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禁忌【十】(血猎卡x血族婷)

欠抽的大喵:

【十】齿轮的推动
月色下一匹马在急促的狂奔。马背上驮着一个形状怪异的东西。
经过一片月光才看清是两个人。

又跑出去大概一个多小时,李艺彤才轻轻勒了笼头一下放慢了速度。
“大概安全了……”一直神经高度紧绷的李艺彤此刻真的是累的气喘吁吁。
身前的人此刻却是很沉默,去血猎的营地?去王都?和这人……黄婷婷不知道怎么了李艺彤才提出这个建议时自己居然没有立马反对。
“婷婷……”
“嗯?”黄婷婷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李艺彤轻轻靠到黄婷婷的耳边,声音很低,“刚才在那里,你……叫我李发卡。”
李艺彤说的话轻轻拍在自己耳边,很痒,黄婷婷有些不自然的扭扭身子,“是……是啊。”
没想到这人居然噗嗤一下笑了,“原来你还记得……我以为你忘了呢,那晚在你家你一直是叫我李发卡的。”
黄婷婷没接话,何止那晚,小时候在一起玩的时候什么时候没有叫你李发卡了?
“可不可以……继续叫我李发卡?”背后的人声音低沉温柔,听上去充满了磁性。
黄婷婷只感到脸颊一热……“嗯…可以。”

回去的路上李艺彤一直贴着自己的背,虽然说两人骑马这个姿势会更安全一些,但是黄婷婷是真害羞,为了不让两人之间的沉默使自己更尴尬,黄婷婷终于主动开口了。
“李…发卡,你是怎么会知道我被追杀的?”
身后的人想了想,“我不知道……今晚我奉命去离你那时所在地区不远的一处山中小村的巡查,回来的路上经过那片树林……可能离得很近,所以你的意识领域我很清晰的感觉到了。”
李艺彤用力拉紧了一点缰绳,继续说,“我那时很清楚的感受到你不停传来一阵恐惧,绝望的意识,我一下子就…就慌了。我怕手下人多见到你会产生误会……就命令他们先走,自己催马冲进树林了……这帮人根本拦不住我也追不上我~我厉害吧。”

这算哪门子的厉害。黄婷婷心里实在忍不住腹诽。
“可是找到你就需要了一些时间……因为这树林真的很大……我的意识领域能力还不强,我只能感受到你,却不知道你在哪里。找了好久终于听见那人在威胁你,我就冲上去了……我不知道我那一瞬间怎么会气成那样,甚至有种宁愿化身为恶魔也要杀了他的戾气……真是不应该,幸好…你没事,太好了。”
说完这么一长串话,黄婷婷默默的听着,忽然很感动,又觉得一种很复杂的感情糊满了心口。为了我,这个傻子居然会在深夜的树林里独自寻找……不管李发卡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但是你怎么还是那么傻……傻得让自己心跳一漏。

“咳咳咳咳……”
这么想时李艺彤忽然强烈的咳嗽起来,一点点熟悉的液体飞溅到自己的脖颈上,不用摸黄婷婷都知道是什么……
血?!
“李发卡,你没事吧!受伤了怎么不说?!”
黄婷婷焦急的往后一转,靠在身后的李艺彤抬起头一笑,“哪有受伤?只是被那人踹了一脚胸口有点闷罢了,血咳出来就好了,气就通畅了。”
“胡说!”黄婷婷执着的转回身,马因为两人的动作有点大,不得不停了下来,也是累的呼呼直喘。
黄婷婷准备翻身下马看看李艺彤到底怎么了,结果这人手死死的禁锢着自己就是不放。
“我真的没事……抱歉溅到你了。你会不会忍不住了啊……”李艺彤依旧笑得一脸轻松,抬手轻轻揩掉黄婷婷脖颈上的血点。
“我……”
“好啦别说了,得快点走了。”李艺彤打断黄婷婷,双腿夹了一下马肚,马立即又飞奔起来。黄婷婷颠得一下子根本无法回头质问李艺彤,为了保持平衡只能抱着马脖子。

难怪她放松下来后就靠了上来,原来是难受得不行了……果然是傻叽……为什么不说,什么事都自己承担……到底伤成什么样……
黄婷婷太担心了…一直倔强的想转过去,根本没有想过要不要和这人走。

“找到了!队长没事!”猛然间黄婷婷听见远处有人大喊。接着是火把的光越来越亮,周围已经没有那么暗了,所以火把的光并不显眼。
李艺彤轻轻一笑,“安全了,我的队友们来了。”
黄婷婷这时才想起这茬子事,糟了!!!

