤腾出一只手枕着脑袋,扬扬唇,笑的有点满足。


 


30%的成功率意味着很大可能的失败。


市场部这次的运气没有那么好,项目上线运营了两周之后,回收上来的数据非常不好看。


黄婷婷去了好几次总部开会,每次回来的面色都不算很好看。


李艺彤把整个执行链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出来。在她最初的估算里,这个项目即便不能很快盈利,但至少在初期不至于亏损至此。


那原因到底在哪儿?


以李艺彤现在的职位,所获知的信息实在有限。于是趁着某个不算繁忙的中午,在打包买回一堆零食饮料请全部门吃东西的闲聊时光里,李艺彤从组长口中获得了两个还算有用的消息。


不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而是公司的一个大合作方临时撤了资金设备。


撤资原因其实不太清楚,只是我听说合作方那边有个小少爷,看上咱们黄总了,对方这是在威胁她呢。


 


于是准备提前下班去约会的冯薪朵被李艺彤在洗手间门口逮了个正着。


亲爱的朵朵桑——


李艺彤捏着嗓门叫的格外腻歪。


冯薪朵捂着胸口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李艺彤拍拍冯薪朵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看在我们俩从小一起玩大的份上,我肯定不会告诉我爸,他非常器重的创意总监居然三天两头翘班去找小情人约会。


不过——


李艺彤眯起眼睛笑的威胁。


你得告诉我黄婷婷最近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


冯薪朵瞪圆眼睛,伸出一根白嫩手指颤巍巍地指向李艺彤的鼻尖。


你不会要来真的吧——


 


来真的又怎样?


唔,那你还是告诉你爸我三天两头翘班去找小情人吧。


冯薪朵!


要是让你爸知道他合作多年的老朋友的儿子苦求不得的女人,和他的掌上千金看上的是同一个,怕不是要直接气得心梗发作。


 


李艺彤抓到了重点。


怪不得我爸非得让我这时候回国来管市场部。


她冷笑一声。


合着早就计划牺牲掉黄婷婷来换这个项目的成功了。


 


冯薪朵叹口气道:


所以让你换个人啊,这项目如果亏损到一定程度,黄婷婷是要负全责的,换言之就是赔钱,这数字可不小。


 


这个时候合作方撤资施压,我爸再侧面敲打一下,这事儿差不多就能成了。


李艺彤一脸愤然。


简直是万恶的资本家。


 


冯薪朵眼睛乱瞟,嗯了半天之后有些犹豫的说:


所以黄婷婷答应今晚和合作方一起吃顿饭了啊,现在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李艺彤“呀“了一声,一跺脚马上开始着急了:


你怎么现在才说!


冯薪朵无辜的眨眨眼。


因为想确认你是不是还在开玩笑。


 


李艺彤抢了陆婷的车。


准确说是趁着陆婷和冯薪朵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粘腻的那会儿直接上车锁了车门,然后在陆婷一连串的“喂喂喂喂这是新车”中踩下了油门。


陆婷发了几条语音过来骂人,李艺彤一条没点开,只回了一句要是刮伤了赔你十台。


冯薪朵一边安慰陆婷一辆换十辆这生意咱不亏,一边甩了个地址给李艺彤。


我帮你去问了下,今晚就那位小少爷在,记住哦,打不过就跑!


 


当然不打架,我们是文明人。


然而李艺彤的架势分明就是过来搞事。


餐厅拉门的两个服务员经验丰富,远远瞅着李艺彤上了电梯后相视一笑。


瞧,这肯定是过来抢男人的。


 


黄婷婷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


对方笑的过于得意,看了一眼便觉得全身不太舒服。


 


肖少爷,今天我过来并不是为了吃饭的。


我知道,但有什么话吃晚饭再说。


 


黄婷婷伸手按按眉心,难免有些烦躁。


我还有很多工作,希望今天的晚餐能真如您邀我的目的一般,找到一个新的合作契机,化解目前的僵局。


男人不以为然的翻开菜单。


黄小姐要不要喝红酒?


 


我不喝酒。


语气里已然是明显的不耐.


