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伪欺诈师x杀手 中

榴莲糖要吃吗_:

喉咙干涩得生疼,手按揉着惺忪的眼,鞠婧祎拖着疲惫的身体起床,客厅里的灯光从门缝里悄悄钻进来,微弱而朦胧的光让她的视线一点点变得清晰起来。




李艺彤躺在沙发上,被打开的书盖在她的脸上,一旁的地板上也有几摞书散乱地堆放着。为了完成任务,要不断变换身份,与不同的人接触,所需的便是不断学习新的技能。而这位天才欺诈师拥有着异于常人的优越头脑,仅靠自学便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其他人花费许多时间可能也学不懂的知识。






客厅和阳台连通处的玻璃门没有关好,冷风不停地往屋里窜,携着寒意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鞠婧祎拉了拉门,确认关严实后又走回房里拿了床被子。




她把书从李艺彤脸上拿开,将被子搭在她身上,正准备往上拉时,她看到那敞开后顺势褪到肩头的衣领下白皙的肌肤,鞠婧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领,将纽扣扣好。




【青韦……】




鞠婧祎听到后不自觉蹙了蹙眉头,




感觉到手臂突然被人拉住。




睡着的人使着力有些不讲道理地便将鞠婧祎拉倒,圈进了自己怀里。




头埋在对方的颈窝中,似乎完全把她当成了毛绒玩具,鼻尖轻轻地蹭着,嘴里还不知道在哼唧着什么,活像一只奶里奶气的小狗。




温热的呼吸扑在脖间,来自于她身体的气息平稳而令人安心,不知怎么的,鞠婧祎却一下红了脸,开始不自然地转动身体,想要避开对方。




所幸李艺彤睡得沉,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不然让她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鞠婧祎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后来到阳台,拧开瓶盖,微仰起头让冰凉的液体顺着瓶口流入嘴内,唇舌间的干燥暂得缓解。






墨色的夜空深邃而辽阔,唯有圆月高悬,散发出明澈而清冷的光芒。目光所及,是向远方蔓延,那无止尽的黑。




在这广袤的夜空之下,自己竟显得如此渺小而无奈。鞠婧祎趴在栏杆上,疲惫而无力地将头埋在双臂间。








【谢谢你啊】




鞠婧祎转过身,看到站在她身后的李艺彤。




【你怎么醒了?】




【听到动静就醒了,是你给我拿的被子吧?】




【……】




【你不会趁我睡着偷偷对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吧?】




李艺彤凑到鞠婧祎耳边,语气中带着刻意的挑逗。




【你!】




与李艺彤对视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刚才被她搂在怀里,贴近着感受到她呼吸时的感觉,一时间竟被这个小鬼弄得心烦意乱,眼神不自然地闪躲起来。




到底是谁对谁做了奇怪的事啊!






【让开!】




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的情绪,便不自觉地变得暴躁起来。




鞠婧祎把李艺彤推到一边,再次转身手趴在栏杆上,任着风迎面吹来,消散那份燥热。






李艺彤背靠着栏杆,探着头悄悄观察着一旁的鞠婧祎。








【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






【一个人大半夜跑来阳台吹风,可不像没什么事的样子。】






【你安静点。】






在和李艺彤相处的这大半年以来,这人给她留下最深的印象便是话多闹腾,和自己不太着调。










【又做噩梦了?】




对方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却如一把利剑直戳进自己心里。






夜的静谧与柔和融进了她的双眸,即使在自己的余光之下,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她投注而来的似水般的温柔。






鞠婧祎想起那场让自己惊醒的梦,那熟悉的场景,也曾作为梦魇无数次纠缠着自己,而时光携来的尘沙却将那份痛苦掩埋。






幼小的身躯藏在衣柜内,透过门间的缝隙,看到的是房间内残忍的杀戮,嗅到了在空气内弥散开来的浓稠的血腥味,如同生锈的铁。她捂着嘴巴,身体不断颤抖着。






上一次完成任务后,离开时发现了那个躲在门后的小女孩。




因极度恐惧而黯淡失色的眼神,蜷缩着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一瞬间唤醒了她的记忆。




眼前那张稚嫩的面孔,就像是二十年前无助而绝望的自己。




如果将后注定要坠入永无明日的人间炼狱,那不如让这一切结束于此。




鞠婧祎深吸了一口气,短暂地闭眼后又睁开,最后扣动扳机。




伴随着枪身发出的沉闷响声,温热而黏稠的液体溅在了她的脸上。






在这世间犯下的所有罪行,伴随着过往的怨恨与痛苦,最终化作了噩梦,在午夜梦回之时,反复地折磨着她。






敏感脆弱的神经一经触碰,竭力控制的情绪便崩溃得无法收回。






【我都做了些什么……】






鞠婧祎望着远处,与其说是向谁倾诉,不如说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深刻入骨的痛,无论怎么逃避,怎么麻痹自我,也无法抹去。






背负着过往的沉重,不堪的灵魂注定无法化作纯洁的天使,怀抱着多余的情感束缚住自我,连成为魔鬼的资格也失去了。




掩藏在黑暗之中苟延残喘,






【我活成了过去的自己最厌恶的样子。】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李艺彤向鞠婧祎靠近了一些。






【其实我也想过,要是小时候的自己知道长大后自己这副模样,也许会不想长大了吧。】






【但仔细想想,纠结这些没什么意义。】






【没有经历过,便没有评价的资格。那时所谓的厌恶,不过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而已。】






李艺彤抬头望了望夜空,嘴角微微上翘。






【能拥有幸福的话,谁又想选择痛苦呢?】






【不过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罢了。】






李艺彤犹豫了一小会儿,悄悄地凑到她的身旁,伸着手轻轻从侧面圈住她的身体,安静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像是在小心试探着。






【不要再想这些糟糕的事情了好不好……】






如此亲密的接触,鞠婧祎却任着她,没有想要挣脱的意思,静静地合上了双眼。






【剩下一二,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鞠婧祎微皱了眉头,






【好吧,我知道你又要嫌我话多不要脸了。】






【但我是认真的。】






【李艺彤。】




【诶?】






【这是你说的,】






【不准离开我。】




鞠婧祎捧住她的脸,微微踮起脚,将自己的唇覆在她的唇上。












Ps:灵感死尸,结尾我还是没写好。


然后之前出现的Dark是小鞠作为杀手的代号,鞠婧祎是她被作为杀手培养之前的原名。




最后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有空的话再继续填坑。



















评论

热度(72)

  1. 琮琮榴莲糖要吃吗_ 转载了此文字