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还有转折吗?

七月雨:

李艺彤手机里有一个隐藏上了锁的相册,名字叫黄婷婷。
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已经记不清楚了,里面存放着的,是她独一无二的宝物。
没错,是宝物。只不过是已经被她弄丢了的宝物。
里面埋藏闪闪发光的记忆,哪怕时光流逝也毫不退色,那是她青涩的少年时光,她的青春,她的梦想……以及她的婷婷桑。
黄婷婷这个人,如同带刺的藤蔓一般缠绕在李艺彤的生命里。痛,又难以忘记。
她来之前,李艺彤心上那间房子是空的,她来了之后,那间房子是满的,她走了,房子又空了,可是她却容忍不了其他人再住下了。
她想将房子和人全都打包丢进角落,却很没出息的将删了的照片一张张复原,一股脑全都塞进名为“黄婷婷”的相册。然后上锁,隐藏文件,然后松了一口气。
所以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李艺彤自己都有些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
说到底,放不下,因为,舍不得。
怎么可能舍得呢?她的兰花、她的梦想……她的婷婷桑。
但是她应该长大了,毕竟她可是要成为王的女人。
哪怕是对过去有所留恋,现实也一直逼迫她成长。
所以李发卡不见了,现在只有李艺彤。
至于婷婷桑,只能化作记忆中的烟火,唯有在夜晚的时候能偶尔观赏一下。
年少的李发卡只是一个获得了头饰都能高兴个半天的天真少年,表达情感直白而炙热,毫不掩饰脸上的情绪与爱恋。
说她真的喜欢黄婷婷,究竟是友情的依赖,还是爱情的火花,种种经过时间的发酵,已经混杂不清了。
当时能把她醉的晕头转向的烈酒,现在已经戒掉了,喝吐了,怕了,更多是清醒了,梦碎了。
经历了许多的李艺彤终于披荆斩棘的,披上了那红色的披风,成为了王。
然后呢?心里像是出了一口气,像是证明了什么一样,证明给谁看呢?不能再想。
于是五选结束那天李艺彤喝的个稀里哗啦,也哭得个稀里哗啦,最后被娜娜和徐子轩扛回宿舍。
李艺彤并不是不聪明的人,但是只要一和黄婷婷的事情一沾边她就犯傻。
傻到那道南墙都快把她脑袋撞开花了,撞的痛不欲生了,她才学乖了。
于是她学会了释然,学会自己放下了,被爱恨交杂弄得得精疲力尽,整天被人提起的伤口也开始无动于衷。拿到第一之后,心气神都通畅了,更是觉得应该看向前方。
李艺彤以前并不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但是在面对黄婷婷的事情上就会十分认真,有次黄婷婷开玩笑地一句说了不许叫她婷婷桑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见过李艺彤开口那三个字。
而黄婷婷是一个共情能力有些差的人,说白了就是情商不太够高,她不太能察觉到他人的情绪的波动,有些糟糕的是这会导致她会在不该开玩笑的时候说出玩笑话。
如果是大哥或者朵朵比较能理解婷婷性格的话还好,但是对李艺彤这样的人来说,她会容易误会的。
H队的公演李艺彤已经梦面不改色的调侃小后辈唱夜蝶了。
大概放下了,如果说12月的时候是她最脆弱的时候,那么现在这些估计对她也没有什么难度了。
只是黄婷婷到底是想什想法呢?李艺彤一想到这只觉得头疼,她的行为搞不懂,她的态度搞不懂,她的人更加搞不懂,她对自己,到底有没有……
李艺彤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只手臂盖着眼睛,带着耳机,毫无形象的躺在床上,屋子昏暗,娜娜酱不知所踪,手机的光显示的是一个视频播放完了的界面,标题是[nacl]。
[……所以说,她到底什么意思啊?]
婷婷桑,你到底怎么想啊?
可以告诉我吗?
无论李艺彤心里如何翻涌,当下午在走廊碰见黄婷婷,李艺彤用隐晦的视线偷偷的快速的从黄婷婷脸上扫过,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走着。当两人擦肩而过,她嘴唇蠕动一二,最终还是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
头也不回的李艺彤自然也没有看见背后黄婷婷转身神色复杂的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晦涩不明。
黄婷婷揉了揉脸蛋,连续的工作让她的身体十分疲惫,刚从舞台下来,就只想回宿舍洗澡躺下。
然后就看见了正准备出门的李艺彤,果然还是和平常一样,那小孩一脸正义的表情,却不敢直视她的脸,偷偷瞄向她的视线很快便垂了下去,脚步也是加快,恨不得离得远远的矛盾态度,黄婷婷看的一清二楚。
年少的记忆闪过脑海,彼时亲密粘人的时光,哪怕一秒也好,都想再来一次。以前觉得毫不起眼的时光,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珍贵。
今天舞台的unit是《nacl》,曲是她选的,想表达什么呢?如果只说歌曲单纯好听,所有人都不会信的。
那专属的位置,有人坐了吗?
这个问题,无法问出口,果然,迷样关系让人尴尬。
我的初恋,像秋冬的雨,能否还有转折呢?
你说呢,发卡?

评论

热度(62)

  1. 琮琮八月闲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