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 sweet and torment ⑨

huoying:


十七



一报还一报……


久违的见面,饭桌上话题并没有围绕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展开,李艺彤已经准备好措辞怎么炫耀,想把自己的心情放大百倍告诉她




比如什么每天都想和你联系,怕打扰到你,再者还没来得及订回程票,我就给剧组放鸽子跑来见你





她等着黄婷婷问出口,再拿这些话向黄婷婷讨奖。




……但事实上从李艺彤拿出手机让黄婷婷看她发的入组那天的微博,话题便被带到李艺彤最不想提的过往,双了黄婷婷的事……



她的小号大大方方出现在黄婷婷的关注列表,似乎是熟悉那天关注的。没发过几篇博,点赞的倒不少,黄婷婷划拉到底部,还是些Lolita的转发抽奖,




12年的……



那时说不上认识,不到17岁的某人举止言谈装扮总能和二次元挂上勾,对这行业一心热忱才算是真正抱了梦想怀了期待参加选拔。






而那时的自己不过想要不一样的人生,没有歌手梦,不懂圈子的默规则,被一些人抛弃过,也被另一些人在乎过。



走到现在好多都变了……既然没法决定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该留的留下了这就够了。



坎坷曲折。她们都拿着激进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百毒不侵,围起的铜墙铁壁来不及拆卸,于是连带那人一起锁进自己的城堡。




越纠葛越折磨,现在她眼前的便是最直接的结果。



……




李艺彤目睹黄婷婷取关的全程,赶紧低头扒拉手机看她小号的关注列表,


特别关注分组已经归零,李艺彤斜目瞄了眼黄婷婷弯弯的眉眼,意识到对方没有生气后一把抢过她的手机试图再关注回来……



开什么玩笑,这已经是唯一安慰自己还关注她的借慰……



黄婷婷眼神没有任何波澜。对面李艺彤望着手机上黑名单出神,最后微微叹息,一脸无奈地把手机还回去。



相比李艺彤大号里无数被拉黑的脑残毒瘤,黄婷婷的黑名单,只有她的小号,形单影只,就是抗议也没有同行者。



这人总这样,连诟病也让人找不到底气,李艺彤拿起筷子随便扒拉几口饭,最后呆呆望着黄婷婷笑的不怀好意的脸,



“你都取关我多少回了,我怎么也得享受下这种快感吧?”




她这人,真很幼稚……暗暗吐槽的李艺彤放下筷子,看着手机里黄婷婷微博的头像回想当初她的ID。




还没入团前,她的微博名是什么来着?




那时没来及关注,不,即便是关注了也大概率取关,黄婷婷这人对待专属物专一得很,什么都只要一个的态度……所以那些没必要的早随着snh前缀的到来被丢到一边,




总之她没小号。




李艺彤很难想象一个偶像没有小号是怎样的体验,那意味着更少的自由和没法排解的郁闷,没被扒出来前甚至可以利用这个ID发些现有身份没权利摊开给大众看的私心杂念,



生气时内涵的话点赞不少,但心情好了点,再一一取消。不愿被抓着尾巴的谨慎,在李艺彤贴吧小号被扒出来后变得尤为小心,表面和内在更像两个极端,一个尽力把人设做到最好,另一个……




在败坏的同时好在还有人知道,她尽力做了榜样,还时刻提点不要忘了你的真实内心……




可这个人,竟然也会为了这么幼稚的事,在餐桌上坏笑着来宣扬这段感情她并没有处于弱势,最起码要做到表面公平,这不正说明这段感情她放在心上并竭力占据主导……




李艺彤笑的难以自控,嘴角弧度越来越大,最后捂着嘴只露弯的不见的眉眼,




“好啊,你尽管删,我能办无数小号,能让你删得手软。”





黄婷婷倒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比起自己那段时间的郁闷,这反应也太便宜她了。




“哼,”经典的盐,还是过去的配方……




但黄婷婷不会承认自己输就是了,即便胜负欲在现实面前被拍得粉碎,还要硬撑着面子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这才是李艺彤眼中最傲娇的黄婷婷。




正事似乎被抛到一边,吃过饭李艺彤慌慌订了张回程票,本来还不停抱怨时间太短的她,能见到黄婷婷这一面的收获,似乎已经满足。





反正很高兴……





如果没问黄婷婷接下来打算的话大概会更愉悦,一直到回剧组也不会有任何难受。但她这么问了,黄婷婷也回答了……



曾艳芬……




都快忘了这一号人,李艺彤不想把对那人的偏见扯到黄婷婷身上再说些有的没的,她没再接茬,岔开话题说要不先送你回酒店后再赶去车站,一个方向绕着绕着总能顺着某条路到的。





是这样的,绕着走多费些功夫并不是坏事,就算一路没话,李艺彤也能从是两人的相处中得到些安慰。





她让司机师傅等了会,下车在没人的电梯口抱住黄婷婷,喉咙像被什么堵到,一句保重就没了声音。




黄婷婷笑笑,捏着李艺彤的左边脸颊跟哄小孩子似的,一句回中心再见,眼睛里满满的疲惫和隐隐的期待,





够了……李艺彤安慰自己,即便情人的生活也不光有对方,工作、交际、甚至于讨厌的人,哪个不会占去思绪?剧组还在等,怎么能有丢掉不管的想法?





但下次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残酷点,总选会场?亦或者前夜?这不可能,李艺彤直接否定,排练不是再好不过的安排?





“嗯,回见,”





一夜的假期拉下帷幕,李艺彤累的在车上睡了会,进站才看到黄婷婷发来的微信。





我坐上车了,一个个字打回去,想了想又加句好好休息,找人的话不急。





那边秒回好的,李艺彤这才放心地找了舒服的角度闭眼补觉。微信提醒响起时,她眼睛都没睁,摸索着拿到眼前才睁开条缝。




“我把你从黑名单删除了……李艺彤,再也不要做这幼稚的事,”





李艺彤瞬间回了精神,在小号的粉丝列表里摁下互关,愣了好大会才低声说句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谁说过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好的重逢,这句话可能也能套用上她和别人,但此刻的心情,李艺彤无比认同——




反正到时候缠在她身边的……只可以是自己

评论

热度(35)

  1. 琮琮huo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