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花吐症03

一个随便放东西的小号:


吃过火锅已经是深夜了,陈佳莹送陆婷回家,林思意本来就在上海拍戏被助理接回酒店,众人走得七七八八,只有冯薪朵无处可去,李艺彤邀了她回酒店,鞠婧祎本就想和李艺彤详谈,订的酒店房间便在李艺彤这一层楼。


回酒店的路上李艺彤在座位上蔫蔫儿的,鞠婧祎以为她累了,和冯薪朵说话的声音也变小许多,到了酒店冯薪朵再三保证李艺彤的安全,小周这才安心回自己房间。


酒店就算走廊也开着空调显得十分温暖,鞠婧祎也想跟着进去,李艺彤轻轻扯着冯薪朵的衣服下摆,冯薪朵不知道李艺彤为什么要避开鞠婧祎,只得先帮她解了难题,对鞠婧祎说:“一身火锅味,小鞠意犹未尽的话不如先洗漱了咱们再好好聚聚。”


鞠婧祎抬起手臂左右闻了闻心想我怎么闻不出来,冯薪朵却推着她往房间走去,哄着她开了门把她塞了进去。


两个人简单地洗了澡,李艺彤怕鞠婧祎久等没有泡澡而是选择了淋浴,又怕鞠婧祎来得太早,她还没做好准备,趁冯薪朵洗澡的时候喝了好大一口白醋,又将瓶子装满好好藏起来,照例裹着漱口水许久不让人闻出味来。


她小心翼翼地把洒在花束上的白玫瑰花瓣都拾起来,等冯薪朵出来吹头发正专心的时候把它们冲进马桶里。


冯薪朵好笑地瞥了一眼把花瓣丢进马桶的李艺彤,这孩子是不是脑子不好?


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她放下吹风机走到李艺彤面前盯着她问道:“你吐的?”


李艺彤扯着嘴角一脸“你怕是个傻子吧”的表情看向冯薪朵:“你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冯薪朵没看李艺彤的表情,她在回想这几片花瓣怎么来的,莫名其妙出现在舞台上,本以为是鞠婧祎带来的花束掉的……


冯薪朵走到外面,见那捧花束还好端端的放在桌上,松了一口气,又提着心翻找起来。


“你在找什么?”


“你不让我碰那几片花瓣,然后丢进了这束花里,因为是小鞠送的所以很宝贵地拿了回来,但是又想趁我不注意把花瓣冲进马桶。你这般大费周章,说吧,为什么?”不装糊涂的冯薪朵精明地像一只狐狸,李艺彤的反常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李艺彤耷拉着脑袋抿嘴不语,心里想着能更小心点就好了,都忘了冯薪朵就爱扮猪吃老虎。


“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李艺彤。”冯薪朵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知道吐花的严重性,也气李艺彤竟然瞒着众人一点风都不透,“会死人的你知道吗?”


李艺彤依旧抿着嘴。


“是小鞠?”冯薪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今晚的人,能诱发病症的一定有特殊性,不难想到鞠婧祎登场的时候这个人咳嗽了几声就没了影子,刚吃火锅问到这个话题被她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想想真是有迹可循。


李艺彤拦着怒气冲冲看起来就要冲到鞠婧祎房间的冯薪朵,急道:“跟她没有关系。”想了想又道,“我自己暗恋人家,本来就和她无关。”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相当尴尬。


“你就没想过……”


“叮咚叮咚……”房间门铃不适时宜地想起,李艺彤惊恐地看向冯薪朵,冯薪朵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淡定。


“放心,有我呢,好歹是你姐姐。”


冯薪朵让李艺彤去床上躺着,自己则裹了毛巾擦拭方才没有吹干的头发,走到门前深呼吸一口气,透过猫眼确认是鞠婧祎,这才打开门让她进来,但是把人堵在玄关。


“卡宝睡了。”冯薪朵降低了音量,用毛巾随意擦拭着头发。


鞠婧祎蹑手蹑脚走过去,借着昏暗的光看见大床的最边上裹着一个山包,预留的地方起码可以让冯薪朵翻好几个身,鞠婧祎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心酸,总觉得这一天看似顺利其实颇多曲折,鼻子一酸就要掉下泪来。


好在她多年练就的功力不是说说算,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伸手抚摸李艺彤光滑的脸蛋,冰凉的手触碰到李艺彤,她实在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打得她脑子短暂缺氧头晕目眩。吓得鞠婧祎赶紧收回手,确实有点凉了,只是没想到真的有人在梦中打喷嚏,还这么猛烈,更神奇地是这人竟然没有醒。


白玫瑰花瓣和酒店白色的被套融为一体,光线这样暗的房间里根本分不清楚,鞠婧祎有点可惜,没能跟小朋友说上几句话,终于还是被冯薪朵劝走了。


听到关门声,李艺彤赶紧把灯打开,仔仔细细捡起每一片花瓣,冯薪朵其实挺好奇,但她知道好奇不仅会害死猫还会害死狗,只得作罢,让李艺彤一个人收拾。


鞠婧祎回到房间怎么都睡不着,总觉得这次是舔着脸来的,李艺彤一点都不欢迎她。又想着来这里的目的根本没有机会开口,愁得她眉毛都绞在一起。拿着手机想给李艺彤发一些消息也不知道说什么,删删打打,最后竟什么也没说,只留了一个晚安发过去。


鞠婧祎本是风风火火想到就会做的性格,可是这次的挫败感让她望而却步,她甚至不敢在微信对话里表露太多,怀揣着这样复杂的心情收到了Judy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一个备注为“不能拒绝”的真人秀引起了她的注意,但老干部的这个作息时间让她面对手机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着实为难,还没看几行字她就昏昏欲睡,最后干脆美美地入睡。


冯薪朵看着李艺彤忙来忙去八卦之魂一下子就燃起来,毕业以后她一直在综艺圈里凭头脑混日子,有时候也会和李艺彤讨论,和陆婷分开以后她和李艺彤的联系也一直没断反而越来越多。


等两个人都整理好躺在床上,感觉呼吸都很平顺好像都睡着了。冯薪朵实在忍不住,翻过来侧身面对李艺彤:“不如我去试探一下她,反正你们都毕业了,又不是偶像,谈恋爱有什么关系。”


没听见回复冯薪朵又说:“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你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李艺彤实在不想这个时候和冯薪朵讨论这些问题,她早就决定要远离鞠婧祎了,根本不想讨论任何和她有关的事,她怕自己会越想越多,最后不知餍足。


闷在被窝里的人缓缓地说:“你和大哥……”


“睡觉了,晚安卡卡。”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