队员们冲到跟前,看到队长怀里还带着一个女孩子一个个惊的顿时安静了。
“队…队长……这位是……”
“你不是说听见有人呼救吗?怎么……”

李艺彤笑了,“这不救回来了吗?”
队员们一下子炸锅了,“哪有那么轻松?!你这一走一夜,急死我们了!”
“就是,是不是遇到吸血鬼了!你怎么那么鲁莽啊!”
“怎么不叫我们还赶我们走?!”
“我们都找你一晚上了,你看看天都亮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说着。
黄婷婷注意到一句话,天亮了。
可不是吗?鱼肚白带着晨曦的紫色慢慢变白,启明星越来越暗,一丝丝阳光慢慢射了出来。
没说话的队员其实一直在盯着李艺彤面前的女孩子看,满脸的疑惑和怀疑,直到太阳出来的那一刻。

“婷婷你看,天亮了,这夜过去了。”李艺彤轻轻在黄婷婷耳边说。
“嗯。”
阳光慢慢撕裂暗色的天空,晨曦的阳光洒在大伙脸上。清晨的森林带着点点雾气,还有点凉。阳光也打在黄婷婷的脸颊上,蜂蜜茶色的头发微微散发着蜜色的光晕,看呆了一群人。
好…好漂亮。
阳光,卡队长抱着她骑在一匹马上,琥珀色的瞳孔,不苍白的皮肤,在阳光下……
吸血鬼?骗谁啊!怎么可能啊!

认证完毕!人类!开始八卦!
“队长,这位女子谁啊?”
“队长你居然会和女孩子同骑一匹马了。”
“城里那么多年轻人又要失去一个好的幻想对象了。”
“哦哟哟…”
李艺彤一下子居然脸红了,“你们别乱说,只是那个山村里的女孩子遇到危险了我去救人了而已。”
“哦~~~~我们知道。”

七嘴八舌的声音让黄婷婷一下子觉得尴尬无比。
老实说自己从来没有一下子面对过那么多人,也没有一下子成为过那么多人谈话的核心。
怎么办啊……好尴尬……
对了!还有件事。
黄婷婷脑子里没想其他的,回身揪住李艺彤的衣领,果然!锁骨周围一片青紫,肯定是受内伤了,还没往下看,说不定更严重。
“队长,你怎么受伤了?”
一干人也注意到了,急忙询问。
“小姐,你是不是被吸血鬼追然后卡队长救下了你。”一个队员问道。
黄婷婷想了想,“嗯是的。”

“队长!!”一群人又炸了。
李艺彤嘴角尴尬的抽动,看着平时和自己哥们似的一群队员此刻有点凶恶的包围自己……

……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来的前一晚在营地留守的队员已经打包的差不多了,随便收拾一下立马就可以离开。行军打仗的人可不都是这样吗。
副手说什么都不准李艺彤骑马了,随队医生初步判断只是被踹后的内伤还要继续观察,队伍有两三辆马车,可以拉拉伤员什么的,因为是救护马车,所以还是带顶棚的那种。强行勒令把李艺彤给塞了进去,当然,一路上还要请黄小姐帮我们多多看护着队长。
李艺彤和黄婷婷于是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救护组的一个小女生敲敲马车门,一脸暧昧的笑容递给黄婷婷一个箱子。
“黄小姐,队长伤的不是特别严重,那就麻烦你帮她清洗一下伤口了。”
嗯?!严不严重你怎么那么肯定。为什么要我帮她?