男人放下菜单,挑挑眉笑了两声。


说实话,黄总在掩盖情绪方面还是差了不少,对不喜欢的东西表现的太明显,实在不是一种聪明的做法。


 


那么肖少爷觉得聪明的做法是什么?


黄婷婷神色漠然,眼神无畏。


我不觉得对自己的原则让步是一种聪明的表现,即便在此刻屈从获得些许甜头,日后想起也必会痛苦千次万次。因此即便要付出一些代价,该坚守的东西,我一步也不会退让。


 


男人脸色微微一沉,有些不悦。


这样你会得罪你的合作方的,这代价可能有点大,你怕是付不起。


 


有多大?我想听听。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


男人有些惊异的转身,看到了一张有点熟悉的面孔,他一时没想起是谁,只能皱着眉头瞪着跟在李艺彤身后的服务员。


 


这就是你们的服务水平,我似乎说过不希望有人来打扰。


一路阻拦未果的服务员一边低头连声抱歉,一边拿出传呼器准备叫保安上来。


 


打扰你吃饭很抱歉,但还是先不要叫保安。


李艺彤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看上去很像某种人畜无害的动物。


因为我在刚刚来的路上查了查,这家餐厅恰巧挂在我的名下。


 


气氛有些微妙。


男人面色有些不太好看,冷笑了一声说:即便如此,你有什么理由来打扰我的约会。


李艺彤对上黄婷婷沉静又像是含了笑意的眼神,乱窜的心跳突然地平静了下去。


 


刚刚她开车一路狂飙在下班高峰的街道,尖锐的喇叭声和刹车声不绝于耳,持续的高分贝的噪音有瞬间让她异常恍惚。然而那颗无数安放的心情疯狂跳动着,渐渐点燃了她全身的血液。


停在下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她颤着声音给冯薪朵打了语音。


我刚刚应该超速了,要被罚款了,而且待会要做的事情可能会被我爸赶出家门,到时候我要身无分文流浪街头了。


冯薪朵先是哈哈哈地无情嘲笑一番,然后异常温柔的问:


值得么?


 


可能不值得,但这就是我想去做的事情。


 


李艺彤收回目光,浅浅一笑,语气笃定。 


我并不想打扰你的约会,我只是想带走我喜欢的女孩而已。


 


男人震惊的看向她,几次张口都没办法说出一句话来,到了最后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瞳孔放大了一圈。


你是不是……李总的——?!


 


几分钟后李艺彤带着黄婷婷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两个服务员拉开门齐喊了一声“欢迎再次光临”后沉默的对视了一眼。


 


这剧本好像不对……


不过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起码背影真的蛮搭。


 


车载音乐放了好几首,暖气的温度也升的够高。


李艺彤垂头玩着手机,手指却一直无措的四处乱点,屏幕界面反反复复变来变去,却没有一张图片真正被她看进眼底。


这可能是出生到现在最紧张最慌乱的时刻了。


 


黄婷婷靠在椅背上,阖着眼睛像是在小憩。


事实上她确实有些累。


但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我们来算算账吧,李艺彤。”


她坐直身子,拿出手机打开了备忘录。


“毁了我的约会,断送我嫁入豪门的机会,让我前程断送之余还面临着巨额罚款,同时使我在合作方面前莫名——出柜?请问李总,作为我的上司,这些你该如何补偿和挽救呢?”


 


“这个啊——”李艺彤仰起头,手指敲敲方向盘,想了想之后非常冷静的回答道:


“我可以向我爸聊一聊换个合作方的这件事情,因为我可以提供更好的选择。其次项目失败负责人赔付这种做法非常滑稽,我可以在董事会上提议废止。以及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胜任市场部总监的职位。”


 


黄婷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微微颔首。


“那剩下的几条怎么办?”


 


李艺彤眼神乱瞟,声音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


“其实——只要一个办法可以一并解决剩下的所有问题——而且前面的几点也要基于这个办法可行的基础上……毕竟我爸是商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这样换了合作方嘛……”


 


黄婷婷轻笑了一声。


“说说看?”


 


李艺彤深吸一口气,转过脸来,晶亮的眸子里透着难掩的羞涩和期待。


“请你,做我的女朋友。”



评论

热度(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