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爱恋的时与花

雪见樱:

FACT·ZERO
  亲眼所见,并非真实。也许,要做的事,早已写好。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只是,最美好的,终会归来。
FACT·ONE
  2013年。
  放学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总是在这个时候选择一个人,是因为李艺彤有一个自己的秘密。
  “哦呀,真是准时啊。”
  李艺彤转过头去,看着那个比自己年龄大很多的的连帽衫少女。
  “嗯,姐姐你真厉害哦,我们老师讲的内容和你说的一点不差。”李艺彤亮亮的眼睛看着连帽衫少女。
  少女戴着口罩看不出表情,但从那弯弯的眉眼看起来应该是在笑,她拿出拿出小巧的笔记本,在上面写了勾画了一下。
  “那么,该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了。你接下来,要去成为一名偶像。”
  “唉?我吗?”
  “没错哦~而且,会遇到一个人,她应该也在准备前往你们相见的地方了。”
  “真的吗?那,我该去哪里啊?”
  “上海。”
FACT·TWO
  2015年。
  “婷婷,你真的决定和李艺彤跳夜蝶?”
  “公司的安排,而且,我挺喜欢发卡的。”
  天空阴阴的有点冷,穿着雨衣的少女靠着墙站在黄婷婷身旁。
  “那,你知道你们会成为第一吗?”
  “第一啊,发卡也会高兴的吧。”黄婷婷对这个姐姐说的话几乎是无条件相信的,虽然自己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这个姐姐似乎什么都知道。
  “是吗?我都忘了,现在是2015年啊。”声音中带上了点点落寞,“好啊,那你,加油吧。”
  上海国际体操中心的舞台上,登临第一的,是夜蝶。
  少女看着手中笔记本上写的话,轻轻用笔在下面一划。
FACT·THREE
  2017年。
  “小孩子叛逆期到了啊。”
  连帽衫少女被口罩遮住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手里随意的把玩着那个笔记本。
  李艺彤低着头,“我,不想一直按照你说的做。我长大了。”
  连帽衫少女沉默了几秒,“不管按不按我说的做,这首《爱恨的泪》你还是要唱。”少女话音刚落,上一曲就结束了,而下一曲,正是李艺彤要表演的《爱恨的泪》。
  看着李艺彤的身影,“叛逆期啊。”看着笔记本上的字,“不过,发展成这个样子,都已经记在这上面了。”
  连帽衫少女怜惜的看了已经上台的李艺彤,转身消失了。
FACT·FOUR
  2018年。
  “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坐上那个王位,你们之间就真的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穿雨衣的少女背对着黄婷婷,看着笔记本。
  黄婷婷没有回答她,只有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顿了顿,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和她,从未后悔过,既然无法回头,那便就此……形同陌路吧。
FACT·FIVE
  2018年。
  SNH48第五届总决选现场,某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
  两个少女站在这里,看着那六十六个位置被坐满。
  穿着连帽衫的黄婷婷一只手拿着笔记本和口罩,轻轻的说,“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吧。”另一只戴着茉莉花手串的手梳理着因为戴着连帽衫的帽子而弄的有些乱的帽子。
  李艺彤的手上搭着一件雨衣,整理着自己的领子,“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是咱们两个该做的。”领子弄好了,李艺彤笑着看了看手上的茉莉花手串。
  李艺彤和黄婷婷对视了一眼,两只戴着茉莉花手串的手交叠握在一起。
  “我们,该回去了。”
  “别急,看完再走。”
FACT·NEXT
  20XX年。
  当王座的左右已经有人的时候。
  仿佛排练好的一般,两个名字被一起念了出来,两个少女十指相扣,似乎永远也不会松开。
  就在她们走上王座之时。
  一面黑色的旗帜出现在了她们的视野里,那面旗帜就在她们冲破万难的尽头,飘舞着。
  旗帜非常简单,黑色的旗帜上,只有两个简单的黄色英文字母,左右反转的KH,向两边延伸出如同翅膀般的纹路。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比翼齐飞,天下无双。

评论

热度(43)

  1. 琮琮雪见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