女生关上车门哧哧笑着走开了。
李艺彤有点尴尬的看看箱子,看看自己的衣领口,看看黄婷婷,再看看箱子。
“看什么,甲胄解开。”黄婷婷不自然的白了李艺彤一眼。
“哦……嘶……”李艺彤反手准备解开脖颈后面的扣搭。
“怎么了?”
“好像我头发绞在里面了,疼……”
“我看看……”黄婷婷放下有点分量的箱子够上前。
因为头发缠进去了,所以得贴的很近解开,黄婷婷双手绕过李艺彤的脖颈,指尖艰难的解着绞在一起的头发。
李艺彤就没那么淡定了。
几年前也是这样……自己受伤,黄婷婷也是这样给自己解开了脖颈上的项链,自己那时还想试探一下她,结果被这个人结结实实给骗了。
那时自己感觉这个姿势让自己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哽堵感,现在……好像知道为什么了。

喜欢。现在自己的心跳频率又上来了。

头发和扣搭分开的一瞬间头皮一阵轻松,李艺彤也顺利的把甲胄脱了下来。
黄婷婷接过的一瞬间手里一沉…好重啊。这个家伙居然背着这么重的负担和自己一起。

李艺彤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衫,脱了甲胄的她有点尴尬的抬手揪着领口。
“干什么你,放开我看看。”黄婷婷没心思想这个,抬手掰着李艺彤攥紧的手指想让她分开。
“唔……哦…”李艺彤结结巴巴的由着黄婷婷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老实说还真没有女孩子解开自己的衣服,还离得这么近,嗯?!不过从前遇到婷婷,自己受伤,好像就已经被解过一次了,只不过那时自己昏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伤的地方在锁骨,不是很往下。
李艺彤内心os:谢天谢地。
黄婷婷拿着棉布蘸了点水先轻轻擦拭着李艺彤的锁骨,一边喃喃自语,“还好还好,再用力一点说不定你这骨头就断了。”
棉布轻轻碰到李艺彤青紫的锁骨,李艺彤实在忍不住了嘶得倒吸了口冷气。
黄婷婷立马放轻的力度,“疼吗?”
“嗯,疼。”

黄婷婷轻轻擦完又换药酒给李艺彤擦拭,李艺彤衣服里的皮肤很细腻也相对较白,但是脖颈上有些细小的疤痕,诠释着这个人训练战斗时留下的痕迹。被踹伤的地方青里带着淤血的紫色,附在这人瘦弱细腻的锁骨上看上去令人心痛不已。
擦拭的过程中黄婷婷意识到不对劲了。
伤口周围似乎在慢慢也变的红紫,似乎像在慢性扩散一样。扩散的地方居然连血丝都浮现出来并发紫了。
难道是……黄婷婷急忙盯着李艺彤的眼窝看,果然眼圈颜色开始变成褐色。
李艺彤解开甲胄也更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伤,也同样敏锐的观察到淤血之外奇怪的扩散。

“婷婷…这……”
“吞噬类的魔法,还好我们发现了……”
听见这个回答,李艺彤的表情收缩了一下,但立马冷静下来,“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可能把这点淤血放血后会好一点。”黄婷婷不敢肯定,跳下车把医生叫来后医生医生检查后也赞同这个办法。

队伍里有医生,但说到底血猎团的医生也是血猎,只是猎杀能力比较差罢了。
这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随队医生的医治灵力切并没有那么弱。
怕淤血中的中毒部位扩散,医生将灵力注到双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按压着推着青黑的血块向颈间慢慢移动。
“黄小姐,接下来需要你帮我。”双手没空的医生回头对婷婷说。
此刻的婷婷看着疼的龇牙咧嘴但一直没吭声的李艺彤,点点头。
“好的,你拿着这根针,把这块皮肤扎破一点点,我把毒血推出来。”医生双手使着劲儿,把青黑的血块推拢。

本来应该更痛的,但是听完医生的话后李艺彤却没在注意这个。她盯着黄婷婷看,黄婷婷也看着她。
医生让你……亲自给我放血?!
李艺彤知道那对黄婷婷意味着什么,在她的面前让她亲自刺破皮肤看着鲜血流出……这些触感和动作都是在刺激黄婷婷啊!

黄婷婷也沉默着,随后看着李艺彤轻轻笑了一下,捻着一根针按照医生的指示扎了下去。

评论

热度(17